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验身

上一章:第36章少年 下一章:第38章丧母

努力加载中...

唐七犹豫了真的有好一会,才决定闪开,此时拳头才刚打下来。

唐七放下墨块,拿起一块布,擦着手问:“验身?”

“那就够像女的了!我看是女的!”

见唐七躲开了,胖子一乐,叫道:“兄弟们上啊!今儿个咱不止要验身,还要把他扒光了吊在城门上!”

等她回来时,发现里面已经坐了六个人。

“哦哦!”其他人都喊,就连一开始围在薛少英身边的两个少年也开始摩拳擦掌,那个看书少年则收起了墨块,眼睛眯起,微笑着看唐七。

“哎,也就见过,当时还当她是女的呢。”

“薛少,你认识?”旁边有个小少年问道,其他几人则打量她,连那个另一边伏案看书的也抬头看了她几眼。

薛少英涨红了脸:“他姐都喊他弟弟了,会有假?”

“这有什么好争的。”那个看书的男孩转过身,笑眯眯的,“验身不就行了。”

算了,也不知道她看不看得到这一天。

“不是啊,这人哪儿像女的了,除了一张脸。”

就见五个人中,一个人指着她惊讶的大叫,正是前两天遇到的自称薛少英的少年。

“就这样?”

两人从小门进入了学室,说说是学室,却是一个五脏俱全的小院,假山小池子凉亭应有尽有,沿着小路弯弯绕绕,可以看到一个半敞开的建筑,造型简单朴素,面南向阳,里面宽敞乾净,放了三列五排小几,几上笔墨砚皆有,文先生进去后,示意唐七开始放纸张。

“什么专业,小爷我最专业!”最胖那个直接伸手抓唐七,唐七稍微一动就闪过了,她看着胖小孩,疑惑,“你知道怎么验身吗?”

唐七微微低头想了想,恍然大悟:“难道你们是在……欺负人?”

唐七提着水壶进去,立刻听到一声大叫:“啊!是你!”

过了一会又道:“你底子很好,骨骼强健,容易吸收营养,多练练胸肌,以后会是合格的战士。”

饶是已经选了最不容易致命的地方,小胖子还是以炮弹一样的速度飞了出去,众人全都傻住了,却见一个细瘦的身影窜上书案,在桌沿边一蹬,桌子愣是往后挪了点,身影也追着胖子冲了过去,一伸手抓住胖子的脚,硬生生拉住胖子,两人一同滚在地上。

唐七蹲下来一手按在胖子的肚子上,微微感受了一会儿,道:“问题不大,我留了力,他肉厚,防御高……但血管大片破裂,毛细……乌青还会扩大,回去活血就行。”

鸦雀无声。

“真是扮男装,外人面前肯定改称呼啊!”

学室和居室是分开的,两个院子组成了致知堂,中间就隔了一堵高大的围墻,一扇小小的门连通两个世界。

唐七回到学堂第二天,老太太去世了。

她也握起了拳头,朝着直冲过来的胖子,瞄了一下,从脸到脖子,最后还是朝着肉最多的肚子轰了过去。

都是差不多年龄的小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统一的青色布衣,梳着相同的髮髻,只是形态不同而已。

立刻有两个人把胖子拉开,唐七在下面大睁着眼睛望天,对比旁边的胖子就好像已经被压扁了,但是却没人敢小看她了,薛少英凑上前:“喂,你还好吧。”

唐八是庶子,唐七也是庶女,无论哪一个,都是可有可无的角色,在没有华丽灵堂的情况下,只有唐五守灵,其他人就各自回去干活,唐七则回到了学堂。

于是四个人朝唐七扑过来,完全无视文先生的书案,顿时唐七刚整理的东西全掉了下来,唐七闪了几下,见刚刚搬过来还没发完的纸全掉在了地上,墨黑的瞳仁终于闪了一丝蓝光。

唐七刚才没理他们,自顾自把文先生的茶杯满了,见文先生不在,还灵光一现的给他磨起了墨,忽然听说有人要给自己验身,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转身一手拿着墨块,一手拿着砚台,看着他们,小样儿无辜的要死。

