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迷宫战场·我和拉拉小队大打一场

上一章:第62章泰坦魔咒·新的敌人 下一章:第64章迷宫战场·来自地狱的恶作剧电话

努力加载中...

凯莉嘭地一下撞开门,走廊上的人都吓得往后退。

芮秋惊异不定地打量着我,问:“你在胡佛大坝的时候不也认出了那些鬼东西吗?你刚才叫我什么?凡人。好像你不是似的。”

“嗨。”芮秋打了个招呼,然后对我说,“这下你的麻烦大了。而且,你还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两个女孩儿对视了一眼。

“快跑。”芮秋对我说。

她皱着眉头问我:“你刚才干了什么好事?这位又是谁?”

“不要看见我,不要看见我。”我心里暗暗祷告。

“这个嘛,是的。”

“不!”情急中,我挥动激流剑一记横扫,苔米闪躲不及,被我的剑刃当胸劈开。只听一声惨叫,苔米突然炸成了一糰粉尘,扑在芮秋身上。

凯莉双眼一亮,说:“太好了!这下可有热闹瞧了!”

这时,我身后的一个人小声说:“嗨,安静。轮到拉拉队长讲话了!”

“土豆?”

我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事。教学楼有侧门没有?”

“波西!”凯莉忽然装出惊恐的样子,尖叫道,“你在乱扔什么?”

“她长得挺招人喜欢的。”

我说:“嗨,芮秋·伊丽莎白·戴尔,你好啊。”

安娜贝丝看起来心情不坏,她穿着牛仔裤、橘红色的营地T恤衫,脖子上戴着陶珠项链,金色的头髮向后梳成马尾辫,灰色的眼睛闪闪发亮。看样子,她为今天的电影特意作了一番打扮。

老妈承认说:“这件事等等再说。”

她不屑地说:“就凭这把小剑,你就想阻挡我的攻击,真是可笑。”

“我想知道更多关于混血者的事情。”芮秋坚持说,“还有魔兽,还有关于诸神的事。”她抓起我的手,突然拿出一根永久保色的黑笔,在我的手上写了一串电话号码,“给我打电话解释,好吗?你欠我的。现在快走吧。”

老妈的男朋友,保罗·布劳菲斯此刻正站在教学楼的石阶上,向未来的九年级学生们打招呼。他穿着粗斜纹布衣服,外面套了件皮夹克,栗色的头髮梳得十分精神。令人打眼一看,还以为他是个电影演员呢,其实,他只是一位语文教师。因为我有数次被开除学籍的“前科”,为了让我进古德中学,保罗可是花了大力气去说服学校的管理层。我竭力谢絶他的好意,可他不听。

安娜贝丝脚步不停地向约克大街方向走。

警车的鸣笛声从滨河大道上传来。

我朝下瞥了一眼,发现她的腿看上去和普通人的腿没什么区别。我此时早已被吓得三魂丢掉了两魂,连问也不敢多问,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进教学楼。只听见两个女孩儿在身后放声大笑。

说着,她的皮肤变得像石灰一样白,眼睛充满了血红色,嘴里长出了细长的利牙。

鼓乐队停止了演奏。一个身穿细条纹西装的男人走到台前,对着麦克风呜里哇啦地开始讲起来。体育馆内的回音很大,根本听不清他在讲什么,我听到耳朵里只觉得那是漱口的声音。

“放心,这次学校参观游会很顺利。波西,不过就是一个上午的时间罢了,出不了事。”

我歉疚地说:“魔兽们死后都这样。对不起了。”

芮秋吃惊得下巴都掉了,没想到我居然还记得她的名字。“你好啊,波西什么的。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差点儿杀了我,而我却连你的全名都不知道。”

我转移话题说:“学校的事我来处理好了。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我问芮秋:“她们的真面目是什么?”但她已吓得说不出话来。

“呃,我叫波西。”

当我在乐队训练室找到芮秋的时候,她正躲在一面大鼓后面。

听见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我感觉到一丝寒意从头顶沿着后背贯通到脚跟。两个女孩儿堵住大门,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我的手下意识地伸进口袋,握住激流笔。

“我是高级艾婆萨。”凯莉吼道,“一千年来,所有和我交手的英雄全部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安娜贝丝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她瞪着芮秋,然后看了看学校,这才注意到学校里已经浓烟滚滚,四面火警铃声大作。

忽然一个人抓住我的肩膀。“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我倒还真没想过。每当我想起她(我不是说自己想她,而是她时不时地跑进我的脑子里,别误会好吗?),我总是理所当然地以为她住在胡佛大坝附近,因为我就是在那里遇见她的嘛。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大约共有十分钟吧,我先是不小心拿剑砍她,然后她救了我,然后我就被一群杀人魔王追得到处乱跑。各种机缘巧合都凑到了一处。

这时,外面走廊的人正朝我们这里走过来。

不过从她打量我的表情上来看,更像是:“ ,这个没出息的家伙是谁?”

