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终极天神·黑杰克被劫走了

上一章:第102章终极天神·令人眼花缭乱的奖赏 下一章:第104章终极天神·我被扔下了湖

努力加载中...

赫尔墨斯耸耸肩:“出乎意料,还不算太糟糕。人类受到了惊吓,不过这可是纽约,我从未见过适应力这么强的人类。我想过几个星期他们就会恢复正常。我会帮助他们。”

赫尔墨斯的肩膀垂了下去:“他们会儘力的,波西,我们都会儘力遵守我们的承诺。也许再过一阵就会变得好起来了。不过,我们神从来都不擅长遵守诺言。你的出生就是因为一个被违背的诺言,对吗?我们终将会变得健忘。我们总是这样。”

“省省吧,”雅典娜走到我近前,我感到她的能量光环刺得我皮肤痒痒的,“我警告过你,波西·杰克逊,为了拯救一个朋友,你会毁灭世界。也许我错了,你拯救了你的朋友们还有整个世界。不过好好想想你的未来,我暂且放过了你,别搞砸了。”

“我坚信这一点。”

“我没事,”我让妈妈放心,她又拥抱了安娜贝丝,“现在一切都好了。”

“我的确了解他的未来。”赫尔墨斯伤心地说。

“我是众神的信使。我的工作是监听人类的谈话,在必要的时候,帮助他们为发生的事情找到根据。我会让他们安心。相信我,他们最终会把这归到一场奇怪的地震,或者是太阳耀斑的爆发上,絶对不会猜到事情的真相。”

“布劳菲斯先生,”安娜贝丝说,“真是漂亮的剑术。”

安娜贝丝皱皱眉:“这次她又干什么了?”

“波西·杰克逊,”赫尔墨斯说,“你给我们上了一课。”

“我们看到了蓝色的闪光,”她说,“不过你一直没有下来,都上去好几个小时了!”

“这对于他和我来说都太迟了。”

“是的,”我说,“我相信。”

赫尔墨斯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彩虹信息变化太快,令我无法理解。全国的被流放者一一闪过,堤丰的毁灭,曼哈顿留下的废墟,总统在举行新闻发布会,纽约市长,一辆辆军车驶上美国大道。

另一个神也在等我。雅典娜站在路中央,胳膊交叉在一起,她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自己惨了。她脱掉了盔甲,身穿白色上衣、牛仔裤,可她好战的外表并未因此而减弱。她灰色的眼睛闪亮着。

“奥林匹斯山,”我说,“是的。”

然而作为混血者的生活却从来不会那么轻鬆。尼克从街上跑了进来,他的表情告诉我,一定出什么事了。

赫尔墨斯笑了:“三千年了,你以为众神的本性会这么轻易改变吗?”

“说来话长。”我说。我们坐电梯向楼下降去,谁都没有说话。音乐糟糕极了——尼尔·戴蒙德的歌曲。我真该把这也作为要求的一部分……换点儿好听的电梯音乐。

“很久以前你告诉过我,”我说,“作为一个神最困难的是无法帮助自己的孩子。你还告诉我说,你不能放弃自己的家人,无论诱惑有多大。”

赫尔墨斯一声叹息:“我不应该对安娜贝丝发火。卢克去旧金山看望她……我知道她也是他命运的一部分。我预见了很多。我觉得她也许能做到我无法做到的事情,去拯救他。当她拒絶与他同去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我应该明白这一切,我对自己感到懊恼。”

“你必须让他找到自己的路,”我说,“让他承担起拯救奥林匹斯的责任。”

赫尔墨斯似乎对我的话感到惊讶:“你觉得……卢克真的爱我吗?在所有的事情发生过后?”

“我只想做个普通人,希望长大,拥有正常的高中生活。”

赫尔墨斯好奇地看了看我,将目光转回了彩虹信息。

赫尔墨斯用手杖向迷雾中挥去,彩虹信息消失了。

“我原以为你是个不称职的父亲,”我承认,“我以为你遗弃了卢克,因为你了解了他的未来,却什么也没有为他做。”

“啊,波西,”她说,“你仍将拥有有限的生命。”

乔治和玛莎在手杖上挪动。我知道蛇是不会笑的,但他们似乎在努力做出微笑的样子。

“谢谢你这么说,波西,但克洛诺斯并没有死,泰坦是无法真正被杀死的。”

安娜贝丝在电梯边等我:“你怎么有股烧焦的味道?”

