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泰坦魔咒·新的敌人

上一章:第61章泰坦魔咒·生死选票 下一章:第63章迷宫战场·我和拉拉小队大打一场

努力加载中...

“你在我的袜子里放蓝色糖果吗?”

“小事一桩,萨莉。”

我非常尴尬,正要切断彩虹视频,妈妈一瞥眼瞅见了我。

尼克尖声叫道:“你想杀了我!你居然带来了这些……这些东西!”

格洛弗嚥了口唾沫,瞪着我说:“只有三个字。他说:『我等你。』”

我惊异地问:“你说你能感觉到?”

地面开始摇晃。四个骷髅武士呆了一下。我藉机急忙躲开他们踩过来的大脚。地面如同一张吞噬的大嘴张开了。火焰从裂口中喷涌而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碾碎声过后,四个骷髅武士转眼间便消失了。

我们又聊了些其他的话题,战争的準备工作,我们父亲和老海神们的对抗以及下个暑期的安排等等。随后就听见泰森那头有人在冲他大声呵斥,泰森吐了吐舌头,说了声拜拜后,匆匆地回去继续工作了。

“她死了。”尼克闭上双眼,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我早就该知道的。我能感觉到她就站在常春花草坪上,等待地狱判官们的审查。”(希腊神话中,常春花草坪为地狱深渊的三大区域之一,人死后,无知无觉的普通灵魂都要到这里——译者注)

尼克厉声喝道:“滚开!我恨你!我要你死!”

安娜贝丝气喘吁吁地说:“我们得去告诉喀戎。”

离开奥林匹斯山之前,我想先打几个电话。在花园里走了半天,才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喷泉。扔出德拉克马金币后,我向大海深处的泰森发送出了彩虹信息。

格洛弗忽然从大堂内跌跌撞撞地跑出来,脸色煞白,像见了鬼似的。

我掏出身上仅存的一枚德拉克马金币,向彩虹仙子发出了另一个要求。

喀戎说:“两年时间听起来很长,其实眨一眨眼也就过去了。波西,我仍然希望你不是预言中的那个孩子。可是事情先往坏处想,如果你是那个孩子,那么一旦第二次诸神之战爆发,我们混血营必然首当其冲。”

我心里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只是脱口而出地说:“我们不能告诉任何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尼克是……”

死一般的静寂。

“不会的。”我说,“我敢保证,卢克将会把全部心思都用来对付另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就是我。”

喀戎直截了当地说:“因为混血者就是诸神手中的工具。清除掉工具,诸神自然就乱了阵脚。卢克肯定会率领他的杂牌军打过来,凡人、混血者、魔兽,等等。我们必须要有所防备。克拉丽丝带来的消息可能会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以猜测他们的攻击方式,但是……”

我俯下身捡起尼克扔掉的小神像。这是比安卡在垃圾场特意为尼克找的,当时她说:“他的小神像都收集全了,就差这么一个。”这也是比安卡送给弟弟的最后一份礼物。

《波西杰克森3:泰坦魔咒/Percy Jackson and the Olympians- The Titan's Curse》完

我长话短说,拣些重要的事简单说了说。老妈听到安娜贝丝安全获救后,如释重负地鬆了口气。

我说:“我不能再让尼克遭遇任何危险。我亏欠他的姐姐实在太多。我……我让他们都失望了。我决不会再让那个可怜的孩子再受更多的苦难。”

我现在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那个古怪的芮秋啊,我甚至没来得及告诉她我的名字。

“萨莉?”布劳菲斯先生的声音从客厅传来,“你想要绿色的那本还是红色的那本?”

就在骷髅武士刚才站着的地方,留下了一道蜿蜒曲折,长达数米的裂缝。

克拉丽丝神情委顿地说:“我有个坏消息。”

她伸手进彩虹视频里挥了挥,通信立时被切断了。这一刻,我对塔莉亚在威斯特奥弗大厦时说的那句评语深以为然:我有一位好妈妈。

我很怀疑她所说的“安排好事情”,其实就是“劝卢克浪子回头”。想到这里,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儿。

我说:“我没想一直瞒着。只要两年的时间就够了。那时,我已经到了十六岁。”

“他说话了!”格洛弗喊叫道。

安娜贝丝如弹簧般腾地坐起:“你怎么知道的?”

