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泰坦魔咒·生死选票

上一章:第60章泰坦魔咒·永别了,朋友 下一章:第62章泰坦魔咒·新的敌人

努力加载中...

阿耳忒弥斯说:“我反对惩罚他们。诛杀有功之人,会令天下人感到心寒。如此,我们和那些泰坦恶魔又有什么区别?”

阿波罗说:“哈,胡说八道。难道你不想开着太阳战车横穿美国,见到有趣的靶子就射上几箭吗?这是天底下最好玩的事了!”

说着,他一伸手,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支发出蓝光的三叉戟:六米多长的铜桿,桿头有三根尖利的矛刺。“我愿意为我的孩子和这只蛇尾牛头怪担保。”

她抱了抱泫然欲泣的安娜贝丝。就连格洛弗也得到了她的拥抱,后者激动得差点晕过去。

波塞冬说:“好吧。我会在这里给它建一个水池。赫菲斯托斯,这个要劳烦你帮帮忙。既然大家认为蛇尾牛头怪应该留在奥林匹斯山,那我们都有责任全力保障它的安全。至于波西,我敢以自己的名誉担保,他决不会背叛神界。”

“别叫我妹妹!他们实心办事,我决定赐给他们一个奖赏。”

“弟弟,你太小瞧我了。”波塞冬叹了口气。

我父亲皱眉说:“你管这个蛇尾牛头怪叫贝茜?”

“妈妈!”安娜贝丝说,“你怎么能……”

赫菲斯托斯皱眉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宙斯说:“这件事先放一放。不过,至少这只魔兽必须被毁灭。大家应该没什么异议吧?”

塔莉亚坚定地说:“我愿意。”

塔莉亚认真地说:“我这是在向一位朋友致敬。波西,我必须加入狩猎者。自从……自从来到混血者之丘后,我心里一直徬徨不定。后来我明白,狩猎者就是我的家。可是,我走之后,预言中的那个人就落到你的头上了。”

这时,阿耳忒弥斯和宙斯说完话,转身宣布:“我要任命一位新的队长。当然,这种事一相情愿。”

“不。”我无力地呻吟。

十二位主神已经就座,每位神灵都有五六米高。如果同时被十二对巨大的眼睛注视着……呃,你会忽然觉得,面对魔兽就显得小儿科了。

于是我郑重地说:“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另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知道吗,你的父亲冒了很大风险。”

阿波罗慷慨地邀请我驾驶他的太阳战车,而且,如果我想上射击课程的话……

我心里不以为然,一时间却又找不到有力的证据来驳斥她。雅典娜不愧为智慧女神,她的观点根本让你无从辩驳。

我心里忽然涌起一阵寒意,低声说:“安娜贝丝,不要啊。”

我问:“做什么?”

我转过身,看见波塞冬正对我微笑。

宙斯嘀咕说:“我的女儿也很出色,她也不能被轰成碎片。”

我的脸顿时像一只熟透了的红苹果。

忽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

神殿中央,十二个王座呈U字形排列,恰如混血营中各个神族的格局。天花板上繁星点点,如同宇宙的苍穹。那里有一个新生星座——狩猎者若依。她拉开银弓,英姿飒爽地屹立于群星之中。

狄奥尼索斯警告说:“它对于克洛诺斯来说,仍然有着巨大的诱惑力。不如……”

想到他今天勇敢地站出来为我说话,我心里顿时涌起难言的感激之情。要不是他力排众议,我今天很可能难逃一死。

“你就从不冒险吗?”

我呆了一下,才意识到他们所说的魔兽指的是什么。我心里顿时一沉,大声说:“贝茜?你们想毁灭贝茜?”

