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抱枕

上一章:第19章思量 下一章:第21章看书

努力加载中...

唐七暗自运气,要不是这小鬼身板太弱,她早就一巴掌拍开了,哪轮到他在这装可怜。

才七岁的小娃子懂个屁要害,唐靖宏继续问:“要害是什么啊?”

“哎,说得对,小孩子就该多睡!正好青叶的女学先生重阳探亲未归,就该趁这几天休息休息!”李氏拍下手,“秋萍,伺候少爷小姐午休,就在小姐屋里就行了。”

这时秋萍已经领着他们往卧房走,闻言唐靖宏一阵鸡皮疙瘩:“什么叫不合时宜的行为?”

李氏和季氏你来我往的说话,没一会就手拉着手姐姐妹妹的喊起来,唐靖宏陪在一边装了会乖孩子,忽然道:“娘,我能和姐姐出去玩吗?”

刚要进房的唐七回头扫描了他一下,指了指头部,颈部,下身,道:“对你来说,大致就这三个,对我来说,少了下面这个……但还有很多说了你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要害的。”

什么样的生物会有这样的习惯啊!这货是要干嘛?!

“就是,露出敌意,把手或脚伸向我的要害等……”

李氏和季氏坐在最里面,自然是听不到的,只知道这么许久两小孩还墨迹着没出去,李氏疑惑道:“青叶,怎么还不带弟弟出去玩玩?你又犯懒么?”

“……”唐八小朋友还没疯,神经相当坚韧。

唐靖宏低头,唐七的脸微微靠里,大人的角度当然看不到她正眯着眼看着自己,那场面要多惊悚有多惊悚,唐靖宏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哆嗦一下就弹开,酝酿了一下,低声道:“对不起啊……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唐七觉得自己快呕血了。

于是唐七再次呆滞了。

秋萍掖好被角,轻声嘱咐了几句就出去了。

唐靖宏撅起嘴,却不见生气,一会儿又露出小虎牙道:“你喜欢鸟儿?我捉来给你玩好不好?”

“那敢情好,要是靖宏我就放心了,当初……哎,五少爷太能闹腾了,下人也不敢管束,闹成那样子,我家青叶可被害苦了。”

“……”唐靖宏还未受过历练,抽了半天嘴角,才低声道,“你还生前阵子的气么?我不是故意的,现在我们一家人了,以后有人说你,你告诉我,我帮你报复回去,好不好?”

唐靖宏也红了脸:“娘!我不要跟女孩子一块睡!”

几乎是唐靖宏动的下一0.1秒唐七的手就挡了过去,可是又在下一秒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速度很可能会把这幼生体的整条手臂都震飞出去,只好忍着,看那手臂压在了自己的胸口,手还在肩膀捏了捏。

憋气啊……唐七泪。

“青叶和五少爷怎么了?听下人说好像很僵的样子。”季氏顺势问,一边摆手,“想玩直说,问问你姐姐愿不愿意和你玩。”

季氏笑了笑,只是握住了李氏的手,没多说什么便点头了。

坐在一旁发呆的唐七默默的垂下眼。

花氏虽然气得肝儿都颤了好几天,但是扛不住全家上上下下大小的眼睛和自己一直爱惜如命的名声,只好放了季氏进门,院子却安排在李氏的静芷院边上的芳汇院,只比偏院不偏了那么一米米。

“在青叶屋里怎么行,她都快八岁了吧。”

唐七刚想摇头,转念又点头了,严肃道:“一般不动,但是请别在我睡着时做出任何不合时宜的行为,否则,后果自负。”

唐靖宏立刻服软了:“好吧好吧。”说罢嘟着嘴看向唐七,“你睡觉不踢人吧。”

那小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一旁,唐靖宏表情很奇怪。

“没事,小孩子爱睏,这时候其实午睡更好,既然青叶累了,不如两人一起睡个午觉吧。”季氏建议。

季氏注意到了,追过去:“青叶,身子没麻吗?靖宏看着小,人可不轻,这样一下午,肯定麻了,你别硬撑,姨娘给你揉揉?”

