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泰坦魔咒·众神的垃圾场

上一章:第54章泰坦魔咒·山坡滑雪 下一章:第56章泰坦魔咒·大坝遇险

努力加载中...

格洛弗嗅了嗅空气,脸色有些紧张。他摸出几粒橡子掷在地上,然后吹奏起芦笛。橡子自动列出了一幅图案,我在旁边看得莫名其妙,但格洛弗的神情却十分凝重。

我毫不示弱地说:“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乾脆杀了我得了?”跟战争之神硬抗,下场通常都会很惨。但我一见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满腔怒火,什么都顾不得了。

“比安卡,不!”

“因为阿耳忒弥斯被抓走了。”

“他长得什么样?他说了什么?”

“没错,可是……”

我不知道巨人的身体内发生了什么,只希望那里与外界絶缘。巨人摇摇晃晃地回到垃圾场。

“好一个温馨的聚会呀。”他把剑往后稍稍收了一点,“虽然我很想砍下你的头颅当做战利品,不过嘛,有个人想见见你。而且,我决不会在一位女士面前砍掉敌人的头。”

可惜诸神并不稀罕我们的感谢。就在大家鬆了一口气的时候,我听到一种碾压金属的声音。

好主意,可没什么用。这个巨人步子跨那么大,散步似的就能超过我们。

“怎么进去?除非你站在他巨脚的正下方!万一失误,那可立即就是粉身碎骨啊!”

我撒谎说:“不清楚。她让我们在她丈夫的地盘里当心点。告诫我们别取走任何东西。”

我赶紧说:“别哭,千万别哭。”

巨人又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扔掉手中的重剑。他的身体一阵乱抖,然后朝咝咝漏电的电线走去。

比安卡肯定地说:“是富兰克林·罗斯福。”

“你真是讨人喜欢。我希望我的女儿们都能遇见像你这么可心的爱人。”阿芙洛狄忒随即正色说,“你该走了。在我丈夫的地盘里要当心,波西。不要取走任何东西。他对自己的那一堆破烂玩意儿可上心得很。”

若依秀眉上挑,说:“我是狩猎者,只关心大自然的安危。人类的死活,与我何干?”

“拼了。”我说。

比安卡和我躲在一辆废弃的战车后。我说:“是你拿了什么东西吧。那张弓吗?”

我对朋友们说:“放心吧,让我来处理这件事。”

比安卡皱眉说:“这些柱子看上去就像……”

巨人低头看着我,抬起巨脚,像踩蚂蚁一样踩下来。我顾不上看比安卡,转身狂奔。巨脚贴着我的背后砸下来,大力冲击下,我被震飞到空中,结结实实地落到地上。天上的星星似乎全都出现在眼前。

我说:“看样子它比较喜欢山区。”

“好了,把镜子放下。”阿芙洛狄忒命令说,“我化好妆了。”

我苦口婆心劝她说:“你真的别费心了。我不愿给你添什么麻烦。”

阿瑞斯看了她一眼,说:“哼,哼。我听说你复活了。”

塔莉亚急忙端起长矛,若依拉开银弓。但我知道刚才那一下是格洛弗在搞鬼。他扔了一块金属碎片,砸在圆柱上,空洞洞的回声表明这几根圆柱竟然是空心的。

我说:“快把它还回去!”

若依说:“星星出来了。”

巨人一边跑,身上的零件不停往下掉。我们不得不留心躲闪,这样一来,速度更加慢了。

比安卡没有说话,但我看见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没容我多想,“废品”塔洛斯已经朝我们走过来,一步下去就走了一半的路程,地面都颤动了。

叮叮叮,若依的弓箭射在巨人的脸上,如同打在铜墙铁壁上似的被一一弹开。格洛弗咩咩叫着,爬上了一座金属垃圾山。

“阿瑞斯。”我失声叫道。

我看着她:“什么?”

塔莉亚说:“塔洛斯是赫菲斯托斯製造的产品。不过这个不可能是原版,充其量算个複製品。而且还是个废品。”

“哦,亲爱的。你不需要说出口。你知道安娜贝丝差点儿加入狩猎者,是吗?”