虽然我感到十分为难,但比安卡已经死了,我有责任让她的弟弟知道真相。

“好吧,圣诞节见。”

喀戎看着雪花飘落满山。远方,能隐隐看到金羊毛发射出的金光。

和热闹的奥林匹斯山比起来,曼哈顿就显得安静多了。圣诞节前的星期五,天空下起了大雪,道路都被堵塞住了。清晨的街道上行人很少,伸出两个巴掌都数得过来。混血营特意派百眼巨人接安娜贝丝、格洛弗和我回去。

“别忙,别忙。”我说,“他说什么了?”

她吓了一跳,飞快地鬆开萝蔔丝儿先生的手,说:“呃,保罗!我忽然想起我的新闻手稿还留在客厅里,你能帮我拿来吗?”

老妈问:“你能保证不再叫他萝蔔丝儿先生吗?”

尼克用力将小神像摔在地上。小神像在结冰的大理石地面上远远滑开。“我恨你!”

“你向我保证过!”

安娜贝丝面含微笑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

他声音嘶哑地说:“我不该相信你。你欺骗了我。原来噩梦里都是真的!”

“嗨,尼克。”我从靠椅上站起身,“咱们聊聊好吗?我有话对你说。”

“妈,你和他在一起快乐吗?”

“不行,”我断然地说,“是我选择的那个预言。那个预言中的孩子只能是我。”

这个问题令她微感吃惊,她想了想,说:“是的,和他在一起,我感到很快乐。”

“那就会在神界引发内乱。”安娜贝丝说,“而那正合某些人的心意。”

安娜贝丝神情不自然地说:“如果战争在波西十六岁那年爆发,至少我们现在还有两年的时间来安排好事情。”

格洛弗紧张地说:“呃,你刚才说什么……不行?”

“波西,我……保罗和我……”

格洛弗忧心忡忡地说:“可是,纸里包不住火啊。这种事,你不可能一直瞒下去的,波西。”

他的话令我感到十分不安。我几乎要改变心意,告诉他真相了。

安娜贝丝问:“谁啊?”

我絶望地说:“她也许还活着。我也不确定……”

“潘神!”格洛弗打了个寒战,“那是自然之神的声音。我听见他的声音了!我要……我要去找个手提箱。”

我耸了耸肩,说:“这个嘛,我或许能不当着他的面叫。”

我急得喊道:“快跑,尼克!快找人来帮忙!”

信息接通后,我把这些天的经过对泰森述说了一遍。他对贝茜很感兴趣,津津有味地询问了许多细节。最后,我语气委婉地告诉他,他给我製造的那面盾牌已经被锥刺毁掉了。

她的脸一红,说:“我準备去旧金山住,监视塔梅尔佩斯山那边的动静。防止泰坦巨人又有别的图谋。”

“什么?”

喀戎早已在大堂为我们準备好了热巧克力和芝士三明治。格洛弗迫不及待地去找他的赛特朋友们,把潘神魔法重现人间的消息散播开去。不多久,这个消息就如火星落进了火药桶里,彻底引发了赛特们的高涨热情。他们纷纷询问最近的酒吧在哪里,準备大肆庆祝一番。

大家都默不作声。我看着喀戎,不能相信竟然没有人把比安卡的事告诉尼克。随即我明白了,他们是在等我们回来亲口向尼克说这件事。

“尼克,但你姐姐非常勇敢,牺牲自己为我们赢得逃走的机会。我竭力拦阻她,可她……”

“他还很小啊。”喀戎叹息说,双手扶着门廊的栏杆,“唉,我宁可他被魔兽吃掉,也不愿他投靠泰坦的军队。”

我哼了一声,压抑住内心的嫉妒,把波塞冬看见“安德洛墨达公主”号的事说了出来。

“嗨,你们好!”一声敲门声过后,尼克·德·安吉洛兴沖沖地跑进来,小脸蛋儿冻得通红。

老妈抿了抿嘴,说:“还行吧。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快告诉我,都发生什么事了?”

“我,呃,活得可精神啦。你的写作班怎么样?”

我说:“好吧。你保重自己。不许在『骆驼』飞机上耍惊险特技。”

尼克一言不发地听完事情的整个经过。我怕他想不开,于是翻来覆去地向他解释,比安卡的牺牲挽救了这次探秘行动。可是我越解释,越觉得自己的语言苍白无力。

喀戎说:“起码在夏天以前战事不会发生。今年冬天……将会过得非常艰难,千年难得一见啊。波西,你最好回家去,把心思都放在学校里。这段时间,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

我摇头说:“我不认为哈迪斯打破了誓言。”

我惊惧地看着尼克:“你怎么……”

老妈噗哧笑道:“没问题。你可别怪我把你当成小孩儿了。”

喀戎脸色阴沉地坐在火堆旁,面容显得十分苍老。我的意思是……他的实际年龄的确很老,不过平时看上去还算年轻。

“等一等。你说什么噩梦?”

