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少年

上一章:第35章干活 下一章:第37章验身

努力加载中...

“那有什么关係?唐七可以是唐八,唐八为什么不能是女的。”

唐青宣反而硬气了,拉着唐七闷头就走,小少年也不以为意,他比两人都高,步子也大,跟在旁边毫无压力,一边还语言骚扰:“你们到学堂做什么?你们住哪?是新来的那群犯人吗?你们叫什么名字?”

“嗯。”

少年愣了一下,忽然一笑:“一点都不诚心,你干嘛道歉?我又没跟你。”

“我给你们钱还不行?”

“奶奶啊,一直不喜欢你。”老太太轻声道,“但谁想到最后唐家要靠的,竟然是你。”

“你这孩子实心眼,我看得出来,你不笨,你只是懒得争,但是不争怎么行呢,就像前阵子站队,上面盯着,不站怎么成,这站对了是错,站错了,也是错……”

唐七立刻就感到唐青宣握着自己的手一紧。

唐七转换了半响,才以唐八的身份摇摇头。

这些也是她这两天做工时恶补的情报。

“关你们什么事。”

小少年一句想当年就这么卡在喉咙里,见状眼珠子都快突出来,跳脚:“你们给我站住!谁準你们走的!”

“……”这个堪称危急的关头,唐青宣就这么默默的呆住了,半晌才结结巴巴道,“八,八弟,别闹了。”

“……”没听懂的唐七。

花氏见唐七来了,擦掉眼角的眼泪,起身示意唐七坐到老太太身边,然后端着带血的脸盆走了出去。

“唐八在哪。”唐七终于有了个问题。

“哦!”小少年摸摸下巴,“那你是美人儿没错吧。”

“哦,欲擒故纵哦。”小少年不屑状,“我见得多了,上回……”

唐青宣恍然状,薛少英的父亲薛正是忠义侯手下的一员大将,常年镇守打马关,麾下骑兵名声响亮,据说治军甚严,人品不错。

小少年冷不丁问唐七:“你有弟弟吗?”

唐七耸肩:“如果报应这类意识形态上的东西只有你拥有,那么,其他人只要不信,还是会肆无忌惮。”

“别跟着我们。”

唐青宣连忙道:“这位军爷,这是我弟弟,不是穿男装的女娃。”

“哎,奶奶不希望你爹,做多了坏事,以后遭报应啊。”

唐青宣想也不想拒绝:“小女愿与家人同甘共苦,谢军爷厚爱。”

她眨眨眼,问:“火眼金睛是什么?”

老太太继续握住唐七的手:“青叶啊,你爹已经不是原先的爹了。这一次你不能揭穿他,你得自保,但是以后,要聪明起来,别再任凭他人摆布了,啊?”

唐青宣绝倒,她抓着唐七的手不知该如何是好,后面小少年乐了,追上来:“嘿你不会是反驳不了吧。”

唐七凑过去,在老太太眼睛上方定住不动,还问:“看到了么?”

唐七很老实:“嗯。”

“……”唐七大眼睛盯着少年,黑黝黝的,无神的,嘴脣微张,那样子,分明就是张口结舌,然后小正太默默的转身,低落道,“你跟吧。”

唐七对青宣道:“带路。”

“那有什么!”小少年笑得可贱,“来给我暖床,我让你脱籍。”

唐青宣快急哭了,低头小声道:“八弟,我们跟他道个歉吧,要是他跟到家里去……奶奶和李姨娘都重病,再出点什么岔子,我们可承受不起了。”

“是青叶吗?”老太太轻声问。

唐七刷的转身,差一点点就装在紧跟在身后的少年身上,她没等少年叫出来,掷地有声道:“对不起,请别跟了。”

小少年耸耸肩:“我无聊,找你们玩儿。”

自觉无趣,小少年也懒得浪费时间,眼见天色渐晚,有些不耐烦道:“喂,我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开个玩笑而已,别一脸防贼的样子好吧,我叫薛少英,你们也该知道我爹是谁,我可不敢乱来。”

唐青宣看看还在想当年的小少年,有些担心:“这人还在说……”

小少年哼了一声:“你们走你们的,我走我的。”

“来,过来,奶奶看看。”

“噗,那还好,否则得听到有人叫你八哥,哈哈!”

唐七头也不回:“你说你的,我们走我们的。”

唐七无语:“……我闭嘴。”

“我们有活儿干,跟你没什么好玩的。”

“别管火眼金睛了。”唐青宣轻声急道,“他是不是看出你是女的了?”

