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迷宫战场·偷来的翅膀飞得高

上一章:第76章迷宫战场·我和哥哥的生死决斗 下一章:第78章迷宫战场·打开金棺

努力加载中...

“但是如今你已经见过营地了呀!”安娜贝丝说,“所以你知道我们需要你的帮忙。你不能让卢克通过迷宫!”

我的手始终握着激流笔。儘管代达洛斯不在这里,但那几个正在运行的笔记本电脑,工作台上吃了一半的蓝莓蛋糕和咖啡杯,无不表明他离去不久。

就在这时,走廊内忽然传来狗吠声,随后便见欧拉芮夫人冲了进来。先是对着我的脸一阵狂舔,然后又欢快地朝代达洛斯来了一个飞扑。

格洛弗开始用芦笛吹奏音乐,洞顶上的钟乳石如雨般纷纷砸下。眼看洞穴就要坍塌……

随着巨蛇肌肉的绷紧,整个洞穴开始摇晃起来。

“什么?”安娜贝丝说,“可是你仍能帮我们呀。你不能不帮呀!只要把阿里阿德涅的线绳给我们,卢克就拿不到了。”

“克洛诺斯承诺给我自由。”昆图斯说,“一旦哈迪斯被推翻,他就让我统治地狱。我能令儿子伊卡罗斯起死回生,能补救对小波迪克斯犯下的错误。我要看着迈诺斯的鬼魂被投入地狱深渊,从此摆脱他的纠缠。而且,我再也不需为逃避死亡而东躲西藏了。”

没跑出多久,前方便出现了一道亮光,看样子像是从普通灯泡发出的。

“不。”尼克拔出宝剑,“我才是。”

安娜贝丝上前两步扶我站起。虽然我的头仍感眩晕,但此时不容休息。欧拉芮夫人和代达洛斯仍陷于同食人魔的苦斗当中,我听到通道内传来叫喊吆喝声。大批的魔兽就要攻进来了。

我说:“我们在找代达洛斯。和我们一起吧。如果我们能走出迷宫,欢迎你重回混血营。”

芮秋说:“去那边。”

芮秋说:“不,你说得对,我能看见路。我解释不了原因,反正就是能看得很清楚。”说着,她指着房间的远端,那里一片漆黑,“工作室就在那个方向。那里便是迷宫的心脏。我们现在已经很接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路会经过角斗场。我……我对不住你,害得你差点死在那儿。”

代达洛斯点点头。“他不停地追捕我。现在他是地狱判官了,没有什么比把我抓回去定罪更令他上心的事。自从被科卡洛斯的女儿杀死之后,迈诺斯就开始在我的梦里出现,对我进行百般折磨。他发誓要抓住我。为此,我只有从人间彻底隐退,独自索居在魔幻迷宫内。我想欺骗死亡可以算得上我今生最大的成就了。”

代达洛斯并没有动怒,而是提醒道:“你们应该回去向营地发出警告。现在卢克已经得到了线绳……”

“它刚刚告诉我了!快跑!”

“我是哈迪斯的儿子。”尼克喝道,“你们都给我回去!”

墙上的金属翅膀比我在梦里见到的那两对要精緻得多。羽毛之间连接得更加紧密,不是用蜡黏合,而是用细链将彼此联合。

“男孩儿的眼睛都白长了。”她嘟囔说。

“我是不会丢下欧拉芮夫人的!”他说,“你们快走!”

伊桑吃力地站起来,说:“我不想和你吵架。多谢援手之情,不过我要离开了。”

伊桑瞪着她说:“哼,你是安娜贝丝。我也认得你。”

安娜贝丝问:“线绳现在在哪儿?”

“把它们取下来。”我说,“我儘量给你争取时间。”

他说:“你以为我是克洛诺斯的走狗,在卢克手下工作?”

