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终极天神·令人眼花缭乱的奖赏

上一章:第101章终极天神·我不是英雄 下一章:第103章终极天神·黑杰克被劫走了

努力加载中...

“你是说……我能随心所欲地设计?”

谁能拒絶这样的礼物呢?

众神都举起了手。

命运三女神举起一小段蓝色纱线——我知道,那与我四年前见过的是同一条,我亲眼看她们剪断的生命线。我曾以为那就是我的生命,而现在我终于明白,那是卢克的。她们一直在让我看到这样一些生命,他们必须牺牲自己,以换得世界和平。

安娜贝丝站起身,一脸茫然地走回到我身边。

“发自你的内心,”女神说,“让它名垂青史。”

“噢,神啊,”我说,“安娜贝丝,对不起。”

这一次,她没有言语:“我……我得开始计划……绘图纸,嗯,还有铅笔……”

宙斯想了想:“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

他拍拍手开心地大笑:“我也没死,耶!我们抓住了堤丰,太好玩了!”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打算杀了我们。”我低声回答。

“当然,”宙斯接着说,虽然他的样子好像裤子着了火似的,“我们还必须……嗯……感谢波塞冬。”

“他们会听的,”我安慰他,“因为你关心他们,你比任何人都要关心自然。”

“嗯,是的,先生。”我说。

“没关係。”她说着,在我臂弯里晕了过去。

我以为波塞冬会被激怒,但他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很荣幸,宙斯神。”

赫拉轻蔑地哼了一声:“我想我现在不会为难你和那个小女孩了。”

我先对宙斯鞠了个躬,然后跪倒在我父亲跟前。

“条件是要有很多我的雕塑。”阿波罗说。

“我有你们的誓言,”我说,“所有神的誓言。”

“这么说我们达成了共识。”他转身修理他那被火烧焦的葡萄藤王座去了。

“让我来。”阿波罗走上前来,他燃烧的盔甲如此明亮,让人无法正眼去看,与他极为相配的太阳镜,加之完美的微笑,让他看上去彷彿一个身着战斗装束的男模,“医药之神,愿为你效劳。”

“如果不是众多的混血者觉得被他们的父母抛弃,克洛诺斯这一次是不可能东山再起的,”我说,“他们感到愤怒、怨恨、缺少关爱,而且他们有充足的理由。”

我顿了一下:“任何礼物?”

“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真正认可神的孩子们,”我说,“所有神的……孩子。”

自从我十二岁时看她们在一个路边水果摊剪断一条生命线开始,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这几位年老的女士了。她们一直令我感到恐惧,至今依然如此——三个鬼魅般的老奶奶,带着一袋袋编织针与纱线。

她们走后,我想到了“伟大的预言”。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些话。英雄的灵魂,将被邪恶的锋刃摧毁。这个英雄就是卢克。邪恶的锋刃,就是他很久以前送给安娜贝丝的刀——之所以邪恶,是因为卢克违背了他的诺言,背叛了他的朋友们。一个选择将会结束他的岁月。我的选择——把手里的刀送到他手中,如安娜贝丝那样相信他依然能够作出正确的决断。奥林匹斯面临倖存或是毁灭。他以自己的牺牲拯救了奥林匹斯。芮秋说得对,在最后,真正的英雄并不是我,而是卢克。

我拍拍他的胳膊:“有一件事卢克是对的,格洛弗。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半羊人。”

狄先生点点头:“作为对我勇敢的感谢,宙斯把我在营地的查看期缩短了一半,我现在只剩下五十年,而不是一百年了。”

我以为可怜的格洛弗会晕过去,因为他怕死了独眼巨人,但他克服了自己的紧张说:“是啊,嗯……我们为泰森高呼三声!”

“大会一致同意,”宙斯说,“波西·杰克逊,你可以从诸神得到任何你想要的礼物。”

“我错过什么了吗?”她低声问我。

“不再有无神认领的孩子,”我说,“我希望你们承诺认领你们的孩子——你们所有的混血者孩子——在他们年满十三岁的时候。这样,他们便不必在世上无依无靠,任由怪兽去支配。我希望他们被自己的父母认可,送到营地来接受正确的训练,得以生存。”

“不,我的大王,”我飞快地说,“但你的孩子不应被排除在外。他们在营地应该有自己的营房。尼克已经向大家证明了这一点。无神认领的孩子不应该全被塞进赫尔墨斯营房,整天去猜想他们的父母是谁。他们将拥有自己的营房。废止三巨头协定,反正它也无济于事。你们不应该再拚命除掉强大的混血者。我们将训练他们,接受他们。神的孩子将得到应有的欢迎与尊重。这就是我的愿望。”

战神故意弄乱了她的头髮,在她背上捶了几下,称她是自己见过的最棒的战士。“德拉贡杀手?那就是我要说的!”

