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迷宫战场·我们和巨蝎玩捉人游戏

上一章:第64章迷宫战场·来自地狱的恶作剧电话 下一章:第66章迷宫战场·违反纪律的安娜贝丝

努力加载中...

“打住。”我说,“你刚才说什么?我们究竟找到什么了?”

克拉丽丝戴着金桂冠,不过她对虚名一向看得很淡,因此也不在别人面前吹嘘。

“向后退两步。”安娜贝丝建议说。

安娜贝丝不解地问:“你说什么?”

这太古怪了。脚步声似乎从不同的方向传来。我们围住巨石堆,手里提着剑。忽然,身后有人说话:“嗨。”

安娜贝丝说:“正是。”

泰森和我端着盘子走到火炉边,分出一部分食物倒进火里。希望诸神能喜欢葡萄乾麵包和脆脆圈的味道。

“不,不。”泰森更过分,居然哭了起来,“您肯定分错了。山羊男孩儿……”

我举起激流剑,微弱的剑光中,恰好照见安娜贝丝那充满惊惧的容颜。藉着微光,我发现左右两边是长满青苔的石墙。

“那是意外!”泰森反驳说,说着打了个喷嚏。

我问格洛弗:“他在说什么?”

安娜贝丝抓紧我的胳膊:“这不是房间,而是通道。”

“这就能解释通为什么大家找不到他了。”

茱妮弗看见我们手上的剑,生气地说:“快把它们放下!不要在精灵面前舞刀弄枪的,好吗?”

黑杰克立马从英雄变成了狗熊:“咳,咳,这种事就别找我这匹老马了!你不会神经大发,要去迷宫里闯闯吧,老大?你会死在里面的。”

安娜贝丝悄声说:“不是斯偷尔兄弟。”

安娜贝丝点点头。虽然她表情很严肃,但至少不再生我的气了。说实话,想到她宁愿违犯营规也要坐过来,我忍不住暗暗欢喜。

“我们迟些时候再谈。”安娜贝丝在我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好好劝劝他。”

“或许吧。”我不安地说,“可是,是谁发来的这条彩虹信息呢?如果尼克不知道我在场……”

安娜贝丝深吸了口气,问:“茱妮弗,你在这儿干什么?”

“你们的目标很简单:夺取金桂冠。树林里一共有六只魔兽,每一只魔兽的背上都繫着一个银丝袋子,但只有一个袋子里有金桂冠。先拿到金桂冠的小组获胜。当然,要想拿到金桂冠,必须先杀死魔兽。大家要小心,比赛中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通道的顶部随即打开,夜空繁星又映入眼帘。天色比刚才跌进来时黑了许多。一架铁梯出现在墙面,直通顶部。我听到外面有人在呼喊我们的名字。

大家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然后又看向安娜贝丝。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营地里闹哄哄乱成一片。

我又向旁挪开一步,突然感到身后一空。原来那两块体积最大的巨石并没有紧挨在一起,而是有着一条缝隙。缝隙的间距不是很宽,我有可能通过,但……

等斯偷尔兄弟经过后,我们继续向西边的密林里进发,那里的魔兽更加兇猛。来到一处沼泽的岸边,安娜贝丝忽然说:“我们上次就是一直找到了这里。”

安娜贝丝深吸了口气,扫了眼其他的营员,说:“喀戎……或许我们应该在大堂说这件事。”

“好啦。”昆图斯站在主餐桌上招呼说,“大家都围过来。”

我们快速赶到“宙斯之拳”。“宙斯之拳”是位于西面树林中央的一堆巨石。混血营组织狩猎远征时常常在这里集合。不过此时周围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当心!”安娜贝丝用剑身挡开扎过来的一根巨刺。我挺剑疾刺,但那只蝎子怒吼着后退闪开。我们绕着石堆和对方三个魔兽周旋。对于这些巨蝎,进攻时要冒很大的风险。如果我砍它的身体,那么尾巴就会插过来。如果我专攻它的尾巴,两只大钳子就会从两侧夹过来。我们只能被动防御,但这样无法坚持太久。

我知道许多重要的地方都在随着西方文明中心的转移而变换位置,就好像奥林匹斯山坐落在帝国大厦楼顶,地狱入口则在洛杉矶市。我不过仅花了几年时间就把这些事弄明白了,厉害吧?

