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迷宫战场·泰森带领我们越狱

上一章:第68章迷宫战场·长了两张脸的神灵 下一章:第70章迷宫战场·误入恶魔农场

努力加载中...

当我们冲向码头的时候,恰好有一艘游艇靠岸,一群新游客正从船上下来,忽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瞪着眼睛看着我们几个跑过来,跟在我们后面的是惊慌失措的游客,而跟在游客后面的……我不知道他们透过幻影迷雾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不过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肯定不是美好的东西。

“快跑啊!”安娜贝丝多此一举地喊着,好像我还需要她教似的。

贝理雅瑞斯也做出同样的动作,不过他用的是一百只手,同样的动作,阵势可就大了许多,那声音好像军队齐步走一样。顿时,石头如雪崩一样砸下,剪刀如不要钱似的飞出来,而布呢,都够做一百套衣服了。

“我记得那场战争。”贝理雅瑞斯的面容再次发生变化——皱着眉头,撅着大嘴,我估摸着这个就是他思索问题的表情,“天空中电闪雷鸣,整个世界都为之震颤。我们扔了许多石头。泰坦巨人和魔兽们差点就赢了。听莰蓓说,如今他们又变得强大起来了。”

贝理雅瑞斯并没有听我的。虽然我知道莰蓓不久就会回到这里,但要我不管贝理雅瑞斯,自己一走了之,我却做不到。因为泰森会为此哭上几个星期的。

“你能行的!”我大声为泰森鼓劲。但很快我便发现泰森撑不住了。莰蓓渐渐佔据了上风,压得泰森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不行,我得帮泰森抵挡一下。慌忙中,我摘下手腕上的手錶,轻轻一按,手錶立刻变成了一面铜盾。我用力将铜盾甩出,朝莰蓓的脸上砸过去。

“贝理雅瑞斯!”泰森立刻振奋起来,“他是一个百手巨人。他们的身长与天同高,力量之大……”

“伙计们,”格洛弗插话说,“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莰蓓随时会回来,我们的气息根本瞒不住她。”

“好,就让我打开牢门吧。”说着,泰森抓住牢门用力一拽,铁门轻轻鬆鬆地被摘掉了,就好像从豆腐上取下来那般容易。

“贝理雅瑞斯,打啊!”泰森焦急地说,“快恢复原形!”

泰森认真地说:“你是百手巨人啊!世上没什么事能够难住你!”

那个魔兽有点类似于人马怪,自腰部以上的半身是一个女人,但下半部分的身体却不是马,而是龙身——至少二十英呎长的躯体,黑鳞遍体,粗长的爪子,尾巴上长满了倒鈎。她的腿乍一看,还以为缠满了葡萄藤,但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将会发现那些葡萄藤居然是无数条盘绕的小蛇,昂首吐芯,彷彿随时都在寻找着猎物。女人的头髮和美杜莎一样,也都是毒蛇组成的。最为怪异的是,就在人身与龙身连接处的腰部,皮肤表面不断地鼓起变形,时不时地会出现一个动物的头颅——兇残的狼、熊和狮子。令人感觉就像是在看一个生长成形的东西,似乎这个魔兽是在远古时代万物成形的混沌世界中产生的。

从我们的上一层传来低沉而空旷的抽泣声。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低声说话。那个声音说的话属于一种陌生的语言,铿锵有力。

“没错!”泰森惊喜地说,脸上带着骄傲的微笑,“贝理雅瑞斯非常强壮,就连独眼巨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偶像,打一个叫他们开开眼界!”

安娜贝丝说:“泰森,我觉得由你来打开牢门比较合适。”

贝理雅瑞斯哭着说:“混血者都是大骗子。”骂归骂,他还是缓缓地站起来,跟着我们走出牢房。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胃里顿时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就在我们对面的第二层的平台上,站着一个狰狞恐怖的魔兽。

在魔幻迷宫里这么走了几步,忽然就从美国的另一端冒出来。听上去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安娜贝丝为了监视塔梅尔佩斯山,好歹也在旧金山住了整整一年,不可能会认错地方的。

“大家避开那两把弯刀!”我警告说。

只听耳后传来翅膀扑扇的声音,莰蓓腾空飞起,嘴里发出兇狠的吼声。虽然她用的是远古时代的语言,不过我不用翻译也知道那些都是狠话。

我们急忙跑到庭院对面,离牢房区远远的。

“停下。”格洛弗忽然出声警告。

忽然一声巨响,墙体崩塌了。

我说:“如今莰蓓又回来了。”

