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泰坦魔咒·危险承诺

上一章:第49章泰坦魔咒·五人任务小队 下一章:第51章泰坦魔咒·骷髅武士

努力加载中...

我没好气地说:“狩猎者讨厌男孩子。一旦被她们发现……”

“哇噢,小家伙。”我惊诧地说,“你从哪儿来?”

“老大,成功了吗?”

若依没有继续纠缠,跟在比安卡身后迅速离去。

“但你的疑虑是有道理的,那位将军……”

我游上前,看见有个黑影——似乎是某种动物——被卡在船下,一团渔网将它裹缠得死死的。这种渔网是海中动物最痛恨的对象,它通常被凡人们安装在拖船上,拖船开动一段距离后,渔网能把遇到的所有东西都打捞乾净,经常网到一些鲸鱼和海豚,偶尔甚至连一些传说中的动物也难逃厄运。不过,遇到这种裹缠成死结的情况,渔夫们也懒得费劲,直接一刀割断便了,任由那些被网捕的动物们在海底困守等死。

二十,三十,四十英呎。水压越来越大,渐渐令人有些不舒服起来。但我从没有用魔法卸掉水压——不为别的,就想看看自己能潜多深。按照普通人的体质,潜至海平面以下二百英呎的时候,身体就会像一只易拉罐,噗哧爆裂。

若依似乎有所察觉,猛然停下脚步,伸手向背后的弓箭摸去。这时,恰好比安卡说话了:“大堂的灯亮了。我们快走。”

一匹海马还算机灵,见状告诉我说:“大人,我们也不认识这是什么动物。最近发生了好多奇怪的事。”

“哞——”

我说:“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让我把这渔网割开。”

尼克不服气地说:“因为我年纪太小吗?”

“快救救它,大人!”一匹海马看见我,急忙招呼说。其余海马也都上前求情。

我沿着石阶,悄无声息地来到距离尼克大约三米的一根石柱后。尼克此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餐厅上,浑然不知已经被人盯上了。

我说:“好啦,好啦,乖乖牛。呃……不许再惹麻烦了。”

尼克长嘘了口气,正要悄悄追上去。我此时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于是乾脆摘下隐身帽,对他说:“等等。”

“我对汝说过,不要提这件事。”若依的声音里竟然带着一丝痛苦,“事情很快就能真相大白。天快亮了,我们走。”

“见鬼,你怎么知道?”

我说:“别紧张,贝茜。听话牛,乖乖牛。”“贝茜”是我给小牛蟒起的名字,也不知为什么,我就觉得它叫这个名字好。

“你不是会隐身吗?你能去的话,她们发现不了啊!”

“反正你也打算跟去,不是吗?”

尼克坚持说:“不,我需要你的保证。”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渔网终于被解开了。小牛蟒迫不及待地从网中钻了出来,兴奋地翻了一个觔斗。

我骑在马背上,思绪又飘到了昨晚做的那个梦上。安娜贝丝奄奄一息,躺在卢克怀里的那一幕令我无法忘怀。我能救一只小魔兽,却救不了我的朋友。

“你说什么?”

我突然发觉自己真的很愚蠢:怎么去追他们?用两条腿跑吗?

船身开始剧烈晃动起来,随时都可能砸下来。海底泥沙泛起,周围混浊不堪。海马们吓得惊叫起来。这些海马啊,除了会疯叫,一点忙都帮不上。

听不懂。我可以和马说话,可不会对牛弹琴。

我只好老实说:“唉,我得去找安娜贝丝啊。就算她们不让我去,我也非去不可。”

比安卡争辩说:“预言说『大陆乾旱无雨』,不可能是这里啊。”

我戴上隐身帽,一口气跑到混血者之丘的山上 地的货车已经消失在田间道路的尽头。估计探秘行动小组先由百眼巨人开车送进城里,以后的路就得靠自己走了。

在这么深的海里,而且还是在夜间,我也是两眼一抹黑,仅能感觉到身周海生动物的体温和水流的冰凉。眼睛看不见,却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了然于胸,这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我越看越奇怪,真想上前大声质问:“你在搞什么鬼?”忽然间,我明白过来,原来他是在学格洛弗刺探狩猎者啊。

“你怎么知道若依和你姐姐在这里?”

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忽然一阵巨翅搧动的风声过后,黑杰克从空中降落,立在我身旁:“老大,是不是要搭顺风车呀?”

