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亲事

上一章:第21章看书 下一章:第23章绣屏

努力加载中...

“那我明天送材料过来?”

“关它的潜力什么事,这是我的弓!”

“我没有!我怎么侮辱了!”

“然后?”唐七果然问。

天凉下来了,被李氏逼着裹上厚棉衣的唐七像个球一样坐在屋里,旁边唐靖宏练着打字,小隔间里杏杏和秋萍一边做针线一边八卦。

“磨你,求我?”

花氏主意打的好,其他几个姨娘自然各种羡慕嫉妒恨。

丫鬟道:“张家人来提亲了,夫人不知怎么的,说小姐不知羞耻,要罚她呢!”

“姐姐怎么这么糊涂,是谁给送的信,怎么这么没脑子?!”

唐五不耐烦道:“一家人怕什么,迟早要知道的。”

唐七道:“两条路,书给我,弓也给我,或者,书给我,弓你还回去。”

“那就放我这吧。”

“我当然不答应啊,但是实在耐不住他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我想反正决定权在你手上,就来跟你说说,你要不乐意,我立刻回绝,放心,有哥在他不敢欺负你!”刚拍完胸脯唐靖宏又道,“不过啊,我觉得,答应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们可以在诈他一下,上回没经验弄得东窗事发,这一回可以偷偷来,你说个要求,我去帮你提。”

唐七吃点心以示抗议。

别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花氏还要留住田嬷嬷那么几天,但很快就明白了。

“好像……好像是上回七夕上香的时候。”

“喂,你知道是什么事吧。”唐靖宏忽然问。

“什么?!怎么个不知羞耻了!?”唐五这下站不住了,“出去说。”

“那也难说,小姐的绣屏毕竟是女眷生辰求个新意,但王爷的生辰可不能慢待了,非得奇和贵不可。”

“那时候张大哥不是在带我们……后山那个吗?何时见过姐姐!”

唐七转身:“嗯,你走吧。”

“……不能。”

“诶?你真要书?”

“已经去找了。”

唐五突然严肃了:“七妹妹其实你不傻吧!”

“受贿所得都是不义之财,强者可以任意分配。”

“嗯。”唐七点点头,手里握着弓,“你别侮辱了它。”

“嗯。”

这事和唐七离得挺远,她只知道田嬷嬷就算回来也暂时没课上了,便安下心来继续搜刮唐靖宏的书,唐靖宏也才八岁,哪来一天一本的库存,没一个月就捉襟见肘了。

唐靖宏弹尽粮绝,终于开始带“少儿不宜”的书了。

只好很无奈的道:“那你玩腻了要激动还给我哦。”

“哎,可怜三小姐一腔……”

“那就好办了,我自己的书其实也不多,爹爹也不让我进他书房……”唐五拍大腿,“那么,就要书!”

外面声音传来,到唐七耳朵里还是很明显:“小姐让丫鬟给张公子送信,张家人拿着信上门求亲了,夫人气得胸口都痛了。”

唐五还是不甘心,但是突然看到唐靖宏在一旁睁大眼看着,却又泄气了,他总不好当着别人的面抢妹妹手里的东西。

唐靖宏一脸委屈:“我娘身体不好,李姨娘也是,她们叫我和七姐姐相互照顾,好好看书。”

“嗯。”

“啊?”唐五眼睛一转,“那你要书还是要弓?”

唐七看看唐靖宏,他眼皮都没动一下,注意到唐七看他,脸皮一抽道:“没书!”

唐靖宏动动嘴脣,却也着实不知道能说什么,想到某次唐七那“我就抽死你”的嘴脸,便闭了嘴。

唐五被看得发毛:“怎么啦?”

“七妹妹,我来看你了!”唐婧风呼啦啦的进门,看到唐靖宏在,哼了一声,对唐七道,“想我了没啊?”

三小姐唐青虹虽然尚未及弈,但却差不多时候可以找人家了,否则到了十五再物色,就很容易拖成老姑娘。

唐五噎了一下,讪讪的放下书本:“七妹妹,你都看出来了啊……我越来越觉得,你不是傻子了。”

唐五也浑不在意,坐在桌子边,捞起一块点心就吃,然后皱着眉:“好难吃。”

唐七缓缓道:“弓不错。”

“是这样的,你绣给朱麒玉的屏风,被翼王爷搬到自己书房去了……”唐五说了个自以为足以说明一切的事实,却见唐七依然是一脸侧耳倾听的样子,倒是唐靖宏了然的笑了一下。

“然后,他磨了我很久,求你再绣一副,给他爹。”

唐七盯着他。

“就是可怜了我们小姐,就算三小姐嫁了个好的,我们小姐这名声,也,哎……”

唐五却没有得瑟起来,有些心虚的笑道:“是是,是嘛,我也觉得,所以背来让你们看看。”

“诶诶小心,危险的!”

田嬷嬷原是宫里退下来的教养嬷嬷,有她在,至少能做个比较高端的参考。

“诶,你女孩儿家家的,也拉不动啊。”唐五护着弓。

唐五看唐靖宏怎么都不顺眼,不满道:“你怎么老是赖在七妹妹这里,不知道她要养病吗?”

唐七放下弓,摸摸下巴问唐靖宏:“你呢?”

