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迷宫战场·尼克请活死人大吃大喝

上一章:第66章迷宫战场·违反纪律的安娜贝丝 下一章:第68章迷宫战场·长了两张脸的神灵

努力加载中...

“不,”克洛诺斯的声音很平静,却带有不容置疑的坚定,“我要亲自出马。只要再有一位加入我们的事业就已足矣。最终,我将彻底从地狱深渊中崛起。”

这一次,喷泉里没有像昨晚那样发出提示语音。我隐隐感觉喷泉是在等我主动请求。

“进来吧。”

“你想要力量,我便给了你力量。如今你已经成为不死之身,不久的将来你还要统治天下的神灵和魔兽。难道你不想报仇雪恨吗?难道你不想看着奥林匹斯神界灭亡吗?”

深夜,繁星满天,巨大的柳树黑影在他的周围乍隐乍现。

喀戎、昆图斯和几名营员前来为我们送行。不过我总感觉到有些人的口气与其说是依依惜别,倒不如说是热烈欢送更为準确。“宙斯之拳”旁支起了几顶帐篷,营地专门派人驻守在里面。贝肯道夫和他的同胞们在周围精心设置了壕沟和鹿角。这些措施都是喀戎为了预防“魔幻迷宫”的入口发生突发事件而作出的安排。

我大声喊:“住手,快住手!”

“他还想要什么?”

“那你干吗还收留他?”

鬼魂厉声喝道:“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你这个无赖。”

卢克跪在克洛诺斯金棺前的一块小毯上。藉着月光,我看见卢克原先的金髮已经变成了一头白髮。他穿了一件古希腊式白色长袍。在白衣的映衬下,他看起来彷彿处在静止的时间当中,显得有些不真实。我曾在奥林匹斯山上的一个低级神灵身上见过类似的感觉。上次见到卢克的时候,他从塔梅尔佩斯山上摔下,骨骼寸断,遍体鳞伤。如今他的气色却很好。不,不止很好,几乎是满面红光了。

“如果克洛诺斯复生,卢克说他们会做什么?”

尼克问:“我怎样才能令姐姐复活?”

别想了。

尼克将食品袋倒转过来,在石洞上方抖了抖,将炸薯条和汉堡包也全部扔了进去。

“不是所有人都吃他那一套。”我保证道。

尼克喝道:“一个个来。”

“让死去的人重新品嚐,”尼克小声唸诵,“让他们站起来,接受餽赠。让他们恢复记忆。”

我的嘴巴闭得死死的,一句话都不敢说,但心里却感到十分愧疚。我不想让喀戎知道尼克是哈迪斯的儿子。可是那些灵魂——如果克洛诺斯知道尼克的身份怎么办?如果他把尼克带坏怎么办?这些考虑都令我忍不住想对喀戎吐露真相,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不知道喀戎对这件事会作何反应。我必须自己找到尼克,对他进行好言相劝。

鬼魂说:“主人,不用这么麻烦,我能给你带路。问问他灵魂互换是否真有其事。”

“波西,当初昆图斯主动来营地效力……哼,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尼克焦急地问:“我要见我的姐姐!她在哪儿?”

我顿时如遭电击。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卢克的姓,也从来没有对此加以留意。

于是,我们一行四人终于踏进了黑暗的迷宫。

我们走到被称为“宙斯之拳”的乱石堆。我凝视着巨石之间的那一道裂隙,那就是魔幻迷宫的门户之一。

躺在旁边舖位上的泰森睡得正香,我听着一重又一重的鼾声,已经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渐渐落了下来。

“因为有时把你不信任的人搁在身边,你就能更好地监视他呀。他或许真如其所声称的那样,是一个寻找归宿的混血者。当然啦,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公然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不过我会盯……”

“自从你在西雅图想杀了那个男孩儿之后,你还指望我会给你好脸色看吗?”

“这不奇怪……你的意思是你早已知道?”

