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泰坦魔咒·骷髅武士

上一章:第50章泰坦魔咒·危险承诺 下一章:第52章泰坦魔咒·航空航天博物馆混战

努力加载中...

我心疼地说:“停下休息会儿。我去侦察一番。”

有两名守卫站立在大门两侧。看到锥刺博士,他们打开大门,让他进去。我紧走几步,在大门关闭之前跟了进去。

我们正要冲下大楼,忽然,黑杰克惊叫一声,差点把我摔下马背。我随后感觉到腿上似乎被蛇给缠住了。

狄先生问:“我对你讲过阿里阿德涅的故事吗?就是那个美丽的克里特岛公主?她对待朋友也是一副热心肠。有一次,她帮助了一个名叫忒修斯的英雄。她送给忒修斯一个魔法线团,帮他走出迷宫。你知道后来忒修斯是如何回报她的吗?”

想到这里,我顿时火冒三丈,不客气地说:“你干吗总跟我过不去?我又没招惹过你。”

将军挥了挥手,说:“我们会拿下这些狩猎者的,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于是我对黑杰克说:“就在这儿降落吧。”

“你说什么,问若依?”

若依年纪多大?狄先生的那番话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若依和英雄之间有什么仇吗?

黑杰克说:“没事儿,改天请我吃大餐吧。你自己小心点儿,老大。我有种感觉,他们似乎不是来这里见朋友的。”

一旦他把围巾交给这些骷髅武士,若依他们就将受到无休无止地追杀。

将军面色发青,怒吼说:“这是什么?可爱的小猫崽吗?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些牙齿?”

眼看着混血货车越开越远,很快就要开出我们的视线。

锥刺吓得不敢说话。在威斯特奥弗大厦的时候,锥刺令人心惊胆颤。可站在这位将军面前,锥刺却如同一名唯唯诺诺的小兵。

卢克大声说:“是波西·杰克逊!一定是他。”

我和黑杰克跟在货车后面,继续向南行。我很想知道若依最后的话是不是在赌气。历史嘛,我不大懂。汽车什么时候发明的我不知道,怎么也应该是史前时代的事了吧——那时人们还在看黑白电视,连恐龙也还没灭絶呢。

大约距离一个街区远的地方,一辆黑色小轿车的门打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个灰头髮,戴墨镜,身穿黑色大衣,手持军用通话器的男子。在华盛顿,这种人处处可见。可是我清楚地记得在跟蹤若依等人的这一路上,见过好几回这辆黑色小轿车。

那个被尊称将军的男人呵斥说:“还用你说?笨蛋。我问他们到哪儿了?”

“可是,将军大人……”

“哪个女孩儿?”

卢克说:“是塔莉亚。”

将军说:“我是克洛诺斯大王的高级指挥官,派谁去由我说了算!多亏了卢克,我们才得以进行补救。滚吧,锥刺,我会分派你一些小任务的。在那之前别让我再看见你。”

他拿起一颗牙齿,笑着说:“恐龙牙齿……哈!这些牙齿是从叙巴里斯那儿得来的,非常好用!”

将军说:“把它们种下去。”

我落地时不巧踩在一个骷髅武士的脚上,那名武士立刻怒吼起来。

一路上跟丢了两次,不过好在我认準了他们要先去曼哈顿。大方向没有错的情况下,要重新找到他们也不是件难事。

若依生气地说:“也许吧。不过自从汽车问世以来,我就一直在开了。”

我关切地问:“怎么?累了吧?”

格洛弗劝解说:“好啦,你们两个都省省力气,别一张嘴就吵架。”

“哼,我想干什么?你以为自己未经许可离开营地,能瞒过神灵的耳目吗?”

每一颗牙齿种下的地方都拱出了一只动物。头一个拱出的动物叫了一声:“喵!”

比安卡说:“首都离这儿大约六十公里。尼克和我……”她皱了皱眉,“我们以前在那里住过。真是……真是怪事。我居然想不起来了。”

“不累,老大。我……我能驮载一支军队呢。”

黑杰克怀疑地看着我:“真不用我帮忙,老大?”

锥刺抗辩说:“可是您曾承诺过,让我亲手报仇的啊!”

“别转移话题。我要说的是,你们这些英雄永远都是本性难移。你们说神灵不近人情。看看你们自己吧。你们千方百计地想得到一切,利用完身边的人之后便过河拆桥。你说我对英雄有成见,这怎么能怪我呢?英雄是一群自私自利、恩将仇报的人。不信你就去问阿里阿德涅,或者美狄亚。哈,眼前就有现成的例子,你去问夜影若依好了。”

他指着楼下的一名守卫,问:“拿到牙齿了吗?”