泰森将一根路灯柱从地里硬生生地拔出来,喝道:“你们继续跑。我来引开她。”

我们终于回到了最初进来时的那间牢房,但牢房内的墙壁上光溜溜的,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推开的痕迹。

继而他又用那个女声说:“那么我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贝理雅瑞斯。”泰森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我十分奇怪,因为以前他在模仿别人说话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他嚥了口唾沫,继续模仿说:“别以为你原先第一次的入狱生活难以忍受。跟这次比起来,那只算小儿科罢了。我回来之前,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在这里!”格洛弗在墙上摸到一条细小的裂纹。在他的触碰下,那条裂纹立刻变成了希腊字母Δ,并且发出蓝色光芒。随后,巨石缓缓打开。

安娜贝丝说:“我们必须分散她的注意。”

中了!铜盾在她的脸上打了个正着。泰森受到的压力顿时减轻,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回身钻入了迷宫。我不敢拖延,也钻了进去。

泰森咕哝说:“这个莰蓓是独眼巨人的噩梦。”

我说:“我帮你。”

我感叹说:“这种变脸游戏肯定属于高难度动作了吧。”

她说:“也就是百手巨人。他们之所以被这么称呼,是因为……呃,因为他们确实长了一百只手。说起来,他们还是独眼巨人的哥哥哩。”

我们听得毛骨悚然。安娜贝丝打了个哆嗦,说:“我就怕他玩这一手。”

我抬头看了看楼上的监狱,无论怎么看也不觉得与天同高的人竟能窝在那么小的牢房里。还有,他为什么哭呢?

哭声停止了。

我急忙把贝理雅瑞斯推进迷宫,安娜贝丝和格洛弗紧跟而入。

说着,她伸出双手。那一瞬间,贝理雅瑞斯的脸上流露出希望的神情,慢慢伸出了几只手。但紧接着,那伸出的几只手却被两倍以上的手打了回去。

安娜贝丝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百眼巨人能够变化出五十种不同的面容呢。”

贝理雅瑞斯叹道:“愁眉苦脸惯了,想要变个样子也不容易啊!”

贝理雅瑞斯抹了把眼泪,竟然很浪费地用上了五六只手。谁让人家手多呢。他的有些手在鼓捣从牢房里的那张破床上拆下来的金属和木片,就像我以前看泰森摆弄小零件时所表现的那样,手指上下翻飞,一会儿工夫就製作出了一艘玩具船,但随即又以同样快的速度拆散了。还有几只手在随意地抠着水泥地板。其余的手,有的在玩弄石块、纸片、剪刀等等,有的则照着墙壁表演手影。

一鼓作气冲过去之后,我们突然发现来到了监狱的一个庭院里,四周是了望塔和铁丝网。在迷宫中待久了,突然来到阳光下面,眼睛顿时被刺得睁不开了。庭院里到处是来往穿梭的游客,举着照相机四处拍照。暖风吹散了海湾的寒气。南面,旧金山阳光灿烂,如沐春风。然而在北面,就在塔梅尔佩斯山的上空,一团黑色的风暴正缓缓旋转。那里是阿特拉斯扛天的地方。同样还是在那里,奥泽拉斯山的泰坦神殿正在平地拔起。眼看着塔梅尔佩斯山上出现了那个神秘的大风暴,这些游客竟然视若无睹,真令人难以置信啊!

说完,那个龙女踩着重重的步子朝楼梯井走去,缠在腿上的毒蛇缓缓扭动,乍一看如同草裙一般。龙女呼哧一下展开身后的翅膀,双脚向下一点后腾空而起,飞过广场。我们吓得急忙缩回到暗处。只觉一股火热的带有硫黄味的风迎面而来,龙女从我们头上飞过,在拐角处不见了。

我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我问:“什么不可能?”

“那是上古语言的发音。”泰森声音颤抖地说,“是大地女神对泰坦巨神……和其他子女说的那种语言。在那个远古时代里,就连神灵都还没有出现。”

然而,贝理雅瑞斯不但没有恢复原形,身材反而变得更矮小了。此时他的脸上絶对是那种恐惧型的面容。

将要跑到狱区时,我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我转头看见泰森正全速朝我们这里会合,头上仍旧顶着冰淇淋的莰蓓紧追不捨。她腰部的一个熊头正戴着一副太阳墨镜。

我说:“别听她胡说八道。跟我们走吧!”