“不能肯定,但如果他们是同代达洛斯作交易,那可就糟了。如果那个老发明家的确还活在世上,如果他还没有被上千年的迷宫生活逼疯……唉,只要是克洛诺斯想招揽的人,没有他得不到的。”

喷泉“咔嚓”一声崩裂了。泰森睡梦中嘟囔了几句,翻了个身子,继续呼呼大睡。紫色光芒中,恐怖诡异的黑影投射在屋子的墙壁上,彷彿幽灵们就要从喷泉的画面中逃出来。

安娜贝丝正在检查背包,看见我和泰森走来,皱着眉说:“波西,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不知道这几天你是不是吃呛药了,说话这么沖。原先跟你在一起可是很好玩的哟。”

喀戎勉强笑了笑,说:“是啊,或许吧。可是,波西,你一定要提高警惕。我担心克洛诺斯是为了别的原因找代达洛斯,而不单单是想穿越迷宫。”

“承蒙小姐青睐,不过还是谢谢了。有事情报告,没事情走人。”

卢克的身体一颤,回答说:“想的。”

忒修斯毫无生命气息的眼睛转了一下,告诫说:“这种事太疯狂了,千万不要去尝试。”

将剩余的可乐倒完之后,尼克又拎起一只印有卡通图画的白色纸袋。虽然有几年没见过了,但我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那是一只麦当劳欢乐餐的袋子。

天色刚刚破晓,我们几个探秘行动的小组成员便在“宙斯之拳”集合。我早已经整装待发——几袋天神食品、几瓶天神饮料、睡袋、绳索、衣服、手电筒和一大堆备用电池。激流笔按惯例放在衣兜里。除了以上物品,我还特意把泰森送我的能变成盾牌的手錶戴在了手腕上。

尼克问:“挖得够深了吧?”口吻中充满了怒气。

太阳出来后,浓雾散尽,晴空碧蓝 员们又开始了一天的训练课程:骑飞马,练射箭和攀岩。与此同时,我们却要进入黑暗的地下。

尼克说:“你叫什么名字?”

喀戎恨恨地说:“对此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墓穴开始冒出气泡。棕色的泡沫液体升至地面,整个洞内彷彿充满了汽水。雾气更加浓重了,青蛙也不再鸣叫。许多蓝色的身影从墓穴里爬出来,隐约能认出是人体的形态。尼克居然用可乐和汉堡包就召唤出了幽灵。

卢克闭上眼睛,似乎在整理思路。“大人,或许您有些操之过急了。或许该由克利俄斯或者许珀里翁率领……”(克利俄斯、许珀里翁与克洛诺斯一样,都属于泰坦十二巨神——译者注)

“你好,卢克。”凯莉的微笑风致嫣然。一身红装更令她显得婀娜多姿。光看表面,谁也猜不出她居然是一个青面獠牙、血睛红髮的大恶魔。

“这……也不能说没有。可是幽灵……”

鬼魂咕哝说:“在我那个时代,食用动物的血就行。那些死人根本尝不出什么区别来。”

忽然,水池边的其他幽灵骚动起来。他们惶恐不安,紧张地喃喃低语。

我猛然惊醒过来,心里压制不住地一阵狂跳。刚才凯莉的尖牙距离我的喉头仅有一寸之距,若不是及时醒过来,就要被撕成碎片了。

尼克说:“我可不会用假货糊弄他们。”

“我不知道啊。”最后我说,“不过,呃,茱妮弗对我说过一件事,或许你也该听听。”于是我把茱妮弗发现昆图斯在乱石堆出没的事说了一番。

喀戎开始朝树林里走去。“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就是最后加入到他们阵营的那个鬼魂。那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鬼魂说:“胡说八道!快回答主人的问题,不许有丝毫隐瞒!”

尼克问:“他所说的『一魂换一魂』,是不是真的有这种事?”

卢克问:“怎么了?”