“我不赞成你和我女儿来往……”雅典娜的话言犹在耳啊。

塔莉亚满脸通红,低首沉默不语。我感同身受。我们两个的情况其实差不多,平时想和父亲见面都千难万难,更别说听到父亲的讚许了。

“波西!”安娜贝丝从人群中挤过来,目光顿时停止在和我说话的雅典娜身上,“呃……妈妈,您在这儿啊。”

“英雄们。”阿耳忒弥斯招呼说。

面对着安娜贝丝,我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要倾吐。但想到适才雅典娜隐含威胁的语气和冰冷的目光,心里的那点异样心思顿时烟消云散。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狠狠地在心口打了一拳似的。

九位缪斯女神弹奏着乐曲,至于是什么乐曲?那就要看你想听什么了:众神听到的是古典音乐,而年轻的混血者们听到的却是流行乐曲。各种流派的音乐互不干扰,分门别类地传入倾听者的耳朵。

“忠言逆耳啊,孩子。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要么杀了这只魔兽,要么杀了波西。”

他正要站起来,一根葡萄藤忽然缠住他的腰,像汽车上的安全带一样将他拉回座位。

黑杰克说:“祝你好运,老大。”

波塞冬的脸上流露出困惑的神色,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波西。不过,你下次再遇见他的时候一定要当心,他的实力变得越来越强。而且,克洛诺斯的金棺也在不断聚集力量。”

“多谢您的好意。”我婉拒说,“不过,我在射箭方面不太擅长。”

宙斯想了想,然后问:“大家都赞成吗?”

说罢,她转身走开。她的身周彷彿有一层无形的护罩,人们纷纷避开。虽然身处拥挤的人群中,她却似乎是在世界上最幽静的庭院里散步,娴雅而淡定。

波塞冬嗤笑说:“如果这么容易,他还不早就出来了?儿子,天咒一次只能由一个泰坦巨人承担,他必须是天穹之神乌拉诺斯和大地女神盖亚所生十二个孩子中的一个。除此之外,如果一个英雄具有真诚的心和强大的勇气,并且心甘情愿的话,他也可以承受扛天的诅咒。至于克洛诺斯手底下的那群乌合之众,不是我小瞧他们,恐怕还没有人有胆量承受这份比死亡更要痛苦的折磨吧。”

肃然静默了一会儿,我们终于抬起脚,迈进了十二主神的神殿大门。

宴会的规模刚开始很小,渐渐地,人越聚越多,最后整个奥林匹斯山都笼罩在一片欢腾的气氛中。

我说:“我,呃,我在想,我们在威斯特奥弗大厦里的那支舞还没有跳呢,怎么样……想继续吗?”

我想起今天在诸神会议上,雅典娜竭力主张杀我以除后患,不由得心生怨愤。

黑杰克看我面色不善,赶紧说:“我说说而已。老大别放在心上啊。”

雅典娜又说:“我希望今后的事实证明今天诸神会议的决定是明智的。不过,波西·杰克逊,我仍然保留个人意见。我不赞成你和我女儿来往,这对你们两个都不好。假若某一天,你的忠诚信念开始有所动摇……”

众神纷纷交头接耳,似乎对投票的方式不大满意,但没有谁提出反对意见。

我攥紧拳头,怨愤地说:“这不是弱点。我只想帮助朋友……”

我们的天马在神殿的大门前降落。我下了马,刚抬起手準备敲门,大门却自动开了。

阿耳忒弥斯说:“现在该谈论这只蛇尾牛头怪的去留了。”

她跪在阿耳忒弥斯的身前,依照上次比安卡的加入仪式,大声宣誓:“我向女神阿耳忒弥斯宣誓。我拒絶天下的男子……”

灯火掩映下,神殿散发出从猩红色到靛蓝色的二十四种不同的光彩。弯弯曲曲的街道上熙熙攘攘,都是些混血者、自然精灵和较为低级的神灵。就连魔兽界中威名赫赫的独眼巨人,在这些神灵面前,也是充当马匹的脚力,老老实实地拉战车。这里彷彿四季如春,到处瀰漫着甜美的花香。有茉莉、玫瑰,还有我叫不出名字的香气。柔和的七絃琴和悠扬的芦笛声从许多屋子里飘然而出,蕩漾在街道上。

我说:“可是卢克做到了。他接替了阿特拉斯,然后把安娜贝丝骗去救他,利用她说服阿耳忒弥斯替他扛天。”

令我大感意外的是,除了狄奥尼索斯、阿瑞斯和雅典娜投了弃权票,其他的主神一致举手赞成。

她扭头对其他的神灵说:“这些混血者为奥林匹斯神界立了大功。在座的各位,有谁否认这一点吗?”