安娜贝丝气愤之下,猛然将身边的画架推倒。建筑设计画稿顿时散落了一地。“我一直都很尊敬你。你是我的英雄,我的偶像!你……你总能造出神奇的东西来,能解决各种疑难问题。现在……我觉得你好陌生。雅典娜的子女拥有的不能仅是聪明,更应该是智慧。或许早在两千年前你就应该死了,如今的你只是一台机器罢了。”

“不!”格洛弗惊叫道。巨蛇哪容泰森站起身,直接扑过去将他死死缠住。

我说:“你以前来过这里?”

芮秋耸了耸肩膀。“除了画画就是大量閲读书籍啦。”

“嗯,是的。”

在梦里,我听到了笑声,冰冷、刺耳的笑声如同磨刀。

昆图斯打量了她一番,说:“你能够看穿幻影,是吗?你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凡人姑娘。她是一位公主,但下场并不好。”

“听我的召唤!”迈诺斯叫道,“亡灵们!”他举起双手,周围的空气开始活跃起来。

她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我们来到了一道金属双开门前。就在门上高及平视的地方,刻着一个巨大的蓝色希腊字母Δ。

“这就是你的伟大构想?”安娜贝丝怒斥道,“你要让卢克毁灭我们的营地,杀戮数以百计的混血战士,然后攻击奥林匹斯山吗?你为了满足自己的那一点私慾就让整个世界陪葬吗?”

“不对!他有点儿不对劲。他看起来……很紧张。他不许那些魔兽伤害我。他有事情想告诉我。”

“我上当了。”他说,“他把我们都骗了。”

“痴心妄想!”迈诺斯的身形开始了晃动,“我不会……”

“胡说八道!”安娜贝丝怒喝。

芮秋说:“因为那里是你们的必经之地,如今这条路也是。快呀!”

我对她说:“安娜贝丝平时不这样的。也不知道她犯什么毛病了。”

大地开始颤抖。窗户瞬间爆成碎片,新鲜空气顿时吹入室内。地面上出现了一道裂缝,迈诺斯和他的亡灵们在哀号声中被吸入了那道裂缝的虚空中。

“没时间啦。”芮秋说,“敌人杀进来了!”

安娜贝丝吃惊地说:“我认得你!你就是几年前赫尔墨斯族的那几个逃兵之一。”

“卢克派我给你送礼物来啦。”凯莉说,“他觉得您可能想见见您的老僱主迈诺斯。”

安娜贝丝问:“你说的是把我们引入虎穴的亮光吗?”

“泰森……泰森有麻烦了!”我说,“我们得去救他!”

“你的……你的眼睛怎么了?”

“该你穿了!”她对我说。

他强忍怒气地看着我。他的眼罩边缘已经磨损,黑色的布料也有些退色,看起来戴的时间也不短了。“杰克逊,你不该饶我一死。这场战争中,仁慈就是自取灭亡。”

“尼克是谁?”

代达洛斯怒视凯莉,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芮秋立刻睁开眼睛,抓起背包翻身而起。就在我们三个人快要跑到出口的时候,我们身后的一根大理石柱轰然倒塌,上百吨的石块四散开来。

“卢克提到过你。”我说,“吉里昂也认识你。你去过他的农场。”

“如果你们以为代达洛斯会提供帮助,那你们就真的是头脑不清了。”

安娜贝丝气呼呼地站起身说:“柴火不够了,我再去找些来。你们两个人好好商量发展大计吧。”说完,她转身走进黑暗中。

“你真是不可理喻。”安娜贝丝愤愤地把匕首插回鞘内,对芮秋说,“嗨,指南针,接下来该往哪条路走?”

说完这句话,他朝我们的来路跑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工作室里顿时如炸开了锅一般开始混战。安娜贝丝和我冲向凯莉,食人魔朝代达洛斯下手,却被死命护主的欧拉芮夫人拦住。尼克被推倒在地上,只听迈诺斯怪叫道:“杀了那个发明家!杀了他!”

女魔鬼被逗乐了,好像我刚才说了一个笑话似的。“卢克……很忙。他正为进攻作準备。不过别担心,我们还有更多的朋友正加入进来。至于现在嘛,我想要吃一顿大餐!”话音刚落,她的手立刻变成了利爪,头髮爆炸似的散开,双腿也现出了原形,一条是驴腿,另一条则是青铜假腿。

“是你?”安娜贝丝说,“你究竟和代达洛斯有什么勾结?”

