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泰坦魔咒·航空航天博物馆混战

上一章:第51章泰坦魔咒·骷髅武士 下一章:第53章泰坦魔咒·格洛弗的坐骑

努力加载中...

我心里一动,既然它的皮毛坚硬如铁,那么就射它的嘴,或许能杀死它……唯一的问题在于,这头魔兽行动非常敏捷,还没等你靠近,先就被撕成了碎片。

塔莉亚说:“是尼米亚猛狮!大家都别动。”

我还以为是某个火箭引擎发动了呢。

我冲进商店,撞翻了成排T恤衫架子,在摆满星际模型的桌子上跳跃。商店里的那名女售货员此刻吓得躲在收银台下,哪里还敢多管闲事。

我说:“十二个。这还不是全部。那个将军说,他为你们安排了一个小节目,想把你们引开。我估计他会派一个魔兽。”

我看着她,说:“可是你说过……”

若依怒吼说:“你这个花痴,看见男孩子就脑袋发昏!”

格洛弗说:“我们得赶快离开这儿。保安们一会儿就清醒过来了。”

那狮子咆哮了一声,呼出的气流将我的头髮都吹开了。满口的尖牙闪着金属光泽,好像不鏽钢一般。

若依愤怒地说:“这里汝说了不算!”

“然后等我想出杀它的办法来。散开!”

“射!”我大喊。

格洛弗说:“我们跟着阿耳忒弥斯的蹤迹来到这里。我敢打赌就是这儿。有种强大的魔兽的气息……阿耳忒弥斯在这里停留过,一定是在找那个神秘的魔兽。可直到目前,我们仍一无所获。”

若依怒声说:“不可能!波西看到的肯定是一个彩虹视频或者是别的什么幻影。”

若依深吸了口气,努力平静情绪。我不知道她和那个将军到底有什么纠缠,现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

格洛弗跪在塔莉亚身旁,扶着她坐起来。塔莉亚除了有些头晕,看上去还好。

那一刻,我还以为塔莉亚已经震住了狮子。忽然看见狮子微微后蹲,腿上的肌肉绷紧。我住在纽约的时候,经常看见窗外的猫咪们打架,这种动作我见得多了。知道这是狮子起跳前的蓄势。

我急忙朝礼品店跑去。

狮子向前一扑,避开射来的一支箭。

我问格洛弗:“你干的?”

也是那头狮子倒霉,居然现在朝我吼叫。于是我又扔过去一个冰淇淋三明治,卡在它的喉咙里。虽然我不会打棒球,但抛食物却是我的强项,一扔一个準儿。没等狮子嚥下这口,我又扔过去两盒冰淇淋和一份意大利细麵条。

我高声喊道:“若依,準备好了!”

若依看清是我后,并没有放下弓箭,而是问:“是汝!汝怎么胆敢来这里?”

“嗨!”我喊了一声。也不知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朝狮子扑了出去。哪怕性命丢了,我也不能让这头畜生伤害了我的朋友。

比安卡紧张地说:“若依,如果是将军的话……”

我吆喝说:“嗨,餵你吃零食啦!”

我落在一个老式飞机的机翼上。飞机向一边倾斜,我差点从三层楼高的机翼上滑下去。

“哇嗷——”狮子转身朝塔莉亚扑过去。塔莉亚打了个滚避开,手举宙斯盾,令狮子无从下嘴。

我真想对这些人大喊,让他们赶快疏散开。但我知道这么做不但没有效果,自己反而立刻会被馆内的警卫抓起来。

塔莉亚针锋相对:“哼,你也不是老大,若依。我才不管你活了多大岁数呢!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只自负的小老鼠罢了!”

若依和比安卡仍就瞄準着狮子,不过狮子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危险,根本不把嘴张大。它沖塔莉亚怒吼着,爪子上下挥舞,但嘴却张得很小,就连眼睛也眯成了狭窄的一线。

我这才注意到这些保安们居然没有冲过来抓我们。他们在馆内乱冲乱撞,发疯似的在寻找什么东西。有些人甚至撞到了墙上。

若依喊道:“没有机会!想办法让它的嘴张大些!”

