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迷宫战场·打开金棺

上一章:第77章迷宫战场·偷来的翅膀飞得高 下一章:第79章迷宫战场·潘神的嘱託

努力加载中...

“不行。”我说,“这太危险了。如果他们抓住了尼克或者芮秋,克洛诺斯就会想办法利用他们的超能力。你留在这里保护好他们。”

眼看他走到了相距十英呎的地方,我忽然听到有人大喊:“波西!”

芮秋凝视着黑洞洞的隧道。藉着手电筒的微光,我看见她的脸色苍白,颇有几分尼克手下那些鬼魂的意味。

“不是。”芮秋紧张地说,“絶对不是。”

“还能坚持多久?”芮秋叫道。

芮秋说:“我们可以坐飞机去啊。”

“咱们走吧。”芮秋说着,带领我们坐进车里,对那个倒霉的顾客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瞧上一眼。一分钟后,我们已经驶上了公路。车里异常宽敞,真皮座位,前座的背后嵌有宽屏电视,不仅如此,还有一个小冰箱,里面有矿泉水、汽水和零食。我们立刻对这些吃的展开了清扫行动。

“在那儿。”芮秋指着附近小山上的一个山洞,那是一处已经被封闭的隧道,“就是那个老矿井。”

“我可不想试试看!”安娜贝丝说。

这时塔利金族魔兽的脚步声已经来到我的身后。

我们花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穿过科罗拉多温泉镇,一路上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芮秋的肩膀紧紧靠在我的身上。我不停地推测她的身份,以及她是如何随随便便地找一个司机聊上两句,就能找来一辆豪华轿车的。

那是一柄镰刀,刀刃弯曲,恰如新月,刀柄为木製,外面裹缠了一层真皮。刀身呈两种不同的颜色,钢的雪亮和铜的青幽。那就是克洛诺斯的武器,他曾用这把刀劈死了父亲乌拉诺斯。后来诸神从他手中夺下了这把刀,将克洛诺斯碎尸万断后投入地狱深渊。如今,这件武器又重现人间了。

她谢过司机后,我们从车内出来。司机既没有要钱,也没有要别的报酬,而是问道:“戴尔小姐,您确定没什么问题吗?是否需要我打电话给您的……”

我们对着诸神花园俯冲下去。我在盘旋最后一圈时,经过了一个石堆,把目睹奇景的两个登山者吓坏了。我们四人掠过山谷,从一条公路上飞过,最后降落在游客中心的一个露天台上。这时已经接近傍晚,游客中心里看不到任何人影。不过我们还是快速地将翅膀卸下。待脱下后检查时,才发现将翅膀连接在我们后背处的封蜡已经快要熔化了,青铜羽毛也即将脱落。可惜的是我们无法对其进行修补,又不能随便扔在这里让凡人看到,最后只得藏在咖啡馆外的垃圾桶内。

他那双可怖的金眼睛瞅了瞅伊桑和两个塔利金族魔兽,彷彿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般带着些许茫然。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嘴角微微上翘,一丝熟悉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

“这个嘛,当然用眼睛看的呗!”芮秋说,“我是说……我能看出来,这么说行不?”

伊桑吓得瘫倒在地,双手摀住脸庞。两个塔利金族魔兽浑身发抖,高高举着弯刀。

就在我暗自寻思该如何回答他的时候,突然撞在停下脚步的芮秋身上。我们来到了一个丁字路口,既可以继续往前走,也可以向右拐——右侧是在火山岩中开凿出的一条隧道。

“你这蠢货,”另一个塔利金族魔兽开口骂道,“大人最先要的祭品是混血者!”

