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迷宫战场·吓退敌人的格洛弗

上一章:第79章迷宫战场·潘神的嘱託 下一章:第81章迷宫战场·议会上的分歧

努力加载中...

说完,他也不管我们是否跟得上,当先朝树林里走去。

“谢谢你,芮秋。”我说,“要不是你,我们肯定会办砸这趟差事。”

“我可不会错过这场热闹。我是说,除了差点丢掉小命,还有潘神……”她没再往下说。

喀戎仔细地看了一会儿格洛弗的脸,然后说:“我们以后再谈这件事吧。”

他深吸了口气,举起手中的地狱之剑,高声喝道:“向我效忠吧!”

我们刚在营地的木屋区降落不久,喀戎、大腹便便的半羊人赛利纳斯和两位阿波罗族的弓箭手便赶来相见。喀戎听说了昆图斯就是代达洛斯、克洛诺斯重生的事情后,反倒不如见到尼克时表现得惊讶。

格洛弗吐出嘴里的水,大讚道:“多谢啦,波西!”

喀戎大喝一声:“诸神保佑!”举腕拉弓,一箭射了过去。但莰蓓彷彿有预感似的,双翅一挥,以惊人的速度飞起。那支箭从她的脑袋旁边擦过。

“快过来帮忙啊!”我高叫道。

眨眼工夫,莰蓓原先站立的地方就多了一座小山。唯一能证明恶魔曾经存在的竟只有那两柄从石缝中朝天插出的毒刀。

喀戎临危不惧,冷静地拉开弓箭,箭箭杀敌。但是,从迷宫内杀出的敌人越来越多。只见一条地狱犬——不是欧拉芮夫人——跳了出来,径直冲向半羊人们。

“那招可真厉害。”我称讚道。

喀戎轻抚着他的长弓。“我猜他长了一双金眼睛吧。而且当他出现以后,时间似乎变成了黏稠的液体。”

欧拉芮夫人悲伤地发出长吼,我轻拍它的头,儘量抚慰它的哀痛。大地开始颤动——这是一场可能席捲国内各个大城市的地震——因为古老的魔幻迷宫解体了。我暗自祷告,希望迷宫的塌方能将参与这次进攻的敌军残余埋葬于地下。

喀戎侧卧于地,几番努力之后仍未能站起。“丢人丢到家了。”他恨恨地说,“放心,我还死不了……哎哟,腿断了。”

我环视了一下战场,看见大家都脸露疲惫,于是说:“都振作点,还有许多活儿等着我们干呢。”

砰!

在敌我双方力量格局彻底扭转的情况下,这种威胁未免显得有些色厉内荏。食人魔们一窝蜂地往前冲,想最后拼一把。喀戎猝不及防,被一个食人魔扫中了后腿,顿时人仰马翻。有六个食人魔兴奋地大叫着围了过去。

阿瑞斯族的一名营员连忙递过来一个水壶。我拿起水壶略略倾斜,将琼浆滴入尼克的嘴里。片刻之后,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眼皮缓缓睁开。

“只不过是对我的所作所为的一点小小补偿罢了。”代达洛斯说,“安娜贝丝,你曾说过雅典娜的子女们追求的是智慧,而不是聪明。我想你说得很对。我没有做到这一点。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位比我更伟大的建筑师。吸收我的思想,将它发扬光大。在我去世之前,这是我能尽到的一点绵薄之力。”

“尼克,”她说,“和我们一起走吧,好不好?”

“尼克,出什么事了?”我问,“你能说话吗?”

“振作点,弟弟!”百手巨人贝理雅瑞斯喝道,“战斗到底!”

“嗨!”我急忙高喊。

没等她说更多,就听泰森喊道:“波西,快过来看看尼克!”