十二位主神齐聚一堂。各种强大的能量散发开来,这座神殿居然完好无损,也算是奇蹟了。

“呃,好啊。”我随口敷衍说。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死到临头的感觉。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多神灵聚在一起。这些神灵只要伸出一根小指,就能把我碾成粉末。而且我知道其中就有几个神灵想这么干。

宙斯站起来,向塔莉亚投来关切的目光:“女儿,你要考虑清楚……”

波塞冬摇摇头:“不,波西。他没有死。”

我紧张地看着父亲波塞冬。他的衣着倒没改变,和我上次见到的一样:沙滩短裤,夏威夷花衬衫,轻便的凉鞋。他的皮肤被晒成了古铜色,黑黑的鬍子,深绿色的眼睛。我不知道他见到自己的儿子后心里是什么感受。不过他的眼角蕴涵着笑意,冲我微微点头,彷彿在说:“别紧张,孩子。”

我脱口而出:“他不是我的朋友。”接着意识到打断神灵的话非常不礼貌,“对不起,您继续说。”

“我想安娜贝丝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卢克还活着。我亲眼见到他的船从旧金山离去,船上还有克洛诺斯的棺材。我本想召唤海啸毁灭这艘船,但他狡猾得很,竟然联合了我在海洋中的几个老对头,令我无法下手。”

“爸爸……您好。”

我微微弯腰,做了个邀请的姿势,然后牵住她柔嫩的小手,随着音乐的节奏迈动舞步。别人怎么认为我不知道,我只觉得这是一支舒缓悠长的舞曲:有些哀伤,但隐隐又蕴涵着一丝希望。

宴会期间,不停地有神灵上前向我表示祝贺。幸好这些神灵们都变成了普通人的身材,否则你来我往的,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踩成肉饼。赫尔墨斯今晚的兴緻很高,竟然主动和我攀谈。我本来不忍心告诉他卢克的事情,毕竟,出了这么个叛徒确实是家门不幸。但无论怎样,父亲都有权利知道自己孩子的行为啊。刚下了决心把事情的经过告诉赫尔墨斯,他的法杖上的指示灯却开始闪烁,于是他道了声歉,走开接电话去了。

宙斯沉吟不语,目光停留在塔莉亚身上:“你考虑过风险没有?克洛诺斯深知其中的利害。如果你们当中的一个用这只魔兽的内脏进行祭祀,将会获得毁灭我们的力量。你觉得我们会养虎遗患吗?女儿,到了明天,你就十六岁了,那是大预言中所说的年龄啊。”

闪电如银蛇般在天空中狂舞。作为波塞冬的儿子,在天上飞行已经是胆颤心惊了,如今在霹雳中穿梭,更是令我的三魂七魄被吓得只剩下一魂一魄。

赫尔墨斯今天穿了一身职业装。他冲我挤了挤眼睛,然后低头继续查看他手机上的信息。阿波罗斜靠在金色的王座上,耳朵里塞了两只耳机,我怀疑他根本就没有听我们在说什么,不过他倒是对我竖起了大拇指。狄奥尼索斯满脸厌倦,手指间捻转着一根葡萄藤。阿瑞斯坐在真皮包裹的铬钢王座上,狠狠地盯着我,拿着一把匕首在砂石上打磨。

格洛弗端了一大盘佳餚,喝着金盃里的拿铁咖啡,踌躇满志地四处游逛。大概是受到咖啡因的刺激,嘴里不住地念叨:“潘神!潘神!”

塔莉亚鬆开拥抱,抓住我的肩膀。我难为情地说:“呃……你能不能别再来这个动作了,没听说过男女授受不亲吗?”

“很荣幸能做你的朋友。”

宙斯宣布:“波塞冬的提议获得多数通过。好吧,既然我们不愿意除掉这几个英雄……那就让我们为他们举办庆功宴吧!”

阿耳忒弥斯说:“安娜贝丝说得不错。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赏赐他们的原因。我忠实的属下若依已经化为星辰,我需要一位新的领队。我想从他们当中挑选一人。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和您私下说几句话,我的父亲宙斯大人。”

我吃了一惊:“什么?”

