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途中

上一章:第31章自首 下一章:第33章么子

努力加载中...

“不滚不滚。”唐五摇头,“你愿不愿意,扮成男孩子?”

“?”

“怎么可能不累,去吧,我和娘亲说了,她们都同意。”

唐七摇头,这两天她晒到的阳光完全不需要食物补充:“不饿。”

唐七让开身:“那你去吧。”

“嗯。”唐七不置可否。

隐隐的抽泣和抱怨接连不断的传来,向来精于搭理的贵妇们如今蓬头垢面,哪有半分当年的光彩,曾经希望丈夫和儿子扶持一把的她们现在都陷入了纠结,如果让丈夫和儿子看到她们此时的形象,那真不如死了算了。

“滚。”

才第一天晚上,队伍中的女眷们就已经快撑不住了。

于是当老太太谈妥了事情回来第二天,老老少少便被拷上了手铐脚铐,连成一串带了出去。

唐七直接把衣服扔她身上,又握了握她的手,温热温热的。

她们拿簪子火上烤一烤,小心的挑着,嘴里发出吸气声,眼里掉着泪。

唐七自己都拒绝烦了,拒绝一次出那么多事,再多拒绝一次不知道还会出什么状况,她想了想道:“我不用坐,给我盔甲,我跟着。”

李氏咳嗽了几下,推回来:“青叶,娘知道你心疼我,你还小,不能冻着。”

丁姨娘和吴姨娘各自庆幸女儿没有跟来受罪,但想到早上的生离死别还是眼眶通红心如刀绞,李氏安慰着花氏:“亏得三小姐嫁出去,有夫家护着才没受牵连,夫人是有福气的人,别再伤心伤身了。”

唐七本就毫无所觉,可是当李氏忽然倒下的那一刻,她一边扶着,一边听李氏嘴里喃喃:“我们怎么就这么命苦……”时,本来看似不相干的事,竟然让她灵光一现的联繫起来了。

“呜呜呜,怎么会呢……”

“……”唐五溜溜的滚了。

“你怎么在这?!你,你不是……”唐五扑上来,抓着她的肩膀咆哮。

“我没受苦。”

女眷还待再接过李氏,都被唐七闪过,十岁女童抱着一个大人走着,这本身就是个极为怪异的场面,让精疲力竭的女眷增了许多笑料,开始很多人还跟观景一样指指点点,很多前面护粮队的看守和官兵都故意拖拉下来看热闹,到了中午,休息后,没人有了玩笑的力气,各自步履蹒跚的行走时,再看抱着李氏的唐七,眼光已大不相同。

是个运粮队。

第二天,几个姨娘发现队伍中少了唐青宣,一阵惊慌,花氏轻声解释了,才放下心来,李氏脸色极为难看,但又不好意思书让唐七去坐粮车而让唐五或者唐青宣跟着,两个一个大房嫡子,一个二房嫡女,就算不复当年,可心中阶级还在,只能阴着脸,精疲力竭外加心事重重下,越发疲累,到了中午,竟然嘴角燎泡,脸色青白。

“那你为什么不坐上粮车?五少爷是男孩子,他都说了,夫人也同意了,你还那么小,这都两天了……娘都快受不住了,你,你怎么会……”

“七妹妹,这是白馒头,吃!比那个乾饼好得多!”唐五塞过来,“你不是经常饿吗?”

“不是盔甲,我们哪能穿盔甲,是竹甲啦。”唐五失笑,“你别这样了,刘大哥说你们能一起坐,没事的。”

初春,天尚冷,唐家人都被剥下了厚实的华衣,穿着犯人的棉袍,在刺骨的风中,自然是抵御不了什么的,没一会,唐七就感觉到身边的李氏在瑟瑟发抖。

唐七坐在远离火堆的地方,隐在黑暗处,看李氏和几个姨娘相互帮忙挑着水泡。

“你不用么?”唐五瞄向唐七的脚。

“放下她走不动。”唐七躲开几个女眷伸过来的手,“这人事多,烦!”