我说:“唉,糟了。”

“不行,你经验不足,太危险了。”

我开玩笑似的问:“你觉得这些电冰箱杀手会袭击我们吗?”

“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我……我没有拿那张弓!再说,现在为时已晚了。”

“你怎么能辨清方向?”

巨人一心报仇,又朝我踩来。

“哈哈,你甚至梦见她了!太可爱了!”

比安卡说:“不,不可能。”

比安卡说:“太美了。我还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夜空。”

我听到若依和比安卡拉开弓箭的声音。这时,持剑的人从轿车内走出来。我被剑指着后退了两步。

说着,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彷彿在看手上长皱纹没有。

比安卡毅然冲向巨人的左脚。

塔莉亚等人不情愿地朝小餐馆走去。阿瑞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打开豪华轿车的车门,说:“进去吧,小浑蛋。注意你的态度。她对待粗鄙的人可没有我这么大度。”

“呃……”

我把阿芙洛狄忒的话说了一遍,当然,中间的尴尬情节要作删除处理了。

天黑后气温迅速下降。格洛弗和我从那个破旧的房子上卸下几块木板当柴火。塔莉亚手一指,一道闪电击中木板,大火顷刻间便烧了起来。有了火,我们便给这个幽灵小镇增添了几分人气。

比安卡摇摇头:“我不知道。就那么一扎,他就烧成灰了。”

我惊叹说:“哇噢。”

塔莉亚不客气地说:“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吧,阿瑞斯?车子里的是谁?”

经过漫长的行程,终于,金属垃圾山脉边缘出现在前方大约一里处,更隐隐能看见远方高速公路上的灯光。

我说:“可你们是怎么离开的?我们在那儿仅仅待了一个小时,就差点出不来了。你们在那儿住了那么久,是怎么逃出来的?”

危险并没有解除。塔莉亚和我拽着格洛弗朝马路那边跑。若依本来就在我们前面,这时回头大声问:“比安卡怎么出来?”

我说:“扔掉它。或许这个巨人就能饶过我们。”

那一刻,我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忘记了这是哪里,甚至忘记了怎样说句完整的话。

不幸的是,这一下令我被巨人瞄上了。

格洛弗胆怯地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不喜欢假脚的缘故?”

战神阿瑞斯看着其他几个人,说:“你们几个别紧张。”

一路上看到许多具有诱惑力的东西,令人心痒难熬。我看到一把电吉他,外形酷似阿波罗的七絃琴。格洛弗则发现了一棵金属製成的破树,虽然已被砍成碎片,不过有些枝叶依旧保持完好,上面还有几只金鸟。当格洛弗捡起这棵树的时候,金鸟儿们扑腾着翅膀还想飞呢。

“哇噢,首先,我压根儿没有说过什么爱情。其次,这和凄凉又扯上什么关係了?”

这时,格洛弗也不知怎么从金属垃圾里爬了出来,疯狂地吹奏芦笛。在魔曲的驱动下,又一根电线杆砸在巨人的大腿上。巨人转过身,格洛弗想跑,可是那首魔曲已经耗光了他的魔力,此时连步子都迈不动了。踉跄倒地,再也爬不起来。

比安卡焦急地看着我,说:“有什么主意?”

我嘟囔说:“这是你第二次跟若依站在同一战线上了。”塔莉亚只当没有听见。

阿瑞斯点点头,似乎终于听到我说了句聪明话似的。

巨人跌跌撞撞地站不稳。

持剑人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说:“怎么变迟钝了,嗯,小浑蛋?”

我说:“你引开他的注意,我伺机寻找机会。”

“就像脚指头。”格洛弗说。

我攥紧了拳头:“打便打了,还等什么?你曾经是我的手下败将。对了,你的脚踝痊癒了吗?”

