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终极天神·算是告别吧

上一章:第104章终极天神·我被扔下了湖 下一章:第106章波西·杰克森大事年表

努力加载中...

“是啊,不过你手下的半羊人工作尤其卖力,”我说,“我觉得他们都怕你。”

“我会四处旅行,”格洛弗说,“保护自然和寻找混血者。今后不能像现在这样经常见面了。”

“嗨,爸爸,”我说,“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的?”

赫尔墨斯营房已不如从前那么拥挤了,因为大多数无神认领的孩子都得到了他们父母的指引。这样的事几乎每晚都在发生,并且每晚都有更多的混血者跟随半羊人来到这片土地上。通常会有一些讨厌的怪兽追赶他们,不过大多数混血者都能坚持到这里。

波塞冬收拢了他的空鱼线。

他笑了:“顺便说一句,你的那些新营房不错,这意味着我能再寻找一些其他的儿女,明年给你送一些兄弟姐妹来。”

这一年的夏令营推迟了。时间延长了两週,直到新学年开始之前。我必须承认,这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两个星期。

她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好吧,我的确在想。七位混血者接受召唤,他们会是谁呢。明年夏天我们将迎来那么多的新面孔。”

“哈,有人又开始自大了。”不过她的手指与我相交在一起。我记得她在纽约对我说过的话,关于构筑一些永恆的东西,而我认为——只是也许——我们有了一个不错的开端。

“我们很难再继续寻找下去了,”一天下午在池塘休息的时候格洛弗说,“我们需要更庞大的旅行经费,而且我还需要增加一百个半羊人。”

“永远不要忘记这个夏天!”喀戎对我们说,他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但走到营火前的时候腿还有点跛,“这个夏天,我们发现了勇敢、友谊与勇气。我们维护了营地的荣誉。”

“因为我了解你。”

我动了动脚:“嗯,你是在开玩笑,对吧?”

《波西杰克森5:终极天神/Percy Jackson and the Olympians- The Last Olympian》完

“如果安宁的话,就不是混血营了。”我说。

“那不一样。”

他对我眨眨眼:“在奥林匹斯还没有机会私下和你谈谈,我想谢谢你。”

“你一直在想芮秋的预言?”我问安娜贝丝。

他消失在了海风里,留下沙滩上一根孤零零的钓鱼竿。

海面开始翻滚。我爸爸的鱼线尽头,一条巨大的绿色海蛇从水里跳了出来。它一个劲儿乱蹦,挣扎着,可波塞冬只是叹了一口气。他用单手握住鱼竿,掏出刀子割断了鱼线。怪兽沉入了水中。

他笑了:“除了安娜贝丝。”

我爸爸波塞冬站在齐膝深的水里,头戴钓鱼帽身穿一贯的百慕达短裤、一件精緻的汤米牌粉色与绿色巴哈马衬衣。他手里拿着一根深海鱼竿。他一甩竿,鱼线飞出去很远,差不多有长岛海滩的一半。

“也许那就是下一代混血者的问题了,”我说,“到那时候,我们可以轻轻鬆鬆地看他们的热闹了。”

他满意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我和安娜贝丝站在山顶。我们看着校车与小货车一辆辆驶离,把大多数营员带回到他们的现实世界。几个老营员留了下来,还有几个新来的营员。我要回到中学去上二年级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连续两年上同一所学校。

我们望着池塘边正在修建的新营房。格洛弗嘴里咬着一个罐头盒子。U形营房很快就会变成一个长方形,混血者们以满腔热情投入到这件工作中。

“哈哈。”

“是啊,”他说,“当然了。”

她皱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再见。”芮秋拉了拉书包对我们说。她显得很紧张,因为她要遵守自己对爸爸的承诺,去克拉里恩女子学校。要等明年的暑假,我们的先知才能回来。

“不够吃的大小,”他说,“我必须把小的放掉,否则渔业监督官就会找我的麻烦了。”

谢天谢地,安娜贝丝留在了纽约。她徵得父母同意,上了城里一所寄宿学校。这样,她便能待在奥林匹斯山附近,监督重建工作。

“明年夏天将会大变样,”我说,“喀戎预计,我们会有比现在多一倍的营员。”

虽然有些不安,她还是点了点头。我没有怪她。不过,在这样幸福的一天,有她在身边,想到我们不会就此分别,我才不会心烦什么呢。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你输定了。”她拔腿就往山下跑。我全速追了上去。

“你是荒野之王,伙计,潘神的选择,还是元老会成员……”

“什么都不会变,”我说,“你依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够了!”格洛弗说,“你跟茱妮弗一样坏,她接下来还想让我去参加总统竞选呢。”

“你说得对……也许预言要多年之后才会发生。”

“是的,”格洛弗说,“还是在这老地方。”

“现在,”喀戎说,“早点上床睡觉!记得在明天中午之前你们必须搬出营房,除非已经安排好与我们在这里共同待上一整年。做清洁的哈耳皮埃将吃掉拖拖拉拉的人,我可不愿为今年夏天画上一个不和谐的句号!”