茱妮弗抽泣着,她用丝袖在眼角拭了拭,说:“还不是格洛弗。他现在烦得要死。整整一年,他都在外面寻找潘神,每次回来情绪就会变得更糟。起初,我以为他是不是又看上了别的树精灵。”

我笑了一笑,递给它一把方糖。黑杰克是几年前我从卢克的魔鬼船上救出来的。从那之后,它觉得欠了我的情,总是主动要求帮我点什么。

“进这里。”我说。

昆图斯一路不停地念下来,直到念道:“波西·杰克逊和安娜贝丝·蔡斯。”

看着巨蝎咔嗒嗒地走过来,安娜贝丝说:“一个人在前面吸引它的注意,另一个人绕到后面斩断它的尾巴。”

安娜贝丝说:“这的确是个秘密。因为她找到了克里斯·罗德里格斯。”

她说得对。儘管一片漆黑,但我感觉前方空蕩蕩的。暖风拂面,令人产生了一种在地铁里的错觉,只不过这条通道更古老、更阴森。

安娜贝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原以为他或许想通过迷宫来袭击营地,可其中有些环节说不通。根据克拉丽丝的探察,迷宫最近的出口在曼哈顿,卢克若从那里出来,对破解我们营地的魔法防护并没有什么帮助啊。克拉丽丝曾试着往迷宫的更深处探察,可那里太危险了……好几次差点儿出不来了。我查遍了关于代达洛斯的资料,但仍想不出卢克能有什么企图。不过,我也不是全无所获:起码我知道魔幻迷宫或许是解决格洛弗眼下难题的一处关键所在。”

“不对,等等。”我说,“在我们身后。”

“波塞冬,”我低声祷念,“请帮助我处理好尼克、卢克和格洛弗的事情……”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看来自己的脑袋确实不大灵光。别看我和这些树精灵同在一个营地里,但往日还真没有打过交道。除了知道她们不能离开自己的树木太远之外(因为那是她们的生命本源),对于其他真就了解得不多。

格洛弗说:“那里面布满了可怕的陷阱。处处充斥着死路和幻影,还有专杀山羊的疯子魔兽。”

茱妮弗问:“你们现在忙吗?”

“呜呜!”欧拉芮夫人的头已经完全埋进了一盘比萨饼里。

安娜贝丝说:“我们也不能肯定。克拉丽丝去那里就是为了查明原因。喀戎不想在营内引发恐慌,因此知道这件事的总共没几个人。他让我参与进来是因为……嘿,魔幻迷宫是我最喜爱的建筑之一。”说到这里,安娜贝丝的眼睛里流露出嚮往的神色,“迷宫的建造者代达洛斯是一个天才。但这件事的关键在于,魔幻迷宫内有着通往各处的出口。如果卢克掌握了这些出口,他的军队就能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任何地方。”

“啊,就是赫尔墨斯族的那个家伙?”我想起来了,克里斯是背叛营地,投靠敌人的营员之一。两年前,我们在安德洛墨达公主号上曾偷听过他和卢克的谈话。

我正要迈步向前,安娜贝丝忽然抓住我。“别再往前走了。我们先要找到出口再说。”

我们急忙转身,却是虚惊一场,原来是树精灵茱妮弗。

安娜贝丝表情不自然地说:“可这是唯一能帮到他的办法。再说,我们也得先知道从哪儿进去啊。”

她说:“让我告诉你吧。是关于魔幻迷宫的事。”(在希腊神话中,魔幻迷宫是传说中的一位能工巧匠专门为克里特国王建造的,其功能在于囚禁人身牛头怪——译者注)

“我掩护你。快进去!”

“嗨,老大!”黑杰克欢喜雀跃地搧动着一对大翅膀,“你给我带糖吃了吗?”