安娜贝丝从口袋中拿出隐身帽,说:“至少你该戴上这个。多加小心。”

躺在金棺内的竟然是卢克的尸体。

我们一头扎进了迷宫,继续不停地奔跑。泰坦王克洛诺斯巨吼连连,整个世界都为之颤动。

整个大厅里除了火盆内发出的噼啪声外再没有别的声音。卢克不在这里,连一个守卫都看不见。

芮秋说:“司机就等我们出发了。”

“谢谢你。”我想起上回在圣海伦火山安娜贝丝和我分别时的情形,那一次她送了我一个祝福吻,而这一次却只是一顶帽子。

“小心,笨蛋。”一个塔利金斥责道,“只要轻轻一碰,这柄刀就能把你的魂魄和肉体切开。”

“不!”我不假思索地冲了过去,一把拽掉隐身帽,“伊桑,别那样做!”

我说:“卢克可能就在那里。或者……或者是克洛诺斯也说不定。此事必须要搞清楚才行。”

芮秋避而不答,只是说:“只管睁大了眼睛帮我一起盯着。”

我打了个寒战,立刻反对说:“我可不飞。”

只听嗖的一声,一把蓝色梳子正插在克洛诺斯的眼睛上。

我缓过神来,试探性地搧动了一下翅膀。效果大出意外,我立刻转而向上疾飞,大风在耳边呼呼地响。

“我想我看到了什么。就从这里出去。”

“是啊!是啊!”另一个尖声叫道,“奖赏多得数都数不过来!”

我说:“那我就陪芮秋好啦。大家在停车场见。”

尼克凝视着我。“这句话只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

尼克忽然说:“不,他没有死。”

卢克腾地从金棺中坐起。他的眼睛不再是往日的那种蓝色,而是变成了金棺那样的金黄色。他的胸口上的那个弹孔也已经消失了。卢克轻轻一纵,从金棺内跳了出来,双脚刚一着地,在他脚下的大理石地板上立刻结成了寒冰。

只见那位黑衣司机正同一个身穿咔叽裤、保罗衫的男子说话,看样子似乎是租用他轿车的顾客。那位顾客不停地抱怨,但我听见司机说道:“对不起,先生。实在是紧急情况。我已经为您叫了另一辆车来。”

“悉听尊便,小姐。”

出人意料的是,芮秋和安娜贝丝开始彼此交谈了。安娜贝丝几次询问芮秋的出身来历,都被后者转移开话题。于是他们便开始谈论建筑学。由于芮秋喜爱艺术,因此对于建筑学也略知一二。她们起劲地聊着纽约市的各类建筑,“你见过那个吗”等等,我只好稍后几步,和尼克在一起走。我们两个人都不说话。

“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拜託。”芮秋闷闷不乐地说。

“可他为了你竟然把手中的活都扔下了。为什么?”

一个小时后,出于在大城市里找到迷宫入口的机会更大的考虑,我们掉头向北驶向丹佛。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紧张。

我呻吟道:“你把卢克怎么样了?”

“不,混血者!”一个塔利金族魔兽说,“你必须帮我们完成这件东西。这是一个光荣的任务!”

芮秋回到我的身边,这时尼克和安娜贝丝也从礼品店出来了。

还没走到通道尽头,我就听见了海魔铁匠塔利金族那类似于狗叫的吵闹声。

我站在棺材边。棺盖的图案雕刻得比侧面更为精緻。就在一幅幅的大屠杀画面的中央,有一段比希腊字母更加古老的文字,那是一种魔语。虽然我不认识这种文字,但我却知道文字的含意是“时间之王克洛诺斯”。

我藉着支在地上的观光望远镜朝代达洛斯的工作室望去,却见山上空空如也,工作室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蹤。既不再有浓烟,也看不到破碎的窗户,只有孤零零的小山包。

最后我说:“谢谢你来找我们。”

“但你刚刚不是飞了吗?”

