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谋划

上一章:第42章首战 下一章:第44章成交

努力加载中...

唐五早就免疫了唐七的滚字诀,但也明白再纠缠下去唐七真的会让自己飞着滚出去,于是便讪讪的放下手,左思右想没有话讲,只能翻出老版的叮嘱:“等会估计会有大人物来找你,你,你自己知道如何应对。”

明天又将会是漫长的一天。

“有药,擦擦吧。”

“这样么……”方翰奇沉吟,问秦铮,“这阿唐,如此身手,不觉得诡异么?”

而此时,统帅大营中,少年和老将们聚在一起,听着那个十夫长汇报。

这一些线索之下,他几乎可以肯定,唐靖宏就是被保护的太子,但是,却已经不在唐家的保护下了,唐大老爷当年一直是中立态度,不温不火,却不成想,他才是最忠于前皇后的老臣。

外面一片忙乱,穿着布衣的人一群群的抱着柴火木条往城墻上送,城墻上的士兵点燃了往下扔,外面惨叫连天,但攻城梯还在接连不断的往上搭,更有城外远处的弓箭手一阵阵飞着箭雨,人高马大的好处就是,他们能够在很远的地方将箭射过来,即使漫无目标,但是城墻上又有几个人真正有实力躲过箭雨?

他摇摇头,甩去了不切实际的幻想,那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女子,今天如此表现,明天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上战场,既然姑姑竭力要杀唐靖宏,那,这个女孩的死,对方家来说,说不定是好事吧。

“真的没?千万别忍着。”

平时只是在城外零散的村落打秋风的蛮子并不是没有经验的菜鸟,每隔几年他们都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攻城,时胜时败,但不得不提的是,忠义侯镇守了十多年,蛮族入侵只成功了一次,还是在不到五天就被打了回去。

“走了。”唐七只说了那么一句,便往前冲去。

为何当初太子不出来?

“没。”唐七皱眉,“我该受什么样的伤?”

“他把他哥哥砍伤了,你们说只要留下他,我就把他哥哥送回去了,看起来杀人的时候,他似乎还要顾及他哥哥,碍手,才这么做的。”

他正急的抓耳挠腮,忽然帘子被掀开了,一个十人长探进头来粗声道:“好了没?!好了上城墻!缺人呢!快!敢逃跑军法处置!”

忠义侯拒不出兵护驾的理由也是充分,只要他人在这,蛮族就绝无入侵可能,却不想,还是让人得了逞,蛮族抓住这个时机带足了装备过来,看情形是势在必得了。

罪魁祸首唐七无负担一身轻,几乎是哼着歌儿準备起第二天的武器来。

方翰奇想不通,但他也没空想了,现在的他只需要知道,唐七很能打,关键时候说不定能扭转战局就行了,只要这个杀人机器留下来……他往外望,似乎能透过城墻看到城外蛮族大军的主营帐。

“如此身手?”中年将领惊讶,“只是个罪奴?”

此战危矣,先撤百姓。

伤员随着百姓一同被运走,于是唐家的老弱和伤员全走了,唐五自然是要留下的,他帮着花氏收拾了细软,正要叫唐七一起送送,谁知刚撩开帘子,迎面就是一刀!

只是现在,无论秦铮还是薛少英都成了站在城楼上伴着方翰奇指挥大军的少年将领,不知他们在想出炮灰团战略时是否我想到唐七这个人。

深夜,这条消息随着一队队开始疏散百姓的士兵传播开来,关中的百姓们虽然过了许多年安稳日子,但是居安思危,收拾起金银细软和逃难用品依然迅速,很快,一**的人就连夜往东而去,再往东就是边境重镇沙城。

在他们心中,犯人终究是犯人吧。

紧接着,就是攻城战。

他明白为什么没大人物来了。

而另一边,那个蛮人……就那么大的一张脸,额头却插着一支浑圆的木棍,几乎把他的眼球都挤了出来。

“额……”擦伤撞伤割伤砍伤刺伤……唐五一样都不敢说,只好硬着头皮,“你头都青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铮还打趣说其实阿唐挺适合蛮子的生活的。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蛮族才鸣金收兵。

