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又爬墻

上一章:第7章三维绣技 下一章:第9章重手

努力加载中...

唐七低头看看满地的绣品,看看桌上唐家人拿来的普通的点心,和一旁翼王府送的回礼,这才明白过来,为家族出力,在这个星球,并不一定就是光荣的事情。

“太妃娘娘说的是,说的是。”

然后一旁的小厮忽然发现,一直木木的缓缓的妥妥儿的七小姐那大大的呆滞的眼睛忽然就眯了起来,眼里有光一闪而过。

这消息把唐府都SHOCK到了,谁劝都不动如山,上赶着巴结翼王府的唐大老爷实在没了办法,几年来第一次进了李姨娘的房间,卖身求绣品。

早上李氏醒来,唐七已经出去散步了,据说老爷没收到信,一大早也走了,她一面奇怪昨晚怎么女儿摸了自己一下就睡那么熟,一面扼腕最终还是没办好差事,这好不容易盼来的宠幸……

“下官自然是双手奉上!”

“说的没错,她还想凭着个傻子得宠不成?”

眼角瞟了旁边呆若木鸡的唐五一眼,她二话没说,又跳了下去。

但是在这呢……

唐七平移几步,看看几个落脚点,助跑,跳,手里寒光一闪,一刀子扎进墻里,借力往上一撑,人又往上提了一大截,手一伸抓住墻头,微微用力,利落的一个翻身,她跳上了墻头。

“怎么可以呢,只要让我们看看,饱饱眼福就成,说的好像我们抢你的似的。”

两个小少年站起来有些发愣,唐五忽然就激动了:“七妹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遇到什么武林高手了?!”

更别提几个远征的功臣,他们在家族中受到的尊重直接决定了其他子弟的上阵热情。

即使当面遇到,貌似那表情也不怎么友好,更别提听到的……谁叫她的侦查範围有点略大呢……

“无妨无妨,世子爷性情中人,是下官不对,教女无方。”唐老爷擦汗。

“……对哦我哪来的刀子?”

手拿绝版奔马图的唐七看着,发现她看到过草原,但着实没注意过马这种生物,便要求看一看。

完全录入了马的身体信息,唐七点点头,转身便準备离开,那匹听话的马她完全没兴趣,这种代步工具还不如机械转轮(自行车),一点意思都没有。

“等等啊我的绳子绑在腰上……哎不知道够不够长。”

“什么是武林高手……”

“七妹妹墻太……”高字还没出来,唐七落地,下蹲,又站起,小小的身躯竟然有种稳如山岳的感觉。

听说动手的是唐家的一个小姐,除非翼王府想让世子现在娶亲,否则还真没要人的理由,折中之下自然是对方送来了一张画,上面画的是草原上群马奔腾的场面,气势恢宏。

“囡……囡囡你做什么?囡……呼噜……”

也没让小厮带路,她自己溜溜的就回了小院,里面已经摆了几个箱子,打开着,放的都是绸缎礼物和让她绣的东西。

只好磨磨蹭蹭的準备亲自上翼王府退了礼物谢罪,傻女儿已经名声在外,相信人家王府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家。

要说顺其自然,她终究不是那么开明的母亲,可是要强求,她也求不动……

怎么拦上了?

唐七见唐五一心带自己出去,摇摇头,后退几步道:“你下去。”

虽然男人家一般不管内宅的事,但是自家娘亲和姐妹有时候说话都不避着自己,他也明白现在自家七妹是个什么处境,花氏气唐七不识抬举,堕了唐府的脸面,几个姐姐妹妹又幸灾乐祸,李氏无用,其他两个妾更不会出面,唐大老爷乾脆不管,李氏母女俩现在真是孤立无援。

唐七走到唐府的马廄,领路的小厮极为小心的介绍:“七小姐,那是别人刚送的小母马,温驯!那是黑风,是大少爷最喜欢的坐骑,真正的千里马!烈性子!诶诶小姐您别往那去!那是电影,还没训好!踢着您就不好了!”

哐当,小厮手里的毛刷子掉在了地上。

“麒玉,不得无礼!”太妃假假的斥责。

说了也没用,唐七还是走过去了,因为角落里单独关着的棕红的马肌肉特别遒劲,比那匹什么黑风还要精壮不少。

于是,还是顺其自然吧= =。

她走近了两步,电影忽然跟触电似的刷刷刷往后退了几步,一直到屁股顶到后面的墻。

她站在边上看着,电影很镇定的探头吃着草料。

“啊对不住啊三姐,我又乱说了。”

一旁李氏擦着眼泪徐徐劝说着:“囡囡乖啊,你想想以前咱过的日子,你差点就离娘而去了,他们连灵堂都懒得布置,现在你好了,还这么乖巧,娘也托你的福过得越来越好,而你其实也不需要做啥,只要绣绣花,画画画,就什么都来了……”

看到画作的时候,唐大老爷甚至惊呼一声,这不是XXX的绝版奔马图吗?!