“这个嘛……线绳。我曾向卢克建议一个能看穿幻影的凡人女孩儿才是最好的嚮导,可是他不听。他对有魔力的事物太过迷信了。线绳的确有作用,只不过比不上你这位凡人朋友定位精确罢了。但是已经够用了,够用了。”

格洛弗大声警告泰森:“它要吃了你!”

伊桑瘫倒在地上。“你们都疯了。”他脱去头盔,脸上大汗淋漓。

昆图斯说:“当然。我几乎到过所有地方,即使是这儿。”

“为什么内疚?”

他视若无睹地从我身边走过,站在窗户前。“这里的景色每天都在变化。”他若有所思地说,“但不论怎么变,都是出现在某个地方的高处。昨天是在能够俯视曼哈顿的摩天大楼上。前天呢,能将密执安湖一收眼底。不过最后总是回到诸神花园。我觉得魔幻迷宫喜欢这个地方,大概是因为名字的缘故吧。”

“呃,当然可以。我不是有意……”

过了一会儿,安娜贝丝回来了。她往篝火里添了些柴火后,看了看芮秋,然后又看看我。

安娜贝丝说:“你竟然能把魂魄装在机器里面?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

安娜贝丝、芮秋和我都已经累得走不动路,乾脆就在这所屋子内支起帐篷歇息。我找来一些木柴生起篝火。屋子内顿时映着四周的大理石柱的阴影,令人有种置身于树林的感觉。

工作室的大门砰的一声爆开,尼克带着手铐被推了进来。凯莉和两个食人魔随后出现,跟在后面的竟然是迈诺斯的鬼魂。这位花白鬍子的国王就像拥有了真正的肉体一样。

尼克的脸色很难看,点点头说:“对……对不起,波西。迈诺斯对我说你们身陷危难,把我哄回到迷宫里。”

“才不是呢。”芮秋嘟囔说,“外面的景色是真的。我们的确在科罗拉多州。”

我说:“在我的梦中,卢克的手下抓到的那个混血者想必就是你了。原来不是尼克呀。”

无数的亡灵开始朝迈诺斯身边聚集,闪着微光,从虚无中变幻出克利特岛的士兵。

儘管迈诺斯被解决了,但战斗仍在继续。凯莉的身手实在敏捷,打得我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稍不留神之下,激流剑被她砸飞,我站立不稳摔倒,头部磕在工作台上,眼前顿时冒起无数的星星。

我抓住他的胳膊说:“你要独自去闯迷宫吗?这简直是自杀啊!”

我说:“我们必须帮帮代达洛斯!”

芮秋眉毛一扬,问:“你真不知道?”

“加入一个用你的死亡来取乐的军队?”安娜贝丝说,“老天,你怎么不长脑子?”

但当时我唯一想到并且脱口而出的话却是:“但你不可能是发明家啊!你是剑手!”

“波西,”安娜贝丝不安地说,“这不可能。他……他不可能是机器人。”

代达洛斯黯然道:“在卢克那里。对不起,亲爱的。但你们来晚了几个小时。”

说着,他用力往下一刺,黑色长剑顿时刺豆腐般插入地面。

我说:“你真的是代达洛斯呀。可是你到营地去干什么?为什么刺探我们?”

“去这边。”芮秋说着又跑了起来,“就快到了!”

“杀人犯的烙印。”安娜贝丝说。

芮秋没有理会她。自从逃出角斗场后,芮秋就变得沉默寡言。不论安娜贝丝的话讲得多么刻薄,她都一概置若罔闻。芮秋拿起一根前端被烧成黑炭的木棍,不停地在墙上画那些魔兽的形象。寥寥几笔,一个蛇女的画像便栩栩如生地出现在墙上。

安娜贝丝从她的背后抽回匕首。只听一声惨叫,凯莉化成了一团黄烟。

“呃,亲爱的,你放心,我仍然是代达洛斯。我们的母亲雅典娜让我永远也忘不掉这一点。”他朝后拽开领子。在他的颈部我看见烙着一个飞鸟的图案。

我们终于进入通道时,房间内的石柱正接二连三地开始崩塌,白色的粉尘迅速扩散。

“不朽的杰作。”安娜贝丝喃喃道,她快步跑到最近的一处画架前,仔细看着上面的画稿,“他真是个天才啊。你们看这个建筑的曲线!”