经过这许多生生死死,再联想到老妈和我的那个令人噁心的前任继父生活时所受的精神折磨,我不由得为老妈现在的快乐生活感到欣慰。

“不行。”我说。

“如果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能给我发个彩虹信息吗?”

也不知怎么回事,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在胡佛大坝遇见的那个古怪女孩儿,芮秋·伊丽莎白·戴尔。当初觉得她唧唧喳喳,废话极多。现在,她的话却不停地迴蕩在脑海里:“只不过擤一下鼻涕罢了,不至于要杀人吧?”

“请接通曼哈顿市上东区的萨莉·杰克逊。”

我看着手里的小神像,感觉自己彷彿掉进了恐惧的深渊。我现在明白自己为什么看着这个小神像觉得眼熟了,因为我曾经见过他本人。

“她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我拿出比安卡在金属垃圾场里捡到的小神像。尼克将它托在掌心里,怔怔地看着。

我点点头。

说起来也好笑,这句话倒是真的。回想一下刚刚结束的这次探秘行动,我为老妈操心的时候或许倒更多一些。这段时间以来,我看到了许多人间冷暖、尔虞我诈的事情。海格力斯对若依的始乱终弃,卢克对塔莉亚的薄情寡义,都令我有种世态炎凉的感觉。我还亲眼见到了爱神阿芙洛狄忒,她的实力比阿瑞斯更可怕。

老妈对我说:“就说到这里吧。圣诞节你回家吗?”

我不知道喀戎是否相信安娜贝丝和我编的故事,不过从他脸上的神情,看得出他在怀疑我隐瞒了尼克出走的真相。可是在我一口咬定的情况下,他也毫无办法。毕竟,尼克并不是头一个无缘无故消失的混血者。

大堂里,安娜贝丝、我和喀戎坐在一起,还有其他一些资深的营员——贝肯道夫、赛勒娜、波尔加德和斯偷尔兄弟。就连阿瑞斯族的克拉丽丝也到场了。她刚执行完一个秘密侦察任务。这次任务想必非常艰难,以至于她筋疲力尽,竟然没有来找我的碴儿。她的脸上多了一道新的伤疤,金黄色的短髮十分凌乱,彷彿袭击她的人用剪刀当武器,而且专门朝她的头髮上招呼。

“没问题!我已经打造了两千七百四十一柄魔法剑。”泰森得意地在我眼前晃了晃刚刚淬过火的剑刃,“老闆看了我的活儿后,对我讚不绝口,特意批准了我整整一个夏天的假期。到时候,我去混血营找你去!”

水雾里出现了一阵涟漪后,图象出现了。我的妈妈正坐在饭桌旁,和萝蔔丝儿先生拥抱在一起,边说边笑。

安娜贝丝噗哧笑了,说:“听你的。波西……”

我承认说:“我不知道。比安卡说是一个律师将他们从娱乐场里带出去的,然后送到威斯特奥弗大厦。我也不知道那个律师的来历以及他为什么这么做。也许这是『大浩劫』的一个环节吧。尼克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但我们决不能说出去,即使是对喀戎。如果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们发现……”

安娜贝丝点了点头:“放心吧。不过我觉得喀戎说得对。夏天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就算卢克在养精蓄鋭,他也得花些时间啊。”

领头的骷髅武士冲上来。我挡开他劈来的重剑,这时另外三个骷髅武士也动了。我挥剑将其中一个砍成两段,但他很快又重新连接在一起。我用剑柄砸掉另外一个骷髅武士的头颅,但无头的他仍然继续战斗。

尼克恶狠狠地瞪着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小手紧紧握着小神像。

我不喜欢乾等着什么事都不做。明年秋天,我就十五岁了,再过一年就是十六岁。这些想想我都头疼。

格洛弗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正在屋子里演奏乐曲。呃,对了,一边喝着咖啡。好多好多的咖啡!然后他就在我的脑海里说话了!”

“不!听我说,他们是跟着我来的,但不是我带来的!尼克,快跑。这些武士是打不死的。”

安娜贝丝提出疑问:“可他们是怎么出来的?”