随后,泰坦大军从迷宫内蜂拥而出。

“我不这么认为,孩子。如果他接近这里,我能感觉得到。毫无疑问,他原本是打算亲自参与这次进攻的。但是由于你们把他压在了古堡下面,肯定多少对他造成了损伤,令他无法亲自上阵。”说到这里,喀戎语含责备,“我说的『你们』是指你和哈迪斯的儿子尼克。”

“和我待在一起。”喀戎说,“一旦战役开始,我要你成为最强大的机动力量,而不要轻易投入到战斗中。”

“你是说……你家很富?”

空地边上,茱妮弗正拉着格洛弗的双手,听他诉说近来发生的故事。她一边听着,眼眶里充满绿色的泪水。

那匹叫盖兜的天马抱怨了几句,最终还得老老实实地让泰森骑上去。除了芮秋之外,大家都已骑马上鞍。

众营员们见之无不欢呼雀跃。但敌人们不会就此败退。一个蛇女疾呼道:“杀光他们!不然克洛诺斯饶不了你们!”

激战中我无暇过去帮忙。先前那只地狱犬在将半羊人们逐回到树林里之后,狂吼一声,将一名半羊人吓退,然后扑向另一名半羊人。那名半羊人动作稍慢,被地狱犬扑了个正着,手中的木盾立时被它踩裂。

“你们去吧,我不去!”尼克说,“反正我也不想再回营地了。”

待欧拉芮夫人跳开后,百手巨人将手中的石头一起掷向恶魔莰蓓。那些石头刚一离开贝理雅瑞斯的手就变成了巨石,铺天盖地地朝莰蓓砸过去。

“营地可能不保了。”她说。

“是我,孩子。”代达洛斯说,“我犯了一个大错误,所以赶来补救。”

我以前打过不少仗,但这一回却是一场大型战役。头一批冲出地面的是十多个食人魔,他们的喊杀声几乎将我的耳膜都震破了。他们手中的护盾其实是被踩扁的汽车,挥舞的狼牙棒有三个分杈,上面插满了锋利的矛尖。其中一个食人魔朝阿瑞斯族奔去,冲乱了他们的密集方阵,许多战士像玩具娃娃一样被甩飞到半空。

尼克脸色阴沉地说:“是的。”

安娜贝丝说:“我从阿波罗族那里学到了一种魔法,要不要用来帮你治一治?”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不,是我们脚下的地面在发颤。

代达洛斯说:“这个笔记本是我从大火中抢救出来的,我的工作成果都在这里了。有些笔记甚至记录着一些尚未实现的构想,其中有我最引以为豪的作品。我不能在下一个千年中把这些发明製造出来,但又不敢将之在凡人世界里公布。或许你会对它们产生兴趣吧。”

“不可能!你们全都是骗子!破坏自然的罪魁祸首!”

“不用。”喀戎倔犟地说,“还有许多重伤员需要照顾。别管我,我没事。不过,格洛弗……迟些时候我们谈谈你刚才用的那个魔法。”

尼克身上的黑衣冒着青烟,他双拳紧握,身周的小草全都变得焦黄。

我带着大家来到一个胡同里,以获得较好的回声效果。我撮着唇用最大的力气吹口哨,一连吹了五声。

黑杰克说:“嗨,别斤斤计较啦,猪肉派。好多混血的身上都有怪味儿。这又不是他们的错。呃……咳,老大,我可不是在说你呀!”

虽然代达洛斯身上的伤口正往外流金色的油状物质,但他的脸色比我们大多数人都强。他的这个机械身体显然具有快速修复的功能。欧拉芮夫人站在他旁边,亲热地舔着他头上的伤口,令他的头髮湿淋淋地竖立起来,看起来既古怪又好笑。一群敬畏的营员和半羊人把贝理雅瑞斯围在中间,争先恐后地让他在他们的盔甲、盾牌和T恤上籤名,搞得他都有点害羞了。

“我原来并不想来。”百手巨人贝理雅瑞斯说,“但你的一席话点醒了我,独眼巨人,你才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我轻手轻脚地将他翻转过来,将手放在他的胸口上。他的心脏搏动得很微弱。“快取琼浆来!”我大声喊道。

我扶起安娜贝丝,两人一起奔至喀戎身边。

我忽然想起一事,于是问她:“潘神提到了你的父亲。那是什么意思啊?”

