第45章泰坦魔咒·比安卡的抉择

上一章:第44章泰坦魔咒·甩飞镖的副校长 下一章:第46章泰坦魔咒·塔莉亚放火

努力加载中...

我深感自己是个局外人,一点也插不上话了。一种彻底失败的感觉袭上心头,我无法相信自己大老远地跑过来,受了那么多罪,最后比安卡竟然加入了一个活见鬼的女孩儿俱乐部,这不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嘛。

塔莉亚呵斥道:“站起来,小羊孩儿!安娜贝丝都不见了,你就别再添乱了!”

时间不长,狩猎者们便已支起了帐篷。七个银丝大帐篷,以篝火为中心围成半圈儿。一个女孩儿吹了一声哨子,立刻有十二只白色的雪狼从森林里跑了出来,像看门狗一般在营地周围站好。我吓得窝在帐篷里不敢出来,狩猎者们却在它们中间来往穿梭,不时地餵给它们食物,竟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树上栖息着许多老鹰,在篝火的映衬下,它们的眼睛射出亮光,令我不由得认为它们也是在守夜值班。就连天气彷彿也在曲意逢迎女神阿耳忒弥斯的心意,虽然依旧寒冷,但却风停雪止。坐在篝火边,令人感到十分惬意。

若依瞪了塔莉亚一眼,然后指挥手下工作。

比安卡害怕地说:“这就说得通了……尼克,你还记得去年夏天在胡同里追杀我们的那些家伙吗?”

我说:“什么誓言?”

“呃,『我讨厌中学舞会』。”

阿耳忒弥斯柔声道:“这句话该我来问你,你是谁呢?你的父母又是谁?”

若依心里大骂混血营的那帮小子们愚蠢透顶。

“都像你一样?”

“生命受到威胁?”比安卡说,“就像刚才那个掉下悬崖的女孩儿吗?”

尼克说:“还有那个巴士司机,头上还长着角呢。早说没骗你了。”

塔莉亚说:“格洛弗,快穿上你的臭鞋。你吓着她了。”

比安卡重複了一遍,然后问:“就这些?”

我说:“看来你的收藏不少啊。”

“不,若依。我要单独办这件事。”

若依点头说:“如果主人接受了你的誓言,那么就生效了。”

我问:“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追她?”

我问:“什么气味?”

尼克咧嘴笑着说:“除了几个市面上罕见的,差不多都收集全了,还配有人物卡片呢!”

“跟我来,”她说,“主人阿耳忒弥斯叫汝过去谈谈。”

阿耳忒弥斯问:“见我这么年轻,是不是很惊讶?”

若依插话说:“不只是混血者。主人不歧视出身。所有信奉主人的人都可加入。混血者,山林仙子,凡人……”

“我可以变成一位佝偻老太,或者一缕燃烧的火焰,想变什么就变什么。不过我最喜欢目前这个形象,正好是我手下的猎手和在我庇护之下,尚未步入歧途的少女们的平均年龄。”

阿耳忒弥斯点头同意说:“当然不行。他会去营地。真不幸,那是男孩子们最好的出路了。”

若依儘管内心恐惧,仍点头说:“好,我们这就出发,主人。”

所有人都看向她。她指着我们,像穿珠子一样朝我们扫了一遍,说:“你们……你们究竟是谁?”

尼克问:“我呢?”

“什么?这不行!你必须加入混血营,这样才能得到喀戎的指导。只有从他那里,你才能学到保命技能。”

“我需要做什么?”

若依说:“能获得长生不老。”

我在脑子里回味她说的话:长生不老,永远当中学女生。真是荒唐。“这么说,你走遍全国,到处招募混血者……”

“那你肯定是冲浪高手喽?”