代达洛斯把剑放在工作台上。“迷宫早已不再受我的控制了。没错,是我创造了它。事实上,它和我的生命力紧密相联。但是我允许它自我成长。为了欺瞒,我必须这么做。”

我问:“外面是幻景吗?还是迷宫安装有推进器一类的东西?”

“这是哪里?”我问。

这时,我身边的黑暗发生了波动,瞬间我就被转移到另外一个洞穴。

我这才发觉整个房间都在颤抖,急忙喊道:“芮秋!”

安娜贝丝一边跑,一边嘴里还不闲着:“你猜怎么着?我觉得这条路还是蛮好的。”

我发觉自己触碰到了一个敏感的话题,因为她立刻含糊其词起来。“呃……家人嘛,就是家人喽。”

我说:“是你让它救我的。狗哨确实管用。”

抬眼看去,只见螺旋楼梯上站着一个手持长剑的剑客,赫然是我们久违的剑术老师昆图斯。

“啊,老朋友来了!”代达洛斯摸着欧拉芮夫人的头说,“在漫长的孤独岁月里,它是我唯一的伙伴。”

“代达洛斯!”我高声叫道,“快走!”

昆图斯微微一笑。“相信我,亲爱的。见到他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们跟着她跑进一个不鏽钢的门厅内,那一刻我还以为到了现代太空站呢。天花板上悬挂着萤光灯,地板上则铺的是金属格栅。

“这是我的第五个身体。”剑手伸出前臂,在胳膊肘上按了一下,他的手腕上顿时弹起一块长方形的皮肤。只见他的胳膊内部是急速转动的铜齿轮和发光的电线。

她已经套上了翅膀,并且正帮助尼克穿上另一件。后者因为和迈诺斯经历了一番生死较量,已是脸色惨白、大汗淋漓。芮秋动作麻利,三下五除二就帮尼克穿好了。

“往这边!”芮秋叫道。

“你其实不必那样。”

尼克叫嚷道:“我们对飞行一窍不通啊!”

没有人注意到芮秋正从墙上取下翅膀。凯莉把进攻矛头对準了安娜贝丝,我想从侧面击倒她,但这个女魔鬼不但出手狠辣,而且行动敏捷。为了阻挡我们的接近,她推倒了桌子,随手捡起代达洛斯发明的小玩意儿朝我们砸来 斗中,我的眼角余光看见欧拉芮夫人咬住了一个食人魔的胳膊,后者顿时发出惨叫,一挥臂膀将欧拉芮夫人甩了出去。代达洛斯正要取檯子上的长剑,但另一个食人魔已经抢先一步,举拳砸烂了工作台,那柄长剑立刻横飞出去。一个装着希腊燃烧剂的罐子跌落在地,轰地一下,绿色的火焰迅速扩散开来。

尼克惊叫道:“不!”他已经站了起来,正努力去除手上的镣铐。

我说:“你说的是迈诺斯。”

伊桑别过头去,显然不想提起这个话题。

昆图斯凝视着我。“孩子,你真的该从你的朋友身上学学如何认清真相了。我就是代达洛斯。”

我心想:好吧,到目前为止我们之间的相似度为零。“你的家人呢?”