“你的朋友卢克……”

这时我才注意到贝茜和格洛弗。

安娜贝丝上下打量我,脸上充满了关心的神色。轻轻抚了抚我头上的一绺灰髮——和安娜贝丝一样,由于扛天时体内的生命能量被大量抽取,都有一绺头髮变成了灰色。

更精采的事还在后面。塔莉亚走过来,居然当着众人的面给了我一个热烈的拥抱。

波塞冬不满地说:“这太不像话了,蛇尾牛头怪可不是他们手中的沙滩排球。不行,这事儿我得管管。儿子,好好干。近期我们可能不会再联繫了。”

“你早先不是有话对我说吗?”安娜贝丝问,“到底想说什么?”

波塞冬点了点头,脸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我感觉到他对此存有几分怀疑。

我说:“神界对于阿特拉斯有什么打算?得想法子阻止他再次逃脱啊。万一他找几个巨人帮他扛天怎么办?”

格洛弗走过来,先是热烈拥抱塔莉亚和安娜贝丝,然后抓住我的胳膊说:“波西,贝茜和我把情况都说了。但你得说服他们!他们不能做!”

宙斯的右首是我的父亲波塞冬。挨着波塞冬坐的是一个驼背,一条腿还打了支架,畸形的头颅,杂乱的棕色鬍鬚间闪着火光。他就是火神赫菲斯托斯。

“啊,雅典娜。”

奥林匹斯山巅之上的那座最大的神殿,便是十二主神的议事厅。

雅典娜知道我的心思,苦笑了一声,说:“别把我想得那么坏,混血者。忠言逆耳啊。你的确是个危险分子。”

安娜贝丝嫣然微笑:“好吧,海藻脑袋。”

雅典娜说:“但是这样一来,克洛诺斯就有足够的时间在你身上下工夫。两年啊,难保不会有什么变化发生。”

我说:“爸爸,它是一只海洋动物啊,一只温顺的海洋动物。”我特别强调了“海洋”两个字,“你们不能杀它。”

“没错!”阿瑞斯忽然醒悟,“嗨,你说谁不开窍?”

我说:“这怎么可能?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就是有九条命也都摔死了。”

唉,我这是心病呀。我越想越怕,连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宙斯穿着黑色细条纹西服,脸面颳得很乾净,双眼精光四射。坐在他身旁的是一位美丽的女神,银色的长髮梳成辫子搭在一侧的肩上,身上的衣裳如同孔雀开屏般绚丽多彩。这位女神就是宙斯的妻子,天后赫拉。

“哞——”

“嗨,如果你回不来的话,我能用你的木屋当我的马廄吗?”

雅典娜看了她一眼,止住她继续往下说,脸上的神情很平淡,但却决然:“很不幸,我的父亲宙斯和伯父波塞冬违反了三巨头不得与凡人再生孩子的誓言,讽刺的是,恶名昭着的哈迪斯却遵守得很好。大预言的内容众人皆知,三巨头的孩子……也就是塔莉亚和波西……属于危险人物。就连阿瑞斯这种不开窍的神灵也明白这一点。”

狄奥尼索斯精神饱满地出现在会场,小心翼翼地挽着美丽的妻子——阿里阿德涅女神。自从我认识狄奥尼索斯以来,还没见过他这么高兴过。金色的喷泉源源不断地喷涌出琼汁玉液,餐桌上堆满了各类可口的点心。无论你想喝什么,金盃中就会立刻注满你需要的饮料。

女神们坐在神殿的左侧。坐在天后赫拉旁边的女神黑髮绿袍,身下的王座由苹果树枝编织而成。她就是丰饶女神得墨忒耳。她的左侧,是一位容貌秀丽的女神,灰色的眼睛蕴藏着无限的智慧。不用问,她肯定是安娜贝丝的母亲雅典娜。雅典娜旁边是阿芙洛狄忒,她面带微笑,饱含深意地看着我。看得我脸都不由自主地红了。

神殿内顿时陷入一片静寂。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塔莉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安娜贝丝微笑着拉着塔莉亚的手,紧紧握了一下,然后鬆开。彷彿她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

“你以前的朋友卢克,”波塞冬纠正了自己的措辞,“他也曾经作过类似的承诺。那时,赫尔墨斯最宠爱的孩子就是他。波西,你要牢记在心,即使是天使也会堕落。”

雅典娜淡淡地说:“我走了。你们好自为之。”

“有时候,高尚的道德往往却是最危险的弱点。”雅典娜打断我的话,“内心的邪恶容易被克制,但保持完全的冷静……唉,又有几人能做到啊?”

