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最后通牒

上一章:第16章外室 下一章:第18章掉牙

努力加载中...

唐靖宏悻悻的闭嘴,转头看到唐七还在看他,无声的说:“看什么看!”

说罢看看地上的季淑蕓,深吸几口气又道:“母亲,这人是谁?”

老太太倒是不动如山,慢慢道:“老二他们下午来过了,还给你们各屋都送了礼,让孩子们回去清点清楚了,好知道二叔的心意。”

她受够了李氏的眼泪,那简直就是精神波攻击,让不知愁滋味的外星小战士活活明白了何为肝肠寸断,一见李氏哭她就想回头找精神力战友寻求精神盾保护。

花氏摆摆手怒道:“全都走了吧!” 然后对身边的丫鬟道:“回房更衣!人都到我那儿去,没得打扰老太太休息。” 说罢转身就走,一个丫鬟对季淑蕓道:“请这位……起来,随我来。

“宏儿,跪下。”外室低声道。

唐靖宏在一旁道:“娘!您别拜她!我可以自己学的!”

李氏流着眼泪,红着眼睛回头看唐七:“青叶,你们同龄,劝劝这个小哥哥,可别让夫人再生气了。”

虽然唐靖宏的手臂只是被踩了一下下,可是还是痛的不行,他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被逼了出来,转头看到季淑蕓迅速收回的视线,委屈排山倒海的涌来,他不顾制着自己的婆子,刷的站起大吼一声:“竟然踩我,我跟你拼了!”

“老太太,奴婢有话要说。”一旁吴姨娘忍不住站了出来,此时姨娘论资历,数她最大,也有发言权。

那场面,生离死别的让唐七毛骨悚然,她正兴高采烈的一脚踏在外面,转头又见李氏已经蹲下来对着那小鬼擦眼泪,瞬间就有种想秒杀视觉内所有生物的冲动。

“你滚开!娘亲!娘亲!”

“你放开!混蛋!”

“青叶”眯着眼睛平静的看着双手转着风车大叫的“靖宏”,语气平缓的道:“青叶妹妹陪你玩啊。”複製完李氏刚才的话,她手下一用力,继续平缓:“走不走?”

李氏好歹也算是姨娘的一员,虽然她总是因为身体原因不参加集体活动,这回收到消息,她左思右想,看看身边府中唯一的留守儿童,毅然决定带着女儿,爬也要爬过去,只有在场!才能争取利益!

说罢扑了上去。

所以在场中,真正的主角只有三个,老太太,外室和私生子。

老太太点点头。

老太太突然叹口气:“我老喽,这个家现在也不是我做主了,这天也黑了,该回来的也要回来了,你跟他们折腾去吧,我这把老骨头是受不起了。”

外室低头抹眼泪。

李氏握着唐七的手一紧,见没赶唐七的意思,鬆口气,又有些複杂。

老太太走后,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老太太还没起身,就见外面有婆子打着灯笼跑过来说:“老太太,老爷带着少爷们,夫人带着小姐们回来了,正要往这给您请安呢!”

外室是个柔弱美丽的女子,她此时正跪在地上垂泪,一旁的小男孩儿和唐七差不多大,虽然瘦弱了点,但是表情很不友好,看着老太太活像看洪水猛兽。

宏儿头一撇,哼了声:“她坏!她害娘哭!”

说罢,一把抓住唐靖宏的后领子,绕开呆滞的李氏直接拖了出去。

“你有病啊!”

没过一会儿,唐大老爷和花氏就走了进来。

花氏咬着牙福身:“妾身明白。”

老太太也是个宅斗经验丰富的人,她明显是想多抱个孙子,在外室带着孩子在路上的时候,其他几个姨娘都收到了去老太太房集合的命令。

季淑蕓在地上跪久了,正头晕眼花,旁边唐大老爷不敢跟花氏一起走,便一直在旁边站着,但这么多下人看着,也不好扶一个没名分的女子,花氏的丫鬟更不愿意动手,于是就季淑蕓一人慢慢的站起来,然后流着眼泪手脚发软的晃蕩,母子俩一边一个,无比凄惨。

花氏刚出门,回头又看看唐靖宏,黑着脸道:“小孩别跟去了,找个客房安置了!””

“老太太明鑒,奴婢的请求很简单,只求靖宏能够光明正大的求学,而不是以一个私生子的身份苟且,奴婢已经教不了他了,老爷也分身乏术,私塾的先生问起他的父辈,叫他如何回答,奴婢此举,也是不希望唐家蒙羞,老太太……”季淑蕓说着又要拜下去。

立刻有一个婆子上前要拉唐靖宏,唐靖宏死命挣扎大叫:“娘亲!我要娘亲!你放开我!”

李氏皱了眉,看唐靖宏脖子都通红,忽然就想起自己被人牙子带离家的场景,物伤其类,手一抬就去擦眼里流出的泪水,她哽咽道:“别惹夫人生气了,夫人人很好的,你娘不会有事的。”

一旁的唐靖宏也好奇的看着唐七。

“呜!”李氏半个哭音卡在喉咙里,僵在原地。

季淑蕓冷哼:“同在老太太面前自称为奴,何苦如此相逼,养一个光耀门楣的聪慧孙子或是一个让家族蒙羞的傻子孙女,两相比较,你选什么?”

