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家宴

上一章:第1章失误 下一章:第3章能量

努力加载中...

“……奶奶?”

一个小少年走出来,笑眯眯的行礼道:“奶奶这就是您的错儿了,怎么能因为唐七妹妹可爱就冷落了我呢,连我的名儿都不愿意喊了,这么生分,我娘会伤心的,要不,我坐唐七妹妹身边成不?林姑姑一个人伺候您就行了,我好照顾着妹妹。”

自知又吓到人类的察察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哪儿吓人了,乾脆又转了眼珠,盯着瓶子看。

察察眨了下眼睛,乾脆抬头看向窗外。

“照顾妹妹也不是你的事啊,到底是谁妹妹啊!”又一个少年跳出来,“奶奶,难得有个表现兄妹爱的时候,怎么能让那小子抢了先,您让我坐在唐七妹妹身边吧。”

窗外刚有个洒扫婆子扫着地走过,一抬头看到窗户里七小姐一双黑黝黝的眸子水汪汪又冷冰冰的看着自己,吓得手一抖,扫帚掉在了地上,又捡起来,低着头匆匆跑开了。

“奶奶?”察察模拟的飞快,连问号都没放过。

已经差不多融合了身体机能的察察现在已经开始调试自己的生长机能,这句身体模拟了人类的身体系统,但是作为宇宙惯例,为了保护行动人员,必须有第二套备用系统,那就是能源系统。

“沉静了点”的察察同学依然笔直得坐着,眼神直直的看着,啥表情都没有。

被女儿的眼神折磨了很多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的李氏鬆了口气,心里虽然担忧着,但总归不用再被这样看着了。

“小姐,您被老看围墻外,花园够您逛的了,外面不是我们能去的。”杏杏劝着察察,她正因为听到围墻外的声音而抬起头,闻言,察察盯向了杏杏。

请了安,唠了嗑,察察被杏杏带到外面例行散步。

“是,夫人。”女人身后的一个丫鬟应道。

李氏微微垂眼,皱皱眉:“乖囡啊,别这么盯着人看,乖啊,会吓到人的。”

“行了,两个小调皮,你们七妹妹已经占了正室的座儿了,再上来两个,于理不合,自个儿该坐哪坐哪。”老太太笑着斥责。

当然,对这有点怨念的只有李氏及李氏旗下的正常人类,察察依然没心没肺,该咋咋滴,让杏杏牵着鼻子走。

“哎……”老太太拍拍察察的手,叹了口气,摇摇头,“摆饭吧,小七就坐我身边,岑三少爷,不介意吧?”

“就和平常一样,大夫人吩咐了,按照小姐的份例,另外多加个补汤。”杏杏回答道。

杏杏一下子就紧张了,立刻退到察察身后,示意她自己进去。

身体痊愈后下床第一天给躺在床上的亲娘李氏请安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察察还好,一直自得其乐的运动着身体各个部位,苦了杏杏,小姐不受宠,前后只有她一个围着团团转,偏生小姐跟被人拉了线的木偶似的,下一步是什么动作完全想象不出来,她只能拼力伺候,再拖着小姐去李姨娘的屋子,那一段路几乎是爬的。

“你就知道顺着说,没见囡囡瘦得……咦,好像也不怎么瘦。”李氏低喃,“以前可风吹了就倒的样子啊……前几天怎么没发现?杏容,哦不,杏杏,青叶这几天吃的什么?”

直面察察威压的老太太自然没那么容易败退,她也眯起眼看向自己的七孙女,招招手:“小七,过来,奶奶看看。”

不懂的东西,遵守就行了,她收回眼神,望向这个被丫鬟称作“够逛了的”花园。

“大夫人心善,囡囡这是得福了呢。”李氏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哪天看恢复得可以了,就带去请个安吧,我们青叶人沉静了点,又不是疯病,哪能见不得人?”

察察面无表情,她被两个整自己最狠的人给包夹了,这个战略位置非常不妙。

果然是个傻的,周围看热闹的人不敢说话又一脸同情或者幸灾乐祸。

早上醒来,小丫鬟杏杏伺候察察穿衣洗漱。

新身体现在只经过仓促的调试,还不及第一次用的那个尸体,察察为了发出丫鬟的名字吃尽苦头,整个面部从里到外调动了一遍才勉强发出一个杏字,杏了好几遍还没发出下一个容字,于是心软的小丫鬟当场跪下了,流着眼泪道:“谢小姐赐名,奴婢以后就叫杏杏了,您别再自苦了。”

她选定了自然能源,每一次散步,吹风,晒太阳,都会成为一次积累能源的行动,她享受与此,这样的话,即使多日不吃东西,备用能源也能保证这具身体保持活力很久。

万分不爽的察察转身往回走,心里盘算着等会的晚餐是嚼还是吞,不知道用鼻子吃是什么感觉……或者,从耳朵?