“那还不就是个绣娘的命?枪打出头鸟,那等诡异的绣法,仔细别被有心人利用了,当成妖物烧了!”

看着女儿坐在外面一手点心一手茶的对着天空发呆,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

唐七并没有动,她瞅着电影,上下左右的看了许久,然后又往前,低声道:“转过来。”

“就是!夫人也太宽厚了一点,那种病怏怏的贱婢还养着,女儿傻的,还会招祸!姐姐,我们可不能看着,得让李姨娘知道,安分守己是个什么道理!”

岑三还好,一屁股着地,唐五直接从半空掉下来,唐七走上前在他落地前一推,他翻了个身从仰天摔倒变成了狗吃屎,虽然一脸的泥,但好歹没有后脑着地。

他有点同情这小胳膊小腿傻呵呵的妹妹,自己心里觉得既然这妹妹傻了,以后不好嫁,乾脆在自己能玩的时候带她开开心心玩几回,以后若是嫁不出去,自己成了家主,也不介意多养这么一口人,当即就开始掏东西:“七妹妹你等着,我有带绳子,你一会绑在身上,我和你岑三哥哥拉你上来。”

唐七看看手边一天没动的点心和茶,又看看满地的礼物和绣品,站起来往外走,谁知道了门口,两个婆子拦住了:“七小姐,夫人有话,姑娘家还是少出门好。”

牲口果然比较有直觉。

唐七抽回手,精神力模拟生物体睡眠电波小範围震动还是有点费力的,果然不是精神力特长者就是不方便啊。

“囡囡啊,娘也不求多少……”

“不过你说得倒也对,老七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哼,李姨娘昨儿个还自个儿上厨房炖了点心託人给爹,娘还说她无力服侍爹爹,这女儿一出头,她身体一见好,心思立马活了,真不是个好东西!”

“这话可不得乱说,涉及巫蛊那可都得连坐的。”

“囡囡啊……”

唐七望望天……这绣技还真是“天”赐的。

“你出来玩不?”

翼王府当然在知道寿屏作者的下一时段就知道了唐府七小姐最近的一干新闻,看唐大老爷一脸晦气和歉意的登门自然不会为难,只是听说唐府登门兴高采烈跑来的小世子脸色有点难看,见唐大老爷两手空空,转身就走。

李姨娘虽说身体渐好,某些运动依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心下捶足遗憾之余倒也聪明了一回,自己那病怏怏的样子要是让老爷看一晚上估计也够闹心的,不如老爷一来就应下劝女儿的任务,然后在自己房里安顿好了老爷,当晚就跑到女儿房里交流感情。

“……”

唐大老爷等了几天,心里暗恨李氏不中用,女儿都教养不好,心里也明白小女儿一个傻子也不晓事,虽然不知为什么突然不愿意干了,但要他自己也没办法。

唐七来地球以后第一次与人同床共枕,还是一个不时分泌液体唧唧呱呱唧唧呱呱的人类,她面无表情的躺着,两只爪子猫儿一样在脸两边一左一右巴着棉被,大眼睛瞪着床顶。

“囡囡啊,算娘求求你,绣吧,为了你以后,你看你现在都这样了,书读不成,诗做不成,以后要找好婆家,全靠你这手天赐的绝活……”

远处有人在说笑。

“……对了你哪来的刀子?”唐五看来也被成功调教了。

唐七退后一步,上下看着两个婆子,估算了一下这两个人类的身体强度,心里遗憾的摇头,不行,不能打,打了就杀生了。于是不动声色的转身,看向墻头还在张望的脑袋。

她想起自己的家族,大家不一定相互都认识,但只要是戴着相同的徽记,那即使是一面之缘的远亲,在战场上也能立刻背靠背站在一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唐大人你也有苦衷,只是以后,若是你家七小姐有什么新作……”

“……”

唐七抬头看他,一样摇晃的脑袋,一样得瑟又小心的表情。

唐五看唐七那样就明白了:“我娘不让你出去?”

于是唐七放下了手中的针,淡定的一边吃东西去。

这边厢,唐大老爷出了门还没回来,这边唐五又开始爬自家妹妹的墻头了:“七妹妹!七妹妹!”

惊吓最大的要数下面当人梯的岑三,他正撑着人撑的一脑门子官司,刷的旁边就跳下一个人,吓了一跳的同时忍不住一抖,两个小孩自然撑不住了,啊啊啊叫着就往下倒。

傻七罢工了!

自然是得到允许了。

“傻人有傻福,这老七死了一回,人是傻了,这绣技倒是猛涨。”

马轻轻喷了下气,转过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