“他,他在我下面。”胖子气若游丝,“把我翻开……痛,痛死我了。”

于是她琢磨明白了唐大老爷说的暂且是什么意思。

五个围在一起唧唧呱呱说话,还有一个坐在第一排,伏案看书。

众人愣愣的看着她。

唐七在灵堂看着唐大老爷紧崩着的脸,忽然想起她走出帐子前老太太轻声说的一句话:“你爹他,罪前,想光大唐家,罪后,做梦都想复兴唐家啊……”

“看什么?”唐七皱眉,“没见过验身?”

“等会学生们要来了,你也别说话,只要帮我添茶水和递东西就行,他们要你干嘛,你别理他们,要是有说什么不好听的,也别搭理,有我呢。”

唐七无奈:“看来你似乎是欺软怕硬的那类。”

“快点!自己脱,别劳我们动手。”

小少年们丝毫不为所动,本来被逼来学堂就够冒火,还不能动文先生,现在看到这么个可以欺负的小角色,看样子还是个罪奴,顿时像是找到了发泄点,六个里有三个就涌了过来,都是膀大腰圆型。

带头的一个愣了一下,坏笑道:“没错,来,让小爷看看你这兔儿的相貌有多大个把。”

“扒了裤子看呗!”

真的是轰过去的。

唐七也没问学室在哪,自己拔腿就走,文先生跟在后面,以为是胖叔跟唐七介绍过学室的位置。

其实学堂有名字,叫致知堂。

唐七略微感应了一下,文先生不在附近,只好问:“这是惯例?”

一大早唐七去文先生书房做第一次清扫,看到文先生正抱着一叠纸往外走,见到唐七眼睛一亮,道:“诶,我都忘了有你了,来,帮我搬东西,把这叠纸搬到学室去。

唐大老爷说是暂且。

“诶,对!都是男的,有什么关係,我们还一起洗过澡换过衣服呢!怕什么……看看!”一个大个儿先冲了过来。

后面一片起哄声,看书的少年和薛少英都笑嘻嘻的围观。

“……嗯。”唐七应了声,乖乖的出去拿铜水壶,準备烧茶水。

唐家两位老爷四面哀求,老太太才得以免去草席裹身的待遇,求得一口薄棺,暂且埋在群葬岗。

唐七眨眨眼,若无其事的起身,摸摸后脑勺,她的头髮都乱了,便乾脆拿下了束髮,随便理了理,就走到胖子身边,扒拉开其他人道:“看看伤。”胖子哎哟哎哟的叫,拉开衣服,白嫩的肚子上乌黑一片,众人不由咋舌。

“说你。”唐七摊手,“你找错人了,欺软怕硬的,该去欺负他。”说罢,一指那个看书少年,“他武力值最弱。”

胖子笑了:“小爷就欺负你了怎么了?”

胖子怒了:“你说谁欺软怕硬!”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唐七摇头,“但如果要验身,请找个专业人员来。”

然后她开始想,如果真有所谓复兴的那一天,老太太的棺材挖出来,在这诡异的乾热的气候下,以这个时代诡异的交通技术……一路回去不会出什么么事吧,比如病菌感染啥啥。

“哈!那你要全脱光,小爷也无所谓啊!”胖子回头,“你们说是吧!”

这儿的风格让唐七有种即视感,仿佛回到了当初的唐家女学中,只是这儿更加简单,除了小几等几乎都没了其他装饰,不像女学中,放了很多绣屏和摆设,华丽精緻。

不止那个少年和胖子一愣,所有人都一愣,胖子脸青了一下,根本不敢往那少年那儿走一步,恼羞成怒朝唐七举起拳头怒道:“叫你嘴欠!我揍死你!”说话间一拳下来。

许久,微弱的呻吟传来,薛少英立刻喊:“快看看!”他跑到两人所在,却只看到胖子,没看到那小个子。

“难道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