那名守卫捧着一个陶罐快步上前,说:“是的,将军大人。”

“不行。”将军霍然站起。我顿时看清了他的面容。

圆池里的土开始冒泡。

我正要跟过去,忽然发觉有些异常。

土壤开始抖动。一只骷髅手破土而出,攥紧成拳。

只见他悬浮在半空,斜靠楼墙,穿了一件豹皮冬衣,黑色的头髮在寒风中飘动。

将军大声说:“我认得这个狩猎者。”

他直起腰,活动了两下肩膀,说:“该死的僵硬的脖子。”

来到了门外,我撒腿便跑。

那个男子对着军用通话器说了几句,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朝商业广场走去。那里正是若依他们要去的地方。

葡萄藤缠得更紧了。

“什么,贱婢?你竟敢叫我贱婢?谁能告诉我,贱婢是啥意思?”

“不许提她的名字!”

将军问:“有几个人?”

那名守卫干好后从圆池处后退,拍了拍手上的土,说:“一切就绪,将军大人!”

锥刺小心翼翼地回答:“一共四个人。除了那个叫格洛弗的赛特外,还有一个穿得像街头混混的女孩儿。”

那名守卫从陶罐里倒了些锋利的白森森的牙齿。将这些牙齿一个个按进土里,然后抚平表面的土壤。将军面带冷笑,站在阁台上看着。

塔莉亚生气地说:“哼,好像你的追蹤术更好似的?”

我真想回答“与我无关”,可为了让狄先生儘快把故事讲完,我只好回答说:“听说他们结婚了,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故事结束。”

锥刺瞪了他一眼,说:“你说得对,先生。”

是幼崽儿。身上长着条形斑纹,看上去像小老虎。接着,另一只也拱了出来。不一会儿,总共十二只幼崽儿全部从土里出来,开始在圆池里戏耍。

那名守卫吓得一缩脖子,急忙弯腰回稟说:“遵照您的吩咐从展台找来的,大人!剑齿虎……”

将军气得哇哇直叫:“什么东西?胆敢在这里捣乱!”

将军说:“你已经失败过一次了,锥刺。”

“就是那个头戴银环的狩猎者。”

卢克说:“这就是我为什么不用凡人。他们都靠不住。”

将军说:“可是他们都头脑简单,容易被收买,而且还生性残忍。这很合我的胃口。”

突然传来狄先生的声音:“两位这是去哪儿啊?”

戴上隐身帽,我远远跟在锥刺后面,心里扑通乱跳。既然锥刺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跌落竟然不死,那么安娜贝丝也一定还活着。看来我做的那个梦是真的,安娜贝丝被当做囚犯关押了起来。

“不忙动手。”将军说,“我已经为他们安排了一些小节目。”

我压住心头的惊慌,问:“狄先生,你想干什么?”

他将十二颗牙齿全部种进土里。然后在上面浇了些血红色的液体。把水壶一扔,张开双臂 ,大声说:“快快生长!”

将军继续说:“但在我的指挥下,克洛诺斯的军队将强大一百倍。这支军队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他们将是我的杀人机器。”

那名守卫提了一个印有菊花花纹的小铁壶,开始往土里浇灌。令人惊讶的是,壶里倒出的并不是水,而是一种深红色的液体,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将军恨恨地说:“一群弱智!”

我嘀咕说:“这个百眼巨人,究竟要把他们送到哪里啊?”

“呃,老大。”黑杰克提心吊胆地说,“我们现在被捆在几百米的高空上,你说话时讲究点方式。”

眼看着塔莉亚等人进去,锥刺在门口站立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竟然转身离去。我迟疑了一下,决定跟在锥刺身后看个究竟。

我诧异地看着他,说:“你……你已经结婚了?可我听说你在追求一位山林仙子,好像被拒……”

在我几番保证之下,黑杰克这才放心离去。绕着纪念碑盘旋了两週,消失在天空的云层里。

屋内所有的人都被巨大的声音震得微微晃动。

“怎么样?”椅子上的人问。我在梦里听过这个声音——没有克洛诺斯那么令人毛骨悚然,但更深沉、更洪亮,好像整片大地都在说话一样。那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无论你站在房间内的哪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冬季的地表气温很低,空中更是冷上三分。我穿梭在冰云间,血液都冻得几乎凝固。