“没错。”

虽然我的意志都已被苔米的魔法消磨掉了,但我仍潜意识地拿出激流笔,打开笔帽。笔顷刻变成三尺长的铜剑,剑身微微发出金光。苔米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继而代之的是不屑的神情。

走廊里的声音顿时停止了。

“你以前见过她?”

“嘿嘿,呃……”

我朝走廊外望了一眼,看见我在教学楼正门前遇见的那个红髮女孩儿正往这边走来,顿时大感头疼。

老妈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手指紧张地轻轻敲打。显然,今天的她也经过了一番特意的打扮,穿着她最喜爱的那套蓝色衣服和高跟鞋。我只见过她在求职面试的时候才穿成这个样子。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子大了。我刚才是怎么想的?这下好了,我既解释不清,也不该解释。

“是啊。不过我在场的时候,请儘量别说它们的名字,好吗?”

说完,她扭身跑回学校。

“呃,这种事听起来会很不着调。你读过希腊神话没有?”

芮秋急叫:“波西,不要去!”但当我明白凯莉的企图时,为时已晚。

咚!

“我……我倒没有想过这个。”

我说:“所有的这些魔兽,还有希腊神,都是真有其事。”

“你在这儿啊,波西·杰克逊。”苔米说,“让我带你四处走走吧!”

芮秋恳求说:“告诉我吧,我看到的那些可怕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她挪动着两条各不相同的腿,手里还举着花穗,样子十分怪异。但我看着那双血红的眼睛和一口白森森的尖牙,丝毫笑不出来。

她的腿发出空心金属的声音,就好像我撞在了一根旗杆上。

我说:“我是一个混血。只能算半个人类吧。”

芮秋没有解释,顾不得踩着别人的脚,匆匆忙忙地朝露天看台外挤去。被踩着的老师个个都大皱眉头,小孩儿们无不大发牢骚。

我急忙叫道:“住手!”

“安心啦。”老妈的声音听上去一点都不“安心”,“这次就是先随团来学校参观一下,打个前站。记住,亲爱的,保罗在这所学校教书。所以嘛,儘量别……哼,你自己心里清楚。”

保罗看见我,急忙迎上来说:“可找到你了!欢迎来到古德中学!”

我一时犹豫不决,不知是否该跟上。此时,苔米的讲话基本结束,开始指挥我们如何打散整个参观团,分成各个小组进行参观。凯莉向我这边瞅来,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彷彿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不行,我现在不能走。似乎不太合适,保罗就站在看台下,我就这么走了,他难免会犯嘀咕。

“你们打算去看场电影?”

“看穿什么?”

保罗在我的背上拍了一下:“我知道你很紧张,不过放心,我们这里有许多患有多动症和閲读障碍症的孩子。老师们很有这方面的教学经验。”

“小可怜,”凯莉冷笑着说,“你还被蒙在鼓里呢,是吗?要不了多久,你们的小营地就会燃起一片大火,你的朋友都会变成时间之主的奴隷。而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说起来,现在杀了你实在是慈悲啊,免得你日后伤心难过。”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恐惧神色。我看着她,觉得她脸上的雀斑真像夜空中的星座。她的T恤衫上印着“哈佛大学美术系”七个大字。“你……你不会相信我的。”

终于甩掉她了。

我怕红髮女孩儿看见我,没等老妈发话,匆忙中下了车便跑。

如果多动症和閲读障碍症是我遇到的最大的麻烦,我恐怕做梦都会笑出声来了。我心里清楚,虽然保罗对我很好,但如果我把真相告诉他,他恐怕第一个就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那两个拉拉队长,唉,我怎么又想起她们了……

我本以为芮秋会骂我是个大骗子,没想到看她的反应,倒像是终于印证了她最坏的猜测似的。

“再见。”

安娜贝丝盯着我瞅了半晌,转身就走。

芮秋问:“她们跟来了吗?”

“你在纽约住?”

金髮女孩儿说:“欢迎来古德中学。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的。”

芮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波西,她想吃你啊!你看她的样子!”

那女孩儿看见了我,眼睛立时瞪大了。

见鬼,她在这儿做什么?天灵灵,地灵灵,保佑我今天千万别霉运爆发。

她说:“你不知道我的日子有多难熬。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自己要发疯了。无论见到多可怕的东西,我只能自己闷在心里。我不能……”她的眼睛眯缝起来,“等一等。你究竟是谁?我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那女孩儿盛气凌人地问:“土豆,你叫什么名字?”