“你那狠心的爹啊,拿你表忠心,他也不想想,伴君如伴虎,人家即位后口口声声说既往不咎,到头来我们唐家成了什么样?这以后就算回归正统,皇帝就是皇帝,还能变个样儿不成?更何况是靖宏那样的孩子,表面一套,背后又一套,偏有季氏那般的养母,看不透,还为他要死要活,结果她一尺白绫自缢在房梁上,可见那孩子掉一滴眼泪?”

“别绕路了,我知道你们住哪。”一句话让唐青宣停下了脚步,看小少年抱胸得意的说,“你们住在虎威营旁边那片帐篷里。”

“为什么说这些。”唐七老实道,“我不大听得懂。”

继续走。

唐七问:“道歉有用吗?”

“理他做什么,带路。”

“哎哟好玩儿。”少年像是碰到一个新玩具,眼睛闪闪发光,“你叫什么名字?”

才几天不见,他就完全没了当年一代大儒的风範,脸色蜡黄,满身风尘,穿着劳役的短衫,形态萧索,见到唐七,他张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进去,却又把唐青宣拦在了外面。

唐青宣确定薛少英走远了,才轻舒一口气,带着唐七走到他们住的营帐那儿,这是一片不小的区域,里面都是灰白的大帐篷,连像样的房子都没有,但是街道倒是让人打扫的乾乾净净,唐青宣领着唐七一路往里走,在一个帐子前,看到了神态落寞的唐大老爷。

“……”不觉得好笑的唐青宣。

“他啊,在他亲娘那儿。”老太太微微歇了会气道,“谁都以为前太子党败了,可皇家的关係,错综複杂,你又怎么知道一个被方贵妃那般压製的皇后,是如何一直到最后,都还保持着皇后之位和皇帝的信任呢,人啊,不能只看表面。”

“为什么说这些。”唐七还是这个问题。

唐青宣喘着气,她一直想把小少年甩开,奈何人家体力好,技术高,怎么都不滚开,只好无奈:“你到底要如何。”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唐七一脸纠结得搜罗了一下精神力网,没有任何收穫,只好继续迷谩☆。

“站住!”

老太太咧咧嘴,手无力的伸出棉被,握住唐七的一只,乾瘪而乾热的手,让唐七一阵紧张。

“听不懂好,听不懂了就会去琢磨,越长大越琢磨的透,一次听懂了,转头就忘了。”老太太继续喘气,“青叶啊,现在的皇上,恐怕做梦都想找到前太子,你爹把你亮了名字在这儿一放,就是要分散皇家的视线,他们上回为何刺杀你和唐靖宏,就是心存怀疑,现在,那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个,我恨你爹无情,无论怎样,你都是他亲女儿,我的亲孙女儿,怎可……哎……”

Piajipiaji走。

看着唐七的表情,唐青宣不知哪来的胆量,竟然真的拉着唐七就绕过了小少年。

唐七一头雾水的走了出去,见到唐大老爷时,却凭空有种不自在的感觉,问了唐青宣后,步子一拐,就进了姨娘们睡的帐子。

后面传来脚步声,唐青宣回头,她其实还是有些害怕得罪了贵人,紧张道:“你跟着我们作甚?!”

看唐青宣抿着嘴的样子,唐七便也不说话,被拉着快速的走着。

“不要,八弟,我们走。”

“你们给我站住!”

“应该,有用吧。”

老太太忽然就流下泪来:“青叶啊,这就是为什么奶奶不喜欢你啊。”

唐青宣红了脸:“小女只是一个罪奴。”

帐子里面,花氏独自一人陪着睡在床上的老太太,那床也只是两层防潮的草席上一床棉被垫底一床棉被用来盖,老太太脸色发青,安静的躺在那儿。

“八弟?”自称火眼金睛的小少年跳下树,惊讶的看着唐七,“这小子真是男的?!”

薛少英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无语的挠挠头:“真没意思,不跟你们玩了,反正我爹也不让我去你们住得地方,以后也见不着,告辞!”说罢利落的转身就走。

“哎,你大哥不中用,现在还下落不明,二哥是个软性子,以后家里能倚靠的,就只有老五了,他的性子实诚,是个靠得住的,以后,多帮衬帮衬……听说你娘似乎也病着,去看看吧,她也是个苦命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