“噢!”他吃痛大叫。这一次的叫声完全是卢克的声音,充满了震惊和痛苦。我的四肢顿时感到恢复了自由,一溜烟跑到了门厅。芮秋、尼克和安娜贝丝正焦急地在那里等待。

我听见隧道里呼呼的风声,彷彿出口被封闭了。接着,我嗅到一股似曾相识的气味,是那种令我产生不好的回忆的气味。

我说:“谁说活人不接受你?你可以在营地内交朋友呀。”

我抓住她的衣服,拽着她跟我一起跑出了古堡。就在我们快要到达迷宫入口的时候,忽听一声巨吼,那是克洛诺斯的声音,显然他又重新掌控了卢克的身体。“抓住他们!”

说是博物馆,实在太过牵强——一座小破屋,彷彿老旧的火车站。屋外陈列着几台钻机、水泵和挖土机。

“我很快就回来。”我保证说,“放心吧,我不会做任何蠢事的。”

我一无所知。我只认準了一条,那就是一旦他暴起伤人,我必须在他拿到弯刀之前将其击倒。我必须想方设法阻止他。

我拔出激流剑,心里安定了少许。

我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回到迷宫里?”

安娜贝丝猜测道:“工作室转移走了。谁也不知道它的确切方位。”

这样下去,我非得变成诸神花园的一团肉泥不可,充当土地的养料了。这时,我的头顶上传来安娜贝丝的叫声:“伸开手臂!把翅膀完全打开!”

正如我记忆中的一样,金棺大约十英呎长,远远超过一个正常人的身长。棺面上雕刻着各种死亡和毁灭的景象:战车从神灵身上碾过,满目疮痍的神庙和熊熊燃烧中的闻名于世的建筑。整个棺材散发出极度冰冷的气息,令我有种身处冰库的感觉。呼出来的空气也凝结成了白雾。

“不需要!”芮秋说,“真的不需要。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罗伯特。不过我们很好。”

安娜贝丝问:“是朝那儿走吗?”

伊桑转过头来,他的眼罩隐没在灯光的阴影中。他的脸上浮现出好似怜悯的表情。“波西,我早就告诉你不要饶我一命。你听过『以眼还眼』这句古话吗?我可是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才明白这句话的——那时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复仇女神的儿子。而复仇就是我的命运。”

“只管等着坐车就是。”

“胆小鬼!”第一个塔利金族魔兽骂道,“不是用你的死亡来祭献,而是你的忠诚。发誓向大人效忠,然后咒骂诸神。这样就行啦。”

我的手触碰到了棺盖,指尖立刻变成了蓝色。剑上也凝结了一薄层寒霜。

刚一出通道,立刻便感到冷风飕飕的。这里已经接近塔梅尔佩斯山的峰顶,天上是绵延万里的乌云密布,山下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两个塔利金族魔兽正将一个狭长的被黑布包裹的东西放在一块大石头上。伊桑帮着他们打开包裹。

那个塔利金魔兽说:“我们要用血来祭刀。混血者,你留在这儿,等大人醒来后将武器呈献给他。”

尼克摇摇头说:“这我就说不清了。他们既不是人类也不是混血。他们没有凡人的灵魂。”

我问:“你看到什么了?”这里是荒郊野外,除了山,草地还有几个农房之外什么都没有。芮秋吩咐司机沿着一条土路行驶。经过一处路牌前,由于车速太快,没等我看清就错过去了。只听芮秋念道:“西部矿业及工业博物馆。”

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样慌乱。

我想都不想,完全出于自然反应地撒腿就跑。“斗争”这个词在心里连闪都不闪一下——老天爷,我该站直了跟他再打一仗吗?没门儿。三十六计,走为上。

最初的震惊过后,我终于找回了勇气。我挺剑朝那个外表是卢克的魔鬼刺去,只听叮的一声,他的肌肤就如同钢铁一般将这一剑挡开了。他戏谑地看着我,轻轻挥了挥手,我立刻横飞出去,狠狠撞在了立柱上。

我说:“刚才是低空飞行,不过那也已经很冒险了。在高空飞行,哼,那里可是宙斯的地盘。不行,絶对不行。况且,我们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机场了。魔幻迷宫是回去的最快途径。”

司机回头问:“怎么啦,小姐?”