“让我们比赛,看谁先跑到大路上?”我说。

这晚是夏令营的最后一个晚上——念珠仪式。赫菲斯托斯营房设计了今年的念珠。念珠上的图案是帝国大厦。围绕着帝国大厦,用细小的希腊文雕刻的,是所有在保卫奥林匹斯的战斗中牺牲的英雄的名字。名字很多,而我将念珠戴在身上时感到无比骄傲。我把珠子穿在我的营地项链上,到今天为止我已经有了四个。我觉得自己已经像是个老前辈。我想起了我照看的第一堆营火,那时我十二岁,让我体会到回家的感觉。至少这一点儿都没变。

格洛弗脸红了:“别傻了,我一点儿也不可怕。”

芮秋咬着嘴唇:“借你吉言,不过我还是有点儿担心。如果有人问我下次数学考试有什么题目,或者我正上着几何课就开始冒出预言怎么办?毕达哥拉斯定律将会是两个问题……神啊,那太尴尬了。”

波塞冬冲我使了一个我们之间秘而不宣的眼色。我仍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当真。“我很快会来看你,波西,你记住,要了解哪些鱼够大,能够被钓上来,知道了吗?”

这一次,我没有回头。

“是的,我的宫殿也毁掉了,不过你知道,宫殿可以重修。我收到很多来自其他神祇的感谢贺卡。就连阿瑞斯都写来了一张,虽然我觉得那是赫拉逼他写的。这真让人感到高兴,所以我要谢谢你。我想就连神也能学到新的东西。”

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我在岸边最后一次散步,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真是钓鱼的好天气。”

她撅起嘴:“敌人来到死亡之门。我不知道,波西,可我感觉不大妙。我以为……嗯,也许我们需要一些安宁。”

我看见泰森带领一群独眼巨人建筑工在为赫卡忒营房搬运大石头。我知道这是件精细的工作,每块石头都被刻上了具有魔力的文字,要是它们掉下一块来,要不就会爆炸,要不就会把半英里之内的所有人全都变成树。我想除了格洛弗之外没人喜欢看到这样的结果。

尼克和一些亡灵建筑工在修建哈迪斯营房。虽然他是这个营房唯一的孩子,营房还是被修建得很酷——坚硬的黑曜石墙壁,门上刻有骷髅图案,火炬二十四小时燃烧着绿色的火焰。在它旁边是伊利斯、涅墨西斯、赫卡忒还有其他几个我不认识的营房。蓝图上每天都会标出新的营房。一切进展得非常顺利,安娜贝丝和喀戎讨论再增加一排新的营房,让大家都有足够的空间。

“是啊,”我说,“世界还将陷入风暴或火焰。”

当然了,如果我不这么说的话,安娜贝丝一定会杀了我。可是,还有好多别的乐子呢。格洛弗接管了半羊人探寻者,将他们派到世界各地区寻找无神认领的混血者。迄今为止,众神遵守了他们的诺言。新的混血者出现在各地,不仅是美国,还有很多其他国家。

“这也叫小的?”

守卫龙珀琉斯满意地裹着金羊毛盘在松树上,开始打起了呼噜,每吐一口气就会喷出一道蒸汽。

“好吧,”她说,“你们俩要善待彼此。”瞧瞧,她看我的样子就好像我是个爱惹是生非的人。我还没来得及抱怨什么,芮秋就对我们说下祝福的话,跑下山坐车去了。

“你会过得很好的。”安娜贝丝拥抱了她。有趣的是,这些天来她似乎与芮秋相处得很好。

他对我微微一笑,所有人欢呼起来。我看了看营火,一个穿棕色衣服的小女孩照料着火苗。她明亮的红眼睛对我使了个眼色。没有人注意到她,不过我觉得她更愿意如此。

安娜贝丝哈哈大笑,让我宽慰的是,芮秋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谢谢我?是你在危难中救了我们。”

“离我也很近吗?”我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