“差不多了,主人。”说话的正是我曾在彩虹视屏里见到的那个鬼魂,“可是主人,这一切都毫无必要。我已经给过你建议了。”

甚至没有等我投入金币,水面就开始了波动。彷彿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控制了喷泉里的水,而这股力量絶非来自彩虹仙子。水面波动了一阵后,尼克出现在画面里。不过他这次并不是在地狱,而是站在一个墓地里。

“人数太多了。”鬼魂的语气有些紧张,“你还不了解自身能力的极限。”

卢克冷冷地说:“什么事,魔鬼?我说了,不许人进来打扰。”

鬼魂心疼地说:“那至少也该把里面的玩具留给我吧。”

“他来了!”忒修斯惊惧地说,“他感应到了你的召唤。他来了。”

“我去去就来。”说着,我朝树林那边扬了扬头,喀戎会意地和我一同走过去。

“我害怕的就是这种事情。”喀戎说,“同我的父亲克洛诺斯作战,我们赢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

我可是在做梦啊,凯莉怎么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呢?我敲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原因。无论怎样,我还是听到了对方的大秘密。一支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克洛诺斯将御驾亲征。敌人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一旦摸清迷宫内的通道,他们就会发动雷霆万钧之势,一鼓作气蕩平混血营。而从卢克刚才的话来推测,双方的交战已为时不远。

这时,忽然传来敲门声。金棺的光芒顿时熄灭。卢克站起身,插回“回噬”神剑,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深吸了口气。

“把你的剑拔出来,卢克·卡斯特兰。”

忒修斯突然惊叫道:“你的声音,我记得你的声音。”

尼克说:“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但他的声音有些虚弱。他拔出一把黑黢黢的短剑,剑身既不是精铜也不是精钢,或许是铁吧?墓穴里爬出的那些幽灵一看到这把黑色短剑,都忙不迭地向后退。

金棺发出的金色光芒瞬时充满整个房间。“既然如此,你就应该抓紧时间準备那雷霆一击。一旦交易完成,我们就要出发了。首先要让混血营化为乌有,等那些令人讨厌的英雄被清除后,我们将进军奥林匹斯山。”

“我们必须抢先找到代达洛斯,”我说,“并且说服他不要为克洛诺斯效力。”

“你对我发过誓。”克洛诺斯提醒他,“这把剑就是你当初誓言的佐证。”

“什么?”安娜贝丝问。

“彼此,彼此。”我说。

“呃,在我眼里他连个屁都不是。”凯莉浑不在意地说,“不过就是一顿饭罢了。你知道我的心是属于你的,卢克。”

“我们的密探传来了好消息,大人。”他说,“正如您所预测的那样,混血营派出了探秘小队。我们的承诺差不多完成了。”

忒修斯目光逡巡,试图找出那个鬼魂,却怎么也看不见他。找了一会儿没有结果,这才将目光缓缓回到尼克的身上。“魔幻迷宫真正称得上是一处险地。我能从那里出来,是因为获得了一位凡人姑娘的芳心。那位公主给了我一根线绳,引导我走出迷宫。”

至少我在出发之前能睡一个安稳觉,对吗?

这个推测太可怕了。

茱妮弗和格洛弗这一对小情人站得离我们远远的。茱妮弗吧嗒吧嗒地掉着泪珠,一遍遍地叮嘱格洛弗要注意安全。她关爱备至地拉平格洛弗身上的衣服,竖直他头上的帽子,拈去他外衣上的羊毛。因为谁也不知道我们这一路将会遇见什么东西,所以为保险起见,格洛弗穿戴成了人的样子,把双角藏在帽子下面,把两条羊腿塞在牛仔裤、假腿和旅游鞋里。

也许我应该什么都不想,回到床上睡大觉吧。可是我回忆起昨晚见到的那诡异的一幕——尼克坐在冥河岸边。

于是我说:“你是不是有事对我说?”

