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泰坦魔咒·在海底打铁的泰森

上一章:第46章泰坦魔咒·塔莉亚放火 下一章:第48章泰坦魔咒·木乃伊先知上门

努力加载中...

若依眼珠一转。我猜她也意识到想要摆脱格洛弗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了。狩猎者们纷纷挎上背包,背上弓,朝居住区走去。比安卡离去时在尼克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然后看着尼克,等待他的答覆。但尼克什么也没说,阴沉着脸转身走开。

“好吧。明天应该由你当队长。”

听完我们的叙述,喀戎对狄先生说:“我们要立刻展开搜救。”

泰森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们正在为美人鱼大军製造兵器。明天早上前就要造出一千多把剑。”他看了看手上的铁剑,叹气说,“古老的幽灵们在保护那艘坏船。”

塔莉亚说:“有道理。卢克并不想杀害她。”

喀戎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急忙问:“出什么事了?怎么不见安娜贝丝?”

狄先生打着哈欠说:“你有意见吗?”

我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手里紧紧攥着床单。寂静的深夜里,只听闻汩汩的喷泉流水声。床头柜上的钟表显示此时恰好刚过午夜。

尼克好奇地问:“简介影片?有没有少儿不宜的镜头?因为比安卡很严格……”

我看见赫菲斯托斯一族的查尔斯·贝肯道夫,他正在给兵器库外的锻铁炉添加柴火。赫尔墨斯族的斯偷尔兄弟俩正在库房大门处撬锁。阿瑞斯族的几个小孩子则在丛林里和一些林中仙子们打雪仗。数来数去,营地内总共也就这些人了。就连我的老对头克拉丽丝也没在营地。

塔莉亚说:“不行。你在营地的时间比我长,这队长应由你当。”

狄先生嗤之以鼻地说:“门儿都没有。”

狄先生说:“好吧,安娜贝丝就安娜贝丝。这次任务虽然失去了她,可也换回来一个小淘气鬼啊。我看就没有必要再冒险去找她了吧。何况她现在是死是活都说不定呢。”

我挨区传达夺旗比赛的消息。有个阿瑞斯族的营员因为我打搅了他们的午觉,还大声吆喝着叫我滚蛋。我问他克拉丽丝在哪儿,他说:“被喀戎派出去执行任务了。絶密!”

由于冬季的缘故,喀戎的鬍子浓密了许多,身上的捲毛也比平日长了一些。这一年他并没有被委任教师一职,因此不用顾忌师道尊严,渐渐地也有些不修边幅了。此时他穿了一件毛衣,上面印了一个蹄印。膝盖上覆了一条毯子,几乎把他屁股下的轮椅都遮盖住了。

卢克淡淡地说:“别担心。你的朋友马上就来救你了。你只是计划中的一颗棋子罢了。千万要撑住,别死啊。”

塔莉亚挺直身板,说:“你说得对,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一定能想出法子的。”

“锥刺!”山腰上响起安娜贝丝凄厉的叫声,“你在哪儿?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她挣扎着爬过一面残垣,终于来到了山顶。

我看着池内的清水,默默地说:“谢谢你,爸爸。”

我紧皱眉头。卢克要把他那艘魔鬼船开往那里?我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正沿着东海岸巡航,四处招募混血者,并且训练他的魔兽大军。

狄先生的目光从我身上挪开,生气地瞅了尼克一眼,说:“叫酒神的家伙?”

我的胸口就像被大鎚狠狠锤了一下。在泰森心目中,除了超级美味花生酱外,最喜欢的当属安娜贝丝了。我不忍心把安娜贝丝被掳走的事告诉他。我担心他在悲伤之下会把炉火都熄灭掉。于是我支吾说:“哦,不……她现在没在我这里。”

“快帮我一把。”安娜贝丝吃力地说。

喀戎转头对我和塔莉亚说:“现在,你们两个坐下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们说说。”

泰森脸上的笑容不见了。“难得见一回面。爸爸很忙,整天为战争操心。”

想到这里,我打开最近的窗子,让阳光照射进来。一道彩虹顿时在水雾中出现。我从水中拿起一枚金币,祷念说:“彩虹仙女,请接受我的请求吧。”

“没问题,”我强忍泪水,“我一定把你的问候带给她。”

“不用放在心上。换做是我,或许也会同样做的。”她迟疑了一会儿,又说,“你曾问起我母亲的事,我当时态度很凶。其实……七年后我回到家,才得知她已经死在洛杉矶了。她,唉……她是个酒鬼。两年前的一个晚上,她喝醉了酒,独自驾车外出,然后……”塔莉亚的眼睛红了。

这时,铸炉内忽然传出吼声。泰森吓了一跳,慌忙说:“我得回去工作了!老闆要发飙了。祝你好运,哥哥!”

