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重手

上一章:第8章又爬墻 下一章:第10章会审

努力加载中...

“难怪你想绣……”

这次当然也这样,无事不登三宝殿。

“哼,反正她不会给你绣。”

“这么快?!哦好好,十天后我派人来取!明天我就喊大夫来!”

唐七也犯嘀咕,问有什么用,难道还要现场做一个不成?

“只要不是你做的,我立刻发落了这两个僕妇!”

“我说吧,你们还不信!”小男孩转头看向唐七,“你到底真傻假傻啊?”

唐五动了动嘴,脸都憋红了:“反正不要你们管!”

唐七听了一会明白了。

“喂,这下你知道我是谁了,给绣奔马图不?”

“呜……”唐七沉吟了一下,“你这是要我证明自己的意思是吧?”

霸气侧漏了,所有人再次被雷劈。

那小男孩看到唐七的一瞬间有点纠结,过了一会就走上来,被唐五拦住:“喂!我妹妹带来了,你的呢?”

唐五见岑三缠着妹妹,心里也不爽,拉过唐七道:“岑三,男女七岁不同席,你注意点。”

“……你是谁……”我干嘛给你绣。

围观群众却集体被雷劈了。

众人看向唐七,唐七淡定点头:“交给你了,我信不过他妈。”

唐七擅自出门就是很好的噱头,还有什么比得上一个傻而野蛮的庶女更讨人嫌呢?想必这事一传出去,唐七母女不走也得走!

僕妇看七小姐一直听着,什么都没说,心想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说的真对,跟七小姐对峙,其实就是她们一边编故事的过程,只要把七小姐弄成穷凶极恶的名声,又遣回那偏院,她哪天就算清醒了,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这下岑三都惊讶的看着唐五了,没想到这个跟着自己掏鸟蛋逃学闯祸的发小竟然也是个心明眼亮的。

“你说谁歪瓜裂枣!”岑三不满了。

七小姐要出门,她们为了小姐的安全和闺誉,拦着说了两句,小姐竟然二话不说,赏了她们其中一人一巴掌,当场把脸给打肿了,另一个自然也只有跪下求饶,两人没办法,只好让小姐出了门。

一句话奠定了唐五铁青的脸色。

麒玉闭上嘴,半晌才道:“远征你不一样。”

唐五快疯了:“朱麒玉你,你,你你你你你……”

这下没等小世子和少年远征嘲笑,岑三就讽刺了:“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有这么个李姨娘,怎么现在才发现应该好好照顾人家?”

不盯着你,那就盯着我爹了……唐五心里抽搐,面上却点头:“应该,是这个理吧。”

“十天吧。”

“我有西洋的宝贝。” 世子爷身后的人道。

于是表演起来更加声色俱佳。

“因为那是我妹妹!”唐五威武的插话了,满脸得瑟,“前阵子我们还打架来着,我妹妹怎么可能给你绣东西?!”

“你才十二,她才八岁。”跟在朱麒玉身旁的小少年忍笑提醒。

唐七点头:“真傻。”

女眷的手帕男的是不那么容易看到的,送给太妃的寿屏更是这群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屁孩所看不到的,于是光听到传闻没见到实物,一群好奇心爆棚的小鬼自然心痒难耐。

那表情,十足十的无奈。

“青叶,你有什么话可说?”花氏似乎是不知道唐七是傻子,一本正经的问道。

“七小姐,小的只是个下人,您怎可动手呢……下如此重手,小的以后如何见人!”僕妇哭道。

唐五没事是不会想到傻妹妹老七的。

无欲无求外星人沉默无言。

怎么不一样他倒没说,但少年远征却沉默了,表情有些黯然。

“咳咳,麒玉,话不能乱说,我也不是皇亲啊。”小少年不满。

呆滞了许久立刻回头,看向默不作声的妹妹:“七妹妹,这,这真是……”

“呜……”唐七歪头想了想,问唐五,“我娘要是病好了,是不是就不会整天盯着我了?”

交易达成,一脸晦气的唐五告别了岑三,带着唐七回了家,刚和唐五分别就被人拦住了,一个嬷嬷表情很差的道:“七小姐,夫人有请。”

现在众少年还没注意到,他们歪楼了。

“唐,唐,唐青……”花氏也只是个普通妇人,这边厢,门前倒霉的僕妇嘴里的血流了一地,脸都看不清什么样,旁边的小丫鬟更是吓得腿软,她连话都说不利索。

“唐五……”麒玉小少年难得阴沉沉的语气,“你倒是什么都敢说。”

“哦……”唐七转身,走到两个僕妇身边,问那个脸打肿的僕妇,“你说我打得你?”

于是两个僕妇开始抽噎着说了。

朱麒玉知道点唐七的娘的事,生产后调理不好病的,家里人也不上心,就这么一直半死不活的吊着,要说治,那还真是件小事,立刻心领神会,点头道:“没问题!我去求了太医给你娘治病。”

说罢,抬手朝着起身的僕妇一巴掌打过去,动作快到谁都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花,唐七手仿佛动都没动,安稳的贴着腿,而那个僕妇却已经biu的飞出去,一头撞向开着的门框,头磕在门上,半个身子因为惯性挂在外面,瞬间昏死过去,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丝儿声响。

“那就是无话可说了?”花氏眯起眼。

“咳咳,你才十二岁……”那个小少年又要提醒。

岑三摇摇头。

她们本想忍气吞声,奈何花氏前来探望七小姐,见小姐不在,责问之下,才不得已将事情说了出来。花氏表示,就算是小姐也不能胡来,仗着一身蛮力就打人,那后院如何安宁!

