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绣屏

上一章:第22章亲事 下一章:第24章公道

努力加载中...

可唐七又无视了,她再次自作主张,绣了一幅完全不一样的画。

“姐姐全靠你了!”

晚上唐七就回自己院子了,老太太召见都没有,谁都知道傻小姐唐七是指望不上的,院子里放着她绣花的东西,李氏竟然没睡,等在那里。

“怎么会呢?!”唐三着急,“他没被罚啊!”

“照着这个?”唐七拿出丹青圣手的原图。

唐七下针如飞:“她没说,她问。”

见到画的人可以从中想象出任何东西,除了失败。

“女儿啊,你姐姐跟你说了什么啊?”李氏凑到唐七身边问道。

“哎你这孩子,跟你说不清……”李氏很哀伤,回去睡觉了。

“七妹妹,你要哪些书,我给你去弄,绣屏给我吧……”

唐七没等李氏说,收拾收拾也去了祠堂。

祠堂在偏院相对的地方,风水不错,里面还有暖炉,倒不至于不阴冷冻人。

唐三立刻又相信唐七是个傻子了,只好耐下性子循循善诱:“比如,他都有跟你说些什么?”

唐七当然不是心疼,只是一个从内到外都叫嚣着疲惫的人在身边,真的不是件舒服的事。

唐七觉得唐三跟她压根没关係。

“……”

晚上,唐三又闹了一次上吊。

既然如此,丢脸的是你们家女儿,本来我们好心提个亲大家来个HD,你铁了心想高攀别人,那就算了,我们儿子收封情书又不掉块肉。

唐三快感动了:“七妹妹。”

“以后王妃就能欺负我!”唐三哀求,“弟弟,好弟弟,姐姐只有靠你了,求你跟娘说说,咱不攀王府,成不?”

他做贼似的溜进来,拿出一包糕点给唐三:“姐,快吃!”

“太宽泛了。”唐七摇头。

“他是个怎样的人呢?”唐三红了脸。

唐五没办法,说道:“这样吧,我再帮你问问。”

“哦。”唐七点点头,“那这个?”

唐七不耐烦:“我不是来陪你聊天的。”

唐五一愣,不知怎么的脸色难看起来,支吾道:“我,我没见到他。”

唐五为难:“姐,你也知道娘是什么性子……”

兵部侍郎张家本身虽然确实在花氏的备选名单中,但因为觉得张致和带坏了唐五,心里其实是否决的,而爱孙如命的老太太也默认这一点,张家也不是傻的,本来门当户对,郎不一定有情,妾却绝对有意,如此这般,本应水到渠成,唐家却磨磨蹭蹭,摆明了是不愿意了。

唐七理都不理他,折好绣屏,扛起就走:“带路。”

“嗯?”

她一颤,想了想,竟然真的乖乖走了。

“我跟着你逃出来的。”唐靖宏刷的就反驳过去,跑到唐七面前,看看绣屏,看看唐七,“你真的要把这个送出去?”

她怀念一轮轰炸就可以离开的战场。

“反正,就是没见到,姐,你别指望他了,听娘的没错,娘又不会害你。”

唐三张张嘴,说不出来,但还是不甘心,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唐五第二天早上才过来,明天就是翼王爷的寿辰,他今天才来提货,摆明是想急死朱麒玉,可看到绣屏的一瞬间,他又犹豫了。

唐七也不傻,问:“你要嫁给他了,你没见过他?”

唐七果然毫不留情:“关你什么事,快点拿去换书。”

“我的将军突出吗?”

花氏虽然死命瞒着,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墻,隐约的外面还是有了风言风语。

唐五逃课过来取绣屏,可是现在他却后悔了。

“……这只是突出,突出好不好!”

唐三看不起唐七。

这才是唐七的将军掠阵图。

“没必要。”

“我就这么命苦么!”唐三哭泣。

只是在祠堂里坐一会儿而已。

“我已经说了。”

唐三垮下脸,默默的转过头去,看着祖宗牌位。

“喂喂喂!走也得伪装一下啊,你等等我去叫人。”唐五转身就跑,余音未绝,“等一会会儿啊,就一会会儿!”

唐三给唐七把整个房间里的生字都回答完,就见唐七盘腿坐在自己身边,撑着下巴看着自己,过了一会道:“坐吧。”

翼王府对唐家结亲的意思一直不温不火,其他几家有意结亲的现在也在观望,唐家几人的心越来越凉,这一观望,都不知道观望到什么时候去了。

“那你要听什么?”

“啊?”