“太好了,”赫尔墨斯喃喃道,扭头看着我,“三千年了,我将永不会忽视迷雾的力量……也不会再忽视你们的存在。”

我和安娜贝丝向外走去,我瞥见了庭院里的赫尔墨斯。他正凝视着喷泉的水雾里传来的彩虹信息。

“我想知道原因。”

“不,你做得对。卢克是爱你的。最后,他实现了自己的命运。我想他明白了为什么你无法帮助他,他记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告诉你,”妈妈嚷嚷,“我们必须得上去!我儿子……”她看见了我,眼睛都瞪大了,“波西!”

“保罗,”妈妈骂他,“那不是人类能去的。不管怎样,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安全,所有人。”

我的胃里一阵翻滚:“其他的泰坦呢?”

“城市的损坏情况怎么样?”

她抱得我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她骑上了我的天马?”我问。

我打算放鬆一下,一切都让人感觉那么完美,我和安娜贝丝很好,妈妈和保罗安然无恙,奥林匹斯也得救了。

“你还有别的孩子,认同他们,这是对卢克的最大安慰。所有的神都能这样去做。”

我们走进大堂。我发现妈妈和保罗在与秃头保安争执。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是她去了什么地方,”尼克说,“我告诉她,如果她这么做会死掉的,可她就是不听。她刚刚骑上了黑杰克,然后……”

为了证明她的看法,她喷出一团火焰,烧焦了我衬衣的前襟。

“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我保证,”我说,“我不会忘记。”

他听来很是悲伤。乔治和玛莎盘绕在他的手杖上,但却一言不发,这让我觉得赫尔墨斯内心非常不快。我或许应该就此闭嘴,但我还是开口说:“我应该向你道歉。”

赫尔墨斯凝望着喷泉:“我会给你一个我所有孩子的清单,一个男孩在威斯康辛,两个女孩在洛杉矶。你一定要把他们带到营地去。”

“那我女儿呢?”

“我不能离开她,”我感到嗓子眼儿乾巴巴的,“还有格洛弗。”我连忙加了一句,“还有……”

保罗耸耸肩:“这算不了什么。可是波西,真的……我是说,六百层的故事是真的?”

“看看,人们已经认定,堤丰是一系列反常的风暴。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他们搞不明白为什么曼哈顿的雕像都从底座上掉下来摔成了碎片,还不停播放着苏珊·B.安东尼掐住弗里德里克·道格拉斯的镜头,可他们无法找到合理的解释。”

“谢谢你。”

“她有点儿担心。”保罗乾巴巴地说。

“嗯,是的,女神。”

“噢,应该道谢的并不是你,不过我有些不解,为何你会拒絶永生。”

“你可以改变。”

“都躲起来了,”赫尔墨斯说,“普罗米修斯给宙斯传来了信息,为自己成为克洛诺斯的帮兇找了一大堆藉口。『我只是在努力将损害降低到最小』,诸如此类的话。如果他聪明的话,就会乖乖夹起尾巴待上几个世纪。克里奥斯逃走了,俄特律斯山成了废墟。当得知克洛诺斯大势已去的时候,奥西纳斯溜回到深海。与此同时,我的儿子卢剋死了,他到死都一直认为我不在乎他。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但你了解的不止是坏的部分——他归于邪恶,你了解他最终的结局,了解他会作出正确的选择,但你却一个字也不能对他提起,对吗?”

“你肯定吗?”她打量着我的表情,“唉,看来你很肯定。”

我看了安娜贝丝一眼:“待会儿在电梯见。”

尼克点点头:“她往混血营去了,还说必须到营地去。”

“我不知道,”赫尔墨斯说,“没有人知道。化做灰烬,随风飘散。如果幸运的话,他会散落到很广的地方,这样他就永远不能再形成有意识的形态,更别说完整的身体。不过不要以为他真的死了,波西。”

保罗出神地望着天花板:“我真想去看看。”

“你?”

“芮秋,”他说,“我刚刚在第三十二街碰到了她。”

“那……”

“现在你明白我是个伪君子了?”

赫尔墨斯凝视着喷泉:“没人可以对命运横加干涉。波西,即便是神也不行。如果我警告他将会发生什么,或是企图影响他的决定,事情只会变得更糟。我只能沉默不语,离开他的身边……这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事情。”

赫尔墨斯审慎地看了我一眼:“为什么?”

“安娜贝丝的确救了他,”我说,“卢剋死得像个英雄。他用自己的牺牲杀死了克洛诺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