没办法,我拔出激流剑,準备硬来。

这个惊险特技我在近几年玩得越来越纯熟。如今我在海里可谓如鱼得水,想潜多深就潜多深。简单得很,只需要用意念控制水流,使其推动我向前游动就行了。在水中自由呼吸这种小儿科更不在话下。而且由于身周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就连衣服都不会湿。

我凑近一看,顿时吓得差点跳起来,那个倒霉蛋居然是头牛。我见过陆地上的牛,听说过海里的海牛,可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长着蟒蛇尾巴的牛。前半身是牛——充其量算拧≠吧,黑色的毛,可怜兮兮的棕色大眼睛,白色的鼻子——后半身则是一条深棕色的蛇尾,蛇身上下两面都长有鱼鳍,彷彿一条巨型鳝鱼。

终于,我说:“黑杰克,把我悄悄送到那根石柱后,好吗?”

“看开点,好人不好做啊,老大……喂,你揪下的马鬃别扔,待会儿还给我,好吗?”

尼克冷不丁看见一个大活人突然冒出来,顿时吓得差点从台阶上摔下去。看清楚是我时,这才诧异地问:“你从哪儿跑出来的?”

尼克满脸通红地说:“她们从赫尔墨斯族区经过。我……我在营地里睡不熟,听见了她们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反正也睡不着,于是就跟过来了。”

我本能地想否认,可他哀求的目光令我不忍说谎。

“不行,告诉她也没有用。”

我想了半天,对海马们说:“有办法了。大家都听我的命令,让你们怎么推,你们就怎么推。”

不过,对于这个“晕剑”的小家伙,我总不能不顾它的激烈情绪,在它(我猜测这个小家伙可能是个母的)面前拔剑割开渔网吧?也不知这小家伙经历过什么惨事,对刀剑之类的东西居然如此恐惧。

我忽然想起,自己在海底待了多长时间?至少有一个钟头了吧。哎呀,我必须在百眼巨人或者鹰身女妖发现我私自外出之前赶回去。

快到宿舍的时候,我随意朝餐厅那儿瞥了一眼,意外地看见了一个身影——一个男孩儿鬼鬼祟祟地藏在一根圆柱后。

我越想越慌,急急忙忙地往海面上浮。刚一露头,黑杰克立刻飞过来。等我搂住它的脖子坐稳后,黑杰克抖擞精神,朝混血营的海滩飞去。

我从口袋中拿出安娜贝丝的隐身帽戴在头上。感觉没什么两样。于是我抬起手,哇噢,真的看不见!

事情差点被我搞砸了。

比安卡说:“可预言怎么办?如果菲比不能去,我们就只有四个人了。还得再挑一个。”

“放心,我会帮你挡着的。干这个我最拿手。你快走吧!”

那牛蟒顿时惊慌起来,开始拚命挣扎。

啊,是尼克。现在天还没亮,离吃早饭的时间还早着呢,这小家伙跑这里来干什么?

“我……这也太难了吧,尼克。这次探秘行动可不一般哪。况且,她有若依、格洛弗和塔莉亚……”

海马们见状焦急得不行,想去帮忙却又不知所措。一匹海马想咬断渔网,可海马的牙齿天生是用来吃海草的,至于对付渔网嘛,好像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多谢。”我从它背上下来,一个倒栽葱,笔直地扎进大海里。

这些海马别看个个四肢发达,威武雄壮,可是,嘿嘿,(你附耳过来,我给你小声说)脑袋似乎不大灵光。

“那就别让她们发现啊。隐身跟着她们。帮我照看好姐姐!你一定要去,算我求你了行吗?”

“哞——”小牛蟒用鼻子顶了顶我,目光中充满了友善。

“成功了。我们救下了一个小……东西。悬得很,那群海马真疯,差点被它们踩死。”

也对,月亮女神的手下嘛,时间观念跟普通人不一样。

海马们恳求说:“大人,请您救它出来吧!”

若依说:“这根本无药可治。起码不能立刻治好。”

有了这个宝贝,我顿时胆大了几分,蹑手蹑脚地走到尼克身边。餐厅内光线不好,不过我从声音中认出那两个女孩儿:若依和比安卡。听上去两个人似乎在争吵。

若依不耐烦地说:“比安卡,听我说。我……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有种感觉,就是我们不应该再另选别人。这次探秘行动很危险。菲比的情况算是好的了,若换了另外一个人,结局不定会怎样呢。我不想喀戎用一名营员来凑数,而且……我不想拿另一名狩猎者的生命去冒险。”

若依说:“不过就是长出几只蹄子罢了,放心,她死不了。不过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想走路是不可能的,也只能卧床休息了。看来这件事还得由我……和汝来办。”

这算什么事?我连背包都还没準备呢。只有一顶隐身帽,一把激流剑和身上穿的这套衣服。若不是因为这档子事,我现在已经在回曼哈顿的路上了。“你对喀戎说……”

海马们也都欢呼雀跃,一个劲儿地谢我。

我犹豫了一下。想到尼克谈论起神话版游戏时那股子滔滔不絶的狠劲儿,我就有些发憷。一旦被这小子缠住,想脱身可没那么容易。不过就凭尼克鬼鬼祟祟的样子,我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牛蟒听不懂我说的话,挣扎得更加激烈,翻滚了几次之后被渔网缠得更紧了。