随即,我想起芮秋曾在胡佛大坝上显露过的那种能够看穿迷雾,认出骷髅武士真面目的特殊能力。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于是不再多想,跟上她走出体育馆。

“和你一样,新学校参观游啊。”

“哦,怪不得他没有被吓跑呢。”

老妈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脸上却已忍不住露出了笑意。“你该进去了,亲爱的。晚上见。”

“我不是……我没有……你来这儿干什么?”

“喏,小姑娘嫉妒了。”苔米哧哧笑着,回头问凯莉,“可以吗,小姐?”

“把学校给炸了?”

孩子们惊叫着向楼外跑去。火警大作,天花板上的洒水器开始喷出水来。

“还有复仇女神,”芮秋越说越来劲,“女妖塞壬,对了,还有……”

“顺着街道往右走。干吗问侧门?”

另一个女孩儿更是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紧贴着我站在面前。我仔细看了看别在她校服上的胸牌,认出上面的名字“凯莉”。她身上散发出玫瑰香味,还混杂着一种别的味道。我在骑术课上曾经闻到过,那是一种在刚洗完澡的马的身上才会有的味道。或许是她沾染上马或别的什么东西的气味了吧。先不管这些,她站得离我很近,我总感觉她想把我从台阶上推下去。

“呃,芮秋,她是安娜贝丝。安娜贝丝,她叫芮秋。嗯,芮秋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吧。”

“波西?”老妈见我傻站着,于是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她说得对。凡人们不能看穿迷雾,肯定以为这把火是我放的。在他们的眼里,刚才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追杀一名可怜无助的拉拉队长。遇上这种事,我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想到这里,我三步并作两步,从音乐室的窗户逃了出去。

我从车里出来,抬眼看见保罗正和一个红头髮的女孩儿说话。那女孩儿穿着深褐色T恤衫和破烂的牛仔裤。说话间,她微微侧过头。我看清她的面容,身上的汗毛顿时竖立起来。

“她在胡佛大坝见过我,因此……”

她金属丝般的头髮如同火焰一样飘起,眼珠子变成了血红色,嘴里长出尖牙。她冲了过来,铜脚和驴蹄踏在地板上,发出很不协调的两种声音。

说起来,我几乎不认得芮秋,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不过,她已经陪着我在鬼门关上走了两遭,总不能再把她完全当成陌生人吧。

见到我,她压低声音招呼:“我在这儿!低下头,小心磕着!”

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混杂着玫瑰花香和沐浴后的动物才有的气味,很怪异,但令人陶醉。

刚从窗户跳到东八十一号大街上,安娜贝丝迎面冲来。

金髮女孩儿说:“哦,波西。我们等的就是你。”

苔米连续遭到两次骚扰,暴跳如雷地吼道:“平时我不杀女孩儿。但我可以为你破例一次。要怪就怪你的眼力好得有点过分,居然识破了我们的真面目!”

“是波西吗?”保罗看着火焰另一边的我,完全惊呆了,“你都干了些什么?”

说着,她的身形开始发生变幻——一会儿是面目可怖的魔鬼,一会儿是容貌美丽的拉拉队长。我竭力集中精神,但凯莉的幻术实在是太厉害了,令我根本无法静下心来。

这两个拉拉队长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于是向后退开。我感觉到承受的压力顿时减轻,哪里还敢磨蹭,急忙从她们身旁溜走。匆忙中,我的膝盖还不小心磕着了凯莉的大腿。

我急忙问保罗:“参观团到哪儿了?”

我心里一沉,对安娜贝丝说:“你说得对。我们必须赶回混血营地。现在就去。”

我说:“哼,我相信。我知道你能看穿幻影迷雾。”

我傻傻地说:“呃?”

我说:“没有跟来。她们是什么东西?你看到什么了?”

“别闹啦,”苔米嗔道,“舞刀弄剑的干什么?不如让我亲你一下吧?”

“幻影迷雾。它……呃,它就像蒙在事物外面的一层面纱。有些凡人天生就有看穿迷雾的能力。你就是这种凡人。”

她拾起一支大号朝我扔来。芮秋和我急忙躲开。大号经过我们的头顶,从窗户飞了出去。咣当!

我瞅了眼老妈,一脸狐疑地问:“你不会没有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吧?”

“你是说……人身牛头怪,还有九头蛇之类的吗?”