这位将军长得十分魁梧,古铜色的皮肤,黑色长髮。他穿了一件名贵的棕色丝绸外衣。华尔街上的富豪们通常喜欢穿这种衣服,但你决不会因为这位将军穿了同样的衣服就把他误认为是一个金融家。他的脸庞稜角分明,透着一种野性。巨大的手掌彷彿能轻鬆折断旗杆。两只眼睛像石头一样木然无光。剎那间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在看一座石雕。只不过这个石雕是会动的。

那名守卫急忙放下水壶,慌慌张张地把这些小虎崽们撵出房间。

卢克问:“几个人。”

比安卡说:“格洛弗说得对,去首都目前是最佳选择。”

“不许狡辩!”

将军说:“卢克,一会儿你就能看到一群雄武的士兵。与他们相比,你的小船上的那些兵只能算是幼儿园娃娃。”

卢克旁边坐了一个人。由于人影遮挡的缘故,我只能看到他搭在椅子扶手上的几根形同枯枝样的手指。

“若依吗?”

“你!”将军指着另一名守卫,“把我要的牙齿拿来!快!”

将军喊道:“有人闯进来了,肯定是穿了隐身衣之类的东西。快把大门关上!”

我说:“忒修斯所作所为的确不对。可那是几千年前的事了。这跟我有什么关係呢?”

“走吧。去追你那些猪狗朋友吧。”

锥刺穿过大街,走上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台阶。博物馆门口挂了个巨大的标示,上面写着“暂汀业”。

若依不情愿地点点头,说:“既然大家都这么想,那就去吧。”

我有些后悔没买一件营地商店卖的那种橘红色保暖内衣。可是一想到菲比穿上涂有半马人血的T恤衫后的悲惨遭遇,我顿时打消了念头。唉,斯偷尔兄弟的古怪东西,一般人是无福消受的。

格洛弗不满地说:“这是一种古老的追蹤咒语。我用的絶对标準。”

黑杰克说:“好悬啊。”

若依说:“真讨厌。我们该按照预言所说,一直往西走。”

牵着一匹长有翅膀的马大摇大摆地走进甜麵包圈店吗?开玩笑。别人见了不得心脏病才怪。况且,混血货车在市里绕来绕去,一不留神就会失去蹤迹。

“混帐!我要的是暴龙!快把这些……这些该死的毛茸茸的小崽子们都轰走。别让我再看见你这张脸。”

“你的呼吸很重啊。”我忽然感到有些内疚,整整一上午,我都骑着黑杰克跑东跑西。虽然黑杰克是天马,也会受不了。

“咳,”我停止胡思乱想,“先办正事吧。追上他们。”

“遵命,大人。”一名蛇女说着,取出一条狩猎者穿戴的那种银色围巾。

将要到华盛顿的时候,黑杰克渐渐有些体力不支,呼呼直喘气。

将军说:“你这无能的蠢货,我真该把你扔进地狱深渊里去。我派你去抓三巨头的孩子,你却用雅典娜家的小姑娘来搪塞我。”

“可是……”

这时,骷髅们已经纷纷从土层下爬了出来。十二颗牙齿长成为十二具骷髅。这些骷髅和平日里你在电影上看到的完全不同。出土不久,便开始生长出肌肉,逐渐有了人类的外形。不过他们都是浅灰色的皮肤、黄色的眼睛,穿着现代式样的衣服——圆领无袖健美衫、迷彩裤、陆战靴。远远看,他们与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可是这些人的皮肤和肌肉都是透明的,体内的骨骼清晰可见,如同一张张X光片。

“还有两个狩猎者。其中一人头上戴了个银环。”

锥刺佯装没有听见。

“我们不能让你有什么闪失,孩子。”

卢克的脸色愈加苍白。

黑杰克大喊:“我的妈呀!是那个酒家伙!”

“停下休息吗?太好了。”

狄先生重重叹了口气,说:“再有人,也包括马,敢再叫我一声『酒家伙』,我保证他会在酒罐里待下半辈子。”

锥刺狞笑说:“是啊,孩子。你太脆弱了,经不起任何闪失。就让我送他们上西天吧。”

外面天冷,我兜里有些零钱,真想走进店内要一杯热巧克力奶喝着,去去寒气。我正想着如何能避开大家的目光,悄无声息地把热巧克力奶弄到手,若依、塔莉亚、比安卡和格洛弗就从店内走了出来。

这里是一间宏大的圆形房间,第二层的地方有一个环形阳台。阳台上至少站有十二名打手,还有两个女魔兽——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我以前见过她们,记得安娜贝丝称她们为“蛇女”。

将军抬头对阁台上说:“快,你们有狩猎者的气味吗?”