说完,她扭头朝篮球场快步走去。球场上,阿瑞斯族的男孩和那个狩猎者一个握着长剑,一个拿着篮球,兇狠地瞪着对方。

居住区是世上最奇特的建筑群了。中间是第一区和第二区,分别是宙斯和宙斯的妻子赫拉的白色圆柱形木屋。右侧五区分属五个男神,左侧五区分属五个女神。十二座木屋形成一个U字形结构。

他没有回答,跳上太阳战车,对塔莉亚大声说:“再见,塔莉亚。还有,呃,要听话啊。”

“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卢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对将要砸在安娜贝丝身上的巨石视若无睹,拍了拍身上的灰土转身走开。

“太棒了!”尼克兴高采烈地跟着格洛弗出去了。

塔莉亚说:“没错,快走,波西。”

“墙上怎么还有岩浆往外流呢?”

“你叫狄奥尼索斯,是吗?哈!我有你的小雕像。”

格洛弗大献慇勤:“我给你们带路。”

想到这里,我说:“对不起,我是一时冲动。这太不公平了。”

塔莉亚嘟囔说:“是啊,这场比赛肯定会友好得一塌糊涂。”

“你说什么?”

我勃然大怒,猛然站起来。

等狄奥尼索斯回过神来,我早已经被塔莉亚连推带拉地赶出了大堂。

我看见安娜贝丝吃力地往山上爬着。破旧的黑色大理石柱散落各处,似乎是某个大型建筑被轰炸后遗留下的废墟。

“我们可以,呃……合着当队长啊。”

画面一阵晃动,我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说:“泰森,这是彩虹信息。我本人并不在场。”

我说:“是啊。”

“波西。”喀戎加重语气。其实,我知道这个狄先生可不是好惹的。即使像我这种冲动鲁莽的孩子,在他面前也不敢放肆。只是这次我太过气愤,也顾不得许多了。

“尼克·德·安吉洛。”我接话说,“他和他姐姐都是混血者。”

“太酷了。你常和爸爸见面吗?”

那一刻,屋里寂静无声,只有炉火噼啪作响。狄先生的眼中泛着火光,显得面目狰狞。他张开嘴要说什么——也许是想念魔咒将我轰成粉身碎骨吧——这时尼克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格洛弗在后面跟着。

喀戎挤出一丝笑容,说:“是啊,德·安吉洛先生,你愿意叫我什么都可以。不过我宁愿坐在轮椅上,保持人类的形态,以免头回见面就吓着人家。”

从表面上看卢克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可是他似乎在某种诅咒下苦苦忍受折磨,他的生存空间不断地被身边的浓雾压缩着。

“哦。”泰森又回到画面中,一脸难为情的样子,“哦,是这样啊。”

“有一个月没听到她的音信了。你再不滚,老子可要不客气了!”

她没有把话说完。但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悲伤,令我不由得为她感到难过。蓬乱的黑髮,黑色的朋克装,外面还披了一件陈旧的羊毛大衣,在苍茫白雪中,她看上去就像一只巨大的乌鸦。

“那就是你害怕太阳战车的缘故吗?”

“快别乱想了。”

和老妈联繫?听起来像“乖孩子”该做的事。不过她现在还不担心我。对她来说,我消失个三五天或几个星期早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卢克没有理会。脸上的污物和血迹令他面目狰狞。

貌似只有阿耳忒弥斯族的狩猎者们吃得很开心。那一大桌子人莺歌燕舞,觥筹交错,宛若一个大家庭。若依坐在首席,自始至终都保持矜持,却也面含微笑。乌黑秀髮上的银丝带令她显得格外光彩照人。我忽然觉得若依笑起来其实也挺好看的。比安卡也很尽兴,整个宴会期间她都在孜孜不倦地从一个年龄稍大些的女孩儿那里学习格斗技术。那女孩儿就是白天同阿瑞斯族的小伙子发生冲突的那个狩猎者。那女孩儿讲到高兴处时就在比安卡身上重重地拍一下,比安卡也不介意。

我大声吼道:“当然。你不能因为被贬下凡就自暴自弃!你也是西方文明中的一员。或许你能帮上一点忙呢!”

