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外室

上一章:第15章学规矩 下一章:第17章最后通牒

努力加载中...

李氏只觉得女儿失去了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自己的失误,心痛犹如刀绞,见着柱子都有撞上去的冲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唐七在一旁睁大眼睛茫然的看着,那呆样更让李氏痛苦不堪。

“嗯……”老太太忽然镇定了,她微微垂目,转了会儿佛珠,道,“遮掩点儿,带进来,我亲自看看。”

“你确定?”

“什么?!老大的外室竟然找上门来了?这成何体统,报上来作甚,赶紧的赶出去!丢人现眼……”老太太气得哆嗦,嘴里拼命念叨,“反了反了,连外室都敢上门了,这不要好的是做什么孽啊!”

唐七一直知道今天有任务的,虽然不明白这进宫有什么好闹腾的,但李姨娘在旁边要死不活的实在吵闹,便眉一皱道:“别吵了。”

“是,是,这就赶走……”婆子嘟哝了一句,“小的只是看着和老爷小时候太像罢了。”

婆子不耐烦,告了一声罪就走了,回去回稟了花氏,花氏做出一副自己失责的样子半真半假自责了几句,让厨房给七小姐多做点好吃的,并给李姨娘多做点补品,便带着幸灾乐祸的小姐们施施然进宫了。

唐七放下碗擦擦嘴,低声道:“我饱了。”说罢转身就走了。

“你不懂,宫里都是贵人,若不是趁还小,多结识几个,以后长大了,可是见一个都难啊,让你大姐赶上了好时候,正好的年纪碰上这么难得的宴会,到了你那会,没你大姐,你怎么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啊!”

唐七面无表情的捞起一颗慄子吃,嚼吧嚼吧,点点头。

唐青虹腾地红了脸,又喝了一口,田嬷嬷又不满:“今天昨天犯得一样的错,不要抿!你就张着嘴喝,你这是要倒进去么?”

李氏一顿,半声嚎哭竟然憋了进去,只见她拍着自己的胸脯,脸色惨白,显然体弱的她并不适合这般闹腾,可见女儿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她起身慢慢的走到女儿身边坐下,流着眼泪道:“囡囡啊,都是娘没用,苦了你了。”

花氏派了婆子过去一看,李氏竟然坐在那儿抹着眼泪,见到婆子慌得一跳,差点就软倒在桌子上,醒悟过来后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婆子:“谢天谢地,夫人终于想起我们家青叶了,这位婶婶,您是来给青叶送衣服的吗?”

“小的不敢欺瞒老夫人!”婆子连忙跪下。

那婆子这才意识到,作为家中最不受宠甚至最让人不喜的老么,七小姐是真的没什么能穿出去的衣服,而先前那么多天,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花氏提都没提。

心里暗骂花氏不厚道,跟个七岁的小娃子较个什么劲,还让她老婆子一个来这儿无辜承受李姨娘的鼻涕眼泪,当场脸色都不好了,冷着脸道:“这老奴真的不知,若是没有得体的衣服,那是决计不能入宫的,小姐的衣裳自是亲娘做主,怎能全赖夫人?”

就这样几日过去了,宫中重阳节宴,文武百官跟着皇帝登高,而皇后则带着一干嫔妃在宫中设宴款待百官家眷,于是早上天还没亮唐府中就已经热闹开了,花氏要带着女儿们去宫中,她只管打扮自己最重量级的亲女儿唐三青虹,其他两个庶女都是各自有娘疼,剩下唐七,本来就被花氏冷落,又没计入花氏名下,又不机灵,一直到众人都準备出发了,才想起还有个七小姐正在房间中不知道干什么。

“儿啊,我们怎么都这么命苦啊!”李氏断断续续的哭号。

“诶!小的明白!”婆子转身就跑了出去。

李氏一下午都陪着唐七,也就出去散个步的功夫,回来脸色就不对了,惨白,发青,又泪眼盈盈。

唐青虹的脸这下子青了,田嬷嬷自己早就在示範的时候就吃饱了,见唐七一边无所事事的看着,便随手一指:“看你妹妹怎么喝的!”

还在吃慄子的唐七:“……”

婆子摇头:“老奴去问问夫人的意思,但是李姨娘,你知道的,小姐的衣服,怎么都不可能一时就做好了,夫人小姐都已经準备走了……”

唐七躺着也中枪,在唐青虹不怎么友好的盯视下喝了一口汤,田嬷嬷皱眉了:“你故意的么?这般大大咧咧的,喝给谁看呢?”

田嬷嬷叹口气:“罢了,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慢慢来吧。”

李氏以为自己说的很明白了,可女儿还是一副“你还没解释清楚吧麻烦再说下去”的表情,只好长叹一口气,眼泪直流的抱着她:“傻了也好,也好,不知愁滋味啊。”

婆子垂首道:“四小姐和六小姐全是姨娘包办的衣服,缺了什么都会问夫人讨,事关唐府面子,夫人断无不给的道理,刚刚儿老奴在正房见了,两位小姐穿得都漂亮得体,夫人为了今天成日的忙着,您做亲娘的不操心,还要夫人来操心不成?”

婆子摸着手里的银子,又说了一遍。

“苦?哪里苦?”唐七真的好奇,她一直坐在这,有的吃,什么事都不需要做,生活堕落到她心生愧疚,怎么到了李氏这,就成了受苦呢?

唐青虹气极,吃了一口菜,当场呕了一声,真心吃不下去了。

唐青虹又妒又恨,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很是不满的抱怨:“先生你看我妹妹的礼数!”

且不管唐家家眷在宫中如何,傍晚的时候,一辆马车悄然停到了唐府后门,赶车的男人和守门的家丁说了两句话后,家丁的脸色刷的就变了,他左思右想不敢擅自做主,老爷夫人都不在,无奈之下,只好报给了老太太。

“可是,可是她还带了个小少爷,说是老爷的骨肉。”传话的婆子低头诺诺,“守门的本也想赶,就是想到有老爷的骨肉在……”

田嬷嬷做视而不见状,下课后依然我行我素给唐青虹顺带唐七开小灶,唐青虹痛并快乐着,唐七倒没什么感觉,一面她没觉得痛苦,二来行动上的贯彻力她还是很强悍的。

李氏哭的更厉害了:“那如今这入宫的机会……”

虽然貌似从头到尾接触的就只有守门小厮,传话婆子和老太太三人,但是在那外室还没进门的时候,消息却已经在府里流传开来。

没等婆子转身,老太太就叫道:“慢着,你说什么?”

第二天唐七吃中饭的时候又在餐桌上看到了田嬷嬷,她吃完东西后就睁大眼睛见田嬷嬷继续操练唐青虹,唐青虹喝口汤,田嬷嬷说:“不要抿,自然地喝!只有妓子才抿碗勺,脣印印在边缘上勾引谁呢?!”

“天知道哪来的野种!还小少爷?谁给订的名分?”老太太厉喝。

下午四姐妹齐聚女学,唐四唐六不知打哪听说了昨晚田嬷嬷给唐青虹和唐七开了小灶,脸色极差无比,唐青虹虽然中午喝汤吃菜苦逼的时刻想哭,但是在妹妹面前还是露出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

李氏慌了:“可是,可是青叶不是被养在夫人房中吗,平时,平时我这做娘的看两眼都不行,怎的现在又要我来做主,我如何做主?”

一把抱住唐七就哭:“女儿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田嬷嬷优哉游哉:“她几岁,你几岁,你也好意思和她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