笑意重又回到芮秋的脸上,而且更加甜蜜。“再见啦,波西·杰克逊。为了我,去拯救世界吧,好吗?”

“开火!”贝肯道夫大喝。弩砲加入了战斗。两枚巨石砸入食人魔群里,一个打在护盾上,只砸出了一个凹坑,另一个则正中一个食人魔的胸口,将他打倒在地。这时,一拨密密匝匝的箭雨从阿波罗族射出,将穿着厚重盔甲的食人魔射成了豪猪一般。有些箭透过盔甲的缝隙射进食人魔的皮肉,由于精铜的作用,被击中的食人魔立刻化作烟雾。

“最坏的事我还没说呢。我……我不想谈论自己的家庭。我不想让你知道我的来历。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说这么多。”

我们扶他坐起来,继续餵给他琼浆。他迷惘地四处环顾,彷彿记不得我们是谁了。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我身后的一个人身上。

轰!

安娜贝丝热泪盈眶。

那只地狱犬转过身,朝我扑了过来,要将我撕成碎片。我急忙向后翻倒,挥臂用力一甩,将手中装满希腊燃烧剂的瓶子掷进地狱犬的嘴里。那条恶狗呜呜两声过后,便被烧得连渣都不剩了。我急忙爬向一旁,大口喘着粗气。

“我是说……那很好啊。”我说。

这是我在营地里所见过的最大的军事準备。所有人都身穿盔甲,集合在林中的空地上,不过这一回可不是进行夺旗比赛。赫菲斯托斯族已在魔幻迷宫的出口设置了许多陷阱——铁丝网,装满希腊燃烧剂的陷坑,还有成排的用来抵挡冲锋的尖木桩。贝肯道夫特意製造了两台卡车大小的弩砲,炮口正对着“宙斯之拳”。阿瑞斯族摆出密集方阵守在第一线,由克拉丽丝担任指挥。阿波罗族和赫尔墨斯族张弓搭箭,分布在丛林中。就连林中仙子们也都持弓上阵。半羊人们则拿着木头製作的棍棒和盾牌在周围巡逻。

儘管看起来已经準备得很充分了,喀戎仍然对我嘀咕说:“还不够啊。”

我们一起前冲,躲开莰蓓的毒刀,直接攻入了她的防御圈内,差一点……仅仅差那么一点,就能刺入她的胸口了。忽然,从莰蓓的腰部扑过来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魔兽头,若不是我们赶紧后退,难免要被咬住。

“好姑娘!”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看见代达洛斯从迷宫内杀出了一条血路,朝我们这边赶来。随他一起杀出的还有一个比食人魔的个头更大、长着一百条臂膀而且每只手都握有一块石头的巨人。

“嗨,你可别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呀。”

但就在这一批食人魔将要全军覆没的紧要关头,第二批泰坦军队从迷宫中杀了出来。这一批攻击队伍由三四十名挥矛持网、全副武装的蛇女组成。刚一冲出迷宫,她们便朝各个方向发动了全方位的攻击。部分蛇女撞上赫菲斯托斯族早先设置的陷阱。一个蛇女被卡在木排中间,立刻成为弓箭手们的靶子。另一个蛇女则踩中引线,装满希腊燃烧剂的瓶瓶罐罐立时剧烈爆炸,绿色的火焰顷刻间便将数名蛇女吞噬。不过,仍有许多蛇女冲杀过来。百眼巨人和雅典娜族的营员们上前正面迎敌。我看见安娜贝丝拔出宝剑,和一个蛇女展开殊死搏斗。泰森则骑在一个食人魔的头上,高举起铜牌狠狠往下砸,,,!