这时,一个比较像人类的声音说:“嗯,那很好呀。好啦,如果这儿没我什么事的话……”

我冲过黑暗的门厅,跑进亮铮铮的黑色大门。主厅内,黑色的大理石雕像沿墙而列,虽然我不认得它们的脸部,但我知道这些雕像的原型都是那些在诸神时代前统治世界的泰坦巨人。主厅的尽头是一个灵坛,两边各有一个铜火盆。就在灵坛上,赫然是那具金棺。

两个塔利金族魔兽捧着下面垫有黑布的弯刀,慌慌张张地跑上前。其中一个说:“主啊,我们已经将您无上权力的标誌重新铸好了!”

尼克的眼睛眯缝起来。他不再像以往那般怒气腾腾,只是有几分猜忌和谨慎。“在农场我欠了你一条命,波西。而且……我自己也想见代达洛斯。某种程度上讲,迈诺斯说得没错。代达洛斯早就该死了。死亡是不该被逃避的。这违反自然规律。”

虽然事情顺利得不同寻常,但我还是朝灵坛走去。

还好我的大脑没有完全被恐惧吞噬,剩余坚守阵地的那一小部分听到了安娜贝丝的提示,并且立即指挥双臂作出反应。我刚刚将翅膀展开,在风力的承托下,我的跌落速度顿时放缓。虽然我还在下落,但已经不是垂直降落了,而是如同风筝般进行俯冲。

我问芮秋:“你打算怎么做?”

安娜贝丝不以为然,但仍点点头说:“好吧,我去礼品店买一个稜镜,用它折射出彩虹来给营地发送彩虹信息。”

尼克默默走了一会儿,方才回答说:“我过得其实很艰难。周围的伙伴只有死人。我永远都不会被活人接受。只有死人尊重我,而且能够不知畏惧地执行命令。”

“你要去哪儿,戴尔小姐?”司机问。

我回头朝其他三个人看去,只见他们也都在天上翱翔,金灿灿的翅膀在太阳下闪耀着美丽的光辉。远处,滚滚浓烟从代达洛斯工作室的窗口向外涌出。

我想起泰森和格洛弗仍在迷宫里。还有代达洛斯……虽然他做过许多坏事,而且把我的好朋友们置于险境,但我仍然不忍心看到他落得如此下场。

去年冬天,当我们在塔梅尔佩斯山上遇见卢克和泰坦巨人阿特拉斯的时候,嗅到的就是这种气味。

说完,他面对灵坛高声发誓:“该死的诸神啊!他们对我可曾有过帮助!我愿意看着他们灭亡。我将效忠于克洛诺斯。”

我问芮秋:“你认识他?”

我没有回答。事实上,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尼克向来与众不同,但自从比安卡死后,他就变得有点可怕了。他的眼睛像他的父亲一样犀利而狂乱,令你怀疑他究竟是个天才还是个疯子。而且他消灭迈诺斯的方式,以及自称“鬼王”,虽然令我很佩服,但同时也感到有些不安。

我本该拿着激流剑一阵砍削,然而我彻底地蒙了,心里都是空白。我不知道眼前的死敌、叛徒为什么会躺在金棺里,而且死得不能再死了。

她径直走到黑衣司机面前,说了几句话。那个司机皱起眉头。芮秋紧接着又说了几句。司机的脸色刷地一下子白了,迅速合上手中的报纸。他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同时忙不迭地掏出手机。短暂的通话之后,他打开后车门请芮秋坐进去。芮秋朝后指了指我所在的方向,那个司机急急地点头,意思明显是:“好的,女士,一切听从您的吩咐。”

我快步朝城堡奔去,耳内听见血管怦怦的搏动声。若照我平时的意思,我会离那具棺材能多远就多远。可是我现在必须要去阻止克洛诺斯的复甦。这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那是进入迷宫的大门?”安娜贝丝问,“你怎么能肯定?”