凯莉说:“你的感觉越来越迟钝了,卢克。有人在监视我们。”

我浑身的力气彷彿一下子都被抽乾了,瘫倒在地上。回想刚才看到的情景,心里仍涌起一阵阵的寒气。直到泰森第二天醒来看到我的时候,我仍然在望着四分五裂的喷泉,呆呆地出神。

“闭嘴!”尼克命令道。他倒空了另外的十一罐可乐和三袋子欢乐餐,然后开始用古希腊语进行吟唱。我只听出了其中的几句,都是些关于死人呀,记忆呀,从坟墓里复活之类的话。

我点点头说:“卢克当时说克洛诺斯正在死而复生,他每多招募到一员,就会有一片克洛诺斯的碎片出现在金棺里。”

两具骷髅顿时瘫成两堆骨架。

我问:“你知道克洛诺斯所说的『交易』是什么吗?”

大门打开。两个蛇女滑行进来——她们的下肢是蛇尾,而不是两条腿。走在蛇女中间的居然是曾在古德中学想把我当饭吃的艾婆萨凯莉。

鬼魂抱怨说:“或许你还应该对铁铲道一声谢,它们的感情不比这些骨头少。”

“我的继父死了。”忒修斯一边回忆一边说,“他以为我丧命于魔幻迷宫内,于是悲痛之下投海自尽。我也想让他活转过来,但我不能这样做。”

“当然啦,孩子。”

卢克后退了一步,板着一张脸说:“有事情就报告,没有事情就请离开!”

这时,我面前喷泉里的水开始颤动,发出震人心魄的嗡鸣。我这才发觉是整个屋子都在晃动,而且越来越剧烈。画面中的尼克发出刺眼的强光,令人不能逼视。

想到这里,我恨不得大半夜地就去叫醒安娜贝丝,把这个惊天消息告诉她。这时,我发现屋子里比平时光亮了许多,一道蓝绿色的光从海水喷泉里发出,甚至比昨晚还要明亮和急促。我感觉喷泉里的水就差发出嗡鸣声了。

“是的,大人。只不过……”

尼克问:“谁啊?”

尼克说:“我想向你打听关于我姐姐的事。你说,这次探秘行动能帮助我的姐姐复活吗?”

一个幽灵飘飘忽忽地上前跪在已经变成了水池的墓穴边,咕嘟咕嘟地大口喝着,若有若无的鬼手还伸进池内捞了些炸薯条出来,这才重又站起身。经过这一番吃喝,我看见他的身体竟然结实了许多——原来是一个身穿希腊战甲的十几岁孩子,捲曲的头髮,碧绿的眼睛,一个形同贝壳的夹子嵌在斗篷上。

小孩儿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彷彿在努力回想自己的身份,半晌后方才回答:“我叫忒修斯。”声音乾哑,如同脆纸的撕裂声。(忒修斯是希腊神话中的英雄,相传其十六岁时来到雅典,后来在克里特公主阿里阿德涅的帮助下打进迷宫,杀死牛头人身怪,救出同胞,胜利返航。但是由于他们过度高兴,竟忘了把黑帆换为白帆。忒修斯的父亲看到船上挂的仍旧是黑帆,以为自己的儿子离开了人世,于是悲痛万分,投海自尽——译者注)

虽然他竭力做出一副乐观振奋的样子,但我知道他的内心其实非常焦虑。我实在不想再拿别的事来吓唬他,可是当我的脑子里闪过昨晚的梦境,便不由自主地说:“嗨,呃,喀戎,我走之前能请你帮个忙吗?”

我点点头,手伸进口袋裏握住了昆图斯送给我的那个冰哨。我回过头去,恰好看见昆图斯正盯着我。看见我扭过头,他抬起手挥了挥,向我告别。

喷泉内没有回应。

“我和安娜贝丝曾谈过这件事。你还记得安德洛墨达公主号的事吗?你说你就是在那里第一次看到金棺的?”

“多保重。”喀戎对我们说,“祝你们满载而归。”

凯莉耸了耸肩膀。“怕你啦。遵照你的要求,先遣队已经就绪。我们能随时……”她忽然皱起眉头。

她的目光在舱内扫了一圈,突然盯住了我。一张艳丽的俏脸突然变成了一副老巫婆的面容,张开血盆大口朝我扑过来。

尼克说:“谢谢,你们可以走了。”

“非常好。”克洛诺斯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字,竟如一把尖刀插在我的内心,“一旦我们有了探察的手段,我要亲自担任先锋,带领队伍进去。”

“这你管不着,直接告诉我方法就行了!”