尼克拔出他的宝剑。我还以为他要杀了老发明家呢,谁料他只是高声说:“你的大限已经拖延很久了,安息吧。”

“伤着了吗?”我问。

“这句话听起来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呀。不过克洛诺斯的力量也许就此不能得到充分施展。至少在短时间内,他被禁锢在了一个凡人的肉体内。这具躯壳既集合了他的灵魂碎片,但同时又限制了他的力量。”

“我不知道,波西。虽然神灵能够变化成凡人的模样,但要真的去佔据他们的躯壳……我不知道卢克的身体为什么没有被撑爆。”

“很荣幸能和你并肩战斗,海藻脑袋。”

“好啊!”泰森高兴得上蹿下跳,“贝理雅瑞斯!我知道你会来的!”

喀戎抬起手示意我不用再说下去。“我理解你这么做是出于保护他的考虑,波西。你感到自己对此担负有责任。可是,孩子,如果我们想从这次大劫中倖存下来,就必须相互信任。我们必须……”

“呃,”芮秋对我说,“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

我大吼一声:“尼克!”

“克洛诺斯说他的躯壳经过了精心準备。”

他直视着尼克。

“什么?”赛利纳斯面红如血,“撒谎!你竟敢如此大逆不道!格洛弗,我要把你逐出族群。”

安娜贝丝凝视着他说:“可你曾说过魔幻迷宫和你的生命紧密相联啊!只要你还活着……”

我沖安娜贝丝一抬眉,意思是“尼克怎么忽然听你的话了”,她则吐了吐舌头。

“不会的。”尼克说,“我只想帮你解脱你的灵魂。比安卡已经死了,人死是不能够复生的。”

莰蓓落在雅典娜族支起的指挥营帐上,营帐吱嘎两声后轰然倒塌。我冲过去的时候,感觉到旁边有人和我一起在奔跑,扭头一看才知道是安娜贝丝。

泰森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我拍了拍他的后背,说:“我很早就知道你能成为英雄。可是,代达洛斯……泰坦大军虽然龟缩回迷宫内,但即使没有了线绳,他们仍能够在克洛诺斯的率领下杀回来。”

一圈天马在高楼中飞行穿梭后从天而降。黑杰克打头,身后跟着五匹白色的伙伴。

“代达洛斯。”尼克声音嘶哑地说。

芮秋感激地看着我。“嗯……如果你想和一个凡人女孩再出来逛逛的话……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所以你才能找来那辆加长型豪华轿车?你只提了下你父亲的名字,那个司机就……”

我只感到眼前一黑,等清醒过来时,发现我和安娜贝丝都已倒在地上。莰蓓一脚一个踩住我们的胸口,盘绕在她腿上的数百条毒蛇发出咝咝的声音,彷彿在对我们狂笑。我心想:这下可在劫难逃了。

十几名蛇女突然从主战场脱身出来,如同事先计划好似的,朝营地方向猛扑过去。一旦她们冲进营地放起大火,我们将大势去矣。唯一能拦阻她们的只有附近的尼克。这时,他的剑刚刚刺中了一名塔利金族魔兽,黑色的地狱刀锋片刻之间便将那个魔兽的魔力吸收殆尽,将其化为齑粉。

“喀戎,如果他率领这次进攻……”

“嗨,老大!”黑杰克用心灵传输对我说,“你还活着!”

她拧紧了眉头。我猜想自己刚才的话大概有些言不由衷吧,其实我真没那个意思。周围的朋友们都看着,我怎么好意思说话呢。说真的,最后这几天,我对她的感觉挺複杂的。

“他身上有股死人味儿!”那匹天马抱怨说。

芮秋拧着背包带,低声说:“他在说我父亲……我父亲的工作。他是一个很有名的商人。”

尼克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我是这么说过,小建筑家。”代达洛斯说,“如果我死了,迷宫也会随之消亡。所以,我给你带了一个礼物。”

“是啊,”我对他说,“运气好而已。听着,我们要马上回营地去,越快越好。”

他双手抱胸,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这时,安娜贝丝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就在这千钧一髮之际,忽然,格洛弗张大嘴巴,发出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声音。那是比铜号还要响亮千百倍的恐惧之音。