其中一个看了看我,虽然她一句话也没说,我的一生却在我眼前闪动起来。突然我已二十岁,随后步入中年,最后衰老凋零。所有的力量保存在我的体内,我看到我自己的墓碑和一个敞开的坟墓,一具棺材被放入了地下。所有的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放开我的时候,他对我露出慈祥的笑容。我感觉好极了,我承认,我的眼眶有些湿润。直到这一刻之前,我一直不敢想在过去的几天里我有多么的害怕。

狄奥尼索斯的脑袋上还缠着绷带。他上下打量了我好几遍才说:“啊,波西·杰克逊,我看到波吕丢刻斯安然无恙,所以我觉得你还算不上完全无能。多亏了我对你的训练,我想是的。”

“的确是,”我说,“而且一点儿都不难,但我需要你对冥河发誓。”

他的手在安娜贝丝脸上挥过,伴随着几句咒语,安娜贝丝的伤立刻消失,刀伤与疤痕也不见了。她伸直胳膊,在睡梦中叹息一声。

“好了,波塞冬,”宙斯有些不悦,“你得意得都不愿加入我们的会议了吗,我的兄弟?”

他首先叫了塔莉亚的名字,因为她是他的女儿,他答应说会帮助扩充狩猎者的队伍。

“噢,别咬你的衬衣了,”狄奥尼索斯骂他,“说实在的,我不会杀了你的。鑒于你的勇敢和牺牲,也因为我们不幸的职务空缺,诸神提议你作为偶蹄元老会成员。”

“你没死!”他说。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神殿里静悄悄的,只剩下壁炉火发出的噼啪声。大家都注视着我,所有的神、混血者、独眼巨人、精灵。我走到神殿中央。赫斯提亚对我露出欣慰的微笑。她又变成了女孩,满意而快乐地坐在火边。她的微笑给了我勇气,我大步向前走去。

命运三女神亲自带走了卢克的遗体。

“嘘——”他说,“没有英雄能超越恐惧,波西,而你已经超越了每一个英雄,包括赫拉克勒斯……”

“一个伟大的英雄应该得到奖赏,”波塞冬说,“这里有谁能说这一切不是他应得的呢?”

委员会寂静无声。众神皱着眉互相交换着眼色,他们觉得一定是听错了。

宙斯神色严峻地点点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天下最伟大的礼物。是的,如果你想要,它就是你的了。这么多个世纪以来,众神还从未将这件礼物赠与过一个凡人英雄,然而波西·杰克逊,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你将成为一个神,永生不朽,长生不老。你将永远辅佐你的父亲。”

他耸耸肩:“也许吧。”

“对不起,哥哥,”波塞冬说,“没听清。”

“波西,”波塞冬说,“你要求太多,太自以为是了。”

阿耳忒弥斯笑了:“干得不错,我的队长,我为你感到骄傲。所有牺牲的狩猎者们将永远被铭记,我确信她们将升上极乐天堂。”

“她需要帮助!”我嚷嚷。

“今天开始以来头一次。”

“嗯。”赫拉说。她气沖沖地转身走了,不过我们算是安全了,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

宙斯高贵的鼻孔在冒烟:“你竟敢指责……”

“我都看到了!”我说,“你简直不可思议!”

我看了看安娜贝丝,我想到了营地的朋友们——贝肯道夫、迈克尔、希莲娜,还有很多已经离开我们的人。我想到了伊桑·中村和卢克。

“起身,我的儿子。”波塞冬说。

“等一等。”赫尔墨斯说。

“泰森!”他大叫,“干得不错,我的儿子。波西……”他变得神色严肃起来,手指冲我摆了摆,我一开始还担心他会杀了我,“我甚至原谅你坐上我的王座,你拯救了奥林匹斯!”