“我们的密探传来了好消息。”卢克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们这边刚刚决定派出探秘小组,卢克那边便立刻得悉这一消息了。

凯莉嗔道:“啧啧,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你的脸色不好,想不想听好消息呀?”

卢克拔出了他的那柄名为“回噬”的神剑,剑的双刃发出诡异的光芒——一半是钢,一半是精铜。我曾经有几次差点儿在这把神剑之下丧命。它具有强大的邪恶魔力,既能杀死凡人,也能屠宰魔兽。神兵利器之中,我最忌惮的就是这件武器。

还没等我解释,便见喀戎走过来说:“看来大家都已经準备好啦!”

泰森坦白说:“他昨晚砸了一口喷泉。”

“他来寻找这股力量的源头。”忒修斯说,“快放我们离开!”

梦里,我站在安德洛墨达公主号的特等舱里。从开着的窗户朝外能看见月光下的海面。寒风吹得天鹅绒窗帘沙沙作响。

格洛弗紧张地说:“再见啦,阳光。”

情急之下,我拔出激流剑,用力劈在喷泉上。喷泉轰然崩开,原本巨大的石块顿时被劈得七零八落,海水四散飞溅。泰森又嘟囔了几句,但鼾声依然不断。

“但您的肉体,大人……”卢克的声音开始发颤。

一声声锨铲鐝凿,一片片黄土从一个地洞内向外抛出。尼克身穿黑色披风,静静地站在地洞旁看着别人在挖掘。夜里雾气很大,空气温暖而湿润,四周蛙鸣阵阵。一只沃尔玛超市购物袋放在尼克的脚边。

“我想採用别的方法!”尼克打了个响指,挖凿声停了下来。两具骷髅从地洞内爬上来,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稀巴烂。

一缕寒意顿时顺着我的脊樑骨钻了下去。“他说他们会给克洛诺斯做一个新的躯体,那个躯体和赫菲斯托斯的匠炉的价值一样大。”

“没错。”喀戎说,“代达洛斯是世上最伟大的发明家。他建造的可不仅仅是魔幻迷宫啊。机器人、会思索的机器等等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如果克洛诺斯希望代达洛斯为他製造一个新的躯体呢?”

于是我下床走过去。

避开大家的耳目,我这才对喀戎说:“昨晚我梦见卢克和克洛诺斯了。”于是我把梦里的细节一一叙述给他听。这个消息似乎把他的肩膀压得更低沉了。

尼克手下的那个鬼魂恶狠狠地说:“主人,问问他灵魂呼唤术的事!”

或许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谈了这么久的缘故吧,安娜贝丝过来问道:“波西,你準备停当了吗?”

尼克没有理会他,而是拾起购物袋,提出一捆十二罐装的可乐。“噗哧”一声打开其中的一罐,尼克并没有喝进嘴里,而是将罐内的可乐倒进了地洞。

忒修斯苦苦思索,坚持说:“我肯定认识你。”

喀戎很少称呼克洛诺斯为“父亲”。不过事实就是如此。在希腊神话世界里,神灵、魔兽和泰坦巨人之间多少都有点亲缘关係。不过喀戎决不会因此而这般吹嘘说:“听好了,我父亲是威力无比的、邪恶的泰坦王,他要毁灭整个西方文明!我长大了要像他一样!”

我说:“好吧,请显示尼克·德·安吉洛。”

我心里大叫,不会吧。这个孩子怎么会是忒修斯呢?我是听着忒修斯的传奇故事长大的。在我幼小的心目中,他的形象絶对是属于高大威武级别的。可我眼前的这个小屁孩儿别说高大威武了,恐怕当着我的面他还得管我叫声哥吧。

泰森接腔说:“你们好啊,石头和土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