“步入歧途?”我问。

若依大怒,说:“这不关汝的事。只要比安卡心甘情愿,她就能加入我们。这由她来决定。”

塔莉亚说:“不如说是他们捕杀我们。”

她大概从我们脸上的表情看出我们并不相信她说的话,不禁急道:“怎么啦?我说的全是实话啊。”

我疼得龇牙咧嘴,不过仙食的确是天下最美味的食品,吃起来就像棉花糖,入口即化,一股暖流随之涌遍全身。格洛弗又为我涂了些灵药,片刻之后,我的肩膀已经好了许多。

尼克以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继续发问,诸如:我是不是和塔莉亚经常打架,因为宙斯和波塞冬是千古冤家嘛?(对此我拒絶回答。)如果安娜贝丝的母亲真是智慧的化身雅典娜,为什么她还要傻兮兮地跳下悬崖呢?(我差点没一把掐死他。)安娜贝丝是我的女朋友吗?(听到这个问题,我只想一脚将他踢到狼群里。)

阿耳忒弥斯思忖了一下,说:“你可以教格洛弗玩你最拿手的那种扑克牌游戏,格洛弗一定很感兴趣……是吗,格洛弗?”

“请问!”尼克举起手,“锥刺博士是怎么回事呢?你们射他的那几箭真是帅呆了!他死了吗?”

“对,就是他。”阿耳忒弥斯得意地点点头,“我就喜欢把人变成鹿角兔。算了,不说这个啦。波西,我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狮身蝎尾魔的事情。比安卡已经向我彙报了一些……嗯嗯,那个魔兽说的一些麻烦事。不过她当时没听明白。我就是想从你这里听得更确切些。”

若依带我走至最后一个帐篷,那帐篷看上去和其他几个并没什么差别,挥了挥手示意我进去。帐篷内,赭色长髮女孩儿坐在上位,比安卡坐在下首位置。时至现在,我仍吃不準那个赭色长髮女孩儿是否就是女神阿耳忒弥斯。

尼克和格洛弗谈论着游戏点数和武器等级,朝树林中走去。阿耳忒弥斯带着一脸迷茫的比安卡走到悬崖边说话。其余的狩猎者们打开行囊开始布置营地。

“什么?”若依大吃一惊,“为什么去那个鬼地方?上次我们在那里……”

阿耳忒弥斯闭上眼睛,说:“黎明就要来临。若依,把帐篷都拆了。我从哥哥那里借辆车,送你们儘快安全抵达长岛。”

阿耳忒弥斯的双目射出银亮的光芒,说:“是的,小子。有兄弟的可不仅仅是比安卡一人。一会儿你就能看见我那个不成器的兄弟阿波罗了。”

“说什么呢,我的蹄子乾净得很呢!”

塔莉亚一定也和我的感受一样,眼中的怒火减弱了几分,说:“比安卡,我知道这令人难以置信。但这个世界上确实有神的存在。他们已经超脱了生死。而且他们还和凡人生儿育女,我们就是他们的孩子……唉,我们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

“奥林匹斯人……是运动员吗?”

“格洛弗,”比安卡盯着他,“你也是半神半人?”

阿耳忒弥斯朗声道:“这么一群小孩儿实在是不小的负担。若依,让大家休息片刻。支起帐篷,照顾好伤病员。把客人的包裹还给他们。”

阿耳忒弥斯摇头说:“不是危言耸听。唉,我早就该看出些端倪了。无论如何,我决不能放过这个魔兽。”

我说:“比安卡,你不能这么做。冷静点。”

若依点点头,一脸不高兴地带着比安卡往帐篷外走。比安卡经过我时停下脚步,歉意地说:“对不起,波西。可我想加入她们。真的,真的想。”

若依说:“对于一个女孩儿来说,大可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嗨!”我不乐意地说。

我说:“格洛弗就是因为发现你们两个是混血者才密切注意你们,以确保你们的安全。”

比安卡急得口不择言地说:“等等。暂停。”

阿耳忒弥斯安慰比安卡说:“你可以时常去看他呀,而且在营地里有老师们的照料,你便可以甩下这个包袱了。跟我们在一起,你就有了一个新的家庭。”

“呃……多少有点儿吧。”

“我会找到这个魔兽的。”阿耳忒弥斯斩钉截铁地说,“并在冬至前把它抓回来。我要让诸神元老会明白,我们现在的情形是多么危险。”

我没好气地说:“哈,收穫很大呀。我们该怎么去营地呢?”

阿耳忒弥斯说:“牢记你的誓言。像守护生命一般守护它。”

他有些不安,但随即将这件事抛在脑后,说:“对了,我能看看你的剑吗?”

