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十岁

上一章:第24章公道 下一章:第26章唐七写诗

努力加载中...

“去嘛!天气多好!花儿都开了!我们去东湖踏青!”

京中贵女一个个都是人精,换了个话题继续。

唐靖宏嘻嘻一笑:“我不是男人,我黏着青叶,我是青虫!”

唐七一概摇头,乖乖的吃着东西。

“哦。”唐七点点头,跟着丫鬟走了。

从第一个话题开始,她就完全处于异次元状态。

“嗯……”翼王爷点点头,眼睛放在绣屏上不捨得移开,“这,真是那个唐家七小姐绣的?”

“啊对!”唐五道,“你看了那么多书,没事,难不倒你。”

“额。”唐五一言既出,没了办法,只好勉强同意,于是唐靖宏欢呼一声,黏在唐七身边,唐五又不爽了,“没事就黏着青叶,你是不是男人啊!”

朱麒玉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道:“虽然有时候摸不着头脑,但是还算轻鬆,至少不用担心暗箭。”

翼王爷生辰第二天,花氏忐忑不安中,终于收到了翼王府有关寿礼的回执,里面高度讚扬了花氏的良苦用心,并大肆称讚了一番唐三小姐的贤良淑德花容月貌,最后委婉的表示,世子年龄尚小,暂时不考虑婚事,妃子世子妃一概不考虑。

接着还有不久的将来即将出现的第二性徵等……

十二岁的男孩子身板也在飞涨,隐约有了未来修长的雏形,他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风筝,大叫:“青叶!出来,哥带你去放风筝!”

“对啊,好羡慕。”

唐七翻个身:“不去。”

这句话大大满足了唐五的虚荣心,他哈哈一笑:“你求我,我就带你出去玩。”

“付了不小的代价吧。”

“啊?”唐靖宏看向唐七,“姐姐,你不带我玩吗?”

门口候着两排小厮,衣着考究,见到唐五,一个进去通报,还有一个迎上来笑道:“见过唐五少爷,主子等你们很久了,这边请!”

于是话题又换了。

唐七宅在屋中,真心想回家。

估计还会一直异次元下去。

“能吃是福,你瞧,她怎么吃都不胖。”花映莘笑道。

真是个很美妙的日子。

“不,不是指这个。”翼王爷摇头,“你难道没发现,真正的宝贝,究竟是什么吗?”

“儿子觉得六箱书委屈了那绣屏,又欠了她一个人情。”

“听说那边的人準备了不少风筝,一会儿我们让他们比赛吧!”一个少女笑道,“对了,唐家妹妹,你是和你哥哥一起来的吗?可见他带了什么好玩的?”

丫鬟带着唐七一路走过长廊和小花园,终于在一个小亭子里看到了莺莺燕燕一大坨,那儿的少女们都十三四岁的样子,看到唐七纷纷交头接耳。

“比谁飞的高。”

坐在最中央的少女笑道:“你们别奇怪了,那是唐家的七小姐,你们这群做姐姐的可得照顾着点。”

“那是当然!”唐五笑,“要不是我,你们还来不了这。”

“就见过那么一会儿,你就看出来了?”翼王爷问道。

“父王指的是……唐七小姐?”

一会儿后,那少女又笑了:“唐七妹妹,你可真能吃。”

朱麒玉想了想,道:“儿子倒觉得,正是因为她没有受过世俗的约束,而且思想异于常人,才能有这般惊采绝艳的绣技。”

“哦。”

“唔……”唐靖宏低下头,“这两年只有七姐姐肯带我玩,要是你都不带我了,就没人理我了。”

“不带。”

翼王爷笑而不语,朱麒玉见状,也只好告退,关门前却听他父王叹道:“儿子,人这一生,何其短暂,奇人异事,又能得见几多呢?”

说罢走上前笑着牵住唐七的手:“你叫青叶是吧,我叫花映莘,论辈分还算你表姐,听说你生了病,好多年没出门,今儿个天气这么好,总算出来透个气了,你就跟我坐着吧,一会儿带你出去玩。”

“去!”

“话说我前阵子听到一个方子,可以去手上的茧子,我试了试,常拿针的地方果然细腻了不少,你们可以试试……”

唐七跟着丫鬟走了两步,回头看向唐五,表情诡异:“聊聊天?”

“青叶!在看书吗?”外面传来唐五的叫声。

朱麒玉犹豫了一下,点头:“儿子觉得,差不离,因为实在很明显。”

她晒不够太阳,她吃不饱,她饿┭┮﹏┭┮。

讨论声静了静,挑起话题的少女笑了笑:“那倒是,谁能比得过皇上赏的,岑姐姐见得多,自然不是我们这些没见识的可比的。”

过了许久,他忽然发现,父王的眼里竟然有水光。

翼王爷听了,不置可否,喃喃道:“六箱书,一副掠阵绣屏……儿子,你真是给了为父一个不小的惊喜啊!”

