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终极天神·爸爸妈妈加入战斗

上一章:第99章终极天神·如坐针毡 下一章:第101章终极天神·我不是英雄

努力加载中...

“我,”喀戎说,“你刚才说的是『我』。”

他转身冲我一笑:“我希望杀死的是个怪兽。在大学里,我可是莎士比亚剧演员!学过一些剑术!”

很快,第五大道中间出现了一条通道,站在街区尽头的是我的大狗和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瘦小身影。

“我必须与他战斗。”我告诉她。

“好样的。”保罗说。

的确,屏障外,汽车的引擎开始轰鸣。行人甦醒过来,不解地盯着他们身边的怪兽与殭尸。不知道他们透过迷雾看到了什么,不过我敢肯定一定可怕极了。汽车门打开了。街区尽头,保罗和我妈妈走下了普鋭斯。

我想移动,可我的脚彷彿灌了铅一样。安娜贝丝、格洛弗和塔莉亚也全身紧绷綳的,他们与我一样动弹不得。

“蠢货!”克洛诺斯的声音震撼着城市,“你给他的脑袋裏填满了空洞的许诺,你说过众神会在乎我!”

死亡军团与泰坦怪兽厮杀在一起。第五大道上爆炸成一片混乱。凡人们尖叫着到处躲藏。得墨忒耳用手一挥,一整队巨人变成了一片麦田。珀尔塞福涅将德西纳的长矛变成了向日葵。尼克在敌军中来回厮杀,全力保护着行人。我的父母向我跑来,躲避着怪兽与殭尸,可我一点儿也帮不上他们。

骷髅形状的头盔护罩下,他脸上带着微笑:“收到了你的信息,现在参加派对会不会太晚?”

“安娜贝丝,别这样。”我伸手去抓她的胳膊,可她把我推开了。

尼克拔出了剑——三英呎长,透露着杀机的冥铁剑,如噩梦般黑暗:“我可不这么认为。”

“守住阵地!”克洛诺斯命令,“这些死者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不能叫喊,因为我不能让克洛诺斯注意到她。

“尼克?”我喊。

我望向屏障外。尼克奋力向我妈妈和保罗一路杀去,但他们并没有停下来等待帮助。保罗从一个阵亡的英雄手中抓过一把剑,令一个德西纳手忙脚乱。他刺中她的肚皮,让她化成了灰烬。

她拔出了匕首。

哈迪斯拔出剑来,那是一把双刃冥铁剑,中间带有银色蚀刻。“出手吧!从今天起,哈迪斯一家将成为奥林匹斯的拯救者。”

“不!”安娜贝丝失声痛哭。我们身上冰冻的魔咒解除了。我们向老师奔去,但已经不见了他的蹤影。我和塔莉亚无助地扒开一块块瓦砾,泰坦的军队传来一阵难听的笑声。

“你是个老师,”克洛诺斯冷笑道,“不是个英雄。”

他举起镰刀,我準备应战,然而还没等克洛诺斯发动进攻,从泰坦军队身后传来一阵狗叫:“嗷——”

“哈迪斯的儿子。”克洛诺斯往地上啐了一口,“你这么喜欢死亡,是不是也想自己亲身体验一下?”

大地震撼起来。街道、人行道、建筑上现出了一条条裂缝。死者爬向生的世界,骷髅手在空中乱抓。它们有好几千个,从地下冒出来,泰坦的怪兽们心惊肉跳,纷纷向后退去。

“恐怕我不能。”喀戎的声音冷酷而镇定,他非常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

“的确如此,”得墨忒耳喃喃道,“不尊重农业。”

克洛诺斯笑了:“斗志十足。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卢克要我放过你了。可惜这不可能。”

克洛诺斯哈哈大笑。他向前走了一步,喀戎的马身紧张地抬起前腿,尾巴扫来扫去。

“妈妈!”我大叫。

营员们和狩猎者们一个个受伤倒地。克拉丽丝一定是不敌海帕波瑞恩巨人,因为她和她的战车被冻在了一大块冰里。到处见不到人马的蹤影,他们要不是慌乱而逃,要不就是已经灰飞烟灭了。

