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前因

上一章:第29章回京 下一章:第31章自首

努力加载中...

等等,流放……唐七转了转眼珠子。

但背后,那么多倒霉蛋的血,足够汇成一条河了。

李氏又勉力转头望向唐四青琪:“还要多谢四小姐,四小姐大仁大义……”

只要不过分,稍稍自由一点,那也是可以的吧!

“夫人,我……”李氏泪盈盈的,“您那么维护青叶,奴婢真的无以为报,奴婢这破败身子,现在跪下都不行,奴婢……”

想了想,她蹲下把佛珠放在了碗边,又看了看李氏,转身要往外走。

总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吧,天蝎星人不是没原则的种族,唐七思考着,往男牢走去。

唐大老爷一直没有明确参与过夺嫡之争,他也摸不清楚新帝和新太后到底对他是怎么个态度,为了保护儿子,皇后和皇上从未和唐八有任何联繫,所以就连季氏都不知道到底新帝对此事知道多少。

任务物品的坐标移动了,这一次,竟然出现在很远以外。

她虽然一般都是过很久才检查一次,但是两年多来即使有点变化,也不会超出唐府的範围,而第一次是在唐府书房中,接着在唐府各处以及外面不远处有偶尔出现,这一般都被唐七当做是正常干扰。

唐七自然对这些看都不看一眼,径自隐身走向唐家的大书房,那儿书桌什么的都还在,她有些放心,但却总感觉不对,便继续隐着身,调动全身精神力,激活了隐藏在身体内的感应器。

行刺失败后不久,皇帝驾崩,大皇子一个饿虎扑食,抢到了帝位。

就其前因后果来看,这一切都没唐七的事,他们该的,这就是命。

循着坐标一路寻找,竟然到了刑部大牢外,路上听到人们隐约的谈论,唐家犯得是勾结太子余党的罪名,连过审都只需要露那么一面,唐大老爷带头画了押,就连一直中立的唐二老爷也牵连其中,一家子人,壮丁充军,女的发卖成官妓,老的则流放做苦力。

唐七当机立断,前往坐标点。

“明白了。”众人纷纷小声答道,想想即将面临的命运,不禁个个悲从中来,泪流不止。

新帝即位后,唐大老爷虽然直觉自己仕途无望,也準备告老,谁知突然受到重用,推辞不得,便侥倖以为皇帝打算既往不咎,却不想,这是人家準备好一张网,想把他们全家都打进去。

但隐藏起来,要让上头知道她在这个文明中带着个罪犯的名头“逍遥法外”,会不会依照联盟法把她流放出去?

唐家嫡子和唐八不知去向,唐二跪在另一边一边,唐五则垂头听着唐大老爷说话。唐二老爷和他的长子则关在另一处。

集权统治就这点好,某些事情办事效率超高,昨天一家被抓,今天就已经有人来抄家了。

随着精神力飞速的流失,唐七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送吃的?她们有。

而唐大老爷虽然知道此事,却也知道万不可说,便一直当季氏是外室在外养着真龙种,期间受着皇家暗卫各种保护。

唐七站在监狱外,有点束手无策。

而唐家,就是那个被斩草除根的倒霉蛋之一。

首先,地球人的最高权力归属出现了问题,第一顺位继承人和第二顺位继承人发生分歧,期间两位继承人都有支持者,支持者乃政府各个职位的工作者。

唐七沉默的看着,她确实有考虑过,乾脆现个身让李氏知道她平安,那便可以了,但是她也知道,一个正常的十岁人类小女孩是不可能潜进这儿的,就算进的来,也不一定出的去。

唐七显出身形,躲在黑暗中,默默的看着牢内情形。

后面的一切,差不多也知道了。

刺杀唐八失败,皇帝便暴毙了,大皇子便即位了,这其中微妙的联繫若有似无,但至少表面上,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病太子销声匿迹,皇后被废,贵妃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后宫太后。

“来,喝口水先,我知道你担心青叶,但她虽然不怎么机灵,但是沉稳隐忍,是个大智若愚的,能逃此大难,就代表是个有福气的人,你当高兴才是。”

可事有突然,正值壮年的先帝突然重病,本就心存怀疑的贵妃乾脆让大皇子把唐八干掉,以绝后患,却因为“神秘高手”而失败。

谁知季氏养孩子养出了感情,唐八长大后,几次遇险让她意识到皇家暗卫也有靠不住的时候,她一个罪臣之女,孤身一人,能够投靠寻求庇护的,自然只有唐家,便软硬兼施的进了府,期间得知了唐七手刃野猪的消息,便死马当活马医,硬是把唐八给塞到了唐七窝里,连带着暗卫保护,竟然真的安稳了两年。

“无论为主还是为奴,都别忘了唐家人的风骨。”老太太看了看青菲,“昨天青琪的表现就很好,我不管你们平时如何相互看不惯,现在大难临头,各自飞必死,齐心协力方为生存之道,人生多艰,找对做人的方法,便是死也值了,明白了吗?”

心痒痒的唐七马不停蹄的赶到男牢那个坐标处,不出意料的发现唐家男丁差不多都在这儿,而她最后一丝丝精神力正指向唐五。

李氏强撑起身子,小心翼翼接过花氏手里的碗,所有人都没说话,只有李氏小声喝水的声音。

联盟内的流放,好歹也是流放到一个登记在案的罪犯星球。

要知道,时空风暴中丢失的东西,其残留信息要么一直不动,要么,就是锁定在某个生物的身上。

这越想越觉得女儿在外面一天都活不下去,哭的差点背过气去。

“靖风,父亲这一次也是逼不得已,连累的全家,你怨我可以,但唐家的香火,不能断!”唐大老爷气息奄奄,声音却斩钉截铁。

唐七又一次对自己的不专业感到愧疚,她也是罪犯家庭的一员,可她绝对不能出事,那按规矩,她是该自首,还是该隐藏起来?