泰森浑身不自在地向外挪了挪,说:“我去……呃……擦亮我的铜海马驹儿。”

她听上去的确是被吓得不轻。

吃过晚饭后,昆图斯喊大家都穿上盔甲,看架势是要进行夺旗比赛了。不过,和寻常相比,营里的气氛却骤然紧张了许多。剑击场中的那几个木箱子已经空空如也。我隐隐觉得箱子里的魔兽只怕就在树林里。

“不许提出异议!”昆图斯斩钉截铁地说,“大家按分好的小组去準备,给你们两分钟时间!”

喀戎说:“你们已经失蹤了将近一个小时。比赛已经结束了。”

营员们群情激昂地议论纷纷。这次任务听起来不怎么难嘛。在场的各位没有哪个手上没沾过魔兽的鲜血。我们所接受的训练就是如何杀死魔兽。

“波西!”泰森说,“你们没事吧?”

“除非你手上有阿里阿德涅的线绳。”安娜贝丝插口说,“当年忒修斯就是依靠阿里阿德涅的线绳才走出魔幻迷宫的。它是建造者代达洛斯发明的一种导向工具。克里斯唸唸不忘的那个『线绳』,指的就是阿里阿德涅的线绳。”(阿里阿德涅是希腊神话中克里特岛国王米诺斯的女儿,她的母亲帕西法厄生了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米诺斯把它幽禁在一座迷宫里,并命令雅典人民每年进贡七对童男童女餵养这个怪物。雅典王子忒修斯发誓要为民除害,他借助阿里阿德涅给他的线球和魔刀,杀死这个怪物后沿着线顺来路走出了迷宫——译者注)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我回忆起他被关在魔兽之海中的独眼巨人洞穴里的那一幕。虽然在那之前他不喜欢地底下的生活,可经过那次悲惨的经历后,所谓的“不喜欢”就变成彻底的痛恨了。这种痛恨的情绪跟独眼巨人有很大的关係。即使连泰森……格洛弗虽然没有明言,但由于我和他之间有心灵锁链,因此我对他的情绪变化感受得非常清楚。

“但营里的规矩……”

“他在将近五十度高温的沙漠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线绳。”

安娜贝丝说:“我们不忙。出什么事了,茱妮弗?”

我想起尼克坐在冥河边的情景,于是说:“这么说……魔幻迷宫是地狱的一个组成部分啦?”

大家齐声发出抱怨的叹息。

“太棒了。”我沖安娜贝丝咧嘴直乐。

我这才知道昨晚有一条埃塞俄比亚翼龙对营地的防护发动了攻击。因为夜里的一番折腾,我睡得特别死,所以外面的喧闹根本没有影响到我。听营员们传言,那条翼龙攻击营地防护无果后并不急于离去,而是不紧不慢地围着混血大山游逛,寻找魔法防护的薄弱点。直到阿波罗族的李·弗莱彻带了几个同族的兄弟出营迎战,经过了一轮齐射,几只箭卡在了翼龙身上盔甲的缝隙中,翼龙这才知难而退。

安娜贝丝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代达洛斯的记号呀。“

我说:“所以尼克迟早要找上我。那个鬼魂还提到了迷宫。”

这时,坐在主餐桌边的昆图斯用力咳嗽了两声。我知道他是在提醒我们安娜贝丝在这儿坐的时间太长了。

我把昨晚接到彩虹信息的事说给她听。等我叙述完后,安娜贝丝盯着密林深处的黑影,说:“他在召唤死灵?那可不是好事。”

安娜贝丝压低声音说:“去年,克拉丽丝被喀戎派出去执行一项任务。”

“别说洩气话!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格洛弗走后,我朝昆图斯那边瞅了一眼。他脸色阴郁,对我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他收回目光,用力切下了一段香肠。

茱妮弗指着空地边缘说:“当然是住在杜松里面呀。笨。”(茱妮弗为杜松音译,因此茱妮弗嘲笑波西的反应。杜松是一种常绿灌木,会结浆果——译者注)

“它就能带你找到自然之神。”我接口说。

我们沿着脚印寻找。跨过一条小溪时,忽然听见附近有枯枝断裂的声音。我和安娜贝丝急忙俯身在一块巨石后,不久便见斯偷尔兄弟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嘴里还骂个不停。唉,父亲号称偷神,怎么生下的两个儿子走起路来却像河马呢。

我嚥了口唾沫,心中苦笑。对付一个,不在话下。对付两个,有点棘手。对付三个,门儿都没有。

安娜贝丝的小手缩进了我的掌心里。如果换一个环境,我会十分难为情。但在这个除了黑暗还是黑暗的陌生地方,我却感到了一丝慰藉。毕竟,这样我还能肯定她就在我身边。

我看了眼格洛弗,见他正把剩下的叉子放进嘴里嚼碎。我问:“他们探察迷宫干什么?”

