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回京

上一章:第28章惊变 下一章:第30章前因

努力加载中...

她不知疲倦,也不怕黑暗,但是却不知道,在没人类在场的情况下,她是应该继续走,还是老老实实的以正常作息方式找地方睡个觉……

有人类时,三餐定时,不想拉撒还得憋出点东西,不想睡觉还得在床上瞪床顶,那时候无比渴望自由的生活,可现在自由来了,她又无所适从了。

但她听到了上马车那一刻,花氏的话,和唐四青琪的话。

“……等等哦,就一会会哦!”慧恆迈着小短腿啪啪的往回跑,一会儿后拿出一个竹筒,竹筒有盖子,上面挂了根布绳,递给唐七,“里面有寺里的花茶,师兄带我去京城化斋过,好远好远,走了好久,很累的,你路上喝……馒头够不够啊,你等下,我还藏了一个。”说罢,在胸口棉衣中掏啊掏,掏出一个布包,里面是个馒头。

小和尚给唐七搬了张椅子,自己坐在床边道:“贫僧法号悟行。”

“说。”

慧能诶了一声,跑了出去。

唐七当然是不会明白的,她穿着小和尚找来的迷你和尚的衣服,头上戴着为光头防寒的棉帽子,遮住所有的头髮,站在住持身后的和尚堆中,看着眼前一片混乱。

这就是天蝎星人虽然以强势和**的姿态让联盟内众多文明不满,却依然活得嚣张而生机勃勃的原因之一。

“嗯,去看看。”

她走了一下午,好像也没例行拉撒……

住持当然不会干扰朝廷公务,但他也明白这种站错队家庭的无辜和即将到来的悲惨,便带着众和尚在后面喃喃的诵经。

悟行愣住,噤声。

“她们,会去哪?”唐七接着问,“还有另外的人呢?”

“小施主,你这是要去大理寺吗?”悟行正好上前挡在门前,“你一个小女娃,去那儿有何用,听贫僧一句,唐家的事已经无法輓回,你若执意,你家人的保护不就付之东流了……”

“你要去哪?”悟行站起来,这时门刚好打开,慧恆拿着两个热气腾腾的白麵馒头走进来,见唐七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愣了,“施主姐姐这是要走吗?”

到底怎么了?

不管我需不需要,你做出了保护姿态,我就当你保护了我。

花氏搀着老太太笑而不语,上了马车。

“唔嗯。”慧恆双手递上馒头,“那边有茶水。”

“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了,你也不懂。”

唐七问慧恆:“馒头给我的?”

唐家女眷就这么浩浩蕩蕩的被带走了。

“死?”

悟行又噶的噤声了,半晌无奈道:“你是一定要去吗?”

她心里的路线非常清晰,先去唐府,她得用精神力再次确认一下任务物品的坐标信息,这对一个非精神力专修而且没有工具的苦逼战士来说是个大工程。

软糯的声音,没什么特别语气,让小和尚觉得她这么无助。

带头的立马喊:“谁?!搜出来!”说罢恶狠狠的盯着和尚群,“胆敢私藏,国法处置!”

悟行想了想:“史书上讲的,这样的官员轻的顶多罢免,除非涉入甚深,那就是流放甚至……满门阿弥陀佛了。”

“你是说唐老爷他们?”悟行想了想,摇头,“这样,应该是去大理寺吧,但到底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唐家其实是没犯什么罪的,关键是……哎……”

接着,去大理寺看看,虽然职责在身,按固定她除非自保时能超出一点,在对别人的问题上必须符合这个世界的常态,但她总觉得,不看看,就很难心安。

月亮的银光洒了一地,衬得她本就白皙而材质特殊的皮肤更加晶莹,就好像在散髮着淡淡的光,旁边夜风呼呼的吹,树声哗哗,叶子欢叫,唐七走着,连呼吸声都轻的仿佛没有。

唐七也双手合十了,她看着老太太还有花氏带着姨娘们和小姐们在官兵的押送下上了马车,官兵数了数人数,神色一凛,大声道:“少两个人!”

纵然即使她们什么都不说,她也不会有危险,但是既然她们说了,那便是一个在危急时刻伸出援手的人。

悟行低头阿弥陀佛了几下,小声道:“满门,抄斩。”

“小施主,你认得路吗?要不要过一晚再走,夜间寒凉,山林危险……”

地球人如此言辞闪烁,让唐七深痛恶觉,可又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起身道:“知道了,谢。”

“哎,这时候,我们谁都出不去,否则还可以陪着你。”

悟行很不好意思:“瞧瞧,我还没师弟细心。”

……算了,已经破戒了,再假装睡觉就有点略二了,还是继续走吧,别折腾自己连带浪费时间了。

“阿弥陀佛。”