唐七意味深长:“那是因为你没见过。”

过了一会,唐七又道:“睡吧。”

“睡,有人来我叫你。”

偏偏在远处的黑暗中,点点星辰好似带着尾巴,在天界的尽头划过。

却听唐七的下半句话:“……这回对了吧?”

哎,铁铮铮的战士载在这么个连大联盟底线都没踩到的文明里,真是想想就一把辛酸泪啊。

看着唐三的表情,唐七闭嘴,过了会问:“听不懂?”

李氏讪讪的责怪:“娘这不是为你好吗,多知道点事,以后也好为你準备準备。”

本来威风八面的将军只剩了一个遥远的侧影,主角是斑驳的城墻,和包围着城的雄伟山峦,一直绵延到画的尽头,山峦高耸入云,在云层上露出一段山峰,山峰上,烽烟升腾。

“对啊对啊,你绣这个就足够啦!“

“不是啊,不是,就是说,为人,性格……”

唐七看了唐三半响,缓缓张口:“和气的人……”

“和气是……什么标準?”

她想来想去,决定让个孙女儿去陪唐三,开解开解。

所有人都明白,那是唐三想要个清静,唐七这个疑似傻子平时是个闷葫芦,一棍子打不出一句话来。

唐七接过包子,慢慢的吃起来,她没告诉唐五,唐三小姐绝食,她可没有,唐家下人送来的饭菜,她还是吃了的。

又递了个包子给唐七:“快!我时间不多!”

他见过原来的图,翼王爷担心一个深闺的姑娘想象不出战场的样子,特地请京里的丹青圣手照着他自己的样子描绘了一副气势恢宏的画,想让唐七照着绣。

女儿绝食,名声要败坏,理想的亲家眼见要攀不上,内忧外患,花氏也病倒了,老太太开始主持大局。

唐三愣了愣,便盘腿坐下。

“……行了你别说了我懂了。”唐五无奈,对着绣屏上看下看,哭丧着脸,“怎么办,我舍不得送。”

头顶的云,云上的烽烟,烽烟中的烈阳,对应着远处连绵的峰峦,遮蔽峰峦的黑烟,和黑烟中坠落的星辰,一眼看去,就好像是这个将军,为身后的整个城,撑起了一片光明的世界。

“比如他人怎么样……”

“那,那你的也不对啊,怎么可能一边太阳一边星星的?!”

她绣着绣着,竟然回忆起自己战斗时的样子,她想起对抗星际海盗的时候,在沙暴地区对抗虫族的时候,还有在虫洞跳跃时遭到阻击的时候……

唐七木着脸看着唐三,半响才道:“朱麒玉……雄性,幼生体成长期初期,年龄十岁,身高不明,体重不明,战斗力低下,智商不明,脑域开发正常……”

傍晚,唐五来了。

或者,此时,它已经不是掠阵图了。

“嗯。”

唐三一愣,看了看,回答道:“阕。”

对于废话唐七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她绕过唐靖宏问唐五:“为什么要我跟你去?”

或者是,或者是看到对手的时候,第一个要研究的,是这究竟是什么材料的生物……

“哦,他,见过。”

唐三咬了口点心,问唐五:“弟弟,他,他怎么说?”

“……他说话和气吗?”

“阏。”

僕人果真没打开门,有人在外面,正抬起手要拍门,忽的就听门后有人冷声道:“滚!”

唐三又愣了下,笑了:“嗯,那谢谢妹妹了。”

“我走了。”唐七丝毫没动容,看到唐五带着两个小厮贼头贼脑的过来了,扛起绣屏就迎了上去。

这一下,刚放出来的唐三还没喝上几口热汤,又开始寻死觅活。

唐三脸更红:“我怎么可能见过他。”

唐五火速收起狗腿的表情:“好啊唐靖宏,你逃课!”

唐三鬆了口气,微笑。

撑起气势的不一定是军阵和人海,有时候,一个人就够了。

“嗯……”

“那是当然的。”李氏哂笑,“娘有什么好问的。”

结果唐四唐六全都铩羽而归,最后唐三竟然点了唐七过去。

整个画中,只有一个披着褴褛的红披风,一身破烂盔甲,撑着一桿大刀站着的魁伟将军,在城门前铮然站立,前方,没有一个敌人,只有满地残破的盔甲和凌乱的尸体。

唐三和唐七,其实关係不怎么样。

“但王府人都不错啊,再说,有爹和弟弟在,谁能欺负你?!”