我顿时为之气噎。“对不起,喀戎。我知道不该瞒你的。只不过……”

尼克虚弱地点点头。“我从没有召唤过那么多的亡灵,所以有些虚脱。不过……没有什么大碍。”

树林里大火熊熊燃烧。茱妮弗的本原之树正被十英呎高的火焰吞没。茱妮弗和格洛弗发疯般地奋力扑火。格洛弗用芦笛吹奏着《雨之歌》,茱妮弗则用她那条绿色的披巾拍打火苗,但他们的努力如同杯水车薪一样难以奏效。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喀戎说,“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备战。希望你们横插的这一杠子能够延缓克洛诺斯的进攻,不过出于对鲜血的渴望,他的军队终归还是要打过来。我们的大部分防御均已就位。跟我来!”

但这时大家激斗正酣,旁人根本无暇顾及这里。所有人不是已受伤倒地,便是正在进行殊死搏斗,更有人被惨烈的战斗场面吓得连步子都挪动不了。嗖,嗖,嗖,三响过后,莰蓓的胸前冒出了三支箭头。原来是喀戎从后面放的冷箭。但恶魔莰蓓十分彪悍,受到了如此重的伤之后,更激发了她的凶性。

只见恶魔莰蓓展开宽大的蝙蝠翅膀从迷宫里飞了出来,落在“宙斯之拳”上,昂首睥睨整个战场。她脸露狰狞的笑容,腰上的怪兽头发出恐怖的叫声。盘在腿上的毒蛇们咝咝地吐着蛇芯。在她的右手上那团闪光的线团正是阿里阿德涅的线绳,只见她轻轻一抛,将线团抛入腰上的一个狮子头的口中,然后拔出两柄弧形剑。剑锋显然淬过了毒药,发出绿莹莹的光。恶魔莰蓓又是一声厉吼,一些营员顿时被吓得四散逃开,任由地狱犬和巨人们逞兇肆虐。

“小意思!”我转身回到战场。格洛弗和茱妮弗也跟了上来。格洛弗拎了一支大棒,茱妮佛则怒气冲冲地举着一根小细棍,彷彿準备找上某个敌人后,要在其背上狠狠鞭打一顿。

说完,她沿着第七大道离去,消失在人海中。

“不!”我惊叫道。但由于我和喀戎相距较远,根本是鞭长莫及。

“呃,好的,好的。”

“啥?”我吃惊地说,“去世?你可千万别自杀呀。这可是大错误!”

代达洛斯点点头说:“不愧是哈迪斯的儿子,智慧已在你的心灵中成长。”然后他对我说,“波西·杰克逊,请你帮我最后一个忙。我走之后,欧拉芮夫人不能没有人照料,但它又不想回地狱。你能照顾它吗?”

“可能吧。”

“我看见克洛诺斯了,”回想起来我仍然心有余悸,“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虽然他外表是卢克……但那双眼睛却不是。”

我点头说:“他怎么可能佔据凡人的躯壳呢?”

就在敌我双方的战斗出现胶着态势的时候,我们彷彿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迷宫内忽然传出一声熟悉的厉吼。

代达洛斯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鬆的笑容。他顷刻之间就凝固成了一尊塑像,皮肤变得透明,内部转动的齿轮清晰可见。这尊塑像旋即变成了灰白色,最后轰然解体。

“上!”喀戎对我吼道。

我看了眼欧拉芮夫人,见它仍在不亦乐乎地舔着代达洛斯的头髮。虽然我知道老妈住宿的公寓里不允许养狗,尤其是这种比房间还要大的狗,但我仍承诺说:“好啊。包在我身上了。”

克洛诺斯的士兵们听到这种声音后,立刻扔下武器夺命而逃。食人魔们冲在最前面,甚至不惜将蛇女们踩在脚下。塔利金族魔兽、地狱犬和敌方的混血也都抱头鼠窜 抢逃命中,迷宫的通道终于禁不起魔兽流的撞击而轰然倒塌。我们终于赢得了这场战斗。除了未及扑灭的大火和躺在地上呻吟的伤员们,战场被一种古怪的寂静所笼罩。