“……如果问你是男是女……”唐五自己都觉得这个假设二百五,便慌乱的改口,“如果,如果……”他也没经历过什么阵仗,怎么会想得出来。

远看营帐朴实无华,但是他白天观察时,却隐约觉得,帐外旗帜上的图案,有些眼熟。

……唐五腹部受伤,硕大的一条口子,差点止不住血,这可比那些故意擦伤点手脚就想混进撤退群中的壮丁严重多了,于是当即就被一脸怀疑的十夫长贴上了撤退标籤,昏迷不醒的被唐家人带走。

“哦。”唐七摸摸额头,“一会儿就会好的。”

他先望向身后的唐七,少年手中只剩下半截长枪,断裂的木棍部分已经没了,他正顺势从一旁呆掉的十人长腰间抽出一支箭雨,掂量着。

晚上,巡逻的士兵还能看到一队队举着火把的骑兵不断融入城外驻扎的帐篷中。

可是,关中有战斗力的人在减少,外面虎视眈眈的蛮人却越来越多。

关中一片惨烈的景象,这一次蛮人差点就从城墻上冲下来,仅一天的功夫,驻军的主力就去了一半,而炮灰们几乎没有剩余,唐五后来跟着唐七找到了唐靖诚和唐靖庭,两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第二天无法再战斗了。

还有战斗力的都被赶上城墻御敌,原先的守军早就和第一拨上墻的蛮族厮杀在一起,攻城梯还在不断的上人,梯子的设计很聪明,上面有个弯弯的倒钩,碰到城墻后往回一拉,就固定在了那里,再加上上面本身有的重量,完全在上面被人力推开。

那会堵塞材料的呼吸成长……唐七躲过,不耐烦:“滚。”

如果……直捣黄龙……

“小侯爷,您还没说为什么要叫个十夫长观察一个罪奴呢,这时候商量明天怎么办才好吧。”一个中年将领粗声道。

而且还是个女的,方翰奇心里补充,不由得感到惊讶甚至有点恐慌,为什么一个书香世家的深闺小姐会有这般神鬼莫测的身手,杀人不眨眼还奇招百出,更诡异的是现在还成了自己的弟弟。

预想到的盘问没有来,唐五正愣神,唐七已经跑了出去。

方翰奇和几个伙伴对视一眼,说道:“早上城外,这个唐靖宏在敌方阵营中杀出一片空白区,然后带着自家三个兄弟,夺马回城。”

他并非对朝中隐秘一无所知,太子一直下落不明,据传是被一位极为忠心的老臣保护着,而宫中那两位主要的怀疑对象,除了几个在这几年莫名暴毙的,就只剩下唐靖宏了。

唐七这一次被分到一把长枪,刚拿到手就有个蛮人嗷嗷叫着冲了过来,唐五下意识的拿刀去挡,却听到啪的一声,紧接着耳边咻的一声,再接着就是一声惨叫了。

唐五望着眼前的战场,回头望了望十人长,却见十人长正望向另一个方向……城中了望的塔楼。

“不知道。”

方翰奇叹:“我不放心战局,一直在了望楼盯着,就见他到处皆是敌人尸体,今天一天,要说谁杀敌最多,非她莫属。”

唐七摇头:“没。”

倖存的炮灰们都被送到一块圈出的帐篷中疗伤,唯独唐七和唐五得到了单独的小帐篷,唐五自然觉得不对,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趁还没人来,着急的问唐七:“受伤了吗?哥看看。”

说人家是蛮子,其实是在域外生活的一个族群而已,个个高鼻深目,棕黑色头髮,传说王族似乎是金髮蓝眼,到底是不是还没人证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战斗力相当强悍,人高马大的结果就是普遍比大辕朝的士兵都要高一头,天热就坦着半个身躯,天冷裹动物皮毛,远不及大辕朝人的奢华丰富,但足够简单坚实。

“紧接着城墻之战,他所到之处,蛮子无一生还,北边和西边的两段,一度被他杀到蛮子不敢上来,后来武器没了,就用手,用头,我之所见,他杀敌毫无章法,但恰恰如此,到手皆是杀人利器,连木条掰成两段变成飞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