第一个海帕波瑞恩巨人用棍子向我猛敲过来,我从他两腿间翻滚到他身后,将激流剑插进他的屁股。他化做了一堆冰。第二个巨人对安娜贝丝呼出一团冰霜,她差一点倒下,格洛弗忙将她拽到一旁,塔莉亚接管了剩下的事情。她如同一只羚羊跳上巨人的后背,她的猎刀在巨人的蓝色脖子上划过,创造出世界上最大的无头冰雕。

“喀戎!”安娜贝丝喊,“当心!”

“卢克曾经是个英雄,”喀戎说,“他以前很好,直到你害他堕落。”

“快走,海藻脑袋!”安娜贝丝说。我点点头,这时我看到街边的一堆瓦砾,我的心扭到了一起。我差点儿把喀戎忘了。我怎么会这样呢?

听见卢克把喀戎叫做儿子已经够怪异的了,可是克洛诺斯的话里还带着轻蔑,彷彿“儿子”是他能想到的最坏的词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用霰弹枪的?”我问她。

“你的死亡,”尼克说,“对我来说棒极了。”

“我可没时间跟你胡闹。”克洛诺斯怒吼。

“喀戎。”安娜贝丝的声音在颤抖。

好在哈迪斯吸引了克洛诺斯的注意。他向能量墙冲去,但他的战车撞在墙上翻了。他爬起身,嘴里叫骂着,用黑色能量向能量墙射出,屏障岿然不动。

“你!”安娜贝丝对卢克说,“一想到我……还以为……”

我感到自己更喜欢他了。这时,一个莱斯特律戈涅人向我妈妈扑了上来,她在一辆废弃的警车里摸索着,也许是在找紧急无线电,她正背对着巨人。

喀戎把手伸到背后,但箭囊已经空了。他把弓往地上一扔,拔出他的剑。我知道他不喜欢用剑,这从来就不是他喜欢的武器。

我妈妈能看穿迷雾。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我希望她能想到逃跑,可她却紧盯着我,跟保罗说了几句话,两个人径直向我跑来。

“嗷——”欧拉芮夫人向我跳了过来,不理会两旁吼声如雷的怪兽。尼克大步向前走来,敌人纷纷后退,彷彿他散布的是死亡,当然事实也的确如此。

克洛诺斯挥起镰刀,我把她拽了回来。镰刀砍到了她刚才所在的地方。

天空变得冰冷而阴暗。影子越来越厚重。一阵凄厉的战斗号角吹响了,死亡士兵组成了方阵,手握步枪、剑、矛,一辆巨大的战车在第五大道上隆隆驶来,在尼克身边停下了。战车前面的马是活动的影子,源自于黑暗。战车上镶嵌有黑曜石与黄金,装饰的画面是痛苦的死亡。手握繮绳的正是死亡之神哈迪斯,得墨忒耳与珀尔塞福涅伫立在他身后。

“没错,”尼克说,“我们来对付敌人的军队,你去抓克洛诺斯!”

她向克洛诺斯攻去,他得意的微笑渐渐消失了。也许卢克的部分存在还记得,那是他曾经喜爱的女孩,在她还小的时候,自己曾照顾过她。她的匕首刺向他盔甲间的束带,那儿正是锁骨的位置。刀尖本应刺进他的胸膛,但却被弹开了。安娜贝丝一弯腰,胳膊收回到腹部的位置。这样大的力量也许足以让她受伤的胳膊脱臼。

“欧拉芮夫人,”我说,“快——喀戎被压在那下面。只有你能把他挖出来,找到他!帮助他!”

德西纳女王不耐烦了,往前扑了上来。喀戎的箭射中了她两眼之间,她蒸发了,空空的盔甲叮叮噹当地散落在沥青路面上。

一道炫目的白光在克洛诺斯和喀戎之间炸开了。喀戎向大厦的墙上飞去。强大的力量震碎了一面墙,坍塌在他身上。

“中村,”克洛诺斯说,“跟我来,巨人,继续对付他们。”

我不能企望太多,可我还是大喊:“欧拉芮夫人!”