“我们认识路。”

“我去。”塔莉亚和我同时说。

“关于在威斯特奥弗大厦发生的事,对不起了。我本该等你们来,大家一起行动的。”

这时格洛弗龇牙咧嘴地走进来,他一只眼睛乌青,脸上还有几条红色的指印,一看就是挨耳光了。他苦着脸说:“狩猎者们已经全部安顿好了!”

“何事?”

喀戎将头转向狄先生,见后者仍在皱着眉听尼克谈论游戏里各个神灵的防御点数,于是对我们说:“还不快跑。”

“还有,波西,别担心那艘坏船。它要开走了。”

尼克又看向狄先生:“哇噢!你就是那个叫酒神的家伙?不会吧!”

“可是……唉,好吧。遵命,先生。”

卢克呻吟说:“他们把我丢在这儿。求求你,快痛死我了。”

安娜贝丝双眼含着泪花,就在她弯下腰想碰触卢克的脸庞那一剎那,忽然犹豫了一下。

“我认识喀戎,”若依面无表情地说,“告诉他我们住在第八区。狩猎者,咱们走。”

我说:“喀戎是我们的活动教练。他是……唉,反正一会儿你就见到了。”

除了营地内的雪花外,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里居然空蕩蕩的没有几个人。我这才想起混血者们大都在暑假才会来接受训练。平日里只有少数混血者定居这里——他们要么无家可归,要么是正被魔兽追杀而来此避难。不过他们的人数寥寥无几。

泰森似乎想起什么,忽然精神一振,说:“安娜贝丝呢,在你那儿吗?”

狄先生说:“从你们叙述的情况来看,这次任务被你们搞砸了。我们,唉,遗憾地失去了安娜贝尔……”

我急得大声呼喊:“不要信他的鬼话!他是个叛徒!”

要知道,营地的天气是受到魔法操控的啊。除非狄先生放行,任何东西都别想落进营地周边的防护圈内。因此,儘管外面寒冬腊月,我原以为营地内会温暖如春呢。岂料营地上空竟然会有雪花飘落而下。各个屋子都被星星点点的亮光装饰一新,就像圣诞节的灯光,不过营地内的这些亮光却是实实在在的小火球。丛林里的火光更多,更为诡异的是,就连那个乾瘪如木乃伊的先知所居住的大堂阁楼都有一点火光传出来。令人怀疑那位古希腊幽灵是否在吃烧烤呢。

漆黑的夜晚,一个浓雾瀰漫的半山坡。这里抬头看不见天空,闷得令人几乎无法呼吸。恍恍惚惚,我突然觉得这里就是地狱——看情形象是在一个山洞里,黑暗,无尽的黑暗。

喀戎皱了皱眉,说:“狩猎者?看来得好好谈谈了。”他盯着尼克,“格洛弗,也许你该带着你的小伙伴去看一下关于营地的简介影片了。”

“这个嘛,反正我也没事。各位初来乍到,很容易在这里迷路……啊——”他突然被脚下的一艘划艇绊倒,慌忙爬起来,嘴里仍喋喋不休,“还是由我来带路比较好!走吧!”

“真不错。”

我正盯着铜盾发呆,忽然听见一种奇怪的声音——是汩汩的流水声——我这才想起房间里多了一件新鲜玩意儿 边摆放了一个礁石製成的大盆,盆边凸起了一块石头,上面雕刻了一个鱼头,一股鹹水从鱼嘴里冒出,恰好流进盆内。流出的鹹水想必十分滚烫,因此接触到冬季的冷空气之后好像蒸桑拿一样升起许多水雾。屋内的空气也因此变得温暖而湿润,居然还带了些大海的气息。

我走到水盆边,虽然上面没有留下任何记号,但我知道这一定是波塞冬送给我的礼物。

塔莉亚说:“我去劝劝架。你到各区走一圈,告诉大家明日夺旗比赛的事。”

“别理他。”儘管不能发出声音,我仍忍不住张嘴大喊。卢克几次三番要置我们于死地,居然还觍着脸要安娜贝丝救他。

她问:“出什么事了?”