泰森咕哝说:“就是她。”

莰蓓挟着风雷之势扑了过来,身上盘绕的毒蛇愈发疯狂乱舞。

“那里的情况更加恶化了。”安娜贝丝极目北眺,“虽说风暴一整年都没有散去,但……”

泰森问:“贝理雅瑞斯?出……出什么问题了?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力量啊!”

“趁着没有被抓住,赶紧跑吧,独眼巨人。”贝理雅瑞斯凄然说,“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太……太……太可怕了。”格洛弗战战兢兢地说,“我还从来没有在哪个魔兽身上闻到这么浓的气味呢。”

“不。”泰森说,“你不能留下。虽然独眼巨人并非百毒不侵,但絶不会被毒药杀死。”

“你听得懂吗?”我问,“翻译一下?”

“什么鬼地方?”金属栅栏在安娜贝丝的大力拉拽之下纹丝不动。透过栅栏门,我们发现这里不仅仅是我们这一处牢房,而是围着一个漆黑的广场建了整整一圈,起码有三层。每一层都是一圈的金属栅栏门,门外是狭窄的金属过道。

泰森嚥了口唾沫,说:“她在独眼巨人当中可谓家喻户晓。如果小孩儿不听话,大人们就用她的故事来吓唬他们。她曾经把无数个独眼巨人投入牢狱。”

楼下,莰蓓正凶神恶煞般地看着我们。

莰蓓又冲了过来,但为时已晚。石门轰然关闭,将她隔絶在外面。莰蓓几乎气疯了,徒劳地在石门上一阵乱踢乱撞。我们可不愿意在这里多逗留哪怕一秒钟。好不容易又捡了条小命回来,进入黑暗中的那一刻,我居然觉得这座迷宫看起来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我说:“泰森,你能……”

安娜贝丝点点头,说:“我们学校曾经组织过一次参观,所以我认得这里。”

贝理雅瑞斯的面容变成疑惑的表情。“玩石头、剪子、布,我可是高手。”

“没事的。”安娜贝丝向他保证,“你曾经勇敢地对抗泰坦巨人,而且你赢了,还记得吗?”

太慢了。这时泰森已经冲进牢房,莰蓓手持双刀追在后面,也不管牢房内的空间如何狭小,挥舞着弯刀便是一阵乱砍。

大家一起往回跑。这一次,贝理雅瑞斯倒是乖乖地跟着我们。说“跟着”其实不大确切,应该说他沖在了最前方,一百只手在惊恐中乱舞。

我狐疑地说:“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么强壮,为什么还会被关在牢房里呢?”

安娜贝丝又撞了我一下,悄声说:“他被莰蓓关在地狱深渊里已经有上千年了,胆子早已被吓破。不信,换成你试试看?”

我听了一会儿没听懂,于是悄声问:“这是哪种语言?”

随着我们渐渐靠近,哭泣声也越来越大。当我第一眼朝牢房内看去的时候,我真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他的身材和普通人一般大小,皮肤苍白没有血色,腰上像裹尿布似的缠了条布带。与整个身子相比,他的两只脚显得不成比例地大,脚趾甲里藏满了污垢。每一只脚各有八个脚指头。你只有看他的上半身,才能看出怪异来。可以这么说,两面神站在他面前,就算是个普通人了。他的胸口长了许多胳膊,我数都数不过来。那些胳膊的形状倒还算正常,不过数量也太具有压倒性优势了吧,都纠缠到一起了,活像一团意大利细麵条。

“非常糟糕。”泰森说。

“咱们又没有事先规定不准赖皮。再说了,我们再不走的话,莰蓓可不会跟你讲规矩。看见牢门被拆掉,她会狠狠惩罚你的。快走吧!”

“是一把枪。”我伸出两根手指,比画成手枪的样子。当初我和保罗·布劳菲斯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他就用这个方法阴了我一把。“手枪能打烂所有的东西。”

泰森仍然继续往前走。格洛弗情急中拉住他的胳膊,用足了吃奶的力气将他往后拽,低声喝道:“快停下,泰森!你没看见它吗?”

游客们吓得惊叫起来,浓厚的灰尘散去后,莰蓓赫然出现在庭院里,舒展的翅膀和庭院一般长短。她手持两把半月形的弯刀,刀身发出诡异的绿色光晕。一团绿色的蒸汽从弯刀上散发出来,入鼻酸臭不堪。即使站在庭院的另一端,我们也能感觉到那刀子上发出的热度量。

慌忙中我回头望去,只见泰森抄起了一个冷饮摊,朝莰蓓掷了过去。冰淇淋和毒汁飞溅各处,莰蓓来不及闪躲,被泼了个满身都是,显得十分狼狈。

我说:“这里是监狱。或许泰森能闯……”

“你说真的?”