小男孩脸都绿了:“我叫朱麒玉!翼王府世子!这下知道了吧!傻妞!”

“重手……”唐七沉吟,转向另外一个,“你确定我对她下的重手?”

旁边陪着的几个姨娘纷纷点头同意,闻声而来的小姐们也义愤填膺状,唐五只知道唐七后来是爬墻的,但并不知道当时门口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对于唐七的武力值他是亲眼所见,心想傻子干出什么都有可能,所以心下有些犹疑,便什么都没说,看着。

“……”

做着英雄梦却苦于束缚太多的小少爷们集体开始幻想:“这想法确实不错啊……”

“我给钱。”岑三道。

肿脸的僕妇,跟筛糠般抖了起来。

“你少来!唐七只是你妹妹,凭什么对你二十四孝啊!”

反正全场人都看愣了。

这种拎不清的母女就是后院的麻烦,不处理掉,不定哪天就出事了,还不如搞点事把她们弄回偏院自生自灭去,以后也找个傻子把唐七个嫁了,搏个宽厚的名声不说,还解决了麻烦。

“等长大点,我还真不惜得跟你说了。”唐五反驳。

这边花氏心里正痛快着,她本想藉着唐七的绣品为老爷的前程好好谋划一番,谁知这唐七不仅傻,而且还迂,不仅谁的话都不听,还不给她好脸色看,李氏更是可恶,藉着女儿的势就敢问小厨房要好东西,也不看看她手里握的是颗什么样的臭棋!

“我那么多弟弟,庶出的远房的,好歹是皇亲,怎么着也比你们那歪瓜裂枣的好……”

“不。”

“这也由不得你。”朱麒玉道。

“啊?”又怒,“为毛!”

唐五一样带着唐七左转右转的走街串巷,岑三在一边问:“七表妹,你真的会绣跟真的一样的绣屏?”

唐五舔着脸凑到妹妹身边:“好七妹乖七妹,给绣一个吧,我也要。”

僕妇说完以后,唐七一直一句话没有,唐五暗暗着急,他知道有个问题,就是唐七是爬墻出去的,但是她为什么不说?他自己当然不能说,否则就是无礼,但是想到唐七不反驳的后果,他无端的担心起来。

“小的,小的当时就在旁边。”另一个僕妇点头。

唐七一边吃起了点心,一口一个,许久才道:“我饱了。”

“好吧好吧。”╮(╯▽╰)╭,岑三嬉皮笑脸。

僕妇看看花氏,然后犹豫着站了起来,唐七回头朝着肿脸的僕妇道:“喂,你看我。”

“难道……真要提亲?”朱麒玉喃喃自语,愁眉苦脸。

唐五见岑三看他,不爽道:“怎么了?你真当我没脑子一根筋啊?”

小男孩哼了一声,道:“那布,你自己掀开看吧!”

“……”

于是唐七又和唐五在正房花氏的屋里会师了,唐五在一边站着,下面跪着两个僕妇,正是给唐七看门的那个,其中一个左脸肿得老高,两人都抽抽搭搭的哭着,一见唐七进去,都表情怨毒,转向花氏的时候又大哭:“夫人您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有什么事慢慢说,我们当然是要公正处理的。绝不会委屈了谁。”花氏一脸义正言辞。

唐七回头问花氏:“你说我对谁下重手来着?刚才我可没怎么用力。”

等那倒霉的僕妇尘埃落定了,唐七才回头对只肿了脸的僕妇道:“本来想拿你证明的,但我估计如果是你,不管我怎么小心,你都活不到落地……”

三个小孩进了一家雅舍,里面坐着两个小孩子,其中有一个可眼熟,正是上回看戏时坐在右边党带头打架的小男孩。

唐五当场就把妹妹扔了,和岑三一道往旁边走去,掀开布一看,寿屏中,寿松如真,山高水流。

唐七无辜道:“睡在这?”

“我不管你真傻假傻,为什么不给我绣奔马图?”

“唐七小姐,你真不给我绣么?只要要求不过分,我都可以的。”小世子垂死挣扎。

唐七点点头,望向小世子。

“噗……”旁边看热闹的都喷了。

少年们眼冒死光射向她。

“哦,那你站起来。”唐七后退几步,慢声道。

就仿佛一段凶残的默片。

“哼,当皇亲哪有好人家找个简单的人过日子好,让我妹妹去你们那,一天不到就被吞得皮都不剩了,包婚事……你也配!”唐五气得口不择言,道理却没错,又让人沉默了。

唐七摇摇头:“说什么?”

“等等!”唐五跳出来了,脸色不好看,“我们家又不是没钱,给李姨娘治病,还要你们翼王府出人出钱,我们的面子往哪搁?!”

“你的婚事我包了!”小世子一声大吼。

“那能怎么办,反正老婆不嫌多,这么好的宝贝却世间仅一份,要是我房里放那么大一个奔马图,早上起来……就好像在草原上……”朱麒玉被自己的想象梦幻到了。

唐七默默转过头去,无视状。

唐七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的少年远征又提醒了:“麒玉,你给一个姨娘找太医,这让唐七小姐以后怎么过?”

“……那就一般的大夫吧,反正,肯定给你娘治好!”朱麒玉倒是知错就改,忙着打包票,“那我的绣屏……”

朱麒玉又开始磨唐七:“你要怎么样才肯给绣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