老太太秒速恢复镇定,慢慢道:“季淑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趁着今天来是打着什么主意,没错,我老了,想看到唐家多几个少爷,香火鼎盛,方对得起唐家的列祖列宗,但是!我们唐家绝不允许你这等下贱的女子被抬入府中,要么唐靖宏留下,我护着他,要么你们都走,就当唐家没这个孽种!”

“老太太,奴婢这辈子只有老爷一人,就算是个下贱的外室,也不容的别人这番说道!”季淑蕓挺直腰板,“是不是老爷的,老爷自己清楚。”

婆子想抱起唐靖宏,奈何唐靖宏一把抱住旁边的椅子腿,红木椅子甚是沉重,婆子没了办法,低声劝道:“小少爷,没事的,等一会你娘就出来了。”

唐大老爷终于无法沉默了,他看了看花氏铁青的脸,低喝一声:“靖宏!青叶!不得胡闹!”

几十斤重的实木椅子就这样被一个七岁女娃抬了起来,场面一片寂静。

“母亲说的极是,儿自当领罚。”唐大老爷弯下腰,满脸都是汗。

“你滚开!我不要你碰!我要娘亲!”

吴氏左右看看,上前一步道:“夫人,您看,孩子们都回来了,奴婢就先……”

被那诡异的眼神弄出一身白毛汗,季淑蕓转回头去,打算不理会这个奇怪的傻子,一心战斗。

“青叶妹妹以李姨娘的名义给你发来最后通牒……走不走?”

她声音不清,周围人当然注意到了,其他几个姨娘反应过来都憋了笑,老太太叹口气,闭眼转佛珠,季淑蕓看向唐七,表情很奇怪:“原来这就是七小姐。”那尾音上调,十足十的鄙夷,“这么大了,竟是不知礼数,果然是个……”接下来的话没说下去。

唐靖宏瞪起眼,脸鼓得像个青蛙。

于是李氏真的是到场了,此时事态已经发展到半□。

“谁是他/我奶奶!?”老太太和唐靖宏同时吼。

“老……”李氏好不容易抹去了鼻涕眼泪鼓起勇气準备说话,被老太太一看,又咽了回去,委委屈屈的低下头,摸着唐七的头髮。

于是唐七淡然的转过了头。

“哼,都是一家子人,别拐弯抹角了,我老了,家里你主事,人都在这,你看着办吧。”老太太说罢再次起身,对着唐大老爷扬声责备道:“老大啊老大,你好本事,这孩子跟青叶差不多大吧,你怎么不瞒到他长大成人,给唐家大房弄出一窝野种出来?!哼!家和万事才兴,我以前怎么教你的,全跟着你读的书死在肚子里了吗?!今儿个这事,主要错还在你,要是敢惹惜词,我可不依!没得让人家以为我们唐家欺负人!”

“靖宏,她是你奶奶!”

老太太只好又坐回去,叹口气:“那让少爷小姐们都回去吧,两个大的来就行了。”

季淑蕓猛地回头:“大人说话你别插嘴!”

季淑蕓擦着眼泪冷笑:“老太太,奴婢明白自己现如今地位低贱,但要是没有当初我们季家,何来老爷如今的阳光大道?我们季家虽然无辜获罪,但是于情于理,都没有对不起你们唐家半分!现如今奴婢委身成了外室,奴婢认了,但靖宏从小聪慧,伶俐懂事,奴婢不忍他在奴婢这儿荒废,方才想到来求老太太,奴婢可以自行离去,求的就是老太太的一个保证,您若能让靖宏不再受世人白眼,即使要妾身自缢在你们面前,都毫无二话!”

这话刚听有些激烈,但想到可能是前面还发生过不小的争执,方才逼这外表柔弱的女子说出这番话来,老太太抿紧了嘴脣,表情极其不满:“我怎么知道这就是老爷的种?”

唐七本来听得犯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虽然没回味出什么意思来,但是却下意识的刷的抬头朝一旁低喝了一句:“不许哭!”

唐七黑眼睛乌压压的就辐射过去,左眼儿子,右眼外室。

运了一会气,怎么都想不明白正常情况应该怎么办的唐七只好再次顺应了自己的本能,她上前,一把揪住李氏的后领子,把她拖开,在李氏受惊的打嗝声中,一脚踩住唐靖宏的手臂,随着一声痛呼,她一把抬起了那红木椅子。

说罢就招手,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季淑蕓脸上浮现了点笑意,这就代表唐家的幕后BOSS差不多被摆平了,就算不鼎力支持,好歹也不会阻挠了。

其实旁边垂首站着的姨娘们心里也明白,老太太叫上她们纯粹是找来几个能分担花氏怒火的人,老太太当然不怕花氏了,但是婆媳之间的嫌隙却不能被老太太主动拉大,于是如果几个姨娘在场,那事后就算花氏明知是老太太主导,但是有姨娘们转移怒火,家里能安定不少。

“嗯,对方不配合……”唐七点点头,“这意味着……战争。”

两人似乎路上得了消息,进来就带着一股煞气,花氏脸色铁青,唐大老爷看看地上还跪着的季淑蕓,表情很纠结。

话音刚落,“靖宏”已经被“青叶”单手按着头压在柱子上。

李氏走在最后,有点看不过去,小心翼翼的看看远去的花氏,回头对唐靖宏低声道:“乖,要不要到我那儿去?青叶妹妹陪你玩啊,你娘亲不会有事的。”

吴姨娘问季淑蕓:“如何叫不受世人白眼?就算养在老太太房中,也不过是个庶子而已,谁不知道他曾经是个外室的孽种?这孩子和老爷无半分相似之处,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