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绣品

上一章:第10章会审 下一章:第12章哥哥

努力加载中...

唐青虹一脸不甘愿,勉为其难的点点头,人却挪远了点。

唐七又盛了一碗粥,心里分析了一下,总结:“傻会传染吧。”

旁边顺子家的在絮叨:“夫人还特意吩咐了,让给七小姐补补身子,这药里头,还有老太太特地留的上好的野山参,夫人都舍不得吃,全给小姐您熬了,您看,如果不喝,多浪费啊。”

翼王妃在儿子耳边劝道:“乖啊玉儿,你也知道你父王什么性子,他决定的事……”

花氏心里叹气,她也想挪远点,但是为了宽厚的名声……她忍了!

“我好不容易等到的东西!”朱麒玉眼睛都急红了。

对于一个正常的七岁小女孩来说,这补的也太过了点儿,真不知道人类在想什么,到底懂不懂事?!

其实唐七自个儿还在嘀咕呢,唐五都看过来了,礼貌起见她当然要看回去,生物的视线和思想动作等都是有磁场的,唐五一有看她的预备动作,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当然就眼对眼等他发话啊……谁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疯啊。

“不。”

翼王爷身形魁梧,面目不怒自威,更何况怒的时候,威得全场静谧,朱麒玉跪在地上低着头,一动不动,把他老爹气得半死。

朱麒玉:“……”

小丫鬟踌躇了一会儿,道:“不如,不如带小姐去梅园逛会儿。”

所有人毛骨悚然,花氏欲哭无泪。

这屏风比太妃的寿屏还要大,三米长,一米六高,入目便是一匹棕色的马,乌蹄轻踏,鬃毛飞扬,修长健壮的脖子扭向远方眺望,而它眺望的方向,一群马奔腾而来。

“不送了。”翼王爷又看向那副绣屏,“能绣出这般景象的人,用什么闺誉和清白来谈论,那才是真正折辱了她。”

嫡长子唐靖宇十七岁了还没娶妻,每天不知道在哪儿混,三姑娘唐青虹十三岁,接着就是老五唐靖风了,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很规矩,只有旁边的唐靖风时不时的就看看唐七,欲言又止。

唐七一脸同情:“我感到你要看我了,于是我也看你,你有事吗?”

顺子家的叹口气,心想就算是傻子那也是小姐,挤出一丝微笑上前道:“七小姐,夫人吩咐老奴请您去喝药,您请这边走。”

“七小姐,您看这药,得趁热喝,否则效果不好。”顺子家的开劝了,她在宅子里呆久了,哪个少爷小姐喝药的时候不是要死要活的,七小姐就算傻,还不一样是小孩儿,果然,在那杵着不动呢!

见唐七点头,还是不放心,对女儿道:“青虹,看好妹妹,知道了吗?”

他的心底生出了和所有人看到时都会有的想法:“画出这样的画的人,心中该是有一番怎样震撼的天地!”

他们不知道的是,唐七的心中,何止天地,那是宇宙!是亿万星辰!

可是,那传说中的钱大夫看都没看到过她,就敢开那么重口味的药……老家都没那么牛的医生,瞅都不瞅一眼就上阵了!

顺子家的一听就明白了,梅园是花氏来后特地种的,平时没什么人打理,只有到了腊月梅花开了,唐家才会在那好好摆几次宴,开几次茶会,所以现在那儿是绝对不会有人去的,虽然寥落,好歹是个花园,既不委屈小姐,也不怕撞着人。

顺子家的心想就陪你耗着吧,于是答道:“您有时犯点小糊涂,其实也不是大病,这是夫人特意请的钱大夫开的药,喝了準好!”

“那在这不成?”顺子家的一问就知道不成,主母的院子,没道理让个庶女这样坐一上午,“那可怎么办?”