又一天过去了,李氏几乎是直接昏死在地上,老太太走路的时候摇摇欲坠,此时更是倒在地上,花氏和几个姨娘根本无法相互扶持,小姑娘唐青宣也一声不响。

“我,要,走。”唐七盯着唐五,“给我竹甲。”

“你再闹腾,就别走了。”唐七甩开李氏,不耐烦的往前走去。

唐七捏死怀里这货的心都有了。

她当然摇头:“我不累,我不要去。”

监狱后勤当然不会有那么好特地订制衣服,大的小的一个尺寸,穿在唐七身上及膝,在李氏身上也偏大。

“不累。”唐七斜眼瞟了他一眼,“滚?”

唐五犟起来:“听我的,去!”

竟然还有几家子同行。

休息了许久,队伍还不见出发,众人正疑惑间,却看到远处隐隐有一个队伍走来,走到近处,是一个长长的车队,领头的是一队骑兵,后面近百个步兵,围着十辆粮草车。

唐七巴不得有的走,躲在粮车上,晒不到太阳,她就饿,饿了,她就饑不择食,而她嘴边全是粮草……人类还要不要那辆粮车了?

唐五没办法了,他也有脾气,不由得怒道:“行!你逞强!给你竹甲!你以为我们只是跟着粮车走?!等到了荒凉的地方,来了劫粮的匪徒,我们这群人就是上去肉盾的,你力气大,你能杀野猪,你能杀人吗?那么小,还不够人家一刀!”

“然后?”

唐五又溜回来,看唐七依然盘腿坐着,两只眼睛闪闪发着光,直视着火堆,他又凑过去,嗫嚅道:“妹妹,你累不累?”

唐五又溜达了过来,坐在唐七身边,轻声道:“刘大哥,就是很照顾我的那个官兵大哥,知道了你的事情。”

花氏脸色也不好看,儿子得到贵人相助她是高兴的,但他提出让两个女孩坐粮车,她心中也一番挣扎才点头,现在事情如此发展,她其实是更为喜欢唐七的,却不想李氏如此藏不住心事,本来应该共患难的一家子,又生了嫌隙。

“你想让我坐粮车?”唐七直接把李氏拖到路边,队伍还长,经常有人走不动,休息直到队伍最后再赶上,如果不自己赶上,那就别怪看守的鞭子不留情了。

好想多走走。

李氏想了想,裹起大衣,弯腰想把唐七抱起来,可试了几下,抱不动,倒弄得母女俩一脸黑线

老太太竟然撑到了这里,但是早已沉沉睡去,她本来保养得当的面容像是一天就垂目了,苍白的头髮丝丝缕缕掉了出来,看得花氏落泪。

“滚!”

众人在清晨天还微微亮的时候被带出去,此时百姓都才刚刚开始活动,有些沿街的店铺的门缝和窗户中透着暖暖的灯光。

“青宣。”唐五回忆了一下,“哦,是她,好吧,她也是个不错的人,会照顾你的。”

唐五好赖没叫出来,后心不稳下感觉后脑勺都在发热发麻,极为难受,被唐七一把扔在唐老爷怀中:“等会我把唐青宣带来。”

“彆强撑啊,告诉哥哥没什么的,总比以后受罪好,正好我有酒,虽然会有点痛……”

顿了顿又问:“青琪和青菲呢?”

还没出城门便这样子,就算不知道边疆有多远,唐七也可以确信李氏的生命力绝对撑不到那儿,就像她知道,如果没有这突来的祸事,李氏估计活不过三年。

她只知道计算生命力,人类的医疗她可完全不懂,那个体系太过庞大,不是她能处理的。

唐五不会说什么话,只好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又叮嘱了几句,道:“我给娘她们送酒,挑水泡,不擦酒,会生病。”

“你好。”唐七点点头。

唐七推辞不过,于是只好说:“滚。”

“滚什么滚,跟我去!衣服都给你準备好了,他们有多的!”