“波西·杰克逊。”

“新的家庭。”比安卡喃喃地说,“甩下包袱。”

若依说:“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妹妹。”

阿耳忒弥斯如同雕像般静止不动。

“嗯,然后他说大混乱什么的……”

帐内温暖舒适。地上铺着真丝小毯,摆放了几个鬆软的大枕头。帐篷中央,一个镀金火炉烧得旺旺的,火焰看起来似乎并不需要燃料的支持,就连黑烟也不曾冒出。女神身后是一张光面的橡木檯子,上面搁着羚羊角状的巨型银弓。帐篷墙上琳瑯满目,挂满了各种动物的皮毛:黑熊,猛虎,还有很多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这些皮毛若是被动物保护协会的人看见,恐怕当场就要气晕过去。不过既然阿耳忒弥斯被称为狩猎之神,想必不论捕杀多少,都能够及时补充森林中动物的数量。阿耳忒弥斯的腿上也搭了件毛皮,定睛看去,却是一只活的动物——那是一只银角小鹿,毛色鲜亮,正将头舒舒服服地枕在阿耳忒弥斯的膝盖上。

阿耳忒弥斯认真地听着,将手放在身旁的银弓上,若有所思地说:“只怕这就是答案了。”

若依说:“非也。其乃为奥林匹斯诸神之一也。”

我说:“也许他在危言耸听吧。”

阿耳忒弥斯见状说:“请原谅我手下们的无礼。狩猎者们禁止同男孩子们交往,因此营地里很少有男性出入。最后一个看见我们营地的……”她看向若依,“是哪一个来着?”

塔莉亚转过头去。

“汝为混血者。”夜影若依讲起话来颇有些文言文的味道,彷彿在朗读一部古书,“汝之父母一为凡人,一为奥林匹斯人。”

我大感奇怪,问:“女神也祈祷吗?”

在体育馆里安娜贝丝想对我说什么?据她的原话,那件事“非常严重”。如今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她要告诉我的那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是什么了。我坐在篝火边,脑子里乱成一团,脑海中,她的舞姿轻飘飘的,我的心里却愈加沉重。

“可惜没有。我要你陪同狩猎者们去混血营。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让她们走开。”

比安卡问:“营地?”

阿耳忒弥斯打断她的话,说:“我知道。不过那只是个小误会罢了,狄奥尼索斯肯定不会记仇的。居住在营地第八区是你的权利。而且,我听说儘管你上次将那里闹了个天翻地覆,他们又重新修缮一新了。”

我说:“比安卡,这太疯狂了。你的弟弟怎么办?尼克不能成为狩猎者啊。”

“就是长大的意思嘛。女孩儿长大后就会被男孩子们捕获芳心,变得痴情、愚蠢,容易受到伤害,完全失去了自我。”

“嗯,是啊。”

“我……”

“别急。”比安卡摇摇头,“我不……”

“遵……遵命,主人。”

“就是那个科罗拉多州的小子。你后来把他变成鹿角兔。”

“尼克,闭嘴!”比安卡捂着脸,“这不是你玩的那种神话游戏,拜託。世上根本不存在神。”

尼克兴奋地说:“嗨,你的血竟然是绿色的!”

格洛弗更是过分,他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急忙跪在雪地里,脸上露出一副谄媚的表情,巴结道:“感谢您的救命大恩哪,阿耳忒弥斯女神!您真是太……太……唉,没啥说的!”

“比安卡,跟我来。我有几句话对你说。”

比安卡瞅了眼弟弟,后者正敬畏地看着阿耳忒弥斯。

阿耳忒弥斯紧握银弓,说:“让我们祈祷我说错了吧。”

虽然我心有不甘,但仍隐隐觉得阿耳忒弥斯说得没错。如果安娜贝丝掉进了海里,我应该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我走到她正对面席地而坐。她仔细地上下打量我,眼神显得颇为苍老,和她的年龄完全不搭配。在她的目光注视下,我感到一阵不自在。

“呃,这个嘛,我倒没用它来写过字。”

比安卡迟疑地说:“我还在考虑。”

我心里一万个不服气,正想反唇相讥,一低头看见脚边雪地上的蓝色帽子——那是安娜贝丝的纽约扬基队棒球帽。

我也不瞒她,就把当时的情形複述了一遍。

塔莉亚徘徊在营地周围,若无其事地在狼群间走着。最后停下脚步,默默地望着远处巍然矗立的威斯特奥弗大厦,也不知思绪飘到了何方。

比安卡声音颤抖地说:“不!这不是酷!”