我觉得奇蹟即将发生。波塞冬大步走到他的钓鱼椅边,奥林匹斯会议召开了。

“安娜贝丝拯救了奥林匹斯,”我告诉她,“是她说服卢克阻止了克洛诺斯。”

“五十年,哈?”我想像自己变成老头的时候还在忍受狄奥尼索斯,如果我能活那么长的话。

“好吧,”哈迪斯嘟囔,“我会简化她们的申请程序。”

“一致同意。”赫尔墨斯说。

格洛弗待在我身边。他还在不时地掉下眼泪:“这么多自然精灵都死了,波西,这么多。”

宙斯开始了他的讲话,关于众神的勇气之类的长篇大论。安娜贝丝走进来坐在我身边。对于一个刚刚还在昏迷的人来说,她气色不错。

“波西!”泰森大叫。他张开双臂向我扑了过来。所幸的是,他缩回了原来的大小,所以他的拥抱只跟撞上拖拉机没什么两样,而不是整个农场。

“有人曾经告诉过我,”我望着哈迪斯说,“一定要有庄严的宣誓。”

哈迪斯耸耸肩:“罪过。”

“向你致敬,”泰森说,“奥林匹斯的英雄……我的哥哥!”

我呆呆地看着他:“嗯……做一个神?”

其他的神低声表示赞同,雷声滚滚,震动着神殿。我们达成了一致。

阿波罗笑了:“再过几分钟她就没事了,我刚好可以利用这点时间为我们的胜利作一首诗:『阿波罗和他的朋友们拯救奥林匹斯』很响亮的题目,不是吗?”

他伤心地抽了抽鼻子:“我……我也这么想,可一切都很难回到从前了,我依然被放逐在外,没有人愿意听我讲关于潘神的事,现在他们还会听我的吗?我带他们走进了一场悲剧。”

海螺号角又一次吹响。独眼巨人分开了,我父亲身披盔甲走进了神殿,三叉戟在他手中闪亮。

“波塞冬的儿子,泰森!”宙斯喊。泰森显得有些紧张,但他站到了众神中央,宙斯哼哼了几声。

“棍子!”泰森说着举起手里折断的棍子。

宙斯哼哼一声:“就这些?”

“嗨,还有我!”阿瑞斯说,“大雕塑,邪圣剑,还有……”

“波塞冬!”一个声音在喊。

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谢谢你,波西。我希望……我希望你明白,能做你的朋友是我的骄傲。”

“什么?”狄奥尼索斯嚷嚷,“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们吗?”

“不?”宙斯说,“你这是……在拒絶我们最慷慨的礼物?”

“呼啦!”泰森欢呼。他回到大家中间,所有的独眼巨人为他欢呼,拍拍他的后背。

雅典娜面带微笑:“我的女儿,你超出了我对你的期待。你运用你的智慧,你的力量,还有你的勇气保卫了这座城市,保卫了我们的力量源泉。我们注意到奥林匹斯已经……千疮百孔。泰坦魔王造成的破坏必须进行修复。当然,我们将用魔力进行重建,让它完好如初。不过众神觉得应该同时改善我们的城市。我们把这看做一次机会,而你,我的女儿,将完成改造的设计。”

我知道该怎么抉择了。

他脸红了,可没等他开口,海螺号角吹响了,波塞冬的军队开进了神殿。

格洛弗顿时晕倒在地。

我身边的安娜贝丝膝盖一软,我连忙扶住她,可她痛得大叫起来。我这才发现,我抓住了她受伤的胳膊。

“波西·杰克逊!”波塞冬宣布。我的名字在大厅里迴响。

“哈,”宙斯说,“让一个小孩子来教训你该做什么,可我觉得……”

“等一等。”阿波罗说,可是我滔滔不絶,无法住口。

安娜贝丝抬起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我……我的女神。”

我忍不住笑了:“很正常。”

“你把我叫做小神?”哈迪斯嚷嚷。

安娜贝丝捏捏我的胳膊,然后走上前,在她妈妈脚边跪下。

宙斯白了我一眼:“显然是个又傻又笨的神。不过是的,委员会全体一致通过,我能让你获得永生。我将不得不永远忍受你了。”

“我很感激,”我说,“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只是……我还有很多生活要去面对,并不希望在我二年级的时候就达到巅峰。”

“嗯,”阿瑞斯沉思道,“也就是说,我什么时候想把他砸成烂泥都可以了,反正他每次都会活过来。我喜欢这主意。”

“我的确想要一样礼物,”我说,“你能答应满足我的愿望吗?”