“没问有关你的事情。”

那一场场腥风血雨的战斗,虫的体液沾满盔甲犹自冲锋,顶着对面腐蚀一切的液态炮弹互相掩护着搏杀,在稀奇古怪的触手中挣扎……

“→_→”

“你如果要书,我也可以弄来的,绣屏留下来好不好?”唐靖宏竟然软下声,隐隐有点哀求,“我知道一些好的绣娘,一幅图可能一辈子就绣一幅,我没法求你再绣一幅,你绣的那么辛苦,但我很喜欢这幅,我做梦都梦到,我,我……”

“呜呜呜……妹妹,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朱麒玉,翼王府世子……”

唐三流下泪来:“让我嫁给一个比我小三岁的人,说不定还是个妾,我如何会愿意?!”

张家的想法自然是没差的了,花氏病了一场,又执拗了一会儿,反应慢了那么一拍,再回过头想通了,张家却没动静了。

她越回想越有感觉,乾脆宅在房中一直绣了下去,脑中的影像一点点丰满,下手也越来越快,真正是运针如飞,一天除了定时吃饭和拉撒,完全不管别的事情。

可这段时间,三小姐的事情却愈演愈烈。

才两天就憔悴的不行。

“她能问你什么?”

唐五离开后,唐三吃完了点心,沉默了很久,问唐七:“七妹妹,你,见过世子爷的吧?”

唐七继续坐着发呆。

“他说了很多,你要一句句複述吗?”唐七摇头,“很麻烦,都没有意义。”

唐靖宏本来还开心唐七终于消停了,每天自己在院子和客房做自己想做的事,可终归是个孩子,还是忍不住跑到唐七房里围观她的工作,这一看,竟是再也挪不动脚步,每天从下课后就巴巴的跑到唐七房里,两人没有任何交流,一直到用过晚饭,才依依不捨的离开。

硝烟中光影的再一次结合,塑造出一个肃杀而宏大的战场,它苍凉,空旷,辽远,却让那个将军的身影那么深的刻进了人的心里

“不行!”一声大喝,唐靖宏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回来了。

她被罚了去跪祠堂,她也狠,绝食抗议。

“七妹妹,你能不能再随便绣一幅?”

“不行。”唐七皱眉,“这不符合常理,个人的体积怎么可能在那么多人中还显得那么巨大和醒目?而且在别的人都面目模糊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还保持这样清晰的表情,这不对,我不绣。”

“去哪?”

唐三摇头,硬撑着乾涩的眼皮:“不行,一会儿会有人来看。”

“那就不关你的事,你干嘛打听?”唐七看也不看李氏、

那幅画,千军万马前,将军身着战甲,手持红缨枪,怒目瞪视敌方,山峰陡峭,城墻恢弘,端的好气势。

唐七已经被整烦了:“不行。”

“坐吧,诚意和姿势没关係。”

“不去也行,带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唐五挠头,“他说一手绣屏一手书,要是你不满意我再跑来跑去交涉也太麻烦了,不如你直接过去,要是对他给的书不满意,可以当场退了……”说罢,似乎想到什么非常美好的事情,两眼放光,“对,七妹妹,你跟我一起去吧,就说对他给的不满意,绣屏咱不给了!你要什么哥哥给你弄!”

“谁?”

“那……”唐七决定不问下去,她也怕了两个文明之间的代沟,想了想,忽然道,“怎样的人?”

唐靖宏见唐五跑远了,又拿脸正对着唐七:“不送行不行?”

如此这般,小日子倒也平静。

唐三小姐的事在一个书香门第果然很不可饶恕。

其实身在风暴外,唐七也只是接收消息而已,完全不明白这些乱糟糟的是干什么,只是十多天后让杏杏通知了一下唐五,绣屏绣好了。

他的马,倒在身边,头微微仰起,仿佛最后的嘶鸣。

每一个山峰,都有烽烟,于是整个天空都被黑烟笼罩,烈阳若隐若现。本来在云层上方升腾的烽烟随风飘向远方的时候缓缓下坠,渐渐落到云层下方,城外,将军的领域外,一片黑暗。

这两天,花氏的意思是,唐三必须一直跪到认错为止,唐三坐也只敢小心翼翼的,睡更是不敢,她毕竟才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熬不住要打盹,外面却定时会有僕人进来看,见她打盹,便麵无表情的把她叫醒。

唐七进去等下人关了门,也没搭理跪在蒲团上的唐三,先是饶有兴致的一个个牌位看过来,遇到不认识的字,直接问唐三:“这个怎么读?”

唐七想了想,起身坐到门前,靠在门上道:“放心,他们打不开,睡吧。”

这边唐七对着将军掠阵图犯愁,这就是地球的战场吗?果然原始到……没有一点感觉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