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郝仁

上一章:第40章揭穿 下一章:第42章首战

努力加载中...

一个青年,穿着土黄色的短衫,也没蒙面,应该是很俊美的相貌,一脸微笑的看着唐七,月光下那脸竟然还发光。

“人心隔肚皮。”

远方战争的情况却渐渐多了起来,翼王世子率领军队一路高歌猛进,再次兵临城下,太后慌乱之下竟然许诺嫁方家女给世子爷做妃子,不知道世子如何反应的,但是军队步伐却停了下来,而此时,又一匹来自京城的快马前来求援。

青年琢磨了一下才明白,当即一笑,轻轻呼哨一声,跃上房梁就躲了起来。

“别赶我别赶我。”郝仁道,“我是来求贤的,唐八少,给个面子,不管你是谁,身份和工作是两码事,要不要来我们这赚点小钱?”

郝仁彻底当掉了,唐七倒重启的很快,犀利的反问:“你意思我是坏人?”

“没用过。”唐七很爱护任何形态的武器。

军营中,或者说关中,人突然就少了,因为军队的减少,管制也更加严格,开城门的时间只有一点点,宵禁的时间也提早了,而随着朝廷来使的到来,唐七也做好了準备。

“天知道他是如何想的,若是想养精蓄锐,待两败俱伤之时得渔翁之利,那我们岂不是……”

唐七喝了口水,看唐大老爷一直转圈圈,许久,还是花氏开口:“老爷,小侯爷的意思,是不是说不会管?”

花氏穿衣起来,给唐七倒了杯热水,轻声道:“坐下吧。”

“我,我讲习惯了……脱口而出……”

“……我想想。”

“杀手是不道德的。”认真的声音。

唐七睁开眼,与之对视。

“某种情况是。”唐七好心的解释,“既然你没事,能走了吗,我明天还要干活。”

方侯爷以蛮族打秋风为由推脱救驾之责整整两年,却在最后时刻晚节不保,主力刚出去一个月不到,有探子来报,蛮族大军来了。

这边唐七还在继续自己的论调:“杀手太打扰别人休息了,对成长髮育不好。”

“您该相信您当初看人的本事,老爷。”花氏温言劝慰,“当初让青叶扮成太子时就已经做了鱼死网破的準备了,又何必现在来着急呢,青叶,去睡觉吧,女孩儿家家不好老是大半夜出来,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名为二叔的中年刺客点点头:“少爷,老奴决定明日告老还乡,切莫輓留。”

“……”唐五和柜子中无辜的匕首君对视两秒,无奈的离开了。

“那就当飞刀。”唐七认真道,“别看不起匕首身子短,飞起来也能做远程。”

唐家估计要不是太后不能亲自来,恐怕皇宫中那两人很想亲眼看看到底边关的“唐靖宏”身边是有个什么数量级的护卫队,才能让这个小孩在五年间几百次暗杀中安然活着,而且似乎越战越勇。

外面有人在帮她杀刺客。

“……”青年摸摸脖子,道,“二叔,那告老前,帮忙处理了尸体吧。”

唐七疑惑:“为什么要笑?”

两人比着耐心。

郝仁忽然拿出个本子翻起来:“听说是傻子,还真是?”

“额……不……”

唐七不客气的收了匕首,放进一个小柜子里,唐五叹气:“我让你用一把扔一把,你,你全藏起来。”

“你别说了让我先想想。”

“我杀了很多人了,人类一辈子都不一定杀一个同类,我杀了那么多,某方面讲是十恶不赦了吧。”

郝仁终于得到个有準备的话题,开始滔滔不绝:“你知道什么是好人坏人的界限吗?杀手就是坏人吗?坏人自己就能杀人了,只有好人在抗争不过的情况下才雇杀手去杀坏人……”

“那你说什么好人抗争不过才雇凶杀坏人……”

而虽然郝仁给了唐七十天时间,但五天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刚进门,唐七就一阵风的扑过去,卡擦一声。

每次太后派人求援,来的使者不仅会带来圣旨,也会带来一两波刺客,杀“唐靖宏”以泄愤。

“……”

这是一个乾燥的秋天。

可能青年故意说暧昧的,说罢还笑眯眯的眨眨眼,唐七面无表情的听着,听完道:“我想动手,放两个进来,以慰相思。”

“我叫郝仁。”青年自我介绍,“不许笑,我的工作性质不代表我是坏人。”

“我也曾见过方侯爷,老爷,您不是说他是极其正直的人吗?”

郝仁扶墻了:“我,我考虑考虑……啊不,你考虑考虑……不对,该不该请你了……算了,以后少跟你交流好了……我,我给你十天考虑,十天后我就离开了,到时候再问你的决定。”

这时候,打马关一个重要人物出来挑大梁了,方小侯爷,正是準备挑担子的年纪,虽然一上来就是一个如此重的重担,但在一干好友和前辈的帮助下,竟然真的几天之内整顿了关内所有队伍,并且拟定了一系列抵抗的法子,人数不够,就徵召当地男丁并且填补上所有的罪犯,竟然生生的凑出一支既有炮灰又有输出的军队。

问翼王爷如何会让国家因为自己的原因痛失边关?