狄奥尼索斯一脸厌烦地看着我们,说:“对他们,我可一点都不会心软。雅典娜,你真的认为杀了他们,神界的安全就能得到保证吗?”

波塞冬神情不自然地说:“波西,这只魔兽的力量非常强大。一旦泰坦巨人们得到它的力量,或者……”

雅典娜的脸上流露出同情的神色,说:“虽然你并不清楚自己的弱点,但克洛诺斯知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克洛诺斯十分懂得研究敌人。仔细回忆一下,波西。他是怎样将你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先是掳走你的母亲,然后是你最好的朋友格洛弗,最后更是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女儿安娜贝丝的头上。”她摇了摇头,叹息说,“每一次,克洛诺斯都利用你所爱的人将你一步步引入圈套。你的弱点就是太重感情,波西。在个人感情方面,你不会冷静地权衡利弊,为了救出朋友,你甚至不惜搭上整个世界。这个弱点,对于一个身繫神界安危的英雄来说,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我说:“我今年只有十四岁。如果我是预言中的那个人,那么距离现在就还有两年时间。”

安娜贝丝说:“波西,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阿耳忒弥斯说:“宙斯大人已经命令我和我的弟弟阿波罗捕杀那些实力较强的魔兽,防止他们倒向泰坦巨人那一边。雅典娜将视察被关押的泰坦巨人,看看有没有逃狱的情况发生。波塞冬大人已经获得许可,将『安德洛墨达公主』号沉入海底。至于你们,我的英雄们……”

“真不错,这下子再不会有人和我争这个名额了。”我闷闷不乐地说。

我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黑杰克。

话音刚落,波塞冬便从我眼前消失了。

“不,”我看着众神,恳求说,“请饶了贝茜吧。我的父亲可以把它藏在海里的某个地方,要是主神大人们不放心,就在奥林匹斯山上建一个水池。无论怎样都可以,但你们务必要保护好它。”

“欢迎各位英雄归来。”阿耳忒弥斯首先发话。

宙斯点头应允,俯下身子。阿耳忒弥斯上前贴着宙斯的耳朵小声交谈。

阿波罗说:“冷静点,妹妹。火气别这么大嘛。”

“听着,我想对你说件事情。我会伤心难过的,如果你……唉,我不想让你……”我满腹的话想一吐为快,却不知该如何表达。

宙斯猛然站起来说:“你不能把它带到海里去!我决不会让它成为你将来讨价还价的筹码。”

雅典娜清了清嗓子,身体微微前倾,说:“做父母自然会为自己的子女感到自豪,我也一样。可是,这两个人关係到整个神界的安危啊。”

雅典娜点点头:“退一步讲,或许你很能干。可是……你的弱点会毁了我们,也毁了你自己。”

最后,塔莉亚回到阿耳忒弥斯的身侧。

众神一致点头。

格洛弗得到宙斯的准许,方才敢走开。众神都没有说话,只听见格洛弗的羊蹄子嗒嗒嗒地踩在地板上。贝茜在水球中卖弄精神,泼溅出阵阵水花。火炉中木柴受热迸裂,不时发出噼啪声。

我的目光朝身旁一扫,看见一位灰眼睛,容貌酷似安娜贝丝的美妇站在我的左侧。

“哞——”贝茜也发出抗议。

塔莉亚说:“父亲,我明天不是十六岁,今后也永远不会是十六岁。我决不能让自己成为预言中的那个人。只要和姐姐阿耳忒弥斯在一起,克洛诺斯就别想诱我上他的当。”

“我得说……”阿波罗打破沉默,“这几个小孩儿干得着实不赖。”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吟诵,“英雄们赢得桂冠……”

她从王座上缓缓走下,身材逐渐缩小,直至变成一个赭色头髮的年轻女孩儿。她走向我们,犹如走在月光中一般,身上的银袍随着微风轻柔摆动。她一脸的淡然,看不到任何情绪。

安娜贝丝皱眉看着我:“不要什么?”

波塞冬若有所思地说:“是的,卢克是一个……很有趣的例外。”

宙斯阴沉着脸说:“你要我相信一个英雄?”