尼克说:“你向我保证过,说你会保护她。”

泰森说:“太棒了!这么说,是我做的盾牌救了你一命!一面盾牌换一条性命,值了!”

我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但这是我的宿命,我不想逃避,也不能逃避。

听到他提起我曾经作出的承诺,我羞愧得无地自容。我宁愿他拿刀子捅我,心里也比现在好受些。

安娜贝丝打了个寒战,说:“如果卢克抓到他……”

“哈迪斯的儿子。”安娜贝丝接口说,“波西,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吗?就连哈迪斯也打破了誓言!这太可怕了!”

安娜贝丝忽然想到了什么,脸刷一下子白了,颤声说:“可是,也许预言中的那个孩子说的不是你,而是尼克。我们必须……”

“我不相信你!”

“那就行。我说真的。你不用为我操心。”

我忽然听到身后响起噼啪声。这种骨骼的脆响令我记忆犹新,于是不假思索地拔出神剑。转过身一看,四个骷髅武士就站在面前,没有血肉的骷髅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进入营地的。

她和格洛弗不解地看着我。

“只要能吃到糖果,就算当一辈子小孩儿,我也心甘情愿啊。”

冷风呼呼地颳着,虽然营地外有魔法防护,人们仍能感觉到阵阵寒意。雪花轻飘飘地落在大理石石阶上 地内居然有雪花飘落,那么营地外必然是大风雪了。

就在这生死一线之际,尼克的叫声更大了:“我不听!都滚开!”

喀戎皱了皱眉,呵斥说:“冷静,我的小赛特。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朝四周瞅了一圈,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我姐在……在哪儿?”

我惋惜地说:“话虽如此,大个子,可是盾牌也被毁了。”

这些永远打不死的骷髅武士,对付一个已经很吃力,别说同时来四个了。我拚命抵抗,但他们仍能步步紧逼。

他刚一走出厨房,老妈立刻向彩虹视频凑过来,急切地问:“波西!你还好吗?”

安娜贝丝和格洛弗帮着我在树林里寻找了老半天,但依然没有找到尼克。

我听到泰森要来,心情立刻如雨后天晴般好了起来,欣喜地说:“真的?他们肯让你离开吗?”

格洛弗提醒我:“可是,那个可怜的孩子对你恨之入骨,只想要你死啊。”

“呃,妈,事情经过就是这些,你现在可以继续你的家庭作业了。”

喀戎强打精神,说:“这个先不忙。重要的是,你们成功完成了此次任务,而且还救出了安娜贝丝。”

我看向安娜贝丝:“你有什么打算?”

餐厅外的石阶上。当初就是在这里,尼克央求我参加这次探秘任务,保护他的姐姐比安卡。

我说:“或许我们能够找到他,劝他先躲一阵子,避避风头再说。”

我问:“你真的认为敌人的第一波攻击会放在这里吗?”

“放心吧!”泰森胸脯拍得咚咚响,“过一阵儿我看你去,顺便把盾牌修好。”

她说:“我就知道你能救出她!妈妈为你感到骄傲,儿子。”

“我不听!”尼克摀住耳朵。

格洛弗恍然大悟,说:“对,莲花娱乐场大酒店!”他把比安卡在探秘行动中给我们诉说的往事向安娜贝丝介绍了一遍,又说,“她和尼克在那个地方被困了好几十年。如此说来,『三巨头』立下誓言之前,他们就已经出生了。”

裂口并没将我吞噬,但尼克却跑下石阶,朝树林奔去。我刚要追赶,脚下忽然一滑,顿时摔倒在石阶上。等我起身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滑倒了。

我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以克洛诺斯的强大实力,怎么会在乎一个小小的混血营呢?”

我说:“安娜贝丝说得没错,卢克还活着。”

走在混血大山的山路上,抬眼望去,那棵高大的松树矗立山巅,挂在枝头的金羊毛灿灿生辉。我心神一阵恍惚,彷彿看见塔莉亚正站在那里翘首企盼,等待我们归来。我眨了眨眼睛,塔莉亚的身影不见了。如今,她正和阿耳忒弥斯的狩猎队一起追蹤着下一只魔兽。

我说:“比安卡和尼克的确是哈迪斯的子女,但他们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就离开了人世间。”

这是死亡之主冥王哈迪斯的神像。

安娜贝丝大声叫道:“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你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