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丧母

上一章:第37章验身 下一章:第39章靖难

努力加载中...

“找你?”从来不知告状为何物的外星人,“你来打他,还是来验身?”过了会又摇摇头,“你打不过他们。”

李姨娘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眼睛泛着水光,脸色发青,看着唐七。

只一眼唐七就知道,叫大夫也没用了,她沉默了一会,上前蹲在李姨娘身边,握住了李姨娘放在一边的手。

于是在场少年包括薛少英都刷的望向那个看书少年。

于是他走出来一顿安慰,话刚说完,唐七就问了:“那我能背吗?”

曾经她把这个女人当做拖后腿的战友,就指望她老老实实呆在大后方,别没事就在身边哔哔,眼泪各种乱流,烦不胜烦,防不胜防,还老是说些听不懂的又让人心烦的话。

“李姨娘重病。”唐五看看旁边的陌生少年,也只能这么说。

可是很快这个女人和自己一起站到前线了,流浪到了这个地方,再也没有后方让她呆,而且她成了某一场偷龙转凤最无辜的受害者,她受伤最深,但却没人能安慰,而自己,也从来不知道安慰是什么。

唐七回头看他。

“那你背吧。”文先生索性不站起来了,蹲在那儿等着,心里又开始酝酿安慰句。

文先生呆了一会,忽然诡异的笑了起来:“嘿嘿,进来,到他们面前再背一遍。”

而其他少年们也知道做过了头,虽然大多数看到书都想呕吐,但还是硬着头皮坐在位置上哼哼唧唧。

最后一刻,她看到李姨娘合上了眼睛,嘴角微笑,却忽然明白了,一个人类的最伤心的表现,不是流泪和唧唧歪歪的抱怨,而是微笑。

胖叔离开后,唐七在外面等到太阳下山,后面有人开门出来,看书少年秦铮正回头对文先生道:“先生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得去。”

“傻孩子,比喻,这是比喻!”

“你……是我的囡囡吗?”

“囡囡……”

这人正是唐五,他看到是唐七,立刻抓住她道:“你,你跟我来。”

“囡囡啊……”李姨娘轻声道。

文先生终于觉出不对了:“你能背?以前背过?”

文先生把所有小崽子都罚了,罚背书,一下午背出一整篇出师表。

唐七顿时一股虚心感油然而生,却见文先生面不改色,夸张的叹了口气,拍拍唐七的背道:“来,小唐,背吧。”

之后,许久,唐七没听到任何指示。

“哦。”唐七低头合计了一下,抬头道,“我要去帮胖哥运菜了。”

“送到家!”文先生想也不想就答,等唐七和秦铮走远了才忽然想起来,“哎哟不对,他才多大个娃。”等追出去,却没见两个小孩的影子了,不由得一阵担心。

“那现在记下了?”

文先生问他:“秦铮,如何了?”

居室和学室之间的门已经关了,看来文先生回来了,她来到文先生的房间外,正好看到胖叔送完饭菜出来,见到唐七笑眯眯的:“哟,小唐,听说你今天很厉害嘛!”

唐七觉得精神力有些阻滞,她被花氏搂得不舒服,但是又不想动,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周围人的哭泣让她很不舒服,她皱着眉,看着李姨娘的尸体,有种失去了战友的伤心感。

文先生:“……那好吧,以后记得遇到这种事要来找我。”

“我去。”唐五拉着秦铮就跑,老远就听到秦铮叫,“走错了走错了!”

秦铮看看文先生,又看看后面瞪着一双大眼的唐七,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以前看过,但要说背,还没有如此熟悉。”

大小唐看着他。

唐家的遗传都有一双大眼,秦铮有种遮眼的冲动,无奈道:“那你们谁跟我去找大夫,我不认得你们那儿的路。”

唐七叽里呱啦背了一遍,那连贯的,仿佛一口气背的。

“我讲了。”唐七理直气壮,“我说他们验身不专业,不能乱来。”

秦铮遇到唐七也很沉默,今天他可被打击的可以,两人一路无话,刚走没几步,一个人忽然从旁边跑出来,正要路过唐七,被拉起一把拉住:“找我?”

文先生脸一板:“这罚背呢,没你他也能搬。”

“那就押进去。”唐七道,“救人哪来肯不肯的,医者学得一身技能只为坐地起价的话那还不如去死。”

然后,她听到了生命静止的声音。

一直沉默的秦铮忽然道:“那我去找吧。”

李姨娘住的地方她上次来过,三个姨娘住在一起,相处的倒还好,女人都有自己的智慧,为了让生活过得好,有些往日的仇怨也不得不消解掉,这一进去,满帐子的人,花氏和唐大老爷见唐七来了,便叮嘱了两句走了出去,剩下丁氏和吴氏,她们这么多年都做妾,也算同甘共苦,此番见李姨娘病重垂死,以己度人,不由的悲哀起来,两人给李姨娘擦了脸和手,端着水盆走了进去。

何必和一个只有力气的傻孩子计较呢,他这么对自己说,又替唐七庆幸,亏得他有一把子力气,否则还不被那群小霸王欺负死。

唐七起身:“送到哪?”