当日晚宴上我过得很不开心。

喀戎抬眼看见我们,笑着说:“波西!塔莉亚!哈,这位肯定是……”

由于丁零噹啷的打铁声和呼呼的大火声,泰森没有听见我的呼喊。

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在梦里丝毫也发不出声音。

最后我回到属于波塞冬的第三区。这是一栋浅灰色宿舍,建造者从海里取来礁石当做石料,所以墙上还嵌有贝壳和珊瑚。整个木屋只有我那一张孤零零的床铺,墙上挂着一个牛头怪的粗角。

是卢克。他被压在碎石下,面色苍白,努力想站起来。环绕他身边的夜色更浓,雾气在疯狂地翻捲。他的衣服零落,几乎成了碎布片子。脸上布满了血痕,加之额头渗出的汗水,显得十分污秽。

还没等我说完,眼前的画面就消失了。我独自站在房间内,孤单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我说:“你指『安德洛墨达公主』号吗?就是卢克的那艘船?”

塔莉亚喃喃地说:“是啊,是啊。我当时肯定是想到妈妈了。”

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塔莉亚的目光变得异常凌厉,我曾在发怒的宙斯那儿看过同样的目光——那种眼神很吓人,彷彿随时能射出成千上万道闪电。

忽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问:“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对不起。”

“它要开去巴拿马海峡!很远的地方啊!”

尼克闷闷不乐地说:“只要那些狩猎者姑娘们不喜欢他,他在我眼里就是好人。咱们走吧。”

我摘下手錶,在上面按了一下。刺耳的咯吱声过后,一面圆盾出现在我手上。盾面上被锥刺博士的飞镖打出了许多小坑,上面的一道深深的裂口尤其令铜盾受损严重。泰森在盾面上雕饰的精美画面也被破坏了。在我和安娜贝丝勇斗九头蛇的那幅图画上,我的头看上去彷彿被一颗流星砸出了一个坑。把圆盾挨着牛角挂在墙上,我越看越是心疼。找贝肯道夫帮忙,或许能修好吧。他可是营地内最优秀的兵器大师啊。对,吃完晚饭我就去找他。

“属于十三级(十三级影片属于少儿限制级,十三岁以下儿童要由父母陪同观看,里面有暴力镜头,有时有髒话——译者注)的吧。”格洛弗说。

虽然食物很丰盛,有烤肉,比萨饼和喝不完的汽水。照明火球和暖炉都烧得很旺,屋内暖洋洋的。不过,大家都得按各自的分区就座,这样一来,我只能孤零零地坐在波塞冬席上了。塔莉亚也独自坐在属于宙斯的那一桌。即使这样,我们两个也不能凑成一桌。唉,可恶的营地管理条例。幸好赫菲斯托斯族、阿瑞斯族和赫尔墨斯族的人数也没有几个,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尼克和斯偷尔兄弟俩坐在一起,因为新生在没有被奥林匹斯诸神认领之前,都暂时归属于赫尔墨斯族。斯偷尔兄弟俩似乎在向尼克展开宣传攻势,大讲扑克牌的妙处。但愿尼克身上没什么钱吧,否则肯定要输得倾家蕩产了。

塔莉亚说:“卢克已经走了。如今安娜贝丝……”

这时,卢克头顶上方的那片黑暗开始晃动,就像地震中快要倒塌的屋顶。大块大块的黑色石头如雨点般落下。安娜贝丝情急之下闪身冲了进去。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屋顶砸了下来。安娜贝丝双手上举,奋力举起那重达千斤的巨石。这不可能。她怎么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我有些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了。他提到的那几位都是在泰坦巨神时代统治海洋的神灵。如今随着巨人王克洛诺斯的力量逐步壮大,这些神灵们又回来了。这可不是好消息啊。

我问:“最近怎样?工作还行吧?”