如果喀戎听见了我们在叫他,他也没有回答。他箭在弦上,瞄準了克洛诺斯的脸。

敌军不安地骚动起来。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向两旁分开,让出一条路来,彷彿身后有什么东西迫使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克洛诺斯露出迷惑的神色,趁着这时候,喀戎发动了攻击。他虚晃一招,剑锋向他的脸刺去。这一招非常巧妙,连我自己也不过如此。然而克洛诺斯却更快,他拥有了卢克的所有战斗技能。他将喀戎的剑锋向旁边一挡,大叫一声:“回去!”

泰坦的军队包围了帝国大厦,逼近到距大门约二十英呎的地方。克洛诺斯的先锋伊桑·中村冲在最前面,身披绿盔的德西纳女王,还有两个海帕波瑞恩巨人。我没有看见普罗米修斯,这只狡猾的黄鼠狼也许躲在他们的总部了。可是克洛诺斯却亲自站在了队伍前面,手举镰刀。

她挣扎着大叫:“我恨你!”我不知道她说的是谁,我、卢克还是克洛诺斯。她满是尘土的脸上流下道道泪珠。

“保罗?”我感到很惊讶。

巨人扑到身边的时候她刚好回身。我开始以为在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把雨伞。她拉开枪栓,霰弹枪将巨人轰出了二十英呎开外,刚好落在尼克的剑下。

“恐怕不是,”哈迪斯叹息道,“我的儿子说服了我,也许我应该将敌人的名单分清先后,”他远远地望了我一眼,“虽然我并不喜欢某些傲慢自负的混血者,但我也不愿意见到奥林匹斯陷落。我会怀念与我的同胞们争吵的时光。如果说我们能在一件事上面取得共识的话,那就是,你是个可怕的父亲。”

“波西,这也是我的战斗!”

他用镰刀向地上砍去,一条裂缝向两面延伸开来,将帝国大厦围在其中。一堵力量的高墙沿裂缝微微发光,将克洛诺斯的前锋、我的朋友们和我与两支大军分割开来。

我妈妈吹了吹面前的头髮:“两秒钟以前。波西,我们没事的,你快去!”

“他在干什么?”我嘀咕。

“不,”我说,“别……”

挡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身影……

“母亲!”珀尔塞福涅抱怨。

我们回到大街上时,一切都太迟了。

他指了指我和我的朋友们,然后一弯腰走进了大厅。

“哈迪斯,”克洛诺斯咆哮,“我希望你和女士们是来向我表示你们忠诚的。”

哈迪斯冷冷地笑了:“你好,父亲,你显得那么……年轻。”

“我是不死之身,你这个傻瓜!我从地狱逃了出来,那儿没事可做,也没有活的机会。”

“攻击!”他大叫。

哈迪斯身穿黑甲,斗篷的颜色如鲜血一般。他苍白的头上是黑暗战盔,散发出絶对恐怖的王冠。我正看着,它改变了形状——从龙头变成一圈燃烧的黑色火焰,再变成人骨花环。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部分。头盔侵入了我的内心,点燃我最可怕的噩梦与最隐秘的恐惧。我真想钻进一个地洞藏起来,然而我知道敌人的感受也一定与我相同。只是克洛诺斯的能量与权威阻止着他们立刻四散奔逃。

我不知道它明白了多少,可它立刻跳到瓦砾堆上开始刨起来。我、安娜贝丝、塔莉亚和格洛弗向电梯奔去。

这一刻,我惊呆了。我本期待着一场恶战,但克洛诺斯却完全没有理会我,彷彿我不值得他费这么多劲。这使我恼怒至极。

克洛诺斯一看到我,金色的眼睛便熊熊燃烧起来。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僵硬了。泰坦魔王的目光又回到喀戎身上:“让开,小儿子。”

“把我们封锁起来,”塔莉亚说,“他正在移除曼哈顿周围的魔力屏障,只隔断帝国大厦,还有我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