“是毒气!”格洛弗大叫,“别接触到刀子,否则……”

“否则会死吗?”我猜测说。

贝理雅瑞斯呜呜咽咽,几十只手开始玩拍手游戏,但就是没有腾出哪怕一只手来打开牢门。

“把入口封死喽!”安娜贝丝说。

百眼巨人又摀住了脸。

“别这么愁眉苦脸的,精神一下给我们看看!”泰森恨铁不成钢。

好消息是:左侧的这条通道是一条直行道,既没有旁开的侧门,也没有複杂的岔路和弯曲。坏消息是:这条通道竟然是一条死路。我们跑出了大约百米的时候,忽然看见一块巨石堵在通道的正当口。身后,拖动的步伐和粗重的呼吸声音响彻整个通道。我听得十分清楚,追来的那个东西絶非人类。

“往另一个方向走。”我急忙说。

我们急忙躲在阴影处。但那个魔兽只顾对着牢房里的一个人说话,根本没有发现有人接近。刚才的哭泣声就是从那间牢房里传出来的。

贝理雅瑞斯的脸立刻变了另外一个样子,同样的棕色眼睛,但眼形不同了,鼻孔向上翻起,眉毛勾成弓形。不过才过了几秒钟,他的脸形就又变了回去。

“那你还犹豫什么!”我左手握拳,右手伸掌,一拳一掌撞击了三下。

我嘀咕说:“要么就是天的高度的标準降低了,要么就是他变矮了。”

我们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梯,穿过走廊,经过一个守卫室,进入到另一个狱区。

“石头、剪子、布,一局定胜负。”情急中我脱口而出,“如果我赢了,你乖乖地跟我们走。如果你赢了,我们拍拍屁股就走,就让你待在监狱里。怎么样?”

我们一起用力,将巨石推回原位,重新封住了通道。只听那个追逐我们的怪物也赶到了,在巨石另一端气得连连怒吼。

泰森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这不可能。”

贝理雅瑞斯大口喘气,頽丧地说:“我们逃不掉的!”

“我告诉过你,”他唉声叹气地说,“玩这个我可是……”忽然,他的脸变成了迷茫的表情,“你出的是什么啊?”

“没问题!”泰森用肩膀朝巨石狠狠撞去,整个通道都为之一颤,灰尘簌簌地从洞顶落下。

“你说的是旧金山的那个恶魔岛?”

我问:“谁啊?”

这时,我们已经奔回到了监狱的庭院里。

我问:“海克什么?”

他说:“我不走,她会惩罚我的。”

我听见那个龙女在用她那种奇怪的语言叽里咕噜地说话,于是对泰森说:“她在说什么?那是什么语言?”

“别停下啊,”贝理雅瑞斯哀号道,“她还在追我们呢!”

安娜贝丝说:“快啊,贝理雅瑞斯,跟我们离开这儿。”

我问:“你的脸怎么变出那么多花样来?”

我抱着一丝侥倖说:“莰蓓的体积太大,想必被门卡住了。”

笑容从泰森的脸上一丝丝地消失了。

我心中难以割捨。我曾经差点儿失去了泰森,这次我不想再冒同样的风险了。但在眼下这种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我们没有时间争论,而且我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安娜贝丝、格洛弗和我各自拽着贝理雅瑞斯的一只手,拖着他往监狱里的便利店跑去。泰森大吼一声,端着长长的路灯柱,如同勇敢的骑士,威风凛凛地向莰蓓冲去。

“上船吧?”格洛弗问。

安娜贝丝说:“趁着莰蓓回来之前,我们还是上前看个究竟吧。”

“你休想。”泰森用那个低沉的声音说。

“加把劲儿啊!”格洛弗说,“不过别把洞顶弄塌了。”

“泰森为了救你,把命都豁出去了!”我气得冲他大吼,“你就这么放弃了,对得起他吗?”