唐五死命忍着眼泪,却没成功:“爹,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当初什么都没说,弄得我们全家……”

她有预感,短时间内,这个地方是不会再来了。

从今以后,唐姓犹在,京城唐家,却倒了。

再看了一眼这清静朴素的小院,她翻墻离开了唐府。

唐七等几个女狱卒在门外放了简陋的午饭离开后,在外头默默的看了许久,她也不知道自己来这儿干嘛,或许是好奇人类的牢狱生涯,亦或是担心着几个女人,可是她到了这,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全怪爹,此事你们听过便是,绝不可外传,当初季姨娘怀孕,身体不好,爹便让她偷偷住进了他们季家空置的老宅中,便是在皇城不远处。谁知唐八临盆以后有一天,季氏告诉我,儿子被人换了。”唐大老爷说着,长长叹气,“这都是命,方家势大,皇后式微,贵妃心黑手狠,她自知幼子难保,产前边谋划着换种,皇上竟然也默许了,恰巧季氏就挺着大肚子住到了皇城脚下……”

拉撒?更没问题。

清晨的唐家一片热闹的景象。

那真的只是一串特别普通的佛珠,木头也没有香气,地摊货。

睡觉用的?她们也能睡。

季氏生的孩子顶着太子的名头,本身不该是病怏怏的,果然调换过去后,即使皇后百般保护,依然中了招,成了个出不了门的病太子。

但刚走没两步,她又犹豫了一下,反身走向唐府伸出的偏院,正有几队人往那儿走去,她加快速度赶在他们前面,到达了自己住了两年多的偏院。

“行了,现在大家都是犯人,哪来什么奴婢不奴婢的。”花氏依然握着碗,“青叶这孩子我说实话是不喜的,但毕竟也流着唐家的血。”

这么一想通,唐七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新天地,顿时神清气爽。

监狱里环境还不错,比起唐七曾经蹲过的虫族监狱好的太多了,她进的是女牢,一路走一路找,在最角落一处发现了被关在一起的唐家女眷。

再怎么流放,也不会比这儿更偏远落后了吧……

接着,统治者死了,第二顺位继承人发动政变,第一继承人去向不明,第二顺位继承人成为新的统治者,为了名正言顺,开始对第一继承人的拥护者开始斩草除根。

那还怕个毛啊!

唐七回头,看到李氏不知怎么的醒了过来,正直勾勾的往外看。

里面自然是一个人都没有,她走到自己房间看看,虽然还没被洗劫,但是那空旷感跟洗劫过没差别,她又走到李氏的房间中,眼睛一瞟,果然李氏常带的佛珠就挂在洗漱架上。

自首的话,很麻烦啊,会有很多行动不方便。

半晌,她睁开眼,不顾身边来来去去搬东西的人,凝重的望着本该出现东西的地方。

唐七远远的在小巷尽头看着,门后轿子马车一堆,几个指挥模样的人站在那儿,官兵和壮丁们进进出出的把一个个箱笼抬出来,还有人拿着账册清点着。

过了一会,老太太低声道:“我知你们心里不甘,但既做了唐家人,这便是命,以后既然要分开,我这个做长辈的其他不说,便只有一句要交代。”

她有些焦躁,她想确定任务物品是否还在原地,但是她……

她蹲在墻角,捂着头,尝试用两年来大致摸索到的地球人的思维来再次理清其中的事情。

唐七为自己的恍然大幅沾沾自喜,为了节省那点儿可怜的精神力,便围着刑部监狱转了一会儿,找了个没人驻守的空墻翻了进去,隐身跟着几个送午饭的下人,径直进了监狱。

突然听到花氏说话:“你醒了?好些了吗?”

对于现在宫中那对母子来说,这是一个HE。

那个微弱的信号徘徊在男牢里某一处,勾得她心痒痒。

唐青琪勉强的笑笑:“没事。”她两只眼睛都哭肿了。

唐老太太,花氏连带三个姨娘一级唐四还有唐六,另外唐家二房的正室,姨娘加一个小姐,十个女人挤作一堆坐着,其中李氏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花氏捧着碗水坐在旁边,吴姨娘和丁姨娘各自抱着自己的女儿坐在角落里,老太太盘腿坐在花氏旁边,她们都披头散髮,容颜憔悴,抽泣者有,闭目淡然者也有。

如果说来女牢是为了看看李氏几个,那么去男牢,就是为了信号坐标了。

地球甚至还没入盟呢!

算了,只要不被发现,一切就任务至上。

她隐去了身形。

唐七拿上了佛珠,套在手腕上,有点略大,便收在了胸前的暗袋中。

而她刚才就已经确定,这事她无法插手。

可现在她不觉得了。

这么一想,日子不坏啊,似乎都不需要她的帮助,那还是走吧。

事情到了抄家的份上,唐家基本就已经没有翻身的可能了,官兵们手脚自然不乾净,你捞一点我捞一点,一会会功夫胸前和袖子里就鼓鼓囊囊的,管事的也当没看见,他们自己拿得更多。

唐家陡逢巨变,东西立马千米开外了,那只有一种可能了,任务物品即将出现在某个人身上。

李氏尤其伤心,一边哭一边呢喃:“青叶只有十岁啊,一个人在外面,什么都不懂,呜呜,也不知道有没有饿着,千万别冻着了,呜呜……她吹冷风都不知道加衣服,以后可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