安娜贝丝说得对。三只蝎子已经包抄过来,我都看见它们嘴边泛起的泡沫了。那副馋样,好像我们两个已经是到嘴的肥肉似的。

我们齐齐举起玻璃杯,跟着喀戎诵唸。

“你说他在那附近『出没』是什么意思?”

安娜贝丝说:“茱妮弗,格洛弗对其他的树精灵连看都没看一眼。他是在担心自己的搜寻者执照被吊销啊。”

“呃,还好吧。”我猜不透喀戎为什么问这个。难道他知道我昨晚接到的那个彩虹信息吗?

安娜贝丝点点头。一场场战斗打下来,我们对彼此的战略战术早就了如指掌。眼前这场仗对我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可这时,稳赢的局面突然发生变化,只见又有两只巨蝎从树林里爬了出来。

我垂下剑尖。“你住在石头堆里?”

克拉丽丝说:“这样一来,卢克的企图就彻底清楚了。”

安娜贝丝眼珠一转。“谁告诉你在建筑物下面的?拜託,波西。迷宫可大着呢,比一个城市还要大,更不要说是某个建筑物了。”

茱妮弗悲慼地说:“他以前就曾对一株蓝莓草动过心。”

我说:“没骗你们!刚才有三个蝎子追我们,所以我们就藏在石堆里。也不过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嘛。”

安娜贝丝和我转身看去,却见树林里走出一个油光发亮的琥珀色昆虫。昆虫足足有十尺长,长着一对刚硬的大钳子,尾巴上的刺居然和我的激流剑一般长。是巨蝎。蝎子的背上赫然捆缚了一个红色的布包。

“啊,”茱妮弗从脸颊拂去一滴绿色的泪水,“关于这个……”

克拉丽丝惊诧地说:“你们不会是已经找到它了吧?”

巨蝎们急速冲了过来,舞钳摆尾的架势,对我们似乎就是杀之而后快。安娜贝丝和我依託着距离最近的一块巨石。

“没错。”坐在主餐桌的昆图斯赞同说,“昨晚不是第一次,而且也不是最后一次。今后此类事情会越来越频繁。”

她说:“好了。帮我查看一下墙壁。”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噗的一声,茱妮弗化成了一团绿色的烟雾。

她躲在我的背后,开始朝缝隙里面挤。忽然她惊呼一声,抓住了我的盔甲繫带。顷刻间,我连带着和她一起跌进一个刚才还不存在的深井内。跌落中,我朝上瞥了一眼,看见了巨大的蝎子、深紫色的夜空和茂密的树木。随后,井口就像照相机的镜头一样关闭了,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你知道吃糖对你不好,黑杰克。”

我说:“这么说卢克也是在找阿里阿德涅的线绳喽。可他找那个线绳想干什么?”

我说:“我昨晚见到他了。”

呼吸声从周围的石墙反射回来。这里潮湿阴冷。我跌落后便坐在地上,感觉到地面凹凸不平,似乎是砖头铺成的。

“是啊。他那时已经完全疯了。克拉丽丝怕凡人将他送进精神病院,于是带他回母亲家静养。喀戎曾前往克拉丽丝的母亲家和克里斯见了一面,但没什么效果。他们从克里斯嘴里套出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卢克正派人在魔幻迷宫内探察。”

我们一起向后退。

此时虽然天色已晚,但从地平线上仍若有若无地透出几丝光线来。然而一旦踏进树林,天空立刻被遮挡得严严实实,宛如时值深更半夜一般。儘管是夏季,林子里的空气仍然透着些许寒意。安娜贝丝和我几乎同时在地面上发现了脚印,从脚印的繁杂程度来看,应该是许多双脚留下的。