比安卡说:“这不可能。我……我没那么老。”

若依说:“那个方向是西。自然是往那边走。”

等我站起来后,那辆豪华轿车已经不见了。就连马路、小餐馆以及整个毒蜥爪镇都消失了。我和塔莉亚等人站在垃圾场中央,四周是蜿蜒的金属垃圾山。

终于,巨人彻底散架了,头颅、胸部、双腿落了一地。我们赶上前在巨人的残骸中寻找比安卡,一边歇斯底里地喊着她的名字。也不知道找寻了多久,只见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却依然没有探寻到比安卡的蹤迹。

过后想想,自己居然连她的容貌,甚至头髮和眼睛的颜色都形容不出来。这样吧,你在脑海里先想像一下自己认为最美的女演员。想好了吧,告诉你,她比你心目中的女演员更要美丽十倍。至于头髮和眼睛,那絶非是人间的颜色。

女神说:“很高兴见到你,波西。我叫阿芙洛狄忒。”

若依急叫:“等一等!”我们追在巨人后面跑,但那巨人身高步大,我们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追不上。

格洛弗认真地说:“是他帮助了我们。我不知道他怎么帮的,也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等这次探秘任务结束后,我要回到新墨西哥去,喝许多许多咖啡。这是两千年来我们所得到的最好的线索了。”

“闭嘴。”

我说:“要么,就是比安卡扎中了骷髅武士的命门。”

若依说:“等一等。这个莲花娱乐场是什么地方?”

没等比安卡回答,一束刺眼的亮光突然从马路那边照过来,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辆汽车。我还抱有幻想这是阿波罗準备送我们一程来了,不过这辆汽车的发动机声音远远比太阳战车要小得多。而且,现在不是白天,是晚上。眼看着汽车朝我们冲过来,我们急忙抓起睡袋朝两边闪。

我的心扑通跳了一下。我本不想说,但却无法抗拒她充满魅力的目光,于是不由自主地回答说:“因为安娜贝丝遇到了麻烦。”

“可是特洛伊战争不就是因此而爆发的吗?在那场战争中,有成千上万的人牺牲了。”

若依眉头紧锁,说:“你说,去年夏天你从那里出来后,发现华盛顿市已经变化了许多。而且你不记得那里有一条地铁。”

若依失声叫道:“是铜巨人塔洛斯。”

我看了一阵发愣,便见一根电线杆朝巨人飞了过去,桿子上的电线如灵蛇般仅仅缠住了巨人的小腿,强大的电流猛然注入巨人体内。

比安卡紧咬牙关,决然地说:“这件事让我去做吧。”

塔莉亚说:“我们不会是想来这里租车的吧?”她看着格洛弗,“你还能再召唤一头野猪吗?”

他指着垃圾场。

她说:“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就由我来结束吧。这个给你。”她捡起小神像,塞进我手里,“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请把它交给尼克。就说……就说我对不起他。”

“报什么恩?”

阿芙洛狄忒生气地挥了挥手:“不,不。我把这些细节上的事都留给你去做。唉,这个世界上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凄凉的爱情故事了。”

“这些全是你干的?”

走了十几分钟后,我们终于一脚踏上了马路。这条马路上没有来往的车辆,路边的灯光如同火龙般绵延远方。

第三棵仙人掌下肚,又灌了口泥汤,那头野猪打了个饱嗝儿,然后吼了一声,朝来路奔去。

他说:“我的确很想杀了你。不过嘛,现在情况有点变化。考虑到你可能引发历史上最严重的诸神之战,我还是小心为好。况且,阿芙洛狄忒把你当成了电视明星。如果我杀了你,就会有损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但别担心。我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不久的一天,你就要拿起剑来战斗,到那时,你将会体验到战神的愤怒。”

若依说:“我们不会扔下他不管的,阿瑞斯大人。”

我说:“听你的口气,自己好像不是个人似的。”

她的脸色惨白,惊恐的样子彷彿从过山车上掉下一般。

从垃圾堆里站起来的大家伙是个巨大的铜人,全身穿戴古希腊式的战甲。铜巨人站立起来后,仅腿的高度就堪比一栋摩天大楼。月光下,铜巨人的身上闪着诡异的金属光泽。等他低头看我们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他的脸歪曲变形,左半边已被熔化。四肢关节咔咔作响,生满了铜鏽。铜巨人的胸口写着“把我洗乾净”。

格洛弗指着左边,说:“这边的一堆预示着我们有麻烦。”

格洛弗奓着胆子说:“而且,餐馆也关门了。”

比安卡急得快要哭了:“我对你说了,是一个人找到我们,告诉我们是时候离开了。然后……”

比安卡惊奇地说:“这些东西……有些看起来和真的金子一样。”

我问:“我是哪一个?”