这时,苔米和凯莉走进来,甩手把门关上。

见我提着剑奔过来,凯莉忽然转身面对着我,佯装成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尖叫道:“不,求你别杀我!”这时,我手中的剑已经挥出,半途根本停不下来。

可是在我的眼里,苔米和凯莉仍旧穿着紫白色相间的拉拉队服,刚才在集会上用的花穗还拿在手里。

“他们在体育馆,那边。但……”

“好啦!”我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异常情况发生后,这才把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放下来。走廊上声音嘈杂,孩子们从体育馆内走出来,开始进行分组。时间不多了。

一大群孩子正朝体育馆走去,我混进去,随着这三百一十三名孩子拥进露天看台。一支鼓乐队演奏着迎宾曲,音调跑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听起来就像将一个塞满了猫的袋子放在地上,然后用铁棍在上面狠砸。有几个大点儿的孩子,或许是学生会的吧,穿着校服,站得笔直笔直,环视全场的眼神彷彿是在说:“看,我们很帅吧。”老师们忙前忙后,面带微笑地和学生们一一握手。体育馆的墙上挂着紫白色相间的大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未来的新同学,古德中学是一个大家庭”。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酸得令人掉牙的标语。

我嚥了口唾沫。虽然早在三年前我就对自己的身份习以为常了,但和一个凡人女孩儿谈这种事,却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当然啦,老妈不算在内。再说,老妈已经知道了真相。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向一个凡人女孩儿坦白,当时就是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

我回头看了眼古德中学上空的黑色烟柱,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张面孔——一张瞪着血红的眼睛,正嘲笑我的女恶魔的面孔。

“波西?”保罗在身后叫着我的名字。我不敢停留,越走越快,最后终于跑了起来。

“因此你就告诉她真相了。”

“这可不是约会。”我反驳说,“妈,对方可是安娜贝丝,您可别想歪了!”

“你指那两个拉拉队长?”

苔米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狠狠地说:“别忘了这是我们的学校,混血。在这里,谁不顺眼,我们就吃谁!”

“嗨,保罗……呃,布劳菲斯先生。”我朝后瞟了眼,那两个女孩儿都已不见了蹤影。

“怎么,你以为我住在胡佛大坝呀?”

就在这气氛微妙的时刻,忽然,保罗的声音从教学楼内传出:“波西?”我鬆了口气,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放心,我不是魔兽。”

唉,我怎么感觉可能又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呢?

这时,芮秋·伊丽莎白·戴尔也冲了出来,身上仍旧沾满了魔兽死后化成的粉尘。她大叫:“波西,等等我!”

芮秋说:“放心,我会编几个故事,告诉他们这一切并不是你的过错。快走吧!”

“该去迎接我们的参观者了!”凯莉狞笑着,朝门口冲去。我手持激流剑跟上,只想着要在她在人群中造成伤害前阻止她。

“她专程从营地来见你?”

芮秋就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下似的,忽然尖叫了一声。几个小孩儿瞅过来,掩嘴偷笑。芮秋视若无睹,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台上的拉拉队长,脸上吓得面无血色。苔米似乎没有注意到芮秋引起的骚动,对着大家滔滔不絶地讲起新生入学后的第一年将会过得如何如何的丰富精采。

“嗨,别管她了。”苔米冲我甜甜地笑着,走了过来。凯莉守住门口,防止我们逃走。

“不许说我的腿!”苔米吼道,“这太扫兴了!”

“是啊。”

这时,走廊中响起嘈杂的脚步声。一个参观团正走过来。其中一个男子正在向大家介绍衣帽箱的使用情况。

六月里的第一个星期一,清晨,老妈带着我驱车来到东八十一号大街古德高中。学校位于东大河边,高大的教学楼、棕色的墙面,气派不凡。一辆辆宝马轿车和林肯加长型豪华轿车从学校大门鱼贯而出。抬头望着颇具气势的花岗岩拱门,我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这次能在坚持多久后被踢出这座楼门。

“呃,去年冬天的事吧。不过说真的,我对她了解不多。”

“波西,你看上去像见到鬼似的。”

我想起凯莉的话:“要不了多久,你们的小营地就会燃起一片大火,你的朋友都会变成时间之主的奴隷。”

“嗨,你提前出来了!”她看见是我,笑着扶住我的肩膀,让我站稳,“走路看着点儿,海藻脑袋。”

“你们好,伙计们!”对着话筒讲话的女孩儿正是我在楼门口遇见的那个金髮姑娘,“我叫苔米,这位是,嗯,是凯莉。”凯莉做了一个侧身翻跟头的动作。

“可……”

“我就知道!”