这样的人,就叫战友。

“你若担心以后生活,贫僧可以给你找一个山下的人家寄住,寺院里有些缝补的活我们做不来,你若练练,可以赚点零碎钱贴补……”悟行还在那儿哔哔。

跟来时一样,只不过来的时候簇拥她们的是奴僕,而回去时,则是官兵。

“这样啊……”唐七低下头。

唐四青琪啪的打了她一下,语气颇重:“你也傻了不成,她早上确来送我们了,但分明就没上马车。”声音颇大。

决定了以后,一个丝毫没有夜视问题的十岁青衣小娃,连点火光都没有,沿着官路向京城不紧不慢的走去。

唐七步伐加快,把悟行的哔哔甩在了身后。

“等等。”是慧恆的小声调,“施主姐姐你是要出远门?”

唐七就这么出去了。

唐七当然不是不伤心,或者她并非伤心,只是很不舒服。

唐七站在朴素的房间中,小小的身影素色的衣袍衬得面白而瘦弱,宛如一棵豆芽菜,挺直的脊梁却显得那么坚韧。

丫头婆子和护院们也都被赶出了寺庙集体带回去处理,杏杏也在其中,她身段已经明显,寺庙藏不住,也瞒不过官兵的眼睛,一时间哭声震天,虽然越行越远,却因为寺庙的寂静而更显凄凉。

和尚们立刻开始各种阿弥陀佛。

即使她们完全不够战友的标準,可天蝎星人就这样,即使是物资紧缺的时候送来一米米能量的人,都是值得他们尊重和报答的。

不是专业的地勤就是苦逼啊,她是睡还是不睡呢?

唐七不再回话,转身走了。

“谢谢。”唐七接过馒头,握在手里。

显然官兵来唐府逮人是事先经过预谋和清道的,唐七根据来时的路往回走,路上遇到很多骑马路过的官兵,不知道是巡逻还是抓人,看到她一个小和尚打扮的人,还是往京城走的,便都只瞟一眼就不管了。

“别吵,我想想。”

悟行又噶的噤声了……

此话在情在理,官兵虽然保险起见又搜了一遍,甚至还派人上了山看,显然没看出什么了,便悻悻作罢,嘴里还威胁:“要是府中没人,要你好看!”

“他们会怎么样?”

……还好没有长髮披散。

她知道两个和尚看着在做事,其实在偷偷观察她,便不再任由脑子一团浆糊,问道:“她们会去哪?”

她旁边是一个跟她差不多高的迷你和尚,见唐七呆呆的样子,就手肘推推她,然后强调的伸了伸自己合十的双手,看着唐七。

这时唐六青菲忽然小声问了:“七妹妹不是来了吗?”她有些不甘,“她怎么就跑了。”

唐七朝门口的悟行和慧恆鞠了个躬:“我走了,谢谢。”

“满门什么?”原谅没有隐喻细胞的外星人。

本来因为青菲断断续续的轻语而心有怀疑的官兵听了青琪的话后,便不再多问。

“你还小,那些大人弯弯绕绕的事情不明白,以后就会懂了。”悟行道。

唐七忍住白眼:“你不告诉我?”

“……”悟行没办法,组织了一下言辞,“其实,看就知道,唐家在夺嫡之时支持了太子,但是即位的却是大皇子,多的……贫僧就不多说了。”

唐七不客气的拿过馒头和竹筒,又鞠躬:“谢谢。”

花氏忽然道:“少的那个是季姨娘和七小姐,季姨娘重病,七小姐是个傻儿,怎么会带出来玷污佛门圣地,我们把她们都留在府中了。”

“哦。”

唐七纠结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就是去京城。”不算远门吧,星图上看那都不到一纳米的距离。

等到了府中,搜不到人,那又如何。

“不用,拖累。”

悟行却以为唐七是伤心了,连忙安慰道:“小施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若伤心绝望,护着你的家人也不会安心的,而且那是最坏情况,其实这种情况并不多,唐家乃书香名门,为了天下士子间的名声想,新帝也不会如此做的。”

住持叹口气,和和尚们各自散开了,唐七左边小和尚,右边小小和尚,回了他们的房间。

沙场征战的人,看得最淡的就是死亡,背靠背战斗的战友可能会为了给自己多一分生存的希望而坚持到最后一秒,然后死在胜利的那一刻,相比之下,唐府这样冷淡而没什么战友情的地方和里面的人,并没让唐七有多大的悸动。

唐七点点头,她不是听不懂,再说还有唐靖宏三番两次科普做基础,但是唐靖宏并没详细说过站错队会什么下场。

唐七迈着小短腿匀速走着,一直到天黑,都还没看到京城的城门。

毕竟来之前有过打听,唐家老七确实是个傻儿。

小和尚叹口气,对小小和尚道:“慧恆,去给小施主拿点吃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