尼克说:“我正好饿了,和你一块去。”

我说:“可那正是你在苦苦寻求的呀。以代达洛斯的灵魂换回你姐姐的灵魂。”

她向停车场边缘处的一辆黑色豪华轿车走去。轿车的司机穿黑西装、打领带,正靠着车身在看报纸。

芮秋说:“我现在不确定,罗伯特。先进城里转转吧。”

但我感觉到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时间的速度骤然减慢,世界彷彿充满了果酱一般变得十分黏稠。我曾经有过同样的经历,知道他的威压之巨大甚至改变了时间的速度。

一个塔利金族魔兽看到落在地上的棺盖,惊叫道:“大事不好!”我跌跌撞撞地跑下灵坛,躲在一根柱子后面,浑然忘记别人根本看不见自己。

“卢克很怕你啊。”克洛诺斯的声音又说,“他的嫉妒和愤怒就是我最有力的工具,令他对我服服贴帖。这件事我还要多谢你啦。”

那个混血者说:“哼,多谢看重啦。”我这时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我从角斗场救出来的伊桑。

我没有说出口的是,我也在担心安娜贝丝。我不知道她见到卢克后会作何反应。毕竟,以前她曾经多次受到卢克的欺骗和操纵。

伊桑紧张地嚥了口唾沫,说:“既然这样,我还是别插手啦。”

金棺内没有任何动静。

“泰森和格洛弗怎么样?”

我朝后瞥了一眼,看见他正好整以暇地走过来,挥动着他的弯刀,似乎很享受那种重掌武器的感觉。

克洛诺斯放声大笑,脸上的疤痕愈发显得狰狞。

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奋力推开棺盖,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棺盖落在地上。

“是桉树。”我说,“和我在加利福尼亚闻到的一样。”

她猜测说:“可能是卢克控制的那个位于泰坦神殿的迷宫入口吧。”

“至少我们救回了这柄刀,”其中一个说,“主人会奖赏我们的。”

“是卢克?”安娜贝丝吃惊地说,“可是……”

克洛诺斯举起弯刀,说:“他把整个身体都让给我了。但不同之处在于,他害怕你,我可不怕。”

我急忙举起激流剑,正要刺下去。可是眼前的一幕令我惊呆了。凡人的腿上穿着灰色长裤,雪白短袖衫,双手摺叠放在肚腹上。在他的心脏部位有一个大洞,边缘十分整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弹孔。他双眼紧闭,皮肤苍白,金色的头髮……还有左侧脸颊上的那道疤痕。

“如果有人死亡,我会立刻知道的。那种感觉有些类似于耳鸣。”

“哈……很好,很好。”他说,“卢克保存得不错呀!这柄刀终于可以一展所长了。”

“降落吧!”安娜贝丝大喊,“这些翅膀会损坏的!”

“波西,不。”

土壁变成了石壁,隧道弯弯曲曲,岔路横生,分明就是想扰乱我们的方向。但这些花里胡哨的路径根本迷惑不住芮秋。我们只是告诉她要去纽约,然后她就在前面带路,即使遇到交叉口也没有停下脚步。

安娜贝丝迟疑地说:“那我们一起去吧。”

我兴奋地大叫:“妙啊!”经过短暂的磨合,我感觉翅膀彷彿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盘旋,俯冲,爬升,我在高空中能够随心所欲地做出各种动作。

“我们必须进城里去。”安娜贝丝说,“在城里找到迷宫入口的机会更大。我们一定要赶在卢克之前返回营地。”

“还有死亡的气息。”尼克补充了一句让我听了更要命的话。

我朝山顶望去,只见一个黑色的大理石城堡巍然耸立,和我在梦中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样。我想起那个高达五十英呎的超大型棺材。我心里正犯嘀咕,暗想也不知那些凡人怎么都瞎啦,这么大的建筑物杵在那儿也没人看见。忽然,山峰下的景物变得模糊不清了,彷彿有一层厚纱隔在我们之间一般。我这才知道原来这里被布置了魔法,非常强大的幻影迷雾。天上的乌云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我没有看见阿特拉斯,但我听到他的抱怨声从堡垒的后方传来。他还在干扛天这份苦力呀。

安娜贝丝问:“怎么去找车?”