这时若依说:“你还有另一个选择。”

“我竟然想不起来了。真是怪事。”

可惜那些惬意的人并不包括我,我除了肩膀上的剧痛,更有沉甸甸的负罪感。我仍然无法接受安娜贝丝消失的事实。不但是塔莉亚,就连我都痛恨自己。她说得对,这一切都是由于我的失误而造成的。

若依一脸厌恶的神情,上下打量了我半晌,彷彿在看一袋臭垃圾。

塔莉亚不再说话。她抹了下脸颊的泪水,转头离去。留下我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雪地上那顶被踩髒的球帽。

阿耳忒弥斯点点头。

“如果我们一起上,不用这些狩猎者插手我们就能拿下锥刺。安娜贝丝也不会消失。你想过没有?”

我将激流剑演示给他看,告诉他如何拔开笔帽,激流剑如何从一支“激流”圆珠笔变成一柄长剑。

我郁闷极了,说:“罢了。我们要从你哥哥那儿借车吗?”

她面色凝重地看着我,说:“今晚我们就是因为察觉到狮身蝎尾魔的气味才追蹤过来,不过发现他并不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个魔兽。你再将锥刺的话叙述一遍,一个字都不要漏。”

她和若依彼此瞪着。我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不过看来她们过去应该有不少恩怨,因此都恨透对方了。

尼克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么说,宙斯真的有杀伤力为六百点的闪电权杖了?他还有额外的移动点数……”

儘管我仍在忧心安娜贝丝的生死,此时仍不禁对比安卡生出深深的同情。因为当初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半神半人时,反应跟她也差不多。

阿耳忒弥斯说:“我接受。”

阿耳忒弥斯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说:“波西,在我走之前,对你有个小小的要求。”

我问:“怎么?”

我哪会将她的话当真,急忙说:“比安卡,营地是个好地方。那里养了许多天马,还有比剑擂台,还有……咳,成为狩猎者有什么好?”

照尼克这种问法,只怕连我具有多少攻击点数这类问题都要问出来了。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夜影若依走了过来。

“不,不是这个。我是问之后的话。”

阿耳忒弥斯说:“若依很少开玩笑。我的狩猎者们既是我的僕人,也是我的伙伴、姐妹。一旦她们效忠于我,就能长生不老……除非死在战场上,但那是不可能的。或者她们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若依的脸色刷地一下白了。她转头看着阿耳忒弥斯,欲言又止。阿耳忒弥斯抬手示意她先不要说,然后对我说:“你继续说吧,波西。”

阿耳忒弥斯说:“加入我们的队伍吧,杰克逊。”

一位狩猎者将我的行囊还给我,格洛弗和尼克也从树林里尽兴而归,为我包扎肩膀上的伤口。

“他说有个什么将军会向我解释这件事。”

“遵命,主人。”

“呃,原来如此。”

说完,她离去了。帐篷内只剩下我和那个看上去只有十二岁大的女神。

女神阿耳忒弥斯脸露不忍之色,说:“安娜贝丝很勇敢,大家也别太絶望。只要她还活着,我就能找到她。”

若依说:“跟着我念,『我向女神阿耳忒弥斯宣誓』。”

“我……我向女神阿耳忒弥斯宣誓。”

“我拒絶天下的男子,永守贞节,成为狩猎者。”

阿耳忒弥斯说:“永远不恋爱,永远不长大,永远不结婚。”

阿耳忒弥斯说:“锥刺是一个狮身蝎尾魔。但愿他已经死了,可惜魔兽们从来不会真的死掉。他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变身。不过,只要他们一出现就会被捕杀。”

格洛弗急忙站起身,应答说:“当然,当然!来啊,尼克!”