“还不是因为老带着少爷玩,夫人不喜呗。”

“麻雀!”

唐七又看了一遍,放下书,看着窗外萧瑟的景象,过了一会,突然抬抬眼,把诗经推向唐靖宏。

“哎,我也就说说……”

“怎么了?”

“说说”

唐七很无辜的道:“我又没去打听。”

《诗经》

唐七再没兴趣听下去,开始摆弄起弓来。

唐七自然理都不理,直接道:“没事就走。”

“行,那你来绣。”

“从翼王府背来的?”唐七冷不丁的又问。

李氏很惆怅,唐七才八岁,要订亲还是五年后的事,不像现在吴氏丁氏都能沾点信息,五年后黄花菜都凉了,她哪来的人给她做参考?花氏肯定不带那么用心的。

“你没有我有啊!”唐五不满,“明儿我就送来!”

“反正夫人最近大肆张罗着备礼,谁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

唐七喝水,唐靖宏口里说着:“五哥好。”一面不动声色的把诗经和自己看的书不动声色的放到一边。

唐七默默的转过头去,心想听力可真差。

“看书?”唐五仿佛听到很好笑的事情,“七妹妹看书?”

“哪有这种事啊?!是我联繫的朱麒玉啊!”

唐七伸手:“给我。”

后来两人各自找到了平衡点,唐靖宏每天给唐七带一本书来,虽然唐七都是读一遍就自称记住,他也无所谓,也不管唐七有没有理解,反正唐七只要有看过书了,对自己的态度就会和善上一点。

“最近翼王爷要生辰了,亏得上回老太妃过寿送的小姐的绣屏,否则还得来找小姐。”

唐靖宏震撼在妹妹的怪力中,结巴:“我我我呢?”

“……七妹妹,别这样啊。”

“啊?这怎么可以,打打劫啊?”

唐七听她们不再说下去了,便百无聊赖的抄起今天的书看了起来。

“我可以不干,你可以不知羞耻的继续拿着弓。”

“你走吧。”

“那你不是知道了吗?”

没错!唐五几天竟然骚包的背了一把小金弓来,唐靖宏都看了好几眼了。

下午两个小鬼又不欢而散。

“那你射什么?敌人?”

“然后大了让主子给配了?”

唐七点头:“听着不错。”

唐七起身,走到门边,张弓,搭箭,平射,咻一声,箭深深扎在墻上,在墻上扎出个蜘蛛网一样的纹路来。

“嘘,里面听着呢。”

“呵呵,你又知道了?”

“你是不知道,当初夫人嫁过来时可是委屈了呢,要不是后来老爷考取了功名,让她也扬眉吐气,现在哪轮得到她来挑那些人家?”

几天后,田嬷嬷回来了,却奇怪的没有开课,而是亲自来辞行,名曰告老还乡,花氏輓留了几句,便嘱咐账房结算了酬劳,但不知怎么了,两人一阵密谈以后,田嬷嬷又说,将在府中多留几日。

唐七看都不看他一眼:“别人不想让你知道的,你最好别知道。”

“……好吧好吧。”唐五把弓递过去。

“诶?又是这样?随便什么都可以的,反正他们家大势大。”

“……我不射墻。”

“那就真没什么要求了。”唐七道。

“听说好几家有结亲的意思,筛选下来就只剩没几家了,夫人好生挑剔,最后剩下的,竟都是高攀的。”

唐五不满的看向唐靖宏:“我问我妹子你插什么嘴。”

本来就不是!一个月来被压得死死的鬼畜小孩唐靖宏心里怒吼。

唐七伸手又从唐五的小箭囊中抽了一支羽箭。

唐七眨眨眼,想了想,摇摇头:“没要求。”

当然,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是小姐自个儿看见的……张公子没看到小姐。”

“给我。”

“那怎么会连兵部尚书的儿子都挑不上?”

“行了行了,好在现在我们不用像嫣然那般帮三小姐递东西,我想想就心惊胆战,这样的日子也不错了。”

丫鬟看看唐七和唐靖宏。

“景素给送的,奴婢并不知晓,少爷求您好歹救救小姐,她近来身子一直不好。”

太莫名其妙了。

那边丫鬟们压低了声音继续八。

“你发挥不了它最大的潜力。”

“那你射射看。”

“秋萍姐,你说什么呢?”

“这,这也……”

唐七的思维是不容许歪楼的:“所以说你不是被他磨得受不了,而是收了好处没错吧。”

唐靖宏委屈的瘪瘪嘴:“我只是觉得七姐姐很喜欢看书,但我又没什么书给她看。”

唐七继续摇头,唐靖宏却道:“或许可以要书啊。”

“哪来的道理啊!”唐五快疯了,“你哪里比我强了。”

“找大夫没?”

“姐姐和张大哥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瞧瞧……”唐五逡巡着桌面,随手拿起本论语,“七妹妹,读几句听听吧。”

话音刚落,唐七忽然看向门口,过了一会,一个丫鬟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少爷!您去夫人那看看吧!”

但他们都没向大人们说什么,唐靖宏对于到唐七託管所似乎抱着一种莫名其妙的隐忍的态度,唐七也装作不知道他周围那些保护者,每天安静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你能做到吗?”

唐五擦冷汗:“这也不值几个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