“她这么做等于自杀!而你,亲爱的,你能挽救她的人生。这太浪漫了!”

若依继续问:“你再说说,上任总统的名字是什么?”

我不同意:“可过去那里就是公路啊。直接翻过去会快些。”

砰!

此时巨人的注意力已被塔莉亚吸引过去。经过短暂交锋,塔莉亚已深知,儘管这个巨人体积庞大,但动作却十分迟缓。只要能贴近他周旋,就不容易被踩着。到目前为止,塔莉亚已将这种策略成功运用了数次。

我不忍心打击他的希望,于是没有再说话。

没等她回答,我忽然听见一阵刺耳的金属声,眼角余光看见一团黑影从头顶压下来。

穿行在广袤无垠的金属垃圾山脉中,彷彿永远没个尽头。若不是夜空中的大熊星座,我们早已经迷失其中了。这里的金属垃圾山看上去都一个模样,无法辨认。

阿芙洛狄忒说:“别担心,我不会让这次行动轻鬆而枯燥的。你一定会遇到诸多惊喜的。苦闷,徬徨,这些都是美丽的爱情所不可缺少的元素。你就安心等着吧。”

太阳落山了。骑在猪背上可不是你想像中那么舒服。一路颠簸下来,我的骨架都快被晃散了。

塔莉亚说:“我这次同意若依的话。你千万别相信阿芙洛狄忒。”

若依说:“长得有点畸形的那个小的。”

“当然!这些狩猎者实在是太无聊了。什么为追捕魔兽而进行的探秘行动,都是废话。拯救阿耳忒弥斯?哼,照我的看法,就让她永远消失好了。不过呢,为了真正的爱情而进行的探秘行动就……”

她说:“还记得斯偷尔兄弟送给菲比的T恤衫上有毒这件事吗?你不会真以为那是场意外吧?派黑杰克去找你,帮你溜出营地,难道这也都是意外?”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为什么我让比安卡去冒险呢?我心里悔恨交加。

她递给我一面餐盘大小的镜子。待我举起镜子后,她身子前倾,在镜子前补了点唇膏。我看不出有什么必要,她化的妆已经完美无瑕了啊。

若依急得大喊:“你在干什么?”

我一惊,两腿发软,跌坐在女神对面的座位上,嘴里发不出声来。

一切都晚了。强大的电压作用下,电线吸在了巨人的脚踝上。瞬时,巨人的全身都闪耀着青蓝色的电火花。

他说:“你们看,这边五粒橡子代表了我们五个人。”

穿过戈壁,天色已经黑了。我们的野猪坐骑走到一处小河床边停下来,累得呼呼喘气。它喝了几口泥水,用嘴从地上揪起一棵仙人掌,也不顾上面生长的尖刺,大嚼几口吞进肚里。

塔莉亚问:“什么女士?”

我说:“或许你的刀有什么特殊之处吧。”

他打了个响指,他们手中的武器立刻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可是,就在我们和公路之间……

格洛弗说:“说不定是因为咖啡吧。当时我在喝咖啡,然后就颳风了。如果我再喝点咖啡的话……”

若依脸色一沉,说:“扔掉它,比安卡。”

格洛弗插话说:“伙计们,快看!”

塔莉亚冷冷地说:“它们本来就是金的。波西刚才说了,不要碰这里的任何东西,因为这里是诸神的垃圾场。”

若依说:“这有什么。在过去,夜空还要美丽千百倍。因为人类的灯光污染,所有的星座都消失了。”

我转过头,看见那座垃圾山居然活动了起来。十根圆柱慢慢倾斜,我忽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些圆柱真的是脚指头啊。

若依嚥了口唾沫,问:“是西奥多·罗斯福还是富兰克林·罗斯福?”