下午,我到天马廄逛了一圈,去看望老朋友黑杰克。

“他们行的,你不用操心。”安娜贝丝说,“咱们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待会儿可别连小命都丢了。”

安娜贝丝说:“格洛弗,这或许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元老会的决定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星期过后,如果再找不到潘神的线索,你就等着去学踢跶舞吧。”

开始进餐的时候,喀戎和格洛弗坐了过来。格洛弗的眼睛有些淤肿,衬衫也里外穿反了。他把餐盘往桌上一撂,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

“哼……鬼出的自然是鬼主意了。这些鬼魂对于活人们无论出于嫉妒也罢,痛恨也罢,絶不会安什么好心。”

格洛弗咕哝说:“前提是不会在里面迷路,并且还要活着出来。在迷宫里,一不小心就会死得很惨。”

“这下我们师出有名了。”昆图斯的眼睛闪过两道凌厉的目光,“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

我的脑子急速转动。“你说的是过去曾囚禁人身牛头怪的那个魔幻迷宫?”

“又有任务了?”黑杰克问,“我随时準备起飞,老大!”

说完,他连饭都顾不上吃便夹着尾巴逃走了。

格洛弗畏惧地说:“半羊人们对地底下有排斥心理。所有的搜寻者都没有进入地下寻找过。那下面既没有阳光,也没有鲜花,更没有咖啡馆!”

树林里又响起沙沙声。茱妮弗急叫道:“快闪!”

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对安娜贝丝说:“你不该坐这里的。”

营地里流言传得满天飞:卢克和他的魔兽大军正密谋入侵混血营。大部分人推测这场仗会在夏天开打,但具体时间和方式却没人知道。再加上混血营的营员数量在减少,这场战役不容乐观。我们现在总共仅有八十名营员,而三年前这个数量是一百名。这期间,有的营员牺牲了,有的投靠了卢克,还有的下落不明。

“你们两个去哪儿了?”克拉丽丝问,“找了你们这么长时间,再不出来,我都要老死在这里了。”

安娜贝丝小声说:“在那边。”

“我们这是在……在哪儿?”安娜贝丝问。

“放心。”我拍着胸脯说,“这里就位于……”

众营员愤愤不平地离去,私下里兀自议论纷纷,时不时地朝我投来充满疑问的目光。

“嘿,好消息呀!”格洛弗的下唇颤抖着,“这下我一点都不担心了。”

“他对地下有恐惧症!”茱妮弗不满地说,“你们别让他去那里。”

昆图斯宣布:“你们分成两个人一组。”大家一听,立刻开始寻找自己的伙伴,却听昆图斯又说,“小组名单我已经确定好了。”

我们爬出石堆,正好撞见赶来的克拉丽丝和一群手举火把的营员。

我眨了眨眼睛。“你是说,潘神在地底下?”

“我得走了,”格洛弗凄声说,“茱妮弗还在等我呢。像我这么懦弱的人居然能够得到她的垂青,实在是前生修来的福气。”

格洛弗立刻像坐到了炭火似的跳起来:“什么?可……可是……”

“是啊……”喀戎说,“好吧,通知到此结束。让我们一起进行餐前祈祷吧。”他举起手中的高脚杯,“敬诸位神灵!”

安娜贝丝朝阿瑞斯族的餐桌那边望了一眼。克拉丽丝也正向这边瞅来,似乎知道我们在谈论什么,但她随即将目光移向桌子上的餐盘。

安娜贝丝说:“但是你几乎可以经由迷宫去往任何地方。它能知道你的心思,然后产生相应的幻境来愚弄你,甚至杀死你;可如果你能让魔幻迷宫为你所用……”

我对它说这份心意我领了。这时,一群低年级的营员们冲进马廄,开始了他们的骑术课程。我和黑杰克道了声别后离开了。我有种感觉,这一去,恐怕有很长时间不能和黑杰克再见面了。

格洛弗双手摀住脸,痛苦地说:“我真的做不来,波西。搜寻者执照,潘神,都和我的缘分到头了。我只能开一家木偶剧团了。”