许久等不到回报,虽然知道同伴百分之八十已经遇难,但保险起见,还是得有人来探探情况,于是不久以后,又一个刺客吹了迷烟溜了进来。

再眨眼,少年已经站在尸体边上捋袖子準备扛尸体了。

不是翻窗,是开门。

“唐家八少在我们圈子里可是声名赫赫啊。”青年自在的坐在桌子边,给自己倒水喝,外面噗的一声,唐七听着耳熟,是尸体倒地的声音。

唐五又开始忧心忡忡,他至今还是负责打扫武器库,便捡了几把检修后淘汰的废弃匕首,塞给唐七,各种叮嘱。

“他姓什么?方!他不管谁管?!没想到成了奴都能见着……”

“不好意思,这样想我做杀手,会扰乱杀手界的秩序,还是算了。”唐七严肃,“破坏秩序是有罪的。”

可对于方侯爷来说,他一生驻守边关,若失了打马关,就算朝廷不斥责,百姓间好不容易建立的威望却会掉进谷底,还有他在边关的心血,全都会失去,这是巨大的损失。

唐七认真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人类层面上的坏人,再去做匡扶正义的杀手,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便不考虑了。

很不幸,唐家男丁,都在炮灰队伍里。

“我不需要钱。”唐七油盐不进状,“我还有活要干。”

幸好方翰奇也没指望唐七有回应,问了见唐七讳莫如深的样子,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以军队行军的速度,和西北军与翼王军相隔的距离看,如果要开打,此时小股前锋都该开始接触了,也就是说,方侯爷的主力此时已经在前方胶着,完全来不及打马回头了,如果硬是要分一部分兵回来守关,那只有落得两面受敌的结果。

每次刺客来,都会迷烟啊吹针啊折腾许久才进来动手,可这次,等了许久,什么前奏都没有,直接有个人悄悄开门进来了。

忽然觉得,她现在已经下意识的把唐大老爷当成上司了,否则,生活中没什么指令,还真让人不习惯。

唐七挺不爽的,难得的动手机会。

剩下青年和少年黑暗中对视。

“二叔你还真来啊?!”

唐七是个没有耐心的人,这不是她耐不住的意思,而是她能把等待无限延长,在该出手时出手,而没有等不住那种事情。

不是做暗杀者的料,唐七如此评价。

唐七云里雾里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想了想,还是跑出去把唐大老爷从睡梦中揪起来。一句话:“方翰奇认出我了。”

唐七心想终于来了个高段位的刺客了,竟然没有一点恶意,那人在床前站了许久,唐七便一动不动躺着。

圣旨暂且不管,也不知道太后在私信中说了什么,几天以后,忠义侯竟然真的调集了关中的主力出发了,只留下少量的常驻军队,确保每日巡逻和突发情况的暂时抵御。

“就你那烧水做饭生活扫地?太埋没了,我要心痛死了,给个面子,当杀手吧?”

等了好几个晚上,刺客都没动静,但唐七毫不灰心,用她的话说就是,她对那些刺客有信心!便一直等一直等,终于在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唐七躺着,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耐心等待着,像几天前一样。

“你说的也对。”唐七忽然点头,“从一般人类角度讲,我确实不是好人。”

青年飞也似的来,飞也似的走了。

“他说:你们唐家到底在做什么我不问了,但是七小姐,你这般顶替,有想过以后怎么办吗?”唐七顺便连语气都模仿了,一字不差,唐大老爷怔愣了几秒,开始原地转圈。

既然摆明不会动手了,唐七放了心,面不改色躺在床上,丝毫没有刚才被拜访的样子。

“可是,方侯爷从未参与战争。”花氏不疾不徐,“你我都曾见京城快马求援,可见方侯爷派出一兵一卒,哪一次不是以边关告急为由推脱?”

两人同时顿住。

之后唐七就一直没见过方翰奇,其他少年们一夜之间似乎都很忙了,再也不见人影儿。

这和经过训练却有耐心这种概念的人是没法比的。

“啊?”

“那你放着干嘛,都是坏的,可能用过一次就用不了了。”

所以来人等不住了,却没动手,而是说话:“唐少爷,我知道你醒着。”

许久,青年才从房梁上下来,门外又出现一个中年,两人看了唐七许久,青年叹道:“二叔,我想告老。”

包括唐七。

两相比较,前方翼王军自然死死拖住方侯爷的军队。

一个打马关有何要紧,待大局已定,再打回去绰绰有余,蛮族才那么几个人,从来就不会侵占边关太久,他们顶多抢了粮食女人住几天就回自己擅长的游牧生活去。

唐七看看唐老爷,见他没什么指示,便乾脆利落的回去了。

“若是目标都这般伸手,还不如早早告老还乡,帮老婆孩子种地去。”

二叔点点头,扛起尸体一溜烟跑了。

唐七沉默了一会,问:“我被杀那么多年不够,还要去做杀手?“

“本来也想亲自见识见识,可属下们不同意,我又不放心他们送死,于是决定乾脆来拜访拜访,以慰相思……”

“看来我只有被买凶杀掉的命了。”低头深沉的思考。

唐大老爷眨眨眼,一个激灵跳起来:“他说什么?”

而且还没有恶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