“提醒你一句。”克洛诺斯说,“泰坦大人有仇必报,有债必讨。或许被你抛弃的那些朋友们的匆匆一瞥……”

忽然,欧拉芮夫人竖起双耳。

“小英雄,死到临头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呢。”克洛诺斯的声音响起。

“他也许是想说:『嗨,安娜贝丝!过来坐哥身边,看哥把你的朋友们五马分尸。很好玩的!』”

“现在正是学习的时候!”我说着,和安娜贝丝、尼克、芮秋一起跳出窗外。

他的声音和以前略有不同,相比之下刚才的声音凝实了许多,而原来的声音则比较虚幻。如果说现在的声音像从实实在在的身体里发出的,则原来的声音就像从被剁成碎块的身体发出,还真不好形容。

我连忙安慰说:“嗨,这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这么说,你和卢克谈过话了。”

“因为你们的探秘行动要功亏一篑了。”

“嗨,你怎么也来挖苦我?听着,我很抱歉把你牵涉到这件事里。”

我本来可以对此有多种回答,比如说“我就知道”、“你撒谎”以及“我还是宙斯呢”等等。

安娜贝丝厉声道:“听着,叛徒先生,我这一路和龙(蛇)女打过仗,和一个三体男人进行过恶斗,还差点儿被发神经的斯芬克司吃掉,可不是来见你的。老实告诉我,代达洛斯在哪儿?”

她仔细看着我,问:“这么说,你每年夏天都在做这种事情?同魔兽们打仗?拯救世界?难道你从来就没有过正常的生活吗?”

“凭什么听你的?”安娜贝丝不服气地问,“就是你把我们引到了那个死亡陷阱的!”

“快啊!”泰森叫喊着飞奔进洞内。格洛弗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就在他们出来的那个通道内传来隆隆声,随后一个巨大的蛇头突然进入到洞内。这条巨蛇的身体几乎将通道堵得死死的,鳞片如铜片一般覆盖全身。头呈三角状,黄色的眼睛里发出仇恨的目光。当它张开血盆大口的时候,我看见它的牙齿的长度都撵上泰森的身高了。

没等我说完,芮秋已经蜷起身子,把背包枕在头下。她合上双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我觉得她并没有真的睡着。

代达洛斯气得脸色苍白。“背叛,可耻。”

安娜贝丝说:“事情明摆着。”

“你是来帮我们的?”

刚一进门,最令我感到惊讶的就是阳光了,强烈的光线透过宽大的窗户照射进来,阳光这种东西在地牢里可不常有。天花板距离地面足足有三十英呎高,工业电灯、刨光的大理石地板和窗檯下的手工台,使得这间工作室就像一位艺术家的画室。一个螺旋式楼梯通往二层楼阁。有六个画架上陈列着手工製作的建筑和机械结构图,看过去就像在看达·芬奇的画稿一般。桌子上随随便便地摆放了几个笔记本电脑。一个货架上摆着盛装绿色油状物质的玻璃罐,属于一种希腊燃剂。室内还有几个我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发明装置。譬如说,有一个上面缠满电线的铜椅,一个成年人大小的金属圆蛋,还有一个纯玻璃製造的落地钟,从外面能清楚地看到钟錶内部齿轮的运转。在墙上还挂着铜银打造的翅膀。

她的声音有些呜咽,几近哭了出来。

我走到窗户前。外面的景色令人惊叹。远方连绵起伏的正是洛基山脉。我们位于一个五百多英呎高的小山顶,山谷内是凌乱的石堆,彷彿某个幼年巨人用摩天大楼般大小的石头堆砌了一个城市模型,然后又将其推倒。

代达洛斯点点头。“当然啦,波西。那是因为你心肠好,而且我知道欧拉芮夫人也喜欢你。我之所以想帮你,或许也是因为……因为内疚吧。”

“而你却欺瞒了两千年。”儘管代达洛斯做了许多恶事,但安娜贝丝的语气却依然充满讚歎。

代达洛斯遍体鳞伤。但流出的不是血,而是金色的油。他一手拿着剑,另一手举着一块桌板充当盾牌。

“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吧。”安娜贝丝说,“大地震啦!”

芮秋用木棍又画了一幅安泰被吊在铁链上的图画。

凯莉大笑道:“你的肉吃起来一定很鲜美!”

“确实不在。”凯莉说,“不过我们已经从你这里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于是我们就另外签订了一个协议。迈诺斯有求于我们,他想推翻这位年轻的混血。”说着,她伸出手指挑起尼克的下巴,“他的利用价值很大。而作为回报,迈诺斯想要你的人头,老东西。”

芮秋说:“这太神奇了!”