众神开始维修神殿。有了十二个超级强大的神祇,工作快得异乎寻常。我和格洛弗去照料伤者。等天桥重新接上之后,我们去看望了活下来的朋友们。独眼巨人从雕像下救出了塔莉亚。她拄上了枴杖,不过别的地方并无大碍。康纳和特拉维斯只受了些轻伤,他们保证说没有在城市里大肆洗劫。他们还告诉我,我父母一切安好,虽然他们不能进入奥林匹斯山。欧拉芮夫人从废墟里挖出了喀戎,把他送回了营地。斯偷尔兄弟有些担心老半人马的状况,不过至少他还活着。凯蒂·加德纳报告说,她见到芮秋在战斗结束后跑出了帝国大厦。她没有受伤,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这让我感到有些担忧。

格洛弗不安地走上前。

我抱住他的肩膀,递给他一块布,让他擦擦鼻子:“干得不错,格洛弗。我们会东山再起的。我们将种下新的树苗,清理公园。你的朋友们将去到一个充满幸福的世界。”

“别太高兴了,杰克逊,”他说,我发现他终于说对了我的名字,“我仍然打算让你过得可怜而悲惨。”

阿耳忒弥斯又瞪了他几眼。

他张开胳膊给了我一个拥抱。我有点难为情,我竟然还从来没有拥抱过爸爸。他很温暖,如常人一般,身上有一股鹹鹹的沙滩与新鲜海风的味道。

赫尔墨斯揭开卢克的护罩,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他用古希腊语小声唸着最后的祝福。

“很好,”宙斯说,“我们会赐予你一把新的,嗯,棍子。我们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棍子。”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对我来说是一片模糊。我记起了对妈妈的承诺。当我提出这个奇怪请求的时候,宙斯连眼都没眨一下。他打了个响指,告诉我帝国大厦顶上现在亮起了蓝光。凡人们不会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我妈妈却能明白:我活下来了,奥林匹斯得救了。

雅典娜露出一丝苦笑:“你是建筑师,不是吗?你学到了代达洛斯的技能,谁还会比你更能胜任这个工作,让它成为下个亿万年的标誌建筑呢?”

“爸爸……”

“噢,太好了。”狄奥尼索斯叹了一口气,几个那伊阿得仙女走上来扶起他,“好吧,等他醒来的时候,你们什么人告诉他,他将结束流放,所有的半羊人,那伊阿得,以及其他的自然精灵从此将他视为荒野之王,拥有所有的权力、特权与荣誉。现在,请把他抬走,趁他醒过来在地上卑躬屈膝之前。”

奥林匹斯众神不自在地挪动着身子。

“食……物……”格洛弗呻吟,自然精灵把他抬走了。

“我的兄弟们,”宙斯说,“我们得感谢……”他清了清嗓子,彷彿这句话很难说出口,“嗯,感谢哈迪斯的帮助。”

众神低语表示赞同,敲敲各自的武器一致通过。

她们聚在卢克的遗体边,现在已经裹上了白色与绿色的护罩,开始将他抬出神殿。

“波西,”我父亲说,“你究竟是要什么呢?”

我不安地站起身。

“太棒了。”我笑着对她说。

“是泰森率领了我们,”一个巨人隆隆地说,“他很勇敢!”

塔莉亚露出骄傲的笑容:“谢谢你,我的女神。”她给众神鞠了个躬,甚至包括哈迪斯,然后一瘸一拐地站到了阿耳忒弥斯身边。

我想他应该没事。他醒来就会成为荒野之王,有一群美丽动人的那伊阿得仙女伺候,生活是如此美妙。

“他不会错过任何美餐,是吧?”宙斯低语,“泰森,为了表彰你在战争中的勇猛,以及对独眼巨人的领导,你被任命为奥林匹斯军队的一名将军。你将从此领导你的同胞们,在神祇需要的时候投入战斗。同时,你将得到一把新的……嗯……你喜欢什么样的武器?剑?或者是斧子?”

尼克来到奥林匹斯山,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虽然哈迪斯通常只在冬至日到访奥林匹斯,但他也跟在尼克身后到来了。他的家人们亲热地在他背上拍拍,这样的举动让死亡之神显得很惊讶。我怀疑他还从未受到过这般热情的欢迎。

“我们必须感谢波塞冬,”宙斯低吼道,“没有他……我们将很难……”

克拉丽丝也走了进来。由于长时间被冻在冰块里,她身上还在发抖,阿瑞斯开心地说:“那是我的女儿!”

“现在只剩下,”宙斯说,“只剩下对我们年轻混血者英雄们的感谢了。他们如此出色地保卫了奥林匹斯,虽然我的王座上多了几个坑。”

“最勇敢的独眼巨人!”另一个嚷嚷。

“不。”我说。

“请别吃了我。”格洛弗嘀咕,可我想除了我之外没人听见他的话。

我想到了命运三女神,想到了刚才闪现过我的一生。现在我可以避免这一切了,不会衰老,没有死亡,更没有墓地里的遗体。我可以永远像个十几岁的孩子,保持最佳的状态,强大而不朽,为我的父亲效力。我能拥有强大而永久的生命。

“是啊!”我说,“很不错,哈!”