狄先生哼了一声,说:“还没完。忒修斯说要娶阿里阿德涅,将她带上船,朝雅典驶去。可是在半路上一个名叫纳克索斯的小岛上,他……用你们现代人的话怎么说来着?……他把她甩了。我在纳克索斯岛上找到阿里阿德涅的时候,她孤苦伶仃,伤心欲絶,整日不停地哭泣,眼泪都哭乾了。她放弃了一切去帮助一个英雄,可到头来却被人始乱终弃。”

塔莉亚埋怨说:“若依,你开车太不稳当,小心警察找麻烦。你年纪比我还小吧?”

“我没事,老大!结实着呢。”

大白天的骑着一匹飞马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一不小心就会酿成惨重的交通事故。于是我只好在云上飞行。幸亏冬季的云层很低,因此我能够看见行驶在道路上的混血营货车。

塔莉亚说:“格洛弗,你确定吗?”

我难以置信地说:“你……你这就放我们走啦?”

“预言说你们至少要有两个人丧命。假如老天帮忙,我希望你是其中之一。不过你要记住我的话,生死两难之际,你需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比别的英雄强。”

进入门内,我顿时为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蛇女将围巾从阁台上抛下,将军接在手里。

“这个嘛……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呃,百分之八十五吧。”

比安卡难以置信地问:“你用的是橡子?”

我说:“你已经帮了大忙了。今天多亏了你。”

将军说:“干得好。”他骑上阁台的栏杆,从七米高的地方滑了下来。砰的一声落到地上,脚下的地板登时四分五裂。

我急忙伸手掏出“激流”圆珠笔,低头一看,缠在腿上的根本不是蛇,而是葡萄藤。这些葡萄藤从砖缝里长出来,瞬间便将我和黑杰克缠得死死的。

其中一个骷髅人冲我冷冷地看了一眼,我立刻知道头上的隐身帽对这些骷髅人根本不起作用。

黑杰克嘴上不说,其实也累得不行。听见我这句话后,急忙减速,降落在临近华盛顿纪念碑的一片草坪上。

将军对卢克说:“孩子,现在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孤立那个叫塔莉亚的混血者。然后再派魔兽把她抓来。”

卢克生气地纠正说:“是航空航天博物馆。”

锥刺摘下墨镜,眼睛里闪着兴奋的目光。他鞠躬施了一礼,用他那古怪的法国腔调说:“他们到了,将军大人。”

房间中央有一个圆池,池内都是土壤。我猜想这里原先应该是摆放恐龙骨骼的地方。

圣诞节期间,道路上非常拥堵。货车到达市里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昇起了。我让黑杰克降落在克莱斯勒大厦楼顶,盯着楼下的混血货车。本以为货车要找一个公共汽车站停下,没想到居然没有停,而是继续向前行驶。

最令我震惊的是,站在两个蛇女中间的竟然是卢克。他看上去十分憔悴,皮肤苍白,金黄色的头髮几乎变成了灰色,彷彿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似的。他依旧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脸上那道伤疤泛着血红,就像最近又崩裂过一样。

卢克说:“狩猎者很难对付。夜影若依……”

若依他们从货车上下来。格洛弗指了指前方商业广场内的一栋大楼。塔莉亚点点头,然后四人走了过去。

我握紧了拳头。虽然在目前的处境下,乖乖闭嘴是最明智的举动。可这个狄先生想要杀死我,就算放过我,也要将我押回营地,令我当众出丑。我怎么能够忍受呢?

卢克对将军说:“让我去把他们抓来吧。我们有足够的……”

“算啦!”将军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从守卫那里接过牙齿,“这次我亲自种!”

狄先生冷冷地说:“后来我爱上了阿里阿德涅,小子。我抚平了她受伤的心灵。她死后,我令她进入天堂,成为我的妻子。如今,她正苦苦等着我呢。只要我在你们的破营地里熬过百年惩罚,就能回到她的身边。”

最糟糕的是:那个男子扭头的时候,我认清了他的脸。他不是别人,正是威斯特奥弗的锥刺博士,那个狮身蝎尾魔。

狄先生的眼中闪过一抹紫色的怒火,说:“不问别的,就凭你是个英雄,你就该死。”

若依等人并没有发觉被人跟蹤。他们走到一栋标有“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的建筑前停下。我认得这里是“史密森国家博物馆”。在我小的时候,妈妈曾带我来参观过。

将军说:“很好。我的武士们一旦嗅到这些气味,就会追蹤气味的主人,不死不休。那些狩猎者和混血者根本无法对付这些武士,他们将会被撕成碎片。把围巾扔下来!”