我不服气地说:“但我在梦里见过代达洛斯,你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而且……”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现在显然不是争辩的时候。何况即使我们留下帮忙,唯一的结局也是陪葬而已。

他说:“他们并非无所不知。波西,你已经和他们见过面了,知道我没有说假话。一个聪明人能够潜藏很长时间,而且我把自己埋得很深。就连那位在到处找我的死对头都发现不了我的蹤迹。”

芮秋放下手中的木棍。“呵,我真的累了,想睡一会儿,好吗?”

洞穴内的阴影愈发黑暗。我想从深渊边往后退,但感觉就像在油里游泳,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时间流逝的速度在减慢,我的呼吸几乎快要停止了。

迈诺斯一进门,眼睛便死死地盯着代达洛斯。“终于找到你了,我的老朋友。”

伊桑嗤笑说:“什么是暗,哪个又是明?诸神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我们。我为什么不能……”

“你是一个机器人。你为自己造了一个身体。”

安娜贝丝对我怒目而视。我们一起走进门内。

安娜贝丝在标记上按了一下,大门缓缓打开。

昆图斯嘿嘿笑道:“亲爱的,你知道『昆图斯』三个字的含意吗?”

我说:“安娜贝丝,别跟她过不去了。人家可一直都很努力呀。”

芮秋警告道:“有人来了!”

昆图斯凝望着窗外灰濛蒙的群山。“波西,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我痛恨自己,内心备受煎熬。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而且雅典娜永远不会让我忘记。波迪克斯死后,雅典娜将他变成了鸟类——一只山鹑。她在我的脖子上烙了这个鸟的图案,就是对我的时时警醒。不论我换了多少身体,这个烙印总会出现在我的皮肤上。”

“我也是身不由己呀,亲爱的。克洛诺斯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对不起。”

昆图斯提着剑走下楼梯。他穿着牛仔裤和牛仔靴,上身套了一件混血营的教官T恤,对于我们这些已认定他为间谍的人来说,这具有几分侮辱的意味。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打败他。他的剑术超絶,但我就算明知不敌,也要拚死一战。

“对谁欺瞒呀?”

代达洛斯说:“这可不在我们之间的协议之内。”

安娜贝丝说:“他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我们有的是手段。”

安娜贝丝说:“这太荒唐了!工作室应该在迷宫中最古老的地方才对。这里不可能……”

“你根本控制不了我,小傻瓜。”迈诺斯嘲讽道,“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控制你!一魂换一魂,固然不错。可起死回生的却不是你姐姐,只要我杀了代达洛斯,那个人将是我!”

“尼克,”我说,“你没事吧?”

迈诺斯大笑道:“比力量你根本不如我。我是亡灵之王!天下的鬼王!”

猛然从黑暗中进入到光亮中,我只得眯着眼睛看东西。安娜贝丝和芮秋则在强烈的光线下显得面色苍白。

“别再打哈哈了。”我说,“你和代达洛斯之间到底是什么关係?”

我站在地狱深渊的边缘。深渊内如墨池一般的黑雾在剧烈地沸腾。

“这个古建筑未免也太现代化了吧。”我说。

我被安娜贝丝晃醒了。“波西,快醒醒!”

“我们应当沿着地上有亮光的方向走。”芮秋说。

“科罗拉多斯普林斯。”我们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诸神花园。”

“你怎么知道?”

瞬间,尼克、安娜贝丝、芮秋和我都已经装配完毕。虽然还没有起飞,我已经感觉到从窗外吹入的气流隐隐地将我往上抬升。火焰已经吞噬了桌子和家俱,顺着楼梯向上蔓延。

我猛然一惊,顿时醒悟到卢克为何在角斗场上心情大好。其实他已经拿到了线绳,只不过他的军队要经过安泰的地盘。而我则杀死了安泰,帮助他扫清了障碍。

“呃,不止一次呢。他很善于说服别人。”

“亲爱的,你骂得很对。当我在营地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发现自己铸成了大错。可是,你无法阻挡克洛诺斯的力量。”

“你曾说就算你失蹤了,他们也不会注意到。”

我说:“我觉得他今天的心情很好呀,兴緻勃勃地折磨我们这些英雄。”

“我守第一班岗。”她说,“你也该睡了。”

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弯,反正我已经彻底晕头转向了。我们一口气赶到一个体育馆大小,里面竖着大理石柱的房间前。我站在门廊里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追兵的声音。显然,我们已经把卢克和他的那帮狗腿子甩得不知蹤影了。

“为了看看你们的营地是否值得拯救。卢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但我要依靠自己的判断来下结论。”

“哪样啊?”