他卸掉背上的皮书包,从中取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我曾在代达洛斯的工作室里见过许多这样的电脑,它们的盖子上都有一个蓝色的“Δ”标记。

格洛弗红着脸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

代达洛斯解释说:“在来的路上我遇见了百手巨人,询问之下才知道他也是赶来帮忙的,只不过在迷宫里迷了路。于是我们就结伴过来了。”

“后事料理完毕,我该去见我的儿子……和波迪克斯了。”代达洛斯说,“我要对他们说声对不起。”

恶魔莰蓓见我们挡住了她的去路,怒吼一声,挥刀横切过来。我腾挪闪躲,努力吸引她的注意。安娜贝丝则伺机寻找她的破绽。但莰蓓竟能两只手使用不同的招数,同时对付两个敌人。她横刀封住安娜贝丝的剑招,安娜贝丝忌惮她刀上散发出的毒雾,不得不后退躲开。由于害怕沾染上毒雾,我越打越感到处处掣肘,一股闷气始终无法得到发洩。数十个回合过后,我和安娜贝丝逐渐露出体力不支的迹象。

“不行,现在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赛利纳斯说,“我们必须处理……”

“贝理雅瑞斯!”泰森惊喜地叫道。

我不知道两者之间哪个更加真实,是繁华的纽约,或是我看见神灵死亡的那个水晶洞。

“还在你的手上吗?不可能吧。”

芮秋说:“黄页中查不到我的电话。”

茱妮弗紧紧地抱住他说:“我知道!”

“呃,可以这么说吧。”

“你会拿我的灵魂换回你姐姐的吗?”代达洛斯问。

说着,他把笔记本电脑递给安娜贝丝。安娜贝丝小心翼翼地接过,就像捧着一个大金锭似的。“你捨得把这个给我?这可是无价之宝呀!这值……我甚至无法估量它的价值!”

安娜贝丝说:“但你不可能得到公正的裁决,因为迈诺斯的鬼魂就是判官……”

忽然,我听到汪汪的狗叫声,随后一道黑影闪过,恶魔莰蓓立刻横飞出去。只见欧拉芮夫人已经站在我和安娜贝丝中间,对着莰蓓狂吼一声,扑过去狠命撕咬。

泰森帮助赫菲斯托斯族的营员们準备防御工事,收集了许多的巨石堆在弩砲旁边。

“这可是我的强项!老天爷,你还带了一个独眼巨人?你,盖兜!你驮他没问题吧?”

一分钟后,芮秋惊叹道:“它们好美啊!”

我想到迷宫内魔兽们整装待发的气势,想到塔梅尔佩斯山上克洛诺斯的力量,心里不由得一沉。喀戎说得不错,但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想起这些,我竟然破天荒地期盼狄奥尼索厮守在这里。但是,就算他没有离开,局面又能有什么不同呢?诸神们被禁止直接参与人间的战争,而泰坦巨人们却显然百无禁忌。

尼克的脸色渐渐柔和下来,不情愿地说:“看在你的面子上,好吧。但我不会长期留在那儿。”

代达洛斯摇摇头说:“再错也错不过我逃避罪责长达两千年吧。天才不能为自己的邪恶寻找藉口,波西。我的大限已经到了,我必须接受惩罚。”

“我也是。”

当我回到朋友们中间时,正赶上尼克遇到了麻烦。原来驮他的那匹天马一直躲避他,不让他骑上去。

空地中所有的人员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克拉丽丝吼出了一道简单的命令:“盾牌準备!”

我看见刚才被地狱犬扑倒的那个半羊人躺在地上不动,于是跑过去查看。忽然听见格洛弗的叫声:“波西!”