卢克连滚带爬地逃了出来,喘着粗气说:“多谢了。”

“这个嘛……”

一个梦,预示了两件事:第一,安娜贝丝遭遇凶险;第二,这是卢克设下的圈套。

“要是那样就好啦。”

漆黑的屋顶又开始晃动,死死地将安娜贝丝压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也不知刚才比安卡对尼克说了什么,他仍旧一脸阴沉。

我说:“看来你巴不得再失去一名营员吧。大家都消失了,你才高兴呢!”

“太神奇了!”尼克大声嚷嚷,张开双臂要上前拥抱喀戎,“你是……你竟然是半马人!”

“是啊,他们把船藏匿起来,令人很难发现。就连爸爸的龙捲风暴都拿它没有办法。否则,爸爸只要动动手指,就能令那艘坏船葬身海底。”

她对这个主意倒是有些心动,于是点了点头。

我真想冲上前掐死他。也不知宙斯发什么神经,竟然派狄先生这种人来掌管营地,而且还管了上百年。虽然在众神的眼里,狄先生的这些恶劣行为还不值得惩罚一下,可是我们却对他恨之入骨。

“多保重,小美人们!”阿波罗遥遥地喊着,然后对我眨眼说,“小心那些预言啊,波西。咱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她警惕地看着我,问:“你说什么?”

我从背包里拿出安娜贝丝的棒球帽,放在床头柜上。等救回安娜贝丝后,我要亲手将帽子还给她。我一定能救回安娜贝丝。

尼克从车内爬出来,惊叹说:“哇噢,那是攀岩墙吗?”

塔莉亚经过武器库的时候,隔着峡谷朝混血者之丘望去。只见那棵大松树卓然耸立,树枝上挂着的金羊毛闪闪发光。整个营地彷彿依然要由这棵大树的魔力支撑,只不过大树的生命却已不再需要塔莉亚的灵魂力量来维持了。

“好吧,”我心里有些不踏实,“那……那很好啊。”

“在传奇游戏里。还配有烫花卡片呢!虽然你只有五百点的攻击值,而且大家也都认为你是神当中最不中用的,但我个人认为你的力量还算可以!”

说着,他冲她神秘莫测地笑了笑,彷彿知道一些她所不知道的事。然后关上车门,发动引擎。一阵热浪袭面,太阳战车启动了,我急忙将头转过一边。等我回过头的时候,湖面上已经是水气升腾。红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发出耀眼的强光,从森林上空飞过,越飞越高,直到消失在阳光里。

狄先生说:“既然这样,那就希望她有足够的聪明伶俐,自己从敌营中逃出来吧。”

看着她走向篮球场,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说:“嗨,塔莉亚。”

我犹豫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于是说:“请帮我联繫泰森吧,他在独眼巨人的铸炉那里。”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安娜贝丝声音颤抖地问。

“我还把名字留在剑身上了呢。就在这儿。”

这回他听见了,猛地转过身,那颗独眼吃惊地睁大。看见是我,他欣喜地说:“波西!”急忙放下手中的铁剑,跑过来想给我个拥抱。

“救救我!”安娜贝丝哀求道。

塔莉亚和我都开始抱怨起来。但狄先生举起手示意我们停下,他的目光里充满怒火,看样子如果我们不住嘴,肯定要有苦头吃了。塔莉亚和我既然都是俊杰,当然懂得识时务了。

“你在车上表现得很不自在,是不是睹物思人,想起了妈妈,所以不想坐在驾驶位置上吧?”

我决定离开,让他安心睡觉。

塔莉亚问:“你说谁?谁该消失?”

水雾发生波动,接着出现了一个画面,赫然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此刻他身週一片火海,如果不是独眼巨人,有多少条命也被火烧死了。泰森站在一块铁砧前,正在锤打一柄通红的铁剑。他的身后有一个大理石围成的窗户,窗外是黑黢黢的海水——原来这里是海底啊。

“哦,这个嘛……”

狄先生厌烦地说:“唉,可惜,该消失的却没有消失。”

“唉,没事啦。其实……其实我和我妈之间的关係并不算亲密。十岁那年我离家出走。和卢克、安娜贝丝逃亡的那两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可仍然……”

“呃。”狄先生彻底糊涂了,这倒救了我一命,“哼,多承……夸奖了。”

我毅然地说:“我们一定能救回安娜贝丝。只是我现在还没有办法罢了。”

“老传统了。”喀戎说,“每当狩猎者来访的时候,就要进行一场友好比赛。”

“什么?”

