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遇刺

上一章:第26章唐七写诗 下一章:第28章惊变

努力加载中...

“弓在我手上!”

唐七想了想,还是好心提醒道:“保护你的人,被杀了。”

朱麒玉笑笑:“随你怎么说。”表情还是挺惆怅。

“那又如何,我们还是需要解释。”

可是,就是有人要站出来:“等等,大表哥的诗还没被品评呢。”

大皇子幸灾乐祸:“也不见得你有多喜欢这种活动。”

唐七倒是觉得很轻鬆,浑不在意的管自己在棚子里吃吃喝喝,自然有人觉得她这样很可怜,但是看大皇子玩的很尽兴,当然不会说什么了。

“投壶,接对子。”

“哦?!该怎么做?”

“你烦不烦?杀手会蒙面,高手不会吗?你一问三不知,谁会以为是我动的手?”

“吾等不知前辈在此,多有冒犯,只是此事涉及甚是凶险,望前辈不要妄加干涉,以免深陷泥潭!”带头的杀手抱拳道。

她解开一层层的夹衣,一直到里衣,然后,一把小金弓露了出来。

“正常人类十岁不可能有这样的武力值吧。”

唐七耸肩:“本来不关我的事,只是……杀你护卫的人,好像追上来了。”

“我弄好了。”唐七捡起小金弓背上,然后穿上一层层衣服,往外走去。

“╮(╯▽╰)╭,真搞不懂你们。”唐七回头道,“别出来。”

唐七不耐烦:“你几岁?”

当然只有同样姓朱的翼王府小世子朱麒玉了。

唐靖宏一直在旁边装成透明人,这时忽然问:“你喜欢朱麒玉吗?”

“我应该对他产生特定心理活动吗?”

“外面。”

成功噎走三人,众人都明白唐七和大皇子的诗被调换了,一面古怪的觉得大皇子很倒霉,一面又庆幸这么一弄不用唐七来评诗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唐七当然听到了,她还没走,闻言回答道:“我以为我已经评价了。”

唐靖宏往外,看到了一地的尸体,呆愣了半晌,低声道:“这该怎么解释?就算我说箭是我射的,这些……”

外面空无一人。

“……”

悄无声息间,似乎死神正在靠近。

相比唐靖宏原本的暗卫,还不够追杀者喝一壶的。

“怎么可能?!”唐靖宏强自镇定,“五哥还在外面!”

“嗯哼哼确实没我的事……”朱麒玉悠悠的走开了,笑眯眯的看着远处,“哎呀,接着是什么游戏啊?”

唐七看看唐五,又看看唐靖宏,没得到任何暗示……她也没指望在这些问题上得到任何暗示,于是只好自力更生,酝酿了一下回答道:“你要想,也可以。”

“记得这弓哪里来的吗?”唐七低声说着,隔着纸窗,往外刷的射了一箭,外面隐隐有闷响传来。

“不喜欢吗?”

她上下看了看唐靖宏,皱眉:“有刀?不早说。”

也就是说,现在唐家的车队里,有一个车夫,一个么子,一个傻庶女,还有两个骑马的护卫。

唐七耸肩:“你不会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的,你只要知道我知道就行了。”

唐七往外指了指:“哦,刚才那个大皇子派人来找,他已经狂奔而去了。”

唐五踌躇了一会儿道:“那是朱麒玉让我送你的。”

唐靖宏刚想抬头,被唐七一脚踩住背压在地上,他惊恐和愤怒皆有,咬牙道:“两年前……”

却都想着比天高。

“为什么?”

“走吧。”

“嗯……你干嘛告诉我?”

唐五愣了愣:“那该告诉谁?”

“嗯。”

“当时跟我一起的那群人。”

“马车下面。”她歪歪头。

唐靖宏沉默了一会,忽然道:“唐靖风不会相信的。”

唐靖宏咬牙,正要站起,忽的对上唐七的眼睛,一样的古井无波,但是却平白的显得极为深沉,他不甘的想要继续对视下去,却最终忍不住低下了头。

唐靖宏终于跟上外星人的思维了:“就像那些杀手一样,以为有高人出现?”

唐七双手平放在身边,从打开的门走了出去,站在外面,身板笔直。

“……”唐靖宏没听懂,但隐约明白了,他没继续话题,看着窗外。

唐靖宏突然僵硬了,缓缓回头,眼神僵直:“你,说什么?”

“……”

他们当然会以为马车里有个高人。

“你喜欢吗?你别不高兴啊,我觉得真的带给你可能不大好,就借这个机会给放出去了,其实那是他的。”

“……?”

“……”唐五深呼吸了一下,勉强笑道,“嗯,呵呵,我,我出去骑马。”

大皇子果断转身走了,他觉得跟个举世闻名的傻子如此较真的聊天本身就是失策,大大的失策。

“所以才奇怪啊!”唐靖宏大叫。

“最后一次,离开,现在。”唐七道,“带上这些尸体。”

唐靖宏看向唐七,唐七看向唐靖宏,相望见,外面几声闷闷的惨叫,措手不及的护卫和车夫都被击杀,马车停了下来。

唐七耸肩:“这得问你们。”

唐七知道这回是装不来了,她可不能这时候死在这,弥补的办法有很多,但绝对不是失去身体后能做到的。

“都,都有!”