代达洛斯把宝剑插回鞘内。“你说得对。只要迷宫存在,敌人就会利用它。这就是魔幻迷宫不能够继续留存于世的原因。”

忽然,半路上跳出了一只地狱犬将他扑翻在地。

“赛利纳斯,”喀戎截断他的话说,“我们的营地即将遭到进攻。潘神的事情已经等待了两千多年,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先保住性命,其他的事晚些时候说也不迟嘛。”

大地顿时为之震动。一道裂缝突然出现在蛇女的前方,无数名身着军装的活死人从地缝里爬出来,这些活死人士兵几乎涵盖了历史上的各个时代——有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革命军,有罗马帝国时代的百夫长,还有骑着骷髅马的拿破仑手下的骑兵队。他们纷纷拔出长剑,不约而同地朝蛇女们杀去。尼克晃了几下,身体一软跪在地上。

“等一等。”赛利纳斯说,“寻找潘神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格洛弗,你已经超期三週了!你的搜寻执照已被撤销!”

我急忙跑过去,在激烈打斗的战士们之间穿梭,从巨人们的腿下爬过。最近的水源是半英里之外的溪流……我必须做点什么。于是我集中意念,胃内只感到一阵翻涌,接着便听见激流奔腾的咆哮声。忽然,一堵水墙朝树林拍了过来,不但熊熊大火被立刻扑灭,连带着茱妮弗、格洛弗等一干精灵都被泼成了落汤鸡。

“尼克,”我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动手!”安娜贝丝说道。

格洛弗深吸了口气,站起来直视着赛利纳斯的眼睛说:“是否有搜寻执照不再重要了。伟大的潘神去了。我们已经传承了他的精神。”

雅典娜族的营员们支起了大大的帐篷,充当我们的临时指挥部。由我们的安全主管百眼巨人负责守卫指挥部大门。阿芙洛狄忒族的营员则跑前跑后,为战士们整理盔甲,将战马身上结团的毛梳开。就连狄奥尼索斯的孩子们都找了事情做。虽然这位神灵依然不知所终,但他的一对金髮双胞胎儿子则忙活不停,为大汗淋漓的营员们提供矿泉水和果汁。

“他没撒谎。”我说,“潘神死的时候我们都在场。”

大家骑上各自的天马直冲云霄。从东河上空飞过时,长岛已遥遥在望。

我不自然地点点头。我们都知道她不能去营地。我瞅了眼安娜贝丝,见她正假装忙着拾掇身下的那匹天马。

“我有你的电话。”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安心面对。”代达洛斯说,“而且,我相信地狱里也必然有公理存在。我们要维护这种公理,是吗?”

“不是,我,呃……记在脑子里了。”

泰森从已被他打晕的食人魔身上跳下,一边叫喊一边跑过来:“不要慌!大家一起上!跟她拼啦!”

虽然迷宫内的路程比真实世界要短,但从新墨西哥州回到时代广场时,我依然感觉到像走了二万五千里似的。我们从马奎斯万豪酒店的地下室爬出来,站在烈日下的人行道上,眯缝起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

“不,”我说,“这没什么呀。芮秋,你干得非常好呀!你带着我们穿越迷宫,表现得那么勇敢。这就是我对你唯一的看法。我才不管你父亲是干什么的呢。”

我迅速奔向战场,眼看着许多可怕的场面发生。狄奥尼索斯的一个儿子正和一名敌方的混血缠斗,但两者实力相差悬殊,几个回合不到,便被敌人刺中了肩膀,他的头部随即又被敌人的剑柄砸中,立刻翻身倒地。另一名敌人不停地朝树林里射火箭,里面潜伏的弓箭手和林中仙子顿时阵脚大乱。

“是啊,”芮秋插言说,“波西……我父亲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他飞往世界各地,四处寻找未开发的土地。”她颤悠悠地吸了口气,“寻找绿地。他……他买下地块,破坏了那里的生态自然,建起一片片丑陋的社区和商业中心。如今我亲眼目睹了潘神……潘神的死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