安娜贝丝转头看着我,乌黑的眼珠充满了担忧的神色。她说:“我们找到了魔幻迷宫的一个入口。通过这个入口,敌人就能一路畅通无阻,直捣混血营的心脏。”

格洛弗说:“她那是瞎猫逮住了死耗子!而另一个人却……”

“你的盔甲穿得有些歪。”她帮我正了正繫带。

噼啪!又是枯枝折断的声音。随即就听见枯叶的沙沙声。显然,有一个体型巨大的东西在树林里移动。

她说:“时间不够。”

喀戎说:“我特意把格洛弗叫来,就是想让你们两个好好谈谈。我先走一步,还有几个彩虹信息要发送出去。再见吧。”他给了格洛弗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踏着蹄声离开餐厅。

他泪眼汪汪地看着我。“波西,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在独眼巨人洞穴里的情形你也看到了,你真认为我能在地底下……”

黑杰克噼噼啪啪地嚼着方糖,过瘾地摇了摇马鬃,说:“哇噢!糖真是好东西!老大,什么时候来兴緻了想上天飞一圈,你只要吹个口哨就成啦。老黑杰克会带着它的朋友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时大家异样的目光都向我们这边投射过来。

“是啊,是啊。这么说你给我带了些,是吗?”

“我记得这件事。”我说,“还是个秘密任务哩。”

安娜贝丝苦笑说:“我……咳,是啊,我们找到了。”

“或许你说得没错,黑杰克。这件事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在它的口鼻部轻拍了两下,说:“还没有定下来具体任务。现在大家都在议论地下迷宫的事情。”

“找到了!”她吁了一口气,将手按在墙上的一条细微裂缝上。裂缝立刻发出蓝光,一个希腊字元显现:Δ(德儿塔)。

格洛弗嘀咕说:“是啊,要不是一个独眼巨人坐在我的身上,我们已经赢了。”

安娜贝丝说:“是啊。去年夏天他在亚利桑那州凤凰镇,克拉丽丝的母亲家附近出没。”

说着,茱妮弗开始哭起来。安娜贝丝劝解说:“不会,我能肯定他并没有移情别恋。”

“不管怎样,小命是暂且保住了。”虽然我也很害怕,但依旧做出镇定自若的样子。巨石后面不可能有山洞,对此我敢以人格担保。刚才就像是地面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然后把我们吞了进来。此时我能想起来的就是餐厅外的那条裂缝。去年夏天,那几个骷髅武士就是被陡然出现的裂缝吞噬进了地底。也不知道我们是否遇到了同样的遭遇。

我朝上方瞅了瞅,这才发现根本看不出我们是从哪里掉下来的。通道的顶部是严丝合缝的石头,而通道本身却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深不见底。

昆图斯拿出一个捲轴,开始念小组名单。贝肯道夫听到他和赛勒娜一组,顿时眉开眼笑,一副吃了天鹅肉的样子。斯偷尔兄弟两个向来形影不离,这回自然也是一组。克拉丽丝和阿波罗族的李·弗莱彻被分到了一组——这两个人一个擅长进攻,一个擅长远射,是非常有竞争力的组合。

也不知为什么,我听到这里竟然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可怜的克里斯……他这人一向不算太坏,是什么令他精神失常了?

喀戎轻拍他的肩膀,安慰说:“你做得很好,李。每个人都要保持警惕,但也没必要慌乱,这种事并不是头一回发生。”

只听昆图斯又念:“格洛弗·安德伍德和泰森。”

我举剑往四周照了照,咕哝说:“这个房间可真长。”

“我做不来的。”格洛弗害怕地摀住肚子,“即便是想像一下,我都吓得要吐出来了。”

格洛弗咬了口鸡蛋,心不在焉地将叉子和鸡蛋一起在嘴里嚼碎了咽进肚里。他咕哝说:“他想让你说服我。”

安娜贝丝点点头:“事已至此,探察魔幻迷宫的事不能再耽搁了。”

营员们开始七嘴八舌地问问题,看上去和我一样是一头雾水。喀戎举手示意安静,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这件事以后再向大家解释。宵禁的时间已经过了,你们先都回去睡觉。今天的比赛进行得非常成功。”

按照混血营的规定,营员是不能随便换座位的。半羊人由于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混血者,因此不在限制範围之内。但是混血者只能坐在自己所属神族的座位上。我不清楚如果违犯这条规定会受到何种惩罚,因为大家都遵守得好好的。如果此时狄先生在这里,很可能会用葡萄藤之类的东西勒死不守规矩的安娜贝丝。只是他不在,而喀戎也刚刚离去。只有昆图斯在餐厅,但他仅仅扬了一下眉毛,并没有说什么。

忽然一个人坐了过来,是安娜贝丝。

我奇怪地问:“线绳?”