“是呀太太,您看这小七,长得多漂亮,多像老爷啊。”一个女人插话。

察察顿了顿,走上前,依然直视。

察察顺水推舟,点点头就闭上了嘴,接着吃饭……洗漱……给娘请安。

耸耸肩,察察上前,推门而入。

还是无法习惯小姐的视线的杏杏低下头:“小姐,好女子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样闺誉才能保持清白,方可嫁出去,您要是老往外看,别人瞅见了,以为你想出去,对闺誉不好。”

需要把这俩打飞吗?

察察倒是一靠近就知道了里面有多少人,十五个,男女皆有,其中有那么六个,就是趁自己意识不清身体不灵的时候欺负了自己一个多月的幼生体。

一个最好的傻子,特点就在于乖顺,一直自怜于主子成了傻子的杏杏现在却无比庆幸,人家小姐是聪明,但太能折腾,自家主子那简直乖得跟木偶似的,说什么是什么,生活太轻鬆了!

这几天不知怎么的,老是欺负察察的那群幼生期人类都消失了,察察好好的休息了几天后,总算被上头想了起来。

杏杏的身影一瞬间萧索了下去。

门口的婆子这才记得传话:“七小姐到!”

MD,姐以前一秒钟几百光年上下,现在竟然跟我说这么小个地方够逛了!人类住的是星球吧是一颗中等星球吧!干嘛不让出去啊?!

察察自愿来这,一是她也没别处可去,而是在这女人这总是能听到些有用的消息。

老太太一愣,所有人都一愣。

“来来来,我的乖囡,让娘看看你。”李氏吃力的从床上撑起身子,她的丫鬟秋萍在她身后放了个垫子,察察乖顺的往前走,坐在李氏床沿,眼神直直的看向李氏,李氏摸着她的脸,微笑,“脸色好多了呢,我们囡囡光坐着,精緻的和年画儿上的娃娃一样呢,呵呵!”

察察进去,第一眼就看到坐在最前头的老年女性人类,她上前几步,笔直的站了,眯起眼,盯着那人的望过来的眼睛。

而且,什么都一学就会呢,用筷子啊,用勺子啊,吃饭啊,走路啊……好吧,要教主子这些的丫鬟也怪悲催的。

收到老太太的召唤的时候,离察察“诈尸”,已经三个月,期间,她受了未知人类一个多月的欺负,养病一个多月,蹦跶才几天,上面除了给例行的食物和药,半张脸都没露。

正眼看你是瞧得起你……察察还是忍不住内心吐槽了,表面上却二话不说垂下了眼,任由老太太温热的手攥起自己的,摸了摸,“嗯,还是个乖孩子,虽然……呆了点,可胜在样貌好,人又乖顺,还是我们唐家的孩子!”

这几天,女儿已经能够上午平时时间来请安了,她被免了到正房请安,母女在一起的时间倒多了起来。

“是呀姨娘,小姐气色越好,人也越好看了!”秋萍在一旁笑道。

热气扑面而来,伴随着目光。

不,她也没挑衅,她只是看着而已,好像理所当然。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前往花园,那儿已经摆好了一个露天宴席,正值春天,太阳暖融融的,周围花开争艳,奼紫嫣红,鸟鸣虫叫,一派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象。

这一天,察察被“牵着鼻子”走到了老太太的居所静心苑,从门外候着的僕人数量看,里面的人还不少。

察察听进去了每一个字,但是合起来就不懂了。

“……奶……”

“不妨事儿,娘,今儿个本就是家宴,不用那么拘谨,沛及和靖风都调皮惯了,从来不懂得疼人,今儿个愿意照顾妹妹,媳妇开心还来不及,还计较什么座位呢?”坐在最前面一个中年女人站起来笑道,“不如依了他们,也让他们知道,照顾妹妹也不是件容易事,晴芳,注意着点儿伺候少爷小姐。”

众人落座后,老太太坐在最上首,旁边坐着岑三,另一边就坐了大夫人,而这边是岑三少爷靖风,接着是察察,然后是唐五少爷沛及。

“嗯,要是表情再有点神采,确实有恆儒小时候的精气神。”老太太笑笑,又叹气道,“可怜啊……小七,会说话了不,叫声奶奶?”

李氏对察察自然是疼的,虽然是女的,虽然是傻的,但终归因为女儿的性别和智商让正房花氏对她没有戒心,甚至还优厚以待。

“那也行,靖风,你还是坐奶奶身边吧,你嘴甜,有你在一边奶奶吃得开心。”老太太手一伸,她身边的侍女就扶着她起来,紧接着其他人都站了起来,“那么,这就去用饭吧,该摆好了。”

“你娘没教你不能这么看人吗?”老太太终于受不住了。

小女孩的眼神没什么感情,表情也没有,一进来就和老太太对视上了,那样子说不出的……挑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