“还有我的。”阿芙洛狄忒也说。

他的声音里有一种危险的信号,彷彿雷电般一触即发。

“够了!”雅典娜打断了他们,“她都知道了,起身,我的女儿,奥林匹斯的官方设计师。”

冷冷的目光向我射来。奇怪的是,雅典娜先开了口:“这个孩子说得没错。我们忽视自己孩子的举动是不明智的。在这场战争中,它成了我们的战略弱点,差一点带来了我们的毁灭。波西·杰克逊,我以前一直对你心存疑虑,可是也许……”她看了看安娜贝丝,接下来的话酸溜溜的,“也许我错了,我提议众神接受他的计划。”

我想到了梅·卡斯特兰,孤零零地待在她的厨房里,烤制曲奇饼,做好三明治,为了一个再也不能回家的儿子。

旅者之神身穿他标準的白色希腊长袍,凉鞋,头戴头盔。一边走,他头盔上的翅膀在一边搧动。乔治与玛莎两条蛇盘在他的手杖上低语:“卢克,可怜的卢克。”

她瞪了一眼哈迪斯。

我转身刚要离去,波塞冬叫道:“仪仗队!”

“结束了。”她说。

雅典娜喊:“安娜贝丝·蔡斯,我的女儿。”

“很好!”宙斯怒道,“以委员会的名义,我们对冥河发誓,在我们力所能及的範围内,满足你的合理要求。”

“嗯,谢谢。”我说。

“再见。”他低声说。接着他点点头,让命运三女神带走他儿子的遗体。

“很难?”波塞冬假装不明白。

我等着有人开口。众神对任何问题都难以达成一致,他们中不少的神仍然不喜欢我,不过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

“我也同意。”雅典娜说,虽然她的目光还在安娜贝丝身上。

“谢谢,阿波罗,”我说,“我还是把诗歌的事交给你吧。”

宙斯走上了王座。他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我爸爸,其他神已陆续就座。就连哈迪斯也在壁炉下一张简单的宾客椅上落座了。尼克盘腿坐在父亲身前的地板上。

“半羊人格洛弗·安德伍德!”狄奥尼索斯喊。

我扭头望去,安娜贝丝逃避着我的目光,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我想起两年以前,她打算向阿耳忒弥斯宣誓,成为一名狩猎者的时候,我也是这般惊慌失措,因为我害怕将失去她。她现在的样子就和我当时一样。

泰森脸红了:“这算不了什么。”

众神一个个对我怒目而视。安娜贝丝用手摀住了嘴,眼睛在闪亮,这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独眼巨人们拥上前,在王座与大门之间排成两列。我在他们中间向前走去,巨人们纷纷立正向我致意。

“呀——”独眼巨人们狂呼。

我忍不住想笑,但格洛弗推了推我,因为赫拉正不悦地看着我们。

她显得有些侷促不安,只会点头眨眼,似乎害怕他会打她,但最后她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死亡之神把脑袋一偏,脸上露出沾沾自喜的神情,可我认为这是他应得的。他拍拍儿子尼克的肩膀,我从未见过尼克这么高兴。

“不可能,”宙斯改口说,“不可能打败堤丰。”

赫拉与赫菲斯托斯走到我身边。虽然赫菲斯托斯对我跳上他的王座有些不快,但他觉得我“总体上非常出色”。

我还明白了一些别的事情:当卢克下到冥河时,他必须集中意念想着一件重要的事情,这联繫着他的凡人生命,否则他就会溶化。我在那个时候见到了安娜贝丝,我觉得他与我一样,他的脑海中也浮现出赫斯提亚给我看过的场景——在旧日的欢乐里,他与塔莉亚和安娜贝丝在一起,承诺他们会亲如一家。在战斗中伤害安娜贝丝的举动震动了他,令他回忆起过去的承诺。这让他凡人的良知重新归来,打败了克洛诺斯。而他的弱点——阿喀琉斯的脚后跟——拯救了我们所有人与神。

“对于小神,”我说,“涅墨西斯、赫卡忒、摩耳甫斯、杰纳斯、赫柏,他们都应得到特赦,并在混血营获得一席之地。他们的孩子们不应被忽视。独眼巨人和其他爱好和平的泰坦应该被宽恕。还有哈迪斯……”

在他身后,五十个全副武装的独眼巨人点头大笑,互相击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