泰森登时两眼放光,兴奋地说:“我太爱这份工作了!你看!”他空手拿起那柄滚烫通红的铁剑,“这剑是我打造出来的!”

水面泛起一阵涟漪。池底处有十多枚德拉克马金币灿灿生辉。我忽然意识到父亲送我这个微型喷泉的深意了,他是在提醒我要多和亲人联繫啊。

卢克说:“对,我不配得到你的信任。是我对不起你。可求你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救救我,我快要死了。”

喀戎鬆了口气,说:“看来你们顺利完成任务了。”

说完,我把金币投入彩虹中,金币一闪就消失了。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想好先和谁通话呢。

喀戎连忙说:“波西,你和塔莉亚回住所吧。通知大家一声,明天上午我们要进行夺旗比赛。”

“安娜贝丝!救我出来!求你了!”

大堂已被成串的红色的、黄色的火球装饰得灯火通明。说来也奇怪,虽然这些火球将走廊照得暖洋洋的,却不会燃烧任何物品。空气中瀰漫着浓浓的巧克力味道,狄先生和喀戎正在客厅内玩一种纸牌游戏。

“代我向她问个好!”

只听喀戎又说:“她聪明伶俐。如果……如果她落到敌人手里,一定会想办法拖延时间的。她甚至假装投靠对方也说不定呢。”

“呃,因为做了一些小小改动罢了。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喀戎。若依,你见过……”

篮球场上,几个狩猎者在练习投篮。其中的一个狩猎者正在同一个阿瑞斯族的男孩争吵。那个男孩单手紧握剑柄,那个女孩则针锋相对,彷彿随时都会扔下手中的篮球,转而拉弓射箭。

“我的小雕像。”

泰森叹了口气,把手中的剑伸出窗户,热铁进入冷水中,哧的一声,立时产生了一大团气泡。等泰森收回来的时候,铁剑已经完全冷却了。“古老的海底幽灵们蠢蠢欲动。埃该翁(泰坦巨神时代掌管风暴的神——译者注),俄亥阿诺斯(泰坦巨神时代的海神——译者注),反正就是这些老家伙们。”

“泰森!”我多加了几分力气。

我以前从未在混血营过冬,因此当我看到这里的积雪,顿时大感惊诧。

塔莉亚说:“波西,天下没有絶对的公平。有时我甚至希望自己……”

喀戎说:“安娜贝丝也许还活着。”不过我看出来他也不抱什么希望。自从安娜贝丝住进营地以来,实际上都是由他来抚养的。虽然后来安娜贝丝回去同父亲和继母生活在一起,可喀戎和她之间却有着父女般的感情。

“是安娜贝丝。”我大为光火。安娜贝丝自七岁始就来到了营地,狄先生居然连她的名字都记错。

她说得没错。在我头回加入营地的时候,就和战神阿瑞斯干了一仗,现在他和他的孩子们都将我视为大敌。我不能再惹上狄奥尼索斯。

吃完晚餐,喀戎依惯例先向诸神祭酒,然后才向狩猎者们致辞。宴会上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接着,喀戎正式宣布第二天晚上将进行夺旗“友谊赛”,这个消息获得的掌声倒是明显热烈了许多。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安娜贝丝跑了过去。

和父亲联繫吗?自从上次和他谈话以来,我们之间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通话,估计都有两年了吧。可通过彩虹仙女能够联繫到神灵吗?我还从未试过。这些神灵大人们会不会因此而生气呢?

我装做没有听见。狄先生穿了一件明黄色运动服,脚上是一双紫色球鞋。(好像狄先生自从成神以来,就跑过一天步。)一顶金色的小桂冠歪戴在头上,看样子他上一把牌赢了。

我问:“夺旗比赛?可我们没有足够的……”

我大声喊:“泰森!”

晚宴过后,大家各自回到宿舍。我疲惫不堪,头一沾枕头便进入梦乡。这一觉睡得真香。美中不足的是,我做了一个梦。

尼克问:“喀戎是谁?我的小雕像里没有他。”

“好吧,你告诉爸爸……”

在去住所的路上,塔莉亚提醒我说:“你已经得罪阿瑞斯了,怎么,还想再多一个神灵当敌人啊?”

“她没出什么事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