模仿别人说话是独眼巨人的天赋能力,泰森自然也会。而且,当他进行模仿的时候,彷彿进入了催眠状态一般。

泰森继续说道:“莰蓓是司狱官,为克洛诺斯效力。她把我们的哥哥们关进了地狱深渊,不停地对他们施加折磨。这种暗无天日的关押直到宙斯出现后才结束。他杀了莰蓓,把独眼巨人和百手巨人们从牢房里放出来,与他们共同对抗泰坦巨人。”

泰森合上单眼,开始用一个沙哑的女声说话:“你最好效忠主人,否则有你的罪受。”

我鬆了一口气。事情还算顺利,只要走下楼梯,找到迷宫的入口,一切就都OK啦。就在希望的曙光即将出现的时候,忽然,泰森停下脚步,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安娜贝丝吃惊地看着我,看她的眼神,似乎以为我发神经了。

我转过身,发现我们身处在一个二十平方英呎的狭小空间内,对面是一道金属栅栏门。这条通道的尽头竟然是一处牢房。

“伟大的百手巨人啊!”泰森说,“请帮帮我们吧!”

但泰森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我们没有办法,只好跟着他跑出去。整个监狱一片黑暗,仅有几个发出惨淡光芒的日光灯,而且还在不停地闪烁。

“等等!”格洛弗急忙制止。

“快趴下!”格洛弗说。

安娜贝丝对我说:“我认识这个地方。这里是恶魔岛。”(恶魔岛音译为阿尔卡特拉兹岛,是美国旧金山的头号观光景点,曾是联邦监狱所在地——译者注)

这是一种很另类的交锋,没有激烈的打斗,只有亡命地狂奔。我们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转眼间就奔出了监狱大门。龙女莰蓓在后面穷追不捨,凡人们尖叫着四散奔跑。一时间,警铃大作。

我问:“那么现在被关在牢房里的那个人是谁?你刚才叫他什么来着……”

我们过来的时候,他正用几只手捂着脸痛哭。

“知道啦,能够劈山断川嘛。”我说。

安娜贝丝说:“找标记!”

巨石终于在可怕的吱吱嘎嘎声中被顶开了,错开了一条缝,我们急忙缩身钻了过去。

泰森急忙后退,躲开莰蓓头上和双腿等处的毒蛇的攻击。一个似是而非的狮子头像从莰蓓的腰部显出来,发出震天的狮子吼。

那一刻,我被莰蓓的兇狠吓破了胆,怎么也不敢把激流剑拔出来与她对抗。这时只听安娜贝丝把我脑子里的那个字喊了出来:“跑!”

贝理雅瑞斯抽泣着说:“你那儿有一百支笔吗?”

泰森抓住两根铁栏杆,向两旁一拉,分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就连独眼巨人也能轻鬆钻过去。

贝理雅瑞斯抬起头,一张长脸充满了悲伤欲絶的神色,歪曲的鼻子,一口牙齿颗颗都是龋齿。他的两只眼睛呈深棕色——我所说的这个“深棕色”可是非常纯正的那种,既没有眼白,也没有黑色瞳人,整个眼睛就像黏土捏成的一样。

“你赖皮。”

“这个嘛……在你慢慢地精血乾枯,最后化为粉末时,是的,你会死的。”

泰森说:“船太慢了。要想甩掉莰蓓,只有回到魔幻迷宫里去。”

泰森说:“他们非常强大,身长与天同高,力量之大,可劈山断川!”

“我并非无所不能,”贝理雅瑞斯哀叹说,“莰蓓已经重现人间!泰坦巨人们捲土重来,将把我们扔回地狱深渊。”

安娜贝丝说:“把牢门打开。”

“嘘,”格洛弗突然说,“你们听。”

安娜贝丝点头说:“我也想起来了。在泰坦巨人的统治时代,他们抓了许多比他们先出生的乌拉诺斯和盖亚的子女,也就是他们的哥哥和姐姐——独眼巨人和海克顿凯里斯。”

格洛弗说:“或者说,是堵住我们自己了。”

泰森没有理会我,而是跪在栅栏门外,轻声呼唤:“贝理雅瑞斯!”

我如释重负地说:“终于堵住它了。”

“往左。”安娜贝丝说,“我来这儿参观过,还记得路。”

“快走,哥哥。我们在迷宫内会合。”

莰蓓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贝理雅瑞斯,没想到居然半路被人横插了一杠子,猝不及防之下,被泰森的路灯柱顶在胸口,一直推到狱墙上。她厉声尖叫,两柄弯刀从左右向中间砍去,瞬间就将路灯柱削成几段。毒液从刀上滴落,掉在水泥地板上发出咝咝的腐蚀声。

泰森仍旧不死心地鼓励道:“别灰心,贝理雅瑞斯!我们会帮你的!呃,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