仿佛草原就在眼前,只要往前走一步,就能踏进那朔风飞扬的世界。

留下顺子家的和唐七大眼瞪小眼。

“娘,我知道了。”唐青虹小小的点头,跟着花氏进了屋子。

半晌,他又道:“有时间遇到那姑娘,让她给你父王也绣个?嗯,就将军掠阵图吧,摆在书房……你父王我许久不打仗,身上痒得紧啊。”

“这不是来客人了么,客房在整理呢。”

光与暗,动与静,强烈的对比和冲突造成的美感给所有看到的人带来了不一样的震撼。

“哼!我给你留点面子,这事不能让楼家也看了笑话,你现在赶快把绣品拿来,我亲自给你退回去!”

唐七一边想着,一边端起药碗,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喝完以后还舒爽的叹口气,道:“你可以走了。”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传来,三个侍卫连一个侍女把屏风敞开着抬进了大厅,翼王爷挑眉看了看打开的屏风,又看看旁边不动声色的妻子,叹口气站起来道:“放好,我看看,是个什么东西把我们儿子……咦?”

花氏点点头,回头看到一脸紧张羞涩的女儿,微笑道:“青虹,别畏畏缩缩的,跟娘进去,唐家的女儿,不能失了礼数。”

大致分析了一下药的成分,唐七心想,不喝浪费,喝完人得报废。

唐七早上被杏杏叫醒,洗漱一番就到了花氏房中,和花氏的孩子一起吃了早饭,然后前去给老太太请安。

“你当然不怕!人家闺女怕!人家唐府怕!这闺女经过这一遭,就算死命的瞒着,名声也栽你身上了,你是想负责不成?!”

“可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花氏又不傻,才听前半句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她面色一变,一把抓住那僕妇道:“顺子家的,既然有客人,七小姐就不方便见客了,免得……免得过了病气,你是个稳重的,一会儿就带七小姐去休息吧,顺便弄点汤药给喝了,下午小姐们还有女学,可不能让先生受惊了。”

饭厅中,唐七终于认全了花氏的几个崽儿。

“父王!”朱麒玉不甘心地大吼。

“没的商量!东西拿来,我这就出发!”

“这是什么药?”唐七认真的问,那样子仿佛有点拖延时间的意思都没有。

“谢夫人赏赐。”顺子家的笑了起来。

“不!”朱麒玉梗着脖子,“不还!我们这是交易!我给她娘治病了,她就得绣了东西给我,这些都是光明正大的,又没有私相授受,看人家说什么!”

唐五挠挠头,在一桌子人诡异的目光下垂死挣扎:“我一看你你就在看我……到底是你在看我还是我在看你……”

“哼!没出息!”翼王爷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等着。

“你要是不看我我也不会看你。”

唐七喝完了粥,又一次抬头,和唐靖风的眼神对上,唐靖风终于受不了了,小声质问:“你干嘛老看我!?”

几人来到老太太的院子里,看外面的景象竟然有几个陌生人在,一个僕妇见花氏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尾巴,一脸惊讶的上来道:“夫人,您是跟老太太派的人错过了么?刚才忠义侯的夫人来了,还带了小侯爷,老太太派人通知您来,但是七小姐就……”她看看唐七一脸木然,接着道,“七小姐,就不用带来了。”

这边厢,翼王府中,朱麒玉正跪地上挨骂。

搞得唐五上课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他一看过去就对上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的景象,那个惊悚,那个恐怖……背后发毛。

路上花氏回头看看唐七,想了想还是叮嘱道:“青叶啊,一会儿见了祖母,记得要行礼,就算不行礼,也不要乱说话,听到了吗?”

翼王爷像所有第一次看到的人一样愣住了。

就是这样。

过了一会儿又道:“吴姨娘和丁姨娘这时候也该收着信,带着小姐们过来了,夫人您看……”

于是讚赏的看了一眼那小丫鬟,便带着唐七往梅园走去,心想就当给自己放一上午的假,晚上还有赏赐拿,这差事似乎还不错。

花氏愣了愣,露出一丝和善的微笑,对顺子家的柔声道:“知道你是个稳重的,晚上到晴芳那儿去领赏。”

“你父王我小心翼翼一辈子,做什么都三思而后行,怎么到了后来,混到你这么个儿子?!你说,我都教了你什么?我教你不管不顾派大夫去治别人的姨娘了?我教你问人家闺女要绣品了!要不是知道那是个傻子,我还当你看上人家了!怎么?你说你没看上人家,那你这样子,是想干嘛?毁人家么?你和那唐家的傻子有仇不成!?”