“呸,呸,别乌鸦嘴。想开点儿,明天你就能去营地了!参观游结束后,你还有约会……”

她扑向芮秋。

“她能看穿幻影迷雾。就连我都没有看出来的魔兽,她都能看破。”

“新生都是『土豆』。”

安娜贝丝冷冷地说:“波西,我们该走了。”

凯莉低声斥道:“看着点路,土豆。”

是她——红头髮的女孩儿,我的噩梦。

这个叫苔米的艾婆萨怒吼一声,挥手将小军鼓打开。小军鼓在乐谱架之间的过道上骨碌碌滚动,弹簧从鼓面綳了出来。芮秋又掷过来一个木琴,也被苔米挡开了。

“哼哼,”苔米步步紧逼,“赫卡忒大人用黑魔法从动物、金属铜和鬼魂中提取精华,塑造了我们!只有吸食年轻人的鲜血,我们才能够存活。乖乖地过来,让我亲一口!”

“只有你们两个?”

“这个嘛,你不用说我也看得出。你的样子就像……就像你本人。但你不是人类,对吗?”

我惊得目瞪口呆:“吸血鬼!”这时,我看见她的裙子下面,左腿上长满了棕色的毛,末端处是一个驴蹄子。右腿倒很正常,只不过是铜做的。“啊,吸血鬼竟然还长着……”

世上的事,真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

“你说我们是吸血鬼?”凯莉笑道,“那种乌七八糟的传说可是从我们这里发源出去的啊。告诉你吧,我们是赫卡忒的僕人艾婆萨。”(希腊神话中,赫卡忒是幽灵和魔法的女神,代表了世界的黑暗面——译者注)

“波西。”芮秋出声示警。

就在剑刃将要接触到凯莉身体的时候,凯莉突然自爆了,炸成一团绚烂如鸡尾酒的火焰。虽然我从未见过魔兽竟会出现这种变化,但情急中无暇多想,反身冲回到音乐室里。走廊里火焰滔天。

芮秋紧张地点点头。

凯莉尖叫道:“你竟然杀死了我的学徒!我要让你尝尝厉害,混血!”

“你把混血的事告诉了一个凡人女孩儿?”

“波西!”芮秋的声音彷彿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快清醒过来!”

我过去蹲在她旁边,看着周围的锣鼓,心里感觉有几分荒唐。

芮秋呛得直咳嗽,灰头土脸的,就好像刚从尘土堆里爬出来一样。

混乱中,芮秋拽着我的袖子,叫道:“你赶快离开这儿!”

新生们一个个无精打采。也难怪,本以为从六月到九月都不用想学校的事情,却被揪过来搞什么新学校参观游,换作谁都会觉得郁闷得要死。

“嗨!”她们热情地打招呼。我还是头一回,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受到拉拉队长的这般友善的对待。其中一个金髮碧眼,另一个则是非裔美国女孩儿,捲曲的头髮令我想起了可怕的美杜莎。儘管她们把自己的名字别在了校服上,不过对于有着閲读障碍症的我,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

我听了一怔,还没等反应过来,凯莉已经捞起一个乐谱架在训练室里一通乱打,将椅子和各种乐器都打倒在地。

我们已被困在这里,只有奋起抗争,才能够活着出去。然而,我呆呆地看着苔米的笑容,竟然变得痴了。她的蓝眼睛很漂亮,还有那披肩的金髮……

凯莉站在门口,饑肠辘辘地舔了舔嘴唇,说:“上吧,苔米。他们都是你的。”

苔米又向前踏了一步。我提起激流剑,对着她的胸口,喝道:“后退!”

我嘀咕说:“哼,说不定还没等开学,我就被开除了。”

“呃,再见。”

安娜贝丝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看来我们下午的计划要泡汤了。现在警察在四处找你,我们得离开这里。”

“嗨!”我小跑着追上,解释说,“刚才有两个艾婆萨变成了拉拉队长。她们说营地要着火了,而且……”

两个身穿紫白色校服的拉拉队长站在学校侧门,专门等待我这种想偷偷溜进去的新生。

“是吗?”我说,“我看你是皮肉痒痒想挨揍了!”

她露出了尖牙。我感到自己像打了麻药,全身上下都不听使唤。眼看着她就要咬向我的脖子,芮秋忽然朝她的头扔来一个小军鼓。

凯莉不愧为高级艾婆萨,动作比苔米敏捷了许多。她闪身避开我劈过去的一剑,不巧撞到摆在地上的一排长号,顿时丁零咣当的非常热闹。我站在芮秋身前,防止她受到伤害。凯莉的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动到我手中的激流剑上。

“为什么?“

“妈妈!”

“她们的样子真可怕!”芮秋惊惧地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