唐七摇头:“我很好。”

“……”

唐七已经无暇顾虑什么隐藏不隐藏,她抱起李氏的时候别人没说什么,现在不管人类在想什么,至少没让人指出她是外星人,这一点看,自己的行为虽然还是让人惊讶了,但是并没有超出常理範围。

唐七守在火堆边,听着女人们熟睡的鼾声,看着唐五又小心翼翼的溜了过来。

“然后你可以一起坐着照顾。”唐五笑得很勉强,“青叶,好样的,我要是有你那么厉害,我娘也能有那福分了。”

她握了握拳头,一弯腰,抱起了李氏……公主抱,在李氏低低的尖叫声中,健步如飞赶上队伍,沿途众人无不侧目。

“是这样的,我跟着爹爹护粮,那个粮车的官差大哥人很好,他们看我小,让我坐在粮车上,还用粮草盖住我,别人看不到,这样,就很省力气。我说我还有两个妹妹,他们说顶多再藏一个,我想,我还是能走的,你和青宣去吧,我护着你们。”

唐七兴奋了:“给我竹甲,我跟着走!”

“我不同意。”

每次唐七说滚,唐五就知道,他这不善表达的笨妹妹已经有踹他屁股的慾望了,于是再次溜溜的滚了。

“他说可以让你娘躺在装杂物的车子上,你娘生了病,不能躺粮草堆。”

唐七果断起身,在唐五一连串:“你干什么中。”提起他的后领就把他倒拖着向男犯那儿走去。

李氏已经流不出眼泪:“娘没用,让你受苦。”

第二天早上,众人疲惫不堪的再次启程,这一次,有所不同的是,男丁们都被看守们赶到了粮车边,和护粮的士兵交错着,穿着竹子编製的简陋铠甲。

唐七脱下了自己的棉衣,递给李氏。

“我不饿。”

对犯人当然不需要解释什么,看守一喊,大家就都起来了,跟在运粮队后面,继续走了起来。

唐五眼眶通红了:“青叶,你放心,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

“这是现在就开始充军了啊。”有女犯人低声道,“真是一天都不让人安生。”

男犯们和那些士兵在体力上自然是有天差地别的,吃的不一样,心理也不一样,所以在健壮的士兵中走着几个颓废的身影,这难免让人觉得刺眼。

“我娘在这,我应该在哪?”唐七觉得大众普遍愿意接受这个说法。

花氏累得说不出话,只是摸摸唐五的头,吃完了馒头,沉沉睡去。

男丁走在前面,唐大老爷那边还不知道唐七和唐青宣也加入了参军行列,一个队伍四十多个人,无精打采的缓慢走着。

并没有人对唐家的案子提出什么争议,这是必然的。

唐七的精神力游走在四周,在相对困难的情况下,她自然会自觉地开始搜集一些信息,比如说,那群武力值较强的人是谁。

唐七强忍着不爽:“我很好。”

晚上,她放下了李氏,又坐在了火堆边。

队伍一天比一天沉寂,周边都是鼾声,不管男女。

“亏得青叶耐苦,否则还不知有多懊悔,她是个好孩子,你也是有福气的人。”花氏轻声道,“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唐家女眷看到的那一瞬间,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连声劝阻:“青叶青叶你这是在作甚,这这成何体统,快放下。”

一个天生神力的女童,她只是抱着母亲而已,沉默,表情隐忍,健步如飞,从头到尾。

唐七起身伸了个懒腰,这两天走多了,竟然感到筋骨都舒展开了,神清气爽。

唐五笑了:“你这小饿死鬼,你说不饿,我才不信呢。”

“七妹妹,你是七妹妹?!”一个不敢置信的声音传来,唐七回头,唐五手里攒着一个竹筒,站在她身后。

有惊惧,有怜悯,也有佩服。

“她们留下了。”唐七想了想,“唐青宣跟来了。”

他悄悄把馒头塞给了自己的娘亲花氏。

到了城外驿站的时候,已经中午,队伍得以停下来休息,众人围成一团,吃着看守分发的乾粮,又硬又乾的饼,还有一些带着怪味的水。

“别客气,五哥吃过了,你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