“我真该把你扔下楼去,看看我们的小英雄发出惨叫时是如何的气壮山河。”

卢克攥紧了拳头:“那些士兵是我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训练出来的!等『安德洛墨达公主』号抵达大山的时候,我的兵将是最好的……”

想不到若依居然会开车,她看上去没满十六岁啊。我后来一想,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神仙嘛,都喜欢把自己装扮得年轻漂亮,说不定是个老妖精呢。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个古怪的念头:不知道若依驾照上登记的生日是哪年哪月呢?

一名守卫问:“还要再贴张膏药吗?先生。”

“这个嘛……有可能啊。”

黑杰克喘着气说:“我能撑得住,老大。只是……只是有点喘不过气。”

我追随锥刺博士走进馆内,经过一个宽阔的大厅。厅内陈列有乳齿像和恐龙的骨骼化石。大厅前方是一扇紧闭的大门,门内隐隐传出说话声。

若依恼羞成怒地说:“怎么,你对我的能力不服气吗,贱婢?你对狩猎者一无所知。”

我了解黑杰克的性格,它就是累死也不会叫一声苦的。

“在火箭博物馆里。”

所有人都惊呆了。

幸好那辆货车的速度慢了下来,经过波托马克河上的大桥后驶入华盛顿市。我开始有些担心,害怕被首都的防空导弹击落。虽然我不懂军事雷达的原理,不知道天马会不会被雷达发现,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多个心眼儿总是没错的。

我来不及多想,几个大步跳了过去,从半空中截住围巾。

“我必须参加这次探秘行动!我要去救朋友。像你这种神灵,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友情。”

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我在大门关闭的那一瞬间冲了出来。

我振奋了一下精神,说:“咱们走,黑杰克。到了新泽西州后我给你买甜麵包圈吃。”

一分钟后,守卫捧了一把硕大的尖牙冲进房间。

我向门口冲去。忽然听见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一名骷髅武士从我的袖子上撕下了一块。匆忙中我回头瞥了一眼,只见那名武士将衣料放在鼻子下嗅了嗅,然后递给同伴。我吓得几乎惊叫,更是用力向前冲去。

土壤开始鬆动。我紧张地后退几步。

将军说:“哼!我并没有否认你的士兵也是克洛诺斯大王手下的一支生力军。而你,当然啦,也将起到一定的作用。”

“就是她。嗨,快看!甜麵包圈店。咱们过去买几个尝尝?”

这名守卫跑出去执行命令。

此时货车距离我们仅仅几个街区,停在路边。

狄先生挥了挥手,缠在我们身上的葡萄藤立时鬆开。

“很好!浇水。然后我们就等着它们追蹤猎物吧。”

说完,狄奥尼索斯打了个响指,眨眼间便如摺纸般摺叠起来,最后形成一线,砰的一声不见了。那些葡萄藤失去了魔法支持,被风一吹,都化为烟尘。

卢克嚥了口唾沫,说:“对……对不起,将军大人。我只是……”

我看了眼黑杰克,说:“你现在回营地去好好休息一下,吃点草料。我这儿不用你操心。”

我点点头。狄先生肯放我走,意味着他相信我们这次探秘行动将会有所收穫。

锥刺恼羞成怒。我以为他会忍不住对将军出言不逊或者乾脆扔出几枚飞镖呢,谁知他却弯腰施礼后,转身离去。

我感觉锥刺儘管表面上谦恭,其实恨不得一个飞镖将卢克刺穿。

黑杰克用意识告诉我:“老大,开车的不是百眼巨人,是那个女孩儿。”

博物馆门口冷冷清清。大约是天冷,并且假期学校不组织学生参观的缘故吧。

这位将军才是一个真正手握大权的人。虽然他没有穿制服,但却领导着一群穿制服的手下。

我没有履行承诺,在新泽西州给黑杰克买甜麵包圈吃。因为若依驾车一路向南,直到一处加油站方才停下休息。我们在后面跟着,累得黑杰克在空中都有点打蔫儿了。

落地后,我戴上隐身帽,朝加油站的便利店走去。由于别人看不见我,因此我只得不停地在行人间主动闪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