伊桑吓得赶紧后退。“哇噢,你们什么意思,我是他的祭品?”

尼克忽然说:“你们听。”

“这个男孩儿已经过精心準备了。”他的声音如同一把刀刃刮过我的皮肤。他的身体是卢克的,但声音却不是。他的声音沧桑、冰冷,如同金属在岩石上刮擦。“我说得对不对呀,波西?”

然而,就在将要离开温泉镇的时候,芮秋腾地一下子坐起身,说:“驶出主路!”

芮秋说:“波西,别自己一个人过去。”

安娜贝丝凝望着远处的派克峰。“也许回不去了。如果代达洛斯死了……他说魔幻迷宫和他的生命紧密相联。现在,整座迷宫很可能灰飞烟灭。这倒也好,卢克的进攻计划或许就此流产了呢。”

司机猛打方向盘,横穿马路从出口下了主路。

“怎么了?”我问。

安娜贝丝说:“既然要进城,那我们就需要一辆车。”

芮秋朝停车场望去。她脸色阴郁,似乎要做什么违心的事一般。“我来办这件事。”

我一动不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等我挣扎着站起来,眼前的金星逐渐消退后,克洛诺斯已经拿回了那柄弯刀。

整座古堡开始颤动起来。一道蓝光从伊桑的脚下升起,如同纯净的能量涌入金棺。

“那条隧道里有邪恶的东西。”芮秋说,“那东西非常强大。”

“我和喀戎通上话了。”安娜贝丝说,“他们在积极为战斗做準备,不过他仍希望我们回去。毕竟,营地里英雄越多越好。怎么样,找来车了吗?”

安娜贝丝和我交换了一下目光。

虽然我没有明说,但我真的希望能在迷宫里回去的路上找到格洛弗和泰森。

我问:“那你停下来干吗?”

我匍匐至通道出口,心里不住默念“别人看不见我”、“别人看不见我”。

芮秋皱了皱眉头,似乎不太情愿。虽然我见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仍然跟着她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以往,每当我靠近克洛诺斯的时候,他的声音都会出现在我的意识里。如今他怎么不说话了?他已经死在了自己的弯刀之下,并且被跺成了千段万片。打开棺盖后我会看到什么?他们是如何给他重塑肉体的?

“跑啊,小英雄,”他大笑道,“跑啊!”

博物馆已经关闭了,因此当我们爬上山来到矿井前时,并没有遇到任何阻挠。我看见铁锁上果然刻着代达洛斯的标记,只是不知芮秋是如何远在公路上就能看见这么微小的标记的。我在铁锁上按了一下,锁链立刻脱落。我们踹开几块门板后走进矿井。不论是好是坏,反正我们重新回到了魔幻迷宫。

“不认识。”

“当心!”另一个塔利金族魔兽警告说,“或许他快要醒了。我们必须现在就把祭品呈上去。立刻动手!”

“不!”尼克大叫。他双掌一合,一块尖塔状的巨石突然从古堡前的地面上冒了出来。引发的地震使得古堡门厅的立柱相继倒塌。顷刻间粉尘四起,只听古堡内传出无数塔利金族魔兽沉闷的惊叫声。

“成啦!”一个塔利金族魔兽虔诚地提起了包裹中的武器,我一看之下顿时如坠冰窟。

“我去查查看。”我自告奋勇地说。

是芮秋。

从离地五百英呎的窗户往下跳可不是件好玩的事。尤其是当我穿上青铜翅膀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鸭子,拚命地拍打翅膀,如同铅锤般砸向堆满乱石的山谷。

我问:“你怎么知道?”

我戴上隐身帽,说了声“我去了”,便悄悄地摸进漆黑的石壁通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