麻烦太多了,让我站在这里一一叙述,我能说上大半天。

我说:“爬上去吗?”

飘忽不定的火光中,他的灰头髮令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鬼魂。欧拉芮夫人在他身旁跳来跳去,兴高采烈地席捲着桌子上的残羹剩菜。

安娜贝丝皱眉说:“不是。不过嘛,魔幻迷宫里好像倒是有几条通道通往地狱,我也不十分确定。地狱在很深很深的地底下,而魔幻迷宫则贴着地表,就好像表皮下的皮层一样。数千年来,迷宫的面积一直在扩大,如今已是四通八达。你可以经由魔幻迷宫到达任何地方。”

营员们纷纷交头接耳。

我说:“明白,你是想使用隐身帽呀。”

“这么说……它现在不在克里特岛的王宫下,”我猜测说,“而是位于美国境内的某个建筑物下面喽?”

“他也没死啊,只不过是有点精神失常罢了。”

我说:“我们掉进了一个洞里,不过没什么事。”

安娜贝丝说:“可我有话对你说。”

安娜贝丝说:“听着,格洛弗现在有大麻烦,眼下我们只有一个办法能帮他。那就是魔幻迷宫。你不是想知道我和克拉丽丝去哪儿侦察了吗?就是那里。”

说完,她回到雅典娜族的那一桌,完全无视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我紧张地看了眼安娜贝丝,两个人开始顺着梯子向外爬。

我说:“那个鬼魂给他出了个馊主意。怂恿他去报仇。”

“呃,好吧。是什么样……”

这时,喀戎带着泰森和格洛弗也匆匆赶过来。

喀戎为了缓解大家的紧张情绪,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俯身问我:“波西,昨晚睡得怎么样?”

我们不约而同地拔出宝剑。

我说:“哪有那么夸张,不过几分钟而已。”

“它仍在营外徘徊。”李警告大家,“二十支箭全部射中它的身体,而它竟然毫髮无损。那家伙足足有十米长,浑身透着绿光。它的眼睛……”李说到这里,心有余悸地打了个寒战。

安娜贝丝说:“格洛弗,迷宫里肯定有一条正确的路。克拉丽丝不就出来了嘛。”

“波西!安娜贝丝!”泰森的声音最大,不过其他人的声音也不小。

“但迷宫内的环境却错综複杂,对吗?”

“找什么?”

安娜贝丝削出了一剑,转头像看一个疯子似的看着我:“进那里去?太窄啦!”

我说:“哇噢,赶紧打住。克拉丽丝和那个疯子是怎么回事?”

我说:“这个嘛,我们正在玩一个游戏,对手是几个魔兽。而且我们还要儘量活下来。”

“我住这儿啊。”

“三个?”安娜贝丝惊呼,“这不可能!这么大的一片森林,我们就招来了一半的蝎子?”

泰森和格洛弗,两个人三道哀求的目光向我投来。我冲他们一点头,毫不吝啬地送出了精神鼓励。泰森哭起了鼻子,格洛弗则在紧张之下开始啃咬手上的木棒。

我怔了一下,然后才明白她指的什么。去年冬天,我们四处寻找尼克,一直来到这里才放弃了继续找下去的打算。当时,格洛弗、安娜贝丝和我就是站在同一个地点,我劝说他们先别把尼克是冥王哈迪斯之子的事情告诉喀戎。不为别的,就是想在尼克的身份暴露之前,把事情先安排好,我觉得这样才对得起比安卡的死。如今六个月过去了,我却连尼克的影子都没找到。想到这里,我心里便一阵发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