朱麒玉点头应是,关上门,仔细一想,却恍然发现,他忽然很想再见见唐七。

他觉得父王有点淡定过头了,反正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嘴巴都张大了。

此地自然很是清静,庭院前的的空地也足够宽广,唐靖宏一直跟在唐七后面,眼睛滴溜溜转,小声道:“这地方真好。”

天可怜见,她真正的宅了两年,一回都没出去过,这一次出来就跟放风一样,她都快以为自己是驻扎在一个装饰诡异的哨所里,而不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上。

“是的,父王。”

什么什么作坊出了个新花样,什么步摇珠子亮还是不亮好,什么珍珠明珠的……

唐七就这么被牵着坐在了花映莘的身边,懵懂的样子,应道:“风筝。”

“……这是有点吗?这是相当噁心好吧!”唐五受不了的大叫,指着唐靖宏,“我就受不了你那黏了吧唧的样儿!你姐都比你像个男人!”

“书?”翼王爷惊讶,“竟是拿书换的?”

唐五笑得灿烂,却见院子进来一个人,立刻沉下脸:“你怎么又来了!”

花氏摔信,在房中转了三圈,再次病倒。

这两年她过得相当苦逼,最惨的莫过于掉牙,拔掉牙齿后,每一次检查牙齿,她都不得不费劲的控制检查者的脑电波来产生类似于牙床上一个白点的错觉,然后在半夜或是上梁或是爬床来找回自己的牙齿藏着,等到该长好了,再塞回去。

“那就不用比了。”一个倨傲的声音传来,“前阵子皇上赏了世子爷一个御造的风筝,我见了,再没风筝比那个好看了。”

第二天,过了生辰的翼王爷在书房中,掀开了罩在屏风上的布。

唐七本来还想着,看了那么多书,人类的话题她就算接也能接上一点,此时她觉得,还是老实吃吧……

“还要看谁带的风筝漂亮!”

“不去。”唐七低下声音,“我不说第四遍。”

六箱书,上百本,够她过好久的了。

朱麒玉候在一旁,小心观察着他父王的表情,发现从看到屏风的那一瞬间起,他的父王就没变过表情,只是一直盯着屏风而已。

“嗯。”唐七沉吟了一会,“我看的那些书,有用的吧。”

“不去。”多说多错多做多错,唐七血的教训。

期间她还隐约了解到,人类女性在一定年龄每个月会有排卵现象,属于正常生理反应,意味着她还得每个月找几天天天放血。

“哎呀,真带了,那可好,他们好多人都带了,一会儿可以看比赛了。”

“嗯,不错。”翼王爷继续看着绣屏,半晌才叹道,“你说,一个才八岁的小女娃,怎么会有这样的心境和见识?这看着,已经远超为父了。”

“……”

“错不了,唐七小姐虽然名声……那个,但是短暂接触了一下,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那样的人,不会说谎,也不屑顶替。”

“还要看谁飞的久。”

“啊我都忘了。”唐五叫了一声,“青叶,你先过去,和那些小姐们坐一会儿,聊聊天……或者不说话也行,等会大家出去了,我来找你。”

春暖花开时节,东湖边游人如织,画舫连绵,乐声缭绕,笑声不绝。

唐五当然不会带着妹妹跟普通老百姓一样随便找一块草坪撒欢的跑,而是带着弟弟妹妹坐着马车,一路穿过人最多的地方,穿过树林,又进了山,一番盘绕,进了一个山谷,谷中三面环山,一面临湖,还有精緻的庭院掩映在树林假山中,真是应了一个词,别有洞天。

她说的是事实,本来唐五也不打算隐瞒,但是唐七说出来,却让他感觉自己的得瑟很二,只好支吾的:“嗯,啊,那个,别人的。”

“真的不说话也行的。”唐五流着汗强调。

“不用找了,今天她出门。”

最终围棋还是没下成,唐五气呼呼的带着唐七回家了。

而唐七,开始了每日一书的生活。

唐五手一抖,风筝险些落地。

“不过没关係,不就是个聚会的地方嘛,来吧,先进去吃点东西。”

唐七这话可听了不少了,但是就像人生长发育需要营养一样,她的身体材料虽然是成长性材料,但是塑造,修剪,成型都是需要能量的。

唐七表情却出乎意料的镇定,过了一会才皱眉疑惑道:“你好像有点,噁心?”

“还好,六箱书而已。”

花映莘一边和那些小姐们说笑,一边往唐七手里塞点心,偶尔问两句:“饿不饿?”“冷不冷。”

“父王喜欢就好,儿子看了以后,也差点想私吞呢!”朱麒玉喜道。

“出来晒晒太阳嘛!这两天姐姐的婚事烦得紧,爹娘才没空管我,下次,想出去都没人带你出去啦!”

晒晒太阳这几个字倒是真的打动了唐七,她想了想,起身:“那走吧。”

“你觉得跟这样的人相处怎么样?”

刚进去,又有两个俏丽的小丫鬟走过来:“这位小姐请这边走。”

“别人的地方?”唐七冷不丁问。

东湖边上东湖山,东湖山上东湖仙,东湖水上撷青莲,东湖青莲眯姻缘。

很快,两年过去了,唐七十岁。

唐靖宏想也不想,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唐五:“求求哥哥!带我出去玩吧!”

魁伟的男人接着摸鬍子的动作抹了把脸,斜眼看儿子恭敬的低头站着,心里暗暗鬆了口气,然后道:“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灰暗的未来。

岑小姐矜持的笑,没把话题进行下去。

唐靖宏无辜道:“我来找姐姐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