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么子

上一章:第32章途中 下一章:第34章分配

努力加载中...

嗖!

“哦?叫什么名字?唐大人,不瞒您说,您这个儿子可不得了。”

所以她并没有让那些人看到她砍那强盗手的动作。

“粮食,女人,交出来,一切好说,否则,看看是咱们人多,还是你们这群兵崽子强!”

那青年将领走了过来,眼睛紧紧的盯着唐七:“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八弟!我没有……”

唐大老爷继续压住他:“那天,你七妹和八弟……”

“护粮!护粮!”头领立刻一拉烟花筒,等烟花高高飞入天空,便大吼着带着手下的骑兵就迎了上去。

双手齐断的强盗像个人棍一样被扔出车子,随后两只手臂也被踢了出来,唐七抱着刀盘腿坐在车前,眼神平静,一言不发。

唐七站在一边看着,金氏哭着,祈求的望向唐七:“求您,求您救救我们家青宣,我给你做牛做马!”

唐七穿着竹甲,走在一辆粮车边,神情有些抑郁。

她有注意到这支军队的到来,他们来的很快,排布的也很快,找寻的时机也很好,而他们观察的时间,她也有明显感觉。

只是掩饰已经迟了,毕竟这辆车边堆叠的尸体,如果注意看,是那么触目惊心。

“靖宏可以骗所有人,但他不会骗我,那些被一击击杀的人,全是你的好妹妹所为!”

唐家女眷没昏迷的自然一番尖叫,旁边的强盗抱着各自抢的女人看戏似的笑着,只见那强盗扑上车没入唐家女眷的人堆中,尖叫声忽的停了停,然后,又一阵尖叫传来,凄厉无比。

一支,两支……

“他是老夫的么子,排行第八,名叫,唐靖宏。”

挡在队伍前面的骑兵和护粮队的骑兵势均力敌,对峙着。

想到儿子小小的身板,就要经历这种场面,这一轮冲锋也不知是生是死,她忍不住流下泪来。

她什么承诺都没有。

唐大老爷立刻道:“小儿行事鲁莽,自小酷爱舞刀弄枪,罪臣曾数次斥责,奈何总是油盐不进,如今为保护家中老幼,不得已而为之,望卢校尉包容。”

哪里来的及?

“靖风,你是男子汉,要振作。”唐大老爷也有点哽咽。

唐七呢?

头领环视四周,包围的人,虽然参差不齐,大多数都精瘦,但是那股子凶悍之气,竟似都是沾过血的,光着一点就强于自己手下的兵们,但是一旦失了粮食和一半的犯人,不管强盗首领是否履行诺言,他都要人头落地,如此一想,不如一搏。

下一秒就听到了远处,一声极为响亮犀利的哨声响起,紧接着,一阵大吼声传来,一大群人冲了出来,他们有的穿着竹甲,有的穿着粗布衣服,有的乾脆赤膊,大吼着冲了出来,还有一队骑兵,从两边包抄过来。

强盗见旁边拿刀的小子虽然满身鲜血,但个子瘦小到感觉一下就能捏死,立刻胆气壮了,双手一撑就要跳上车抢人。

唐靖风愤怒道:“爹!她是我妹妹!”

小兵们无论多么不想打,总归是没有选择权的,只好硬着头皮挥着刀迎了上去,这下可苦了一群男犯们,他们虽有竹甲,但并无武器,此时手足无措,有几个机灵的,抢到后面的车上,去翻找有么有剩余的武器,一时间哄抢成一团。

“多谢唐大人夸奖,只是晚辈现在还有事……”卢校尉眼睛瞄向唐七。

“青叶,别乱来!”唐五想钻出来,却被唐大老爷制住,他着急,“爹!青叶她!”

唐七左手接过小金弓,又抓了一把长箭给花氏:“弄短。”

他刚说完,扑一声,一个官兵满脸血的倒在他们面前,双眼怒睁,嘴角发出咕咕的声音,血沫子涌出来,甚至喷到唐五的脸上,唐五忍住一声尖叫,全身颤抖的抱住唐七,咬牙道:“没事,没事,不要怕……”

“卢校尉不可妄自菲薄,观今日救援便可知校尉乃有大才之人,有将领之风!”