若依对我说:“拿去吧。”

是塔莉亚。

礼品商店。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一段模模糊糊的回忆。那时我还小,妈妈带我来参观,我当时缠着妈妈给我买了某个东西,多年之后想起来还直后悔。如果礼品店里现在还有卖的话……

狮子愤怒地吼着,爪子在空中挥舞。但它向后退了两步,彷彿塔莉亚手上持的不是盾牌,而是熊熊燃烧的火把。

塔莉亚急叫:“波西,不管你要干什么……”

若依没有反驳。

塔莉亚和格洛弗对视了一眼。

狮子看着我和塔莉亚,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该先杀死哪一个。

塔莉亚恼羞成怒,正要朝若依打过去。忽听一声巨吼,大家都惊呆了。

我说:“他们是来抓我的。你们快走,我引开他们。”

若依说:“看我的手势,大家一起散开。分散它的注意力。”

若依说:“不行,我们一起走。”

我看了看她,问:“什么,狮子皮吗?这好像有点,那个,侵犯动物权利什么的吧?”

塔莉亚脸色凝重地点点头。

塔莉亚严肃地说:“波西,你不该来。不过既然来了,咱们就一起行动吧。走,去货车。”

塔莉亚用长矛在狮子身上戳了一下,然后赶紧后退。狮子受到挑衅,扑了过去。

格洛弗说:“波西!感谢女神!”

“嗨!”她举起长矛,一道电弧飞出,击中了狮子的尾巴。

我俯下身拾起,发现这张皮竟然非常轻。皮毛柔顺光滑,似乎用刀轻轻一划,就能割开一道口子。拿到手里后,狮子皮自动变成了一件大衣——一件金黄色的长大衣。

我靠在栏杆上,眼看着上千斤的庞然大物朝我扑过来,只得从楼上往下跳。

顷刻间,羽箭射入狮子的嘴里——两支,四支,六支。狮子疯狂地扑打,翻腾,向后退,最终倒在地上不动了。

狮子的眼睛睁大了,活像被毛团噎住的小猫。

我大口喘着气说:“卢克,他在这儿。”

就在我心急火燎地在馆内瞎转的时候,突然和一个人撞在了一起,把对面的人撞进阿波罗飞船的船舱里。

我挥动激流剑劈在狮子的侧肋。剑尖在狮子的皮毛上划过,顿时火星四溅。

“嗨!”我冲着狮子大声吆喝。离得太远了,看来我得冒一次险:于是我把手上的激流剑当做飞刀扔了出去,砸中狮子的身体后弹开了。狮子发觉到我的攻击,转身冲我怒吼。

只有一个办法能够靠近。

“我为什么要说谎?听着,没时间了。骷髅武士……”

若依说:“这个是战利品。它属于汝。”

那狮子也跳上了飞机,悬挂飞机的绳索不堪重负,开始吱嘎作响。

我说:“塔莉亚,你引开它的注意。”

还没等我站稳,若依和比安卡的箭已经对準了我的胸口。

格洛弗点点头,有些尴尬地说:“一首迷魂小调的作用。我吹的是巴瑞·曼尼洛的作品,效果持续时间不会很长。”

“什么?我是来救你们的啊!”

我的脸上露出由衷的讚歎:“你太有才了。”

狮子打了一下飞船,若依和比安卡被震了下来。格洛弗吹奏出可怕的曲调,狮子转身朝他走去。塔莉亚手持宙斯盾,忽然从半路上截住。狮子冷不丁吓了一跳,发齣剧烈咆哮。

狮子挥爪打过来,我急忙跳到旁边的一件展品上。这件展品是一架外形古怪的螺旋桨飞机,看上去有点像直升机。我抬头看见狮子张嘴咆哮——血盆大口内,是红润的舌头和咽喉。

“现在你已经是这次探秘行动的成员了。”若依不情愿地说,“儘管我不喜欢,但这是无法改变的命运。你就是第五名成员。我们决不会让任何人掉队。”

若依摇摇头,似笑非笑地说:“我认为是汝的冰淇淋三明治杀了它。一是一,二是二,账该怎么算就怎么算。把狮子皮拿去吧。”

我连滚带爬地从狮子身边躲开。那头狮子费了好大劲才把草莓冻糕吞下,估计它还从未吃过这么令它窝火的加餐呢。狮子狠狠地瞪着我,气得两眼快要冒出火来。

狮子吼了一声,想要在机身上站稳。可是它太过沉重,一根吊绳很快便綳断了。飞机的一端落下,另一端仍然连接吊绳,于是开始像钟摆一样摆动。狮子从飞机上跳落,也掉在地球仪上。

我朝商业广场跑去,路上连头都不敢回。一刻不停地冲进航空航天博物馆后,这才找个没人的地方摘下隐身帽。

若依大感震惊,说:“将军也在这里?不可能!你在说谎。”

馆内人不多,大多是大人们带着孩子,还有几群小孩,看样子是学校组织的假日游览团。

若依和比安卡从阁台上跳下来,落在我旁边。

若依说:“汝不包括在内。因为汝不属于这次探秘行动的成员。”

这时,人们惊声尖叫着。格洛弗又开始吹奏另一首烂曲子。

我大喊:“若依!瞄準它的嘴!”