尼克被我的话吓住了,有些胆怯地说:“或许你说得对。可是,你能替我去呀。”

那动物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哞——”

“因为如果比安卡是我的姐姐,我也会像你一样。可惜,你不能这么做。”

“因为她们会发现你,然后把你遣送回来。而且……没错,你年纪太小。还记得狮身蝎尾魔吗?这次探秘行动将会遇到比他更兇猛的魔兽。参加探秘行动的英雄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解除了沉船压顶的危险后,我开始对付那个破渔网。太费劲了,整个渔网绞成了一团,我小心翼翼,将渔网分成几个部分,一个部分一个部分地解开。逐渐地,渔网上的铁球和鱼鈎被我一个个地清理出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像过了一辈子似的——上回我的游戏机上的电线缠成了一团,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完全解开。跟这个渔网一比,那个就显得太小儿科了。

我嘀咕说:“是啊,还用你说?”

于是我指挥海马们推渔船。在三匹海马的强大马力下,沉船总算被挪开了。

尼克说:“儘力就行。你快走吧!祝你好运啊!”

“尼克……”

很显然,我面前的这个倒霉蛋就被困在了长岛海湾里。这倒霉蛋越挣扎,渔网便缠得越死。渔船的一头本来斜架在礁石上,经过它这么几番折腾,架在礁石上的那一端开始下滑,眼看着就要砸在倒霉蛋的身上。

“到了,”黑杰克减慢速度,在海面上飞了一个盘旋,“就在下方的海里。”

女孩儿们风风火火地走下台阶。尼克急忙让开道路,我猝不及防之下,几乎和若依撞个正着。

尼克听见“隐形”两个字,立时艳羡地感叹说:“哇噢,太酷了。”

“怎么不可能?”若依底气不足地说,“混血营周围有魔法保护,外面的雨雪根本落不进来。这不就是『大陆乾旱无雨』吗?”

我说:“放心,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吗?”

比安卡问:“可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一直在你旁边。只不过使用了隐形术,你看不见我吧。”

餐厅内传出两个女孩儿的谈话声。不会吧,大半夜聊天?

我说:“你现在还想偷偷跟着她们行动,对吗?”

尼克说:“我不会告发你的。不过你得保证我姐姐的安全。”

四周是黑暗的海底世界。我如同一颗子弹般往水下飞速穿行。

若依火冒三丈地说:“不过是愚蠢的小把戏。一看就是赫尔墨斯族的斯偷尔兄弟在捣鬼。告诉你吧,半马人的血具有腐蚀性。斯偷尔兄弟在那件阿耳忒弥斯狩猎游T恤衫的内层上喷了一些半马人的血。”

真是匹雪中送炭的好马啊。我又是感激,又是庆幸地说:“当然喽。目标正前方,飞呀!”

我上前仔细看了看那个倒霉蛋。由于小海马们调皮捣蛋,经常惹麻烦,为此我没少跑腿。因此一开始我便先入为主,以为那是一匹小海马。但这时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一种不属于海底世界的声音:

黑杰克径直往海滩飞去。虽然我是被强拉的壮丁,不过骑上飞马后我的心情就立刻变得舒畅了。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掠过起伏汹涌的波涛,海风呼呼拂面,浪花滚滚飞溅——哈哈,比冲浪爽一百倍还不止。

在解开渔网的过程中,我不停地和小牛蟒说话,抚慰它焦虑的情绪。小牛蟒显得很安静,只是偶尔哼唧两声罢了。

“放轻鬆,喏,没有剑,看到了吧?手里没剑。想些好的事情:呃,海草,牛妈妈。对了,还有素食主义者。”我竭力讨好说。我不知道小牛蟒听懂没有,不过我的语气令它安静下来。原先围着我疯转的海马们也减慢了速度。

不过此时这些海马似乎在为什么事而烦恼。

没办法,我无可奈何地说:“我只能保证我会儘力。”

嗯,到底了?我看见三匹海马正环绕着一只倒扣在海底的小船游动。这些海马长得十分美丽,尾巴波光闪闪,如同绚丽的彩虹。洁白的马鬃随水流而飘逸,好像风雷下疾驰的骏马,惹人无限遐想。

“但是……”

“啊,太可怕了!”

比安卡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该把梦里的事告诉塔莉亚。”

若依说:“没时间了。我们天一亮就出发。情况紧急,只好如此了。况且,预言本来就说我们要损失一个人嘛。”

“不哭,不哭!”我挪开激流剑,用柔和的口吻轻轻哄道。这一招果然见效,海马和小牛蟒渐渐安下了心。我鬆了口气,好在局面没有失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