“怎,怎么弄,我没刀!”花氏六神无主。

当然,再落魄也落魄不过那些犯人们。

速度极快,漫山遍野的人一下子把护粮队和押解队都包围的严严实实,百来人的护粮队在这群汉子的包围中竟然显得如此渺小。

“抢女人!”最后一句话落,强盗们大吼冲上来。

女眷们不断哭号,有的躲到车下,有的如无头苍蝇四面奔逃,还有的则尖叫着寻找自己的丈夫孩子。

这么多天了,唐五所说的劫道的还没出现,让她满心期待化为一江春水向东流去,其实她不介意一直走一直走的,再漫长的行军都是小意思,可是唐五给她画了个大饼,却不让她吃,这着实有些可恶。

这辆车上一车子老弱病残,几个强盗路过好几次都没注意,但终于有个人停下了脚步,指着缩在母亲怀里的唐青宣:“把她给我。”

就在这时,一个强盗砍死了车边的一个士兵,满是血的手伸出来就要抓住李氏垂在外面的手,花氏手里紧紧攥着的钗子立刻扎下去,还没扎到,就听一声惨叫,那强盗的手不知被谁生生的砍了下来,强盗捂着断手倒在地上滚来滚去,被路过的一个士兵一刀捅死。

护粮队的头领咬牙,按下了装着火药的竹筒。

唐七垂眼,看着几个人,一眼不发的转身。

几人忐忑不安,

领头的强盗头子道:“老子要是够聪明,就绝对不放烟花!”

“正是。”

唐大老爷却盯着唐七,沉声道:“青叶,是爹没用。”

唐五虽然搂着唐七,但眼眶却通红:“爹,娘,还有奶奶……”

金氏眼现绝望,母女俩紧紧依偎在一起。

唐七不回答,依旧左右探着大刀,这边砍死一个,那边割死一个,刀影舞蹈间,唐家女眷所在的车仿佛被牢牢的护在一个屏障里,半丝缝隙也无。

还有几个顽抗的士兵被围殴而死,满地的尸体,血水蔓延开去,林间浓郁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花氏望向车下,一个小小的身影,一手握刀,一手抓住车辕,一个利落的空泛,蹲在了女眷之间。

唐五连身体都在凝固。

“不!”金氏凄厉的尖叫起来,死死搂住大哭的唐青宣。

她有些无措的僵硬着,只好盘腿坐在那里,双手依然撑着刀,判断着眼前的形势。

卢将军立刻下马,扶起唐大老爷:“唐大人切莫如此,晚辈受不起,更何况晚辈现在还只是个校尉而已,怎敢称将军。”

外面,唐七已经走了出去,她在混乱中穿梭,往后方走去,终于在后面的车下找到了瑟缩着的唐家女眷。

唐七终于忍无可忍了,一掌拍在唐五脸上,用力抵开,手脚并用的爬出去,扒拉开那具尸体,然后,从尸体手里,抠出了一把沾满血的刀。

护粮队的所有可用的板车上都已经坐满了老弱病残,老太太和李氏还有唐青宣得以坐在一起,其他女眷也只好硬撑着,劳累过度了也就成了习惯,每一天都跟行尸走肉一样,一切也就很好度过了。

“我的弓。”唐七低声道。

李氏等几个姨娘当场吓晕,花氏强撑着扶着老太太,却见老太太嘴不停的抖着,脸色发青,心里暗叫不好,不由得着急,不断望向唐大老爷他们护粮的车子,那儿一片混乱,什么都看不到。

七天后,队伍一路走向西北,出了一座城,走进了一片大山,密林中,林间小道细如羊肠,树叶哗啦啦响,伴随着车轱辘声阵阵,天气越来越乾燥,所路过的城市也越来越萧条,沿途可见人民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花氏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从身下的箱子中拿出一把小金弓,那弓製作精美,并未被上缴,而是被一个看守的小头头私藏了下来,后来唐家女眷坐在这车也是天意,让老太太发现了这弓就在此处,至于那小头头为何不阻止,也不过因为下令照顾女眷的护粮队首领军衔更高罢了。

所有倖存者都被这突变的情况给惊呆了,但也明白了自己活下来了,不由得感恩戴德,唐七只感到身后一直颤抖的身体猛地一软,最后一个清醒的女性花氏也昏倒在她背上。

唐五睁大眼睛,砍杀声中,他的表情凝固。

靖庭,就是唐二老爷的嫡子,比唐五大两岁,此时正睁大眼睛,盯着她。

“听我说!那天,你七妹和八弟被行刺,你被引到前面陪伴大皇子……你真以为有武林高人出手相救?”

唐七抓起一支就射,短小的羽箭转眼没入人群中消失不见,唐七也不在意射没射中,而是放下弓继续砍杀靠近车的强盗,时不时的,又向车队前面射两箭。

一刀毙命,快捷利落,死前对着的,都是一个方向,就好像是一群围着车子朝拜的信徒。

一阵箭雨,从高出无声无息的飞来,然后,带着犀利的风声快速落下,全都扎在车队两边的强盗身上,带来一阵阵惨叫。

见此情景,周围的强盗立刻跟被捅了马蜂窝一样炸开来,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抽出大刀冲过来,唐七一动不动,只是眼神往上抬了抬。

“青叶,你……”花氏自前阵子唐家两个孩子遇袭的事后,隐约感觉到了唐大老爷对唐七态度的变化,心里隐隐也有猜测,现如今亲眼所见,还是接受不能,“你何时学会这般毒辣的杀人手段!”