若依见状怒斥:“搞什么名堂,现在还想着买礼物!”

如同某些魔兽死后一般,狮子的尸体渐渐消融,最后只剩下一张金黄色的皮。不过就连这张皮也萎缩成普通狮子的大小。

博物馆的主展厅主要陈列着各种火箭,屋顶上还悬吊着许多飞机。厅内共有三层阁台,以方便游客从不同的高度参观展品。

我环顾四周。想个办法,得想个办法啊。我需要……

我必须马上找到塔莉亚他们。那些骷髅武士随时都可能冲进来,他们可不是来参观的。

格洛弗惊喜地喊起来。

“最令我们头疼的可不是这些保安。”若依突然说,“你们看。”

若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满脸通红地说:“我是说,呃,糟糕,你不应该来这儿啊!”

就在狮子扑过来的时候,我迎面冲了过去,将一大块太空食品投进它的嘴里——一块玻璃纸包装的草莓冻糕。

一支箭从我头上飞过。

只见一个巨大的东西跳上阁台,体型足足有一辆货车大小。银白色的爪子,金黄色的毛。我见过这只魔兽。两年前在火车上,当时只是匆匆看了那么一眼。如今,这个大家伙却很现实地站在我面前张牙舞爪。

在那里!就在远处的墙上,挂着银光闪闪的小包。哇,满满的一货架。我来个大清扫,满载着冲出商店。

我说:“狮子是你杀的呀。”

博物馆内警铃大作。人们蜂拥着向大门逃去。保安们惊慌逃命,根本不知道馆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塔莉亚的怒容立刻消失了,警惕地把手放在手镯上,问:“在哪儿?”

我跳到立在地上的一个巨大的地球仪上,顺着球面往下滑,站在赤道的位置上。

若依看着我,说:“这个方法……很有趣啊。”

我高声叫道:“格洛弗,快把人群散开!”

若依和比安卡居高临下,拉开弓箭却不急于射出,只是不停地寻找最佳角度。

这也难怪,小时候我吃这玩意儿的时候也是这副熊样。这玩意儿太难吃了。

楼下,一些成人开始尖叫。却听见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说:“小猫咪!”

塔莉亚喊道:“嗨!后退!”

狮子被噎得直瞪眼,嘴巴张得大大的,后腿站立起来,想躲开我扔过去的食品。

透过博物馆的玻璃墙,我看见几个人正走过草坪。灰色的人,穿着灰色的迷彩服。虽然相距尚远,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眼睛,但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带给我的压力。

格洛弗说:“然后呢?”

我打开激流剑,朝左边滚开。一时间,箭雨齐发。格洛弗用他的芦笛吹出吱吱的节奏。我转头看见若依和比安卡爬上了阿波罗飞船。她们不停地射出弓箭,打在狮子身上却都被毫髮无损地弹开。

这头狮子的皮太结实了,居然若无其事,挥爪向我抓来。我躲闪不及,登时被扯去了一大块衣服。

“嘿嘿,有效果啊。”

“什么?”塔莉亚问,“有多少?”

我嘀咕说:“可惜不是我喜欢的款式。”

成群的孩子们叫喊着如没头苍蝇般到处乱跑。格洛弗竭力将孩子们驱散,这时飞机的另一根吊绳也綳断了,飞机轰然掉落下来,在地面上摔得粉碎。塔莉亚从二楼的栏杆上跳下,落在地球仪的另一边。

狮子大吼一声,一巴掌打在塔莉亚的身上。塔莉亚如树叶般飞起,掉在一枚火箭上。她的头撞在了火箭的金属外壳上,身体顺着火箭滑到地面。

我分辩说:“幻影絶对不可能把地板踩碎。”

她说:“如果波西说的那些骷髅武士确有其事,我们就没时间争论了。这些骷髅武士是最可怕的敌人……依我看,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狮子站在地球仪顶端怒吼示威。

我把自己在自然历史博物馆内见到的情景简略说了一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