我说:“对,混血营。混血者们在那里学习各种活命和战斗技能。到了营地,你们想待多久便待多久。”

若依点点头:“絶对值得。”

比安卡说:“我们是孤儿,父母早死啦。一家银行出钱资助我们上学,但……”

若依长了一双水汪汪的深棕色眼睛,挺直的鼻梁尽显英姿。她身上具有一种难以名状的高贵气质,看见她,我几乎要起身立正,高喊:“请吩咐,长官。”

阿耳忒弥斯说:“不必絶望,波西·杰克逊。此行你也并非一无所获。带比安卡姐弟见识一下你们的营地,如果尼克同意加入,他可以留下来。”

也不知道狩猎者们是如何潜入威斯特奥弗大厦的,居然将尼克的行李也偷运了出来送还给他。尼克一阵掏摸,在雪地上摆了许多小人——都是希腊诸神和英雄们的小雕像。我认出手持闪电权杖的那个是宙斯,高举战矛的那个是战神阿瑞斯,阿波罗则站在太阳战车上。

“我找寻了千年都没能捕到的那些魔兽,最近出现了一些骚动。”阿耳忒弥斯喃喃地说,“销声匿迹很久了啊。”

塔莉亚恶狠狠地跺了跺脚,说:“一个个自命不凡!她们以为自己很……很……哼!”

“你是哪种?”

我无奈地说:“这个嘛,我还没试过呢。”

若依前倾身子,问:“您是说那个气味吗,主人?”

我问:“你知道那是何种魔兽吗?”

尼克兴奋地说:“太棒了,咱们走吧!”

我瞪了她一眼,然后问阿耳忒弥斯:“她在开玩笑吧?”

七年前,在塔莉亚生死弥留之际,她的父亲将她变成了一棵大树,从而为其保留住一缕魂魄。在混血者之丘,她孤身奋战,硬生生地抵住了魔兽军队的攻击,为卢克和安娜贝丝的撤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也许是刚恢复人身不久的缘故吧,塔莉亚时常一动不动地站立着。若不留心,你还以为是一棵树立在那里。

“这个游戏你玩了很长时间了吗?”

格洛弗对我说:“乖乖地别动!给,吃点仙食。让我把你的伤口好好清理一下。”

“是吧。他还说『不久以后,最厉害的魔兽就会出现——他将令奥林匹斯覆灭。”

我说:“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不信任……”

铜炉内的火焰顿时冒了起来,整个帐篷内充满了银色的光华。比安卡面不改色,深吸了口气,睁开眼睛说:“我感觉……更强壮了。”

阿耳忒弥斯转头对比安卡说:“现在只剩一件事情了。小姑娘,你下决心了吗?”

我说:“你在考虑什么?”

比安卡看着若依,说:“这么做值得吗?”

若依坐在女神右首,目不转睛地瞪着我,彷彿世上之所以有男人,全都是我造成的错误一般。

尼克说:“真酷!”

“太神奇了!笔里的墨水是不是永远都用不完啊?”

眼看着锥刺博士变成一只魔兽,然后背着安娜贝丝跳下悬崖,就算我神经再强大,此时也变得有些麻木了。可是当听到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儿自称是女神阿耳忒弥斯时,我不由得做了一次识时务的“俊杰”。我说:“呃……算你狠。”

“她们……她们邀请我加入狩猎队。”

“你同意我的看法?”塔莉亚怒气冲冲地看着我,“在体育馆里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波西?你想一个人搞定锥刺博士?你知道他是一个魔兽!”

“也就从今年开始吧。之前……”尼克的眉头皱在一起。

“与变鹿角兔有关吗?”

“是大浩劫。”比安卡纠正说。

我说:“比安卡,我们是来帮你的。你和尼克今后还会遇到像锥刺博士这样的魔兽,你们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来营地吧。”

“是的。”

“即使对于狩猎者,此事也太凶险。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寻找。你们根本到不了那儿。”

塔莉亚急叫道:“不行!”

“她已经不见了。难道你没长眼睛吗?亏你还是波塞冬的儿子。你的朋友被魔法摄走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但我知道的是,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蹤了。”

我看向格洛弗,见他正捂着嘴偷笑。

“你真的是波塞冬的儿子吗?”

“呃,确切地说是赛特吧。”他脱下鞋子露出羊蹄。我觉得比安卡差点没晕过去。

“可是,阿耳忒弥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