唐七人小,很多人跑来跑去,她却独自掂量铁刀,闻言,哼了一声,道:“嗯!”

“掰断!”

“抢粮!”有人应和。

花氏娇生惯养,平时哪接触过这种活,但唐七要她如此做,自然有道理在,她无奈,抓起一支,咬牙掰了起来。

唐大老爷的无能被无情的承认,他无奈的摇摇头:“青叶,爹知道你有能耐,不管你心里我们什么样,这个家……至少,在靖风和靖庭长大前,只有靠你守着了。”

唐七注意到,那个青年将领直接往她的方向来了。

唐七手拄着刀站着,不说话。

“青叶从未表现什么,但只要她愿意在这一天,她就是唐家的保护神,她不会袖手旁观,她回来自首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不管她这身本事从何而来,你不要管,大家都不要管,只要知道,她守着唐家,就行了!”

不由狠声道:“吾等虽然只是护粮的,但各个都是见过杀阵的好手,料理了你们这帮匪民,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今日你若不让路,别怪军爷我不客气!”

唐七刚动嘴脣,忽然听远处叫了一声,望向另一边,唐大老爷竟然带着唐五等人跑了过来。他跑到将领面前,行礼道:“罪臣唐守业见过卢将军!”

唐七心里有个小人在嗷嗷待哺啊!

“青叶,别动,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唐五也不知道在安慰谁。

血腥在第一轮两群人第一波碰撞的时候开始蔓延,刀砍进肉里的声音,闷哼声,惨叫声,扑倒声,一会会的功夫,这儿就成了一个人间地狱。

快来一群劫道的来调剂调剂吧!

这样的冲杀来回了三次,第四次时在车队两边停下了,此时地上满是强盗和官兵的尸体,还站在当场的,只剩下粮车,和犯人。

谁知强盗头子并没有被吓到,哈哈一笑:“敬酒不吃,便等刀子吧,兄弟们,上!抢钱!”

呼哨声起,林子两边忽的奔出一大群骑兵,长枪白甲,英气勃勃,杀气腾腾,他们毫不停顿的在车队间穿插而过,蹄声如雷,杀声震天,途径的强盗无一倖免。

“让我出去。”唐七挠地。

卢校尉眼睛一亮:“他是你儿子?”

唐五脑子里一片混乱,旁边的唐靖庭也是一脸惊诧。

唐七在手够得到的地方处理了几条漏网之鱼,就继续坐回原地,背后的女眷已经经不起刚才那番起伏,全都颤抖着发愣。

“青叶?!”花氏惊叫,又被唐七手里滴着血的刀震的闭了嘴。

事发第一瞬间,花氏就带着几个姨娘往老太太所在的车跑来,刚跑到就再也动不了了,四面的军士怒吼着砍杀,强盗更是不要命的胡乱砍着,她们亲眼看到一个壮汉的手被生生砍下,那手臂甚至比她们的脖子还粗。

强盗们很着急,护粮队首领拉开信号已经不少时间,援兵即刻就会来,他们也顾不上同伙的尸体,忙着驱赶受惊的马儿运粮,男犯死了不少,女犯们哭天抢地,强盗们有的运粮,有的则四面抓着奔逃的女犯,看到好看的拦腰抱起或者扛在肩上,狂笑着跑开。

好在消耗的速度和製造的速度差不多持平,等到士兵差不多被杀戮殆尽的时候,花氏已经双手颤抖,没有丝毫力气。

车下,唐大老爷和唐二老爷各自抱着自己的嫡子躲着,而唐七,则被唐五死死抱着……五个人躲在车里,显然已经满员,其他奔逃的人他们都无法顾及了。

车队前方一个骑着黑马的青年将领几声号令以后,一部分骑兵下了马,开始在车队间游走,寻找是否有未死的强盗和倖存的官兵,还有一部分则继续骑着马进入林中,搜寻逃逸的强盗,再是一部分则骑到那些因为车子的庇护而活下来的犯人身边,询问着。

“嗯。”唐七低低的应了一声,半蹲在车上,忽的身子往后一扭,手中的刀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出去,刀锋刚好划过一个正凑过来偷袭的强盗,那强盗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脑袋就被割了一小半,神情诡异的死在当场。

箭雨过了两拨,前面的强盗头子声嘶力竭的大吼:“兄弟们跑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