“波西,”芮秋悄声说,“那些翅膀。你觉得……”

“你会习惯的。”凯莉说。

安娜贝丝一脸的不高兴,但见到我们大家都听从芮秋的指引,也只得跟上。芮秋看上去一副老马识途的样子,无论遇到多么诡异的拐弯都不曾停留,就连走到十字路口也没有任何迟疑。有一次她忽然说:“低头!”我们急忙蹲下。继而一柄巨斧贴着我们的头皮而过。接着我们就像没事人儿一样继续赶路。

泰森使劲向外撑,但巨蛇越缠越紧。格洛弗用芦笛疯狂地击打巨蛇的身体,但每一击都像打在了石墙上一般坚硬。

泰森一个健步朝另一边跑,却被巨蛇猛地一甩头掀翻在地。

昆图斯说:“我两者都是,而且还要再加上建筑师和学者的头衔。还有,作为一个从两千多岁才开始练习篮球的人来说,我打得相当不错了。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必定是一位全才。”

伊桑不屑地说:“嘿嘿,那就祝你们好运啦。”

“就是……算啦。”我心情郁闷地躺在地上。身体的疲乏很快就将我引入了梦乡。

“这无关紧要。”安娜贝丝飞快地说,“你怎么会想要明珠暗投呢?”

“我们到了。”芮秋宣布说,“这里就是代达洛斯的工作室。”

“是的,”昆图斯说,“你终于猜到真相了。”

“卢克有点儿不对劲。”安娜贝丝用小刀拨着柴火,小声道,“你们注意到他今天的表现了吗?”

“是因为你的侄子波迪克斯吧。”我猜测说,“是你将他推下高塔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认出他的确是我梦中见到的代达洛斯。儘管他换了一张面孔,但是那种充满智慧和哀伤的眼神却没有改变。

昆图斯说:“看到了吧?想不到小丫头还多才多艺呀。”

只听克洛诺斯又说:“我简直对你感激涕零。如果不是你,我能否捲土重来仍是未知之数。”

她露出獠牙,正要朝我咬来,忽然身体一僵,血红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张大了嘴,临死前说道:“你……偷……袭……”

忽然,我发现了一件事:欧拉芮夫人不见了。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不见的,也不知道它是跑丢了还是被那群魔兽抓住了。我心里如同坠了一个铅块沉甸甸的。它救了我们大家的命,而我却没能确保它不掉队。

巨蛇向格洛弗发出猛的一击,格洛弗仓皇闪躲。巨蛇咬了个空,吃了一嘴泥土。泰森搬起一块石头掷了过去,正好砸在巨蛇的双眼之间,但巨蛇仅仅缩了一下头,全然不当做一回事。

我倒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上次的正常生活是在什么时候来着?让我想想……呃,对了,一次也没有。“大概混血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吧。即使可能会不习惯,但……”我有些不自然地避开这个话题,“说说你吧?你平时都做什么?”

我问:“可是你怎么能瞒过哈迪斯呢?我是说……哈迪斯的手下有复仇女神呀。”

“那是拉丁语中『第五』的意思。可是……”

“而且还是个艺术家。”芮秋也惊叹道,“这些翅膀太神奇了!”

我看着凯莉,问:“卢克在哪儿?他怎么不来?”

“说得没错。”芮秋说,“就拿我来说吧,我用脚画画和用手画得一样好。”

代达洛斯说:“欺瞒诸神和死亡。我活了两千多年,一直都在躲避死亡。”

“什么意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