唐靖宏一开始气息也很紧崩,但是本就是爱睡的年纪,唐七一动不动就跟隐身了似的,很快他就入睡了,呼吸微微沉重。

几乎是一个连贯的动作,手刚到位,腿也压过来了,唐七微微低头看看左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刀子,继续无语的看着那腿压到了自己腿上。

说罢还不好意思的对季氏道:“对不起啊妹妹,我这女儿就是这样,成天没精打采的,干什么都没兴趣。”

“是不是上面的牙齿也鬆动了?哎哟,到时候扔我床底下啊,给娘去去病气,呵呵。”李氏兴高采烈。

“哼!”唐靖宏当然不信,翻个身就睡了。

人一走,唐靖宏气息一变,冷声道:“你要是敢碰我,就踢你!”

季氏却好似毫不在意,她育有一子,据说聪明伶俐很受老爷喜爱,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受到下人慢待。

在季氏,唐靖宏和满院子下人的围观下,李氏开心得指挥秋萍,把唐七的牙齿扔上了房梁……

“当然愿意了,咱们青叶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兄弟姐妹。”李氏立刻应承,和季氏道,“哎,不就是前阵子,五少爷又带着青叶出去玩……”

唐七知道唐靖宏不信,但是扛不住她自己信啊,你说她本身没睡觉这种行为的,这种放下全部警惕的事情根本不是一个战士该干的,一起锻炼精神力算是防御值最弱的时候了,这时候身边都有最信任的战友和强力的护卫,现在旁边躺个谁啊?变脸极快的神秘物种啊!就算他根本弄不死自己,但神经根本放鬆不下来好不好!

没办法,闭上眼,爱咋咋吧。

她完全没想好成长的牙齿该怎么伪装,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先拔下来再说……找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再捡回来。

傍晚两个姨娘亲自来叫小孩儿们起床,见状竟然都笑了:“看姐弟俩感情多好。”

“害羞了不是,她是你姐姐,又不是你媳妇,你看青叶都没脸红,你怕什么?”

两人各种交流感情交换情报,唐靖宏没兴趣听,跳下凳子走到唐七面前问:“七姐姐,我们出去玩好不好?这儿我还不熟呢。”

“是啊是啊呵呵,我弟弟小时候就怎么都不肯和我一块儿睡,说什么男女不同席,才多大个人就这么生分。”

“说我们的都是一家人。”唐七摇摇头,“经验之谈,跟你们一般都没什么话讲,麻烦你让开一点,挡着我看鸟儿了。”

唐七欲哭无泪。

什,什么一下午麻不麻?麻是什么?她撑什么了?!

忽然,一只手臂就压上来了。

唐七抬了下眼睛:“我熟,我不带你玩。”

唐家的重阳节热热闹闹开场后热热闹闹落幕了。

不睡觉星人和抱枕果然是两个次元的生物。

唐靖宏通红了脸,僵硬的躺上床,和唐七并排。

唐靖宏搂着唐七,嘴里嘟囔两句,似乎睡得更熟了。

这是个什么事的!

“啊!飞走了……”唐七的视线呼的往上方追随了一会,然后认真的看向唐靖宏,“你去捉吧。”

“……反正我不要。”

“没事。”她简短的回答,利落的下床去洗漱,被压了一个下午,她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凝滞。

李氏因为某些说不出的理由,也没有被克扣东西,两个被大房重点打压的姨娘在唐府角落胜利会师。

唐七面无表情看着,心里在滴血。

两人说着,唐靖宏就醒来了,季氏连忙上前:“靖宏,起来了,洗漱一下去吃饭,你看你把你姐姐压的。”

“哎,姐姐弟弟的,有什么关係,靖宏不也才七岁,睡一起,感情才好。”李氏笑眯眯的。

唐七这回反映很快:“你要是踢我,我就把你往死里踢。”

听着窗外风吹鸟叫,连唐七都有点微微鬆懈。

“听话。”季氏声音柔柔的。

等到季氏整理好了自己的院子,带着唐靖宏前来拜访的时候,唐七正好忍痛拔下了自己下面的一颗大牙。

唐七在一旁一头雾水的听着两个女人叽里呱啦的决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瞪大了黑黝黝的眼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