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成交

上一章:第43章谋划 下一章:第45章刺杀

努力加载中...

他的好友全都披上了盔甲为了打马关拼死一战,这么点小事又能如何?

唐七苦恼状。

“没错,阿唐是吧,你的十夫长推荐了你,说你身手极好,身形也小,完成任务的希望最大,我看好你。”

而且打马关要丢。

这算是妄论朝政了,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听到,砍头连坐那是刚刚儿的,可话从方小侯爷嘴里说出来,却让这些将领们领会了别的意思。

唐七光棍状看着薛将军,她又不傻,大仗爽过了,多乾就亏了,这种生意她还是懂的。

唐七和十五个精壮汉子被集结到了一个帐子中,方翰奇不在,薛将军跟他们讲解了任务目标。

“什么?”

方翰奇沉默了,好吧,他自己交出的筹码。

“让我去沙城,我可以保护他们。”唐七盯着薛将军,“管打马关战火滔天,关我什么事?”

唐七摇头:“我不看好。”

薛将军立刻不赞同的望向方翰奇,却听唐七下一秒就答应道:“成交!”

“这身手好是好,没那么逆天吧。”

以后若是暴露她是女子的身份,她要是再说自己认得她……那可真是百口莫辩。

“不,不是这个原因。”方翰奇低声道,“这也没什么可瞒的,此番父亲让我前来,一是替他镇守打马关,二就是要跟你们传达一下他的意思,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

“粮草在主帐后方,那儿并无重兵把守,有可能是引诱你们,但也有可能确实不信我们敢出击,他们主食是肉,光烧粮草不行,记住烧那些牲口,回来途中,如果有隙可乘,杀主帐!”薛将军顿了顿,“无论成功与否,你们都是英雄,我们将妥善安置你们的家人。”

“烧他们粮草,只需要几个兵卒,拖得一阵是一阵,最好的……就直接杀到主帐,当然,这不大可能。”

“……什么?”

方翰奇握着拳头:“打马关是父亲几十年的心血,怎能一夕被夺?!”

唐七一本儿正经道:“你若让我选,就不是诚心做生意。”

“看此番蛮子的阵仗,他们那些子部落之间的关係说不定有了我们不知道的变化,否则怎么会如此团结一心?如今这局面,要是老夫,打下了打马关,自然是要一鼓作气冲向沙城,否则,这几万个士兵就为了一个打马关?不嫌浪费吗?”

方翰奇摇头:“生若正,死无憾,父亲就是这般说的,我做儿子的自然不能违背。”他不由得想到昨晚算计唐七的想法,一时惆怅起来,明明他一直坚定的跟着父亲,却又为何要为宫中那个姑姑打算,其实他自己心里,还是懦弱的吧,就担心有一日,父亲能够问心无愧的被太子和翼王倾轧而死,自己却无法那般心甘情愿吧。

而且,还有母亲……她那么全心的信任父亲,即使父亲这般决定也丝毫不反对……她就该死么?

虽然没有唐七这般的直觉和经验,人类的智慧还是很有用处的,几个老将分析以后一致认定,今晚蛮子要突袭。

方翰奇自然也猜到了是为什么,嘴里发苦,他听父亲说过,武功高强的人就算不聪明,直觉也会很準,看来昨天利用的心态太明显,今天太多人关注,把这小兽的爪子给吓进去了。

“你的背后是沙城!沙城中有你的家人!”

“他们必然会提防。”

方翰奇紧紧皱眉,许久,他才道:“薛伯父,各位前辈,不瞒您们说,父亲此番前去勤王,是留了遗书的。”

方翰奇几乎不需要考虑就想到一个人,他还在犹豫,但最终还是点点头。

“你!”

想到沙城中母亲温柔的脸,他咬咬牙,决定走一步算一步,虽然唐七无辜,但是……谁