“好。”

“在。”

“……营里的大夫,治不了。”唐五咬了咬嘴脣,“那只是军医,外面的,都不肯进来。”

她笑得唐七僵硬在那里,茫然无措。

“如果只是複述,还是可以的。”

文先生叹气:“打架不能解决问题,关键时候要讲道理。”

“等会他们问,你就打死不说以前看过,知道没,就说刚才第一次看到。”

“不,自卫是正常的,我知道你力气大,但你也不该下这样的狠手。”

背完后,在满堂被雷劈的表情中,施施然走了出去,刚出房门就听文先生在里面声情并茂:“人家起码比你们小三四岁,脑子都不怎么灵光,做事踏踏实实,让干什么都毫无二话,现在背书都比你们强,你们说你们还得瑟什么……”

“背吧,没事。”文先生被拆了台,依然面不改色。

“……”文先生决定终止这个话题,转而道,“我罚你也是做做样子,是我欠考虑,不该让你一个人进书房,平白遭了他们欺负,所以你先慢慢背着,反正他们下午都要回去的,急着背,你住在这,你不急,背不出也没关係。”

唐七设想了一下,骑着一个生物运动的感觉还是怪怪的,无法感同身受,只能又嗯了一声。

唐五垮下脸:“没赶上吗?”

唐七很谨慎的回答:“我以前看过。”

唐七转身,走向犯人营。

文先生带着唐七雄纠纠气昂昂走近书房,问了一句:“有谁好了吗?可以背给我听了。”

唐五奔出去,很快外面进来了一个中年人,后面跟着秦铮和唐家人,他走到李姨娘身边探了探鼻息,摇摇头。

顿时周围一片哀恸声,唐七呆站了一会儿,被花氏搂紧怀中,这个女人不断的说:“哭出来,别憋着,哭出来,孩子,她是你娘啊。”

虽然书房里有多余的桌子,但是文先生摸不清在场的小军爷们都是什么心思,唐七罪奴一个又打了人,只好让她蹲到院子里的树下拿着他的书背。

“……嗯。”

“那我就说以前没背过?”

唐七很老实的摇头:“我不该出手。”

唐七看着李姨娘的表情,微微握紧手:“我叫唐青叶。”

然后唐七又背了一遍。

“……”李姨娘微微闭上眼,鬆开了唐七的手,低低的应了声,“嗯,好。”

文先生趁书房里一片读书声的时候,踱到唐七身边蹲下来,问:“心里有没有怪我啊?”

“你……好好的,就好……”

“嗨,还谦虚,背出了就是背出了,还有好几个小子没背出呢,明儿还得来背,哈哈!明儿可是他们的马术课,他们得心疼死。”

“对!”

“这怎么行,天那么黑……诶,小唐你在啊,那成,晚上的活先让胖叔干吧,你帮我送送客。”

“那我背给你听就行?”

唐七一路在前面走,出了学堂后对秦铮道:“带路。”

唐七犹豫了一会:“他们打不死我。”

唐七放下了李姨娘的手,点头。

“你要是愿意,那自然最好。”文先生还是想安慰安慰,“背不出也没关係,整篇很长,你要是有兴趣,得空我一点点给你说。”

唐七想了想,还是决定声明一下:“我以前也看过的……只是没背而已。”

“啊?”唐七不乐意,她还要帮胖哥运菜呢。

“怎么了?”

他本来也不想放水,虽然唐七是正当防卫,可伤的最惨的最终还是小胖子,完全可称为防卫过度,可看唐七,年龄最小,穿着最褴褛,身板儿最瘦弱,蹲在老远的小小树荫中,小脚脖子都露了出来,除了拿到书往外走的时候哗啦啦翻了一遍,以后都只是傻乎乎的盯着一页一直没翻,那小模样可怜儿的,看得文先生心都酸了。

“我会去看,可我看有用吗?”唐七道,“找大夫了?”

唐七很委屈:“我已经测算再测算了,用了最小又最能自卫的力道,谁知到他肚子弹性这么好……”

“没有。”唐七道,“以前只是看过,我不背书的。”

唐七搬完菜,去书房那儿转了转,发现已经快到吃饭时间,少年们还在苦逼的背书,院子外有几个小厮探头探脑。

她觉得自己这时候进书房是件很拉仇恨的事情,于是回到厨房,巴着灶台眨巴着大眼看胖婶做饭,幸福的吃到第一口热饭,饱饱的走出去晒最后一丝夕阳。

“嗯。”

外面正好有人拉开帐子,唐五叫道:“大夫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