“……”没有一头雾水但是束手无策的唐靖宏。

“哎……”朱麒玉很惆怅的叹口气。

“没你的事。”大皇子表情阴郁。

唐七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飞她当然会,要么藉助工具,要么藉助自身进化,后者现在的人类除非被集体辐射个遍彻底变异,否则万年内是不可能的了,但藉助工具……飞行器是天蝎的智慧,给了人类也不会成为人类的智慧,他们当然得自己努力。

门忽然被打开,一个黑影蹿进来,还有一道雪白的光芒亮起,还趴在地上的唐靖宏直面那扬起的一刀,还没来得及尖叫,一道更快的身影出现,只听到一声令人牙酸的卡擦声,进来的杀手倒在地上,头以诡异的角度歪斜着。

这回轮到唐七愣了:“喜欢?”

“……额呵呵。”

“你。”她指了指右边的一棵树上。

“你。”又指指路边一块不大的石头后。

唐七下意识的就翻白眼了:“我们只要说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能想象到什么?”

“十岁,所以才奇怪!”

“怎么办?”唐靖宏努力压住颤抖,忽然又反应过来,狐疑道,“你怎么知道?!”

唐七往另一边又射了一箭,箭穿窗而出,外面没有声响,她的表情也没变,头一偏躲过两支箭,声音平淡:“其实这弓在你手上吧。”

“叱!”又一支箭直接从窗户射了进来,唐七头一歪躲过,然后叹口气,甩开唐靖宏,解开腰带,“你等会。”

唐靖宏却走上前,眼睛紧紧的盯着唐七,轻声问:“你知道的吧。”

“你。”树下一堆草丛。

“知道什么?”唐七忽然开始解腰带,“知道你有暗卫,还是知道他们死了,还是知道杀人犯正在追上来?”

傍晚,众人结束了活动,纷纷回去,唐七坐在马车里发呆,旁边的唐五忽然道:“我拿的那个风筝好看不?”

没人敢看大皇子,于是所有人都远远望向唐七。

“哦。”

唐靖宏并没有被绕晕:“你到底……”

“你们能离开么?”

“你们不出来,我只能一个个来找。”想想自己似乎有些欺负人,便又道,“抱歉,我不能死。”

“因为对风筝归属问题产生争执的是她们,不是我。”

“……呵呵。”

唐七点点头,转身走了。

唐五瞪了唐七一眼,跟在后面走了。

“我几岁?”

朱麒玉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笑道:“字还行嘛。”

“十岁。”

他忽然起身,抽出腿上绑着的匕首,大吼一声就要往外冲,却撞上刚要进门的唐七。

唐七耸肩:“不需要了,没别人看到。”

大皇子几乎是以含着一口热血的姿态回到座位,然后把写着唐七的诗的纸放到一边。

“哦!”唐七忽然悟了,“你们以为有高手?”

唐七全屏嘲讽了……满场掉血……

“这不对。”他低声喃喃,听到外面传来熟悉而奇怪的卡擦声,旁边还躺着那死相诡异的尸首,“这不对……”他也不知道哪里不对,真正属于他的阴郁的眼神中满是玉石俱焚一般疯狂的光芒,“这不应该的!”

一阵沉默后,唐七指的地方,黑衣人一个个走了出来,皆矇着面,中等身材,眼神惊疑不定,望着唐七身后。

果然,接下来的活动,唐七全都被以各种理由排拒在外了。

如此劲爆!

唐七射完了四支箭,放下弓,慢慢挪到了马车门边,两手空空:“你相信就行。”

“外面……”

唐靖宏忽然伸手抓住了唐七,低声道:“我不知道娘为什么坚持把我塞在你身边,但我知道肯定有理由,如果,如果你活下来了,告诉娘……”

唐七跟惊醒了一般,点点头:“哦,好看。”够闪亮。

唐七点头:“知道。”顿了顿,“我不告诉你们。”

在场谁能叫大皇子表哥?

蹭!一支箭忽然扎进后车厢,位置精準,刚好朝着唐靖宏,只是唐家的马车出乎意料的坚固,才挡住了这足以穿透木板的一击。

两人牛头不对马嘴对话了一会儿,朱麒玉收起了唐七的墨宝,望望天:“大表哥怎么有兴趣来参加这些事情,皇伯伯没说什么吗?”

她又躲过两支箭,把唐靖宏的头按在地上,另一只手从鞋子里抽出四支朴素的箭,脸微微侧着,眼神瞟向窗外,手中张弓,搭箭。

众人默了,谁敢直接当着唐家人的面,说不行啊唐七是个傻子啊说不定品评出笑话来了。

小姑娘站在马车上望着大路看了一会,唐五和大皇子已经走得很远,看来他一直没回头望过。

“那那个高人呢?他们问我们高人呢?”

唐靖宏果断转身走了,他觉得自己跟唐七相处了那么久还很傻很天真的追问本身就是失策,大大的失策。

当然,只是表面看来。

“哎,不过还是有点失望啊,和她的绣技不能比啊。”

“……”一头雾水的唐七。

大皇子不管是什么态度,反正他问出来了,虽然问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傻,但是看唐七表情没什么变化的样子,又很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