我们爬上一座垃圾山的山顶。成堆的金属物品在月光下闪闪发光:铜马的头颅,人类铜像的腿,撞毁的战车,无数件盾牌、剑和其他武器,还有一些现代东西,例如,闪着金光银光的汽车、电冰箱、洗衣机和电脑。

塔莉亚问:“会是一只魔兽吗?”

格洛弗不安地说:“我嗅不到任何气味,没道理啊。但橡子不会说谎。我们的下一个挑战就是……”

“格洛弗!”塔莉亚和我急忙奔过去相救,但我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塔莉亚看着比安卡,说:“我想知道的是,你是怎么杀死那个骷髅武士的。只要找到方法,以后就能对付他们了。”

格洛弗叹了口气。他凝望着星星,似乎在想灯光污染的事,说:“如果潘神在这里,这些问题就都得到解决了。”

比安卡站在巨人左脚的旁边,努力在垃圾堆上站稳。

我把巨人脚下有个维修通道的秘密告诉了她,然后说:“我从那里进去,或许能找到控制巨人的开关什么的。”

若依和比安卡从背包里取出五个睡袋和泡沫床垫。她们的背包很小,也不知道是怎么装下这么多的东西,想必背包内有一个魔法空间吧。还有就是,她们佩带的弓箭也很奇怪,平时看不到,等到用的时候就出现在手里,用完之后便自行消失不见。

阿芙洛狄忒郑重地说:“爱情能够克服一切。看看海伦和帕里斯吧。他们让别的事阻挡两个人中间的爱情之火了吗?”(古希腊传说中,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走了希腊王后海伦,从而引发了希腊和特洛伊之间的战争——译者注)

我心里大大不以为然,但嘴上并没有反驳。我想起那阵暖风颳过后,橡皮老鼠和纸杯上的小鸟都活过来的奇异景象,于是说:“格洛弗,那真的是潘神吗?我是说,你不会是一相情愿吧。”

“垃圾?”格洛弗捡起一个镶满珠宝的金冠,金冠的一面裂开了,像是被斧头劈的,“你管这个叫垃圾?”

我大喊:“快出来,比安卡!”

咣当!巨人的左手掉了,落在垃圾堆里。右臂也开始鬆动。他的关节快要散了。

我满脸通红地说:“大约知道一些吧,也不确定……”

塔莉亚说:“咱们绕开走。离它们远远的。”

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知道。”

我急忙对比安卡说:“快跑!”但是,比安卡怔怔地站在原地,从口袋裏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金属神像。

“啧啧,与伟大的爱情相比,死点人算什么。你要顺从心灵的去向。”

这辆豪华轿车的后门打开。我就站在车门旁边,没等我躲开,一柄剑已经指住了我的咽喉。

若依生气地说:“你能不能正经点。那可是个好熊呀。定位全靠它了。”

我们决定晚上先在这里露营,等天亮再爬金属垃圾山。月黑风高的,大家都害怕爬到半路摔下来。

最后一缕阳光被黑暗吞噬了,站在这些金属垃圾山前,彷彿置身在一个外星球上。

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我有些吃不消,急忙转换话题说:“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现在该想想怎么离开这里了吧?”

我没有再提反对意见。看着这些假脚指头,我心里也直髮憷。有谁会这么无聊,浇铸十根金属脚指头后,还把它们立在垃圾场里?

这里就是乾旱无雨的戈壁沙漠。应照着预言,比安卡在劫难逃。

格洛弗说:“它已经走不动了。趁着它吃东西,我们悄悄下去吧。”

我正要反对,告诉大家我和格洛弗曾在那个城市里有过多么惨痛的教训。比安卡却比我的反应还要激烈:“不!不能去那儿!”

我吃了一惊,问:“你说什么?”

他眼泪汪汪地抬起头:“还记得预言吗?『大陆乾旱无雨,一人丧命其中』。”

这时,格洛弗用芦笛吹出一首快节奏的乐曲。掉在公路上的那几根电线彷彿具有灵性,随着乐曲舞动起来。

塔莉亚说:“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她用力握了握长矛的手柄。

格洛弗大喊:“跑啊!”

我们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由于没有城市上空那层橘红色的灯光遮盖,显出了无数的星星。

“比安卡快出来!”我叫道。

“那是什么东西?”比安卡倒吸了口凉气。

车门开了,阿瑞斯抓住我的肩膀,一把将我扔进荒凉的夜色中。

这里是一个年代久远的垃圾场。

若依骇然说:“她在巨人的身体里?”

我说:“你说你们是被某个人带出来的。”

他打了个响指,一片红色的云雾瀰漫开来,周围的世界立刻三百六十度大旋转。我落到了地面上。

持剑人个子很高,穿的是黑皮夹克、黑牛仔裤、白色的健美衬衣,还有一双陆战靴。虽然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我仍然能看到那双空洞的眼窝里闪耀的火焰。

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战神阿瑞斯,只听他笑着说:“你们都听到了。这个孩子实力很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饶你不死啊。如果我说了算……”

前方,是一座格外大的垃圾堆。没有峰顶,而是一座平台,大约有足球场大小,垃圾堆有球门柱一般高。平台的远端直立着十根粗壮的金属圆柱,紧紧并在一起。

“我……我是替尼克拿的。他的小神像都收集全了,就差这一个。”

我听见车门外传来阿瑞斯的嗤笑。显然,他能够听见我们在车里的谈话。一想起阿瑞斯,我就感到怒火燃烧,头脑顿时清醒了几分。

“那你拿了什么?”

阿芙洛狄忒说:“听着,波西。狩猎者是你的敌人。忘记她们,忘记阿耳忒弥斯,忘记魔兽吧。那些都不重要。你要把精力放在拯救安娜贝丝上。”

若依不敢怠慢,拉弓射箭,正好射进巨人的鼻孔里。巨人直起腰,使劲地晃脑袋。

“你们看!”比安卡说着,跑下山,拾起一把银光闪闪的弯弓,惊讶地说,“狩猎者的弓!”

我跳上他的大脚趾,手提激流剑狠狠刺了下去。鋭利的剑锋立刻在巨人的脚面上豁开了一道口子。

塔莉亚劈手夺过来:“我没有开玩笑。”

于是我说:“比安卡,你住的那家酒店是不是叫莲花娱乐场大酒店?”

比安卡想了一下,说:“是罗斯福总统。”

阿瑞斯又打了个响指。那家小餐馆内的灯突然亮了,店门上的门板也飞走了,写着“关门”的指示牌也翻转成“营业”那一面。阿瑞斯说:“你刚才说什么,小羊孩儿?”

“你是个幸运的小浑蛋。”阿瑞斯将我从轿车旁推开,“要懂得知恩图报。”

我急忙说:“等一下,我从未说过……”

这时,那把弯弓忽然缩小为一根月牙状的髮卡。比安卡大喊说:“这和波西的剑很相似啊。”

“不!”塔莉亚狂叫着,举起长矛,一道蓝盈盈的电弧飞出,射中了巨人的膝盖。巨人打了个趔趄,很快又站立起来。

塔莉亚瞪了我一眼,说:“若依说得对,波西。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有来历。咱们还是走吧,早点离开这里。”

“那家伙是谁?他为什么要救你们?”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看到大山已经隐没入地平线下,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戈壁。 说寸草不生有点过分,怎么说也算长了几根吧。

她指着西方,然后又指了指北边的大熊星座。繁星满天,要辨认出一个星座相当不容易,反正我看不出来。

我们正前方是一条双行道的大马路,路面已经被沙子盖住了一半。路的另一侧是几个建筑物,不过规模很小,勉强称得上是个镇子:一个简易房子;一家破败的小餐馆,似乎已经关闭多时;还有一个袖珍邮局,门上钉了块牌匾,写着“亚利桑那州毒蜥爪镇”。几个建筑物后面是一座座小山。定睛望去,才发现这些小山并非普通意义上的那种。如果这里是山区,地势未免也太平坦了。原来这些小山竟然是废弃的车辆和各种金属配件堆砌而成。

比安卡的眼眶湿润了。

别看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却着实发虚。

他将头侧向一边,似乎听到了某种奇怪的乐曲,紧接着就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动作十分诡异。舞了一会儿,一拳打在自己的脸上。

若依悲伤地点点头。

若依说:“终于走出来了。感谢诸神。”

“不是的!我是说……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我都忘了自己还举着镜子,待放下后,才发觉手臂都酸了。

我怒斥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他的神话游戏?”

“没有。”比安卡嘴上挺硬,但声音却微微颤抖。

阿芙洛狄忒微笑着,眼睛里充满了同情的目光。她真的很美。不仅仅因为那张漂亮的脸蛋儿,还有她对爱情的执着。听她谈论爱情,你根本不会觉得轻佻。

比安卡生气地说:“别傻了。”然后,她正确地说出了现任总统的名字。

“哦,换个方式问吧。你为什么参加这次探秘行动?”

我结结巴巴地问:“塔……塔……塔洛斯是谁?”

她身穿红色的长裙,拥有瀑布般的鬈髮,世界上最美丽的脸庞,光彩照人的眼眸,完美的化妆。当她微笑的时候,就连月亮背光的一面也被照亮了。

“闪开!”我急忙滚下山,比安卡的动作并不比我慢。转眼间,巨人的大脚已经踏在了我们原先藏身的地方。

汽车来到我们面前,一个急剎车停了下来。

塔莉亚看了看我,说:“咱们还是绕开走吧。”

比安卡问:“她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

这么强大的电流打在身上,他居然像没事人一样。已被熔化一半的脸庞上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情绪波动。但他身上散发出的无形气息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巨人举起重剑,正要砸向格洛弗。骤然间,巨人僵住了。

“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心灵要去哪儿啊。”

他在金冠上咬了一小口,一边嚼一边说:“味道不错嘛!”

“看你的样子,还把它当成真熊了啊。”

阿芙洛狄忒嫣然微笑,说:“你太可爱了。请帮我举一下,好吗?”

我摇了摇头:“什么都可以做,就是不能做小偷。”

“是啊。”

他持剑微微一沉,逼得我向旁边站开,然后说:“塔莉亚,宙斯的女儿,看来你交友不善啊。”

为什么我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她不过就是个女人嘛,一个艳若桃花的女人,明眸善睐宛若一泓春水……哇噢。

我反驳说:“但她是在追捕一个魔兽的路程中被绑架的。那个魔兽非常非常邪恶。我们必须要找到它!”

“比安卡,”若依说,“你能告诉我现任总统的名字吗?”

我问:“什么?你是说火神赫菲斯托斯吗?”

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比安卡有些不安。

巨人抬起脚準备踩踏。我看见他的脚底就像旅游鞋底一般印有一道道的波纹,脚跟处还有一个洞,约有马路上水井盖大小。洞口周围有几个红色的大字:维修通道。

当我看到她的时候,下巴都惊得差点掉到地上。

她狠狠地盯着我。

阿瑞斯气得脸色发青:“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浑蛋。儘管嚣张吧,到时候自然要叫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滚吧。”

于是我含含糊糊地说:“哦,是啊。就是那个大熊嘛。”

没有用。巨人仍朝格洛弗追过去。他举剑刺出去,偏离了稍许,插进金属垃圾里。然而金属垃圾山在重剑的冲击下,失去了平衡,如雪崩般坍塌下来,顿时将格洛弗淹没了。

格洛弗大叫:“嗨,塔洛斯!”巨人毫无反应,而是举起重剑,低头看着我和比安卡。

阿芙洛狄忒示意我把镜子举得稍高些。她似乎在眼角处找到了一点小瑕疵,于是用睫毛膏涂了涂。“唉,整天魔兽来魔兽去的。但是,我亲爱的波西,魔兽是其他人参加这次探秘行动的原因。我更感兴趣的是你参与进来的原因。”

阿瑞斯微笑说:“哦,我想她要见的是波西,而并不是你们,尤其是这两个。”说着,他的下巴朝若依和比安卡微微一扬,“与其在这里等着,你们干吗不去吃点东西呢?我只占用波西几分钟时间。”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有来历的。它们要么是废品,要么被神下了诅咒,我们不要乱碰。”

阿芙洛狄忒问:“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比安卡恋恋不捨地将小神像扔在地上。

大家均无异议。野猪此时已经吃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有发觉背上的异常。我们从猪背上下来后,忍着浑身的痠痛,蹑手蹑脚地走开。

我心里一动,想起比安卡曾对我说过她和尼克住在了一家酒店里。我和格洛弗对视了一眼,知道他也存有同样的想法。

阿芙洛狄忒啧啧说:“波西,我支持你。不管怎么说,你是因为我才来这里的。”

若依说:“比安卡,富兰克林·罗斯福不是上一任总统,那是大约七十年前的事了。”

比安卡说:“引他抬起脚!”