“众神会议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事蹟。”阿耳忒弥斯对我们说,“奥特里斯山从西方崛起,扛天巨人阿特拉斯企图重获自由,还有克洛诺斯大军的集结,一切的一切,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至于下一步的对策,我们需要进行投票表决。”

一根火花四溅的闪电杖出现在宙斯手中,大殿内顿时有股臭氧的味道。

“阿瑞斯,”波塞冬打断他的话,“这两个英雄表现得非常杰出。我们不能把我的儿子轰成碎片。”

我矢口否认:“没有。还……还好啦。”

我的心剧烈跳动了几下。一年前,安娜贝丝和我曾进行过一次关于弱点的谈话。话题就是,每一个英雄都有一个弱点。安娜贝丝承认她的弱点是太过骄傲。她觉得天下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比如,举起整个世界,或者劝说卢克回头。但我还没有意识到我的弱点是什么。

我们绕着奥林匹斯山兜了整整一圈。上次我到奥林匹斯山的时候,是乘着帝国大厦的客用电梯上去的。电梯一直通到神秘的第六百层。这一次从外面观望,更是为奥林匹斯山的雄浑与威严所倾倒。

阿耳忒弥斯说:“塔莉亚,宙斯的女儿,你愿意加入狩猎者吗?”

“妈妈!”安娜贝丝恼怒地说。

安娜贝丝问:“她为难你了?”

我的父亲站起身,斩钉截铁地说:“我絶对不能看着一只海洋动物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庭院里阵阵哄闹声传来。一些混血者正耍弄贝茜,将它栖身的大水球推来搡去。

说完,它忙不迭地和其他两匹天马飞走了。我,塔莉亚和安娜贝丝一字排开,站在神殿大门前。不久以前,我们就是这样站在威斯特奥弗大厦前的。回想起来,恍若隔世。

阿瑞斯厉声喝道:“等一下。”他指着塔莉亚和我,“这两个人太危险了。要想神界太平,就得把他们留下来……”

阿瑞斯骂骂咧咧地扯开籐条:“老酒鬼,你不会真的想保护这两个小浑蛋吧?”

“呃,是啊,一流的水準。”赫尔墨斯急忙打断阿波罗的诗兴,“是不是各位都一致同意饶了他们呢?”

安娜贝丝朗声说:“你要相信他们。先生,你一定要相信他们。”

又一支舞曲奏响了,优美的音乐令跳舞的人们沉醉其中。

“你好,波西。你乾得很出色。”

两只手犹犹豫豫地举了起来——得墨忒耳和阿芙洛狄忒。

他跑过来,忽然想起自己正背对着宙斯,未免太不恭敬。于是急忙转身,静等宙斯的许可。

神殿中央的火炉旁,有一个水球悬在空中。贝茜就在那个水球中欢快地游泳,摆动着蟒蛇尾巴,从水球中伸出牛头,玩得十分惬意。格洛弗正跪在宙斯的王座旁彙报情况,看见我们进来,高兴喊道:“你们终于来了!”

雅典娜说:“我对此无权加以评判。我只是指出风险,以供大家考虑吧。”

我胡乱编了个藉口,匆匆走开。庭院内人山人海,我的目光向周围扫了一圈,看见安娜贝丝正和几个小仙子跳舞。

宙斯说:“去吧。”但这位天空之王正专心地看着塔莉亚,根本没正眼瞧格洛弗。

她不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看着我。她的目光令我彷彿置身在一个大冰窖里,感觉到阵阵彻骨的寒意。我忽然意识到,与雅典娜为敌,比和阿瑞斯、狄奥尼索斯,甚至我父亲作对更要令人头疼一百倍。她不会因为私人怨恨而作出不理智的行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如果她要你今天死,那么你决不会在明天还活着。

“阿瑞斯,”狄奥尼索斯叹了口气,“要打就等开完会后出去打。”

我固执地说:“不,你们不能杀它。”虽然我一直对宙斯心怀畏惧,但此时却直视他的眼睛,“预言是不可操控的,是吗?何况,贝茜——这只蛇尾牛头怪是无辜的。杀害无辜的生灵是在造孽啊。就好像……好像克洛诺斯仅仅因为自己的孩子可能变成某种东西,就吃掉他们。这是不对的!”

我同意说:“卢克的确堕落得够厉害,最后连命都丢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