“没话说了?自己也知道自己过了?听我的,现在,把绣品退回去!我管你绣的马还是草,我们是王府,他们不过一个礼部尚书,你要什么我们弄不到,你这样子,真正是个笑话!”

顺子家的不为所动:“小姐要不要来颗蜜饯过过味?”

“我不知道,她拿了东西后我们就没联繫过,听说一直关在偏院绣东西,十天后我拿东西也是通过丫鬟之手,她也没带什么话……”朱麒玉老实道,“父王,那,您还……”

一旁花氏终于忍不住了:“青叶啊,你和靖风,说什么悄悄话呢?”

“恐怕他是说了什么你根本没听吧!”老爹一下子把儿子拆穿了,“远征当时也在是吧,你是想我喊他来问问?”

吃完饭,大哥唐靖宇告辞,说去什么书院,花氏叮嘱了一番便放人了,然后脸色不怎么好的带着三姑娘唐青虹和唐七往老太太的院子走。

顺子家的脸色当场就变了,青白交接了一会儿,低头恭敬道:“小的明白,一定照顾好七小姐。”

“那请七小姐回房休息,下午还有女学。”

“那就去客房啊。”

可是头马的上方,夜色依然未曾退去,和东方的阳光对抗的,是夜空中的万千星辰,有一道银河横穿天际消失在远方,璀璨的星河在深蓝的夜空中停泊,一种亘古的辽阔感扑面而来。

丫鬟点点头,跑出房外。

花氏屋外的院子里,得了信的丫鬟备好了一碗药,顺子家的进了院子看到散髮着古怪味道的热气腾腾的药,就开始蠢蠢欲动,準备大干一场,为劝药奉献所有精力,就见七小姐走上前坐在桌前,盯着药碗看着。

“怎么说?”王妃拍拍儿子,示意没问题了。

“哼!”

估计这药,不是补,就是毒。

“我看你因为你在看我。”

“问就问……”朱麒玉嘟囔道,底气不怎么足。

误会的精华在于,唐七的本能,是人类的超能力,双方都无意识。

唐五嘴脣哆嗦了一会,闷头扒饭,抓了两个点心就冲出去了。

这是太阳初升的时刻,草原上一片勃勃生机,地平线上太阳正在升起,周围的云朵染成了粉色和红色,缝隙间,缕缕金光穿透过来,照在草地上,远处小小的蒙古包上,还有马群旁的湖中。

“哦。”唐七刚起身,一个小丫鬟就上前拦住了,一脸为难的对顺子家的说:“不行啊,昨晚七小姐来的急,只给準备了客房,现在给七小姐的房间还在布置呢。”

朱麒玉垂头听着,不回话。

“娘,你劝劝父王吧,你也看到那屏风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等你父王看看再说。”翼王妃朝儿子笑眯眯的眨眨眼。

唐七歪头看着药碗,心下琢磨起来。傻子这种东西,老家还真没见过,但是别的文明里还是存在的,治法不一,她也不好说地球上的人类对这类病症束手无策。

“但你也看我啊。”

唐七看看屋子,又看看眼前的僕妇,利落的转身往她指的地方去。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翼王妃瞟了王爷一眼。

王爷上前拍拍儿子:“我听说你送去的是奔马图?怎么变成了这样?”

唐七放下筷子义正言辞:“是你在看我。”

“凭什么要我负责,我又没错!当初唐五也在场,他都没说什么!”

“我不给!”见父王的侍卫走了出去,朱麒玉急红了眼,扑上去想抱爹的大腿,一旁的王妃终于看不下去,拦腰搂住了儿子,招来自己的丫鬟,轻声吩咐了两句后道,“让他们小心点拿。”

反应过来的翼王爷自觉失了形象,回头看到似笑非笑的王妃和瞪大眼睛强忍着得意看着自己的儿子,只好摸摸鼻子苦笑一声:“我倒小看了那小姑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