这样美丽的女人冲我微笑,当时我感到一阵眩晕……呃,知道她有多美了吧。

若依和塔莉亚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紧张的神色。

我和女神阿芙洛狄忒的会面至此结束。

我据实相告:“几年前,格洛弗、安娜贝丝和我被困在了那家酒店里。那个酒店有一种魔力,让你一旦进去就永远都不想离开。我们在那儿待了大约一个钟头。出来后,竟然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在那里比在外面过得快。”

我高声喊道:“嗨,垃圾小子!我在这儿呢。”

若依精疲力竭地坐在地上,泪流满面。我的心里也是一片冰凉。塔莉亚气得拿剑在巨人的头颅上一阵砍削。

比安卡颤悠悠地吸了口气,说:“我……我和尼克在那儿待过一段时间。那时我们还在四处流浪。然后,我不记得了……”

阿芙洛狄忒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说:“你就别拿阿耳忒弥斯当挡箭牌了。你也不想想,如果他们要绑架一位女神,那么目标就应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对不对?那些可怜的人居然被迫去绑架阿耳忒弥斯。真没档次!”

比安卡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的?”

塔洛斯转过身,一圈圈的电光绕着他上下律动。格洛弗为我们赢得了几秒钟的时间。

若依说:“是不是有人取走什么东西了?”

塔莉亚说:“这不怪它。你们看。”

比安卡不情愿地扔掉髮卡。

于是我们故技重施,像面对尼米亚雄狮那样分开跑。塔莉亚一边跑,一边释放出手臂上的宙斯盾。巨人一挥重剑,撩住了一排电线。电线被砍断后落在地上,犹如电火蛇般抖动翻腾。

她说:“哦,亲爱的,仍在拒絶接受现实吗?”

阿芙洛狄忒说:“心里朦朦胧胧,但痛苦却真真切切,不是吗?不能确定你爱的是谁,而又被谁所爱?唉,你们这些孩子啊!太可爱了,我都忍不住要哭了。”

格洛弗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热闹。由于我们之间的心灵锁链,他总能感应到我的情绪波动。我怀疑他已经知道我和阿芙洛狄忒之间的谈话内容了。

“可是……”

若依不满地问:“为什么?”

月光下,我清楚地看见若依眼珠一转,看着我说:“大熊星座在北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那里当然是沖西了。”

若依说:“不可能,她的刀和我的一样,都是神铜打造的。可我的刀对那些骷髅武士不管用。”

我说:“现在天亮了。我们再找一找,肯定能找到她。”

若依安慰她说:“放宽心,我们会找到答案的。现在,我们该合计合计下一步的行动了吧。穿过这片垃圾场后,我们要继续西行。如果能找到一条公路,我们就能步行到最近的城市。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拉斯韦加斯吧。”

巨人开始奔跑。

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格洛弗凄然说:“找不到了。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我说:“我一直在做梦,梦里她的处境很危险。”

锵啷啷,他伸手拔出剑鞘里的重剑。剑身长三十多米,虽然鏽迹斑斑,但估计砍几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且不说锋利与否,单单被重剑擦着碰着,就跟撞上一艘战舰没什么区别。

塔莉亚的眼神里充满了悲伤和怜悯。她知道一日十年的滋味。“别担心,比安卡。重要的是你和尼克都很安全。你们成功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若依没好气地问:“你干什么?”

不过这个金属巨人可一点都没有“废品”的样子。

若依眯缝起眼睛:“爱之女神可不会专程赶过来告诉汝这个。小心点,波西。阿芙洛狄忒曾经把许多英雄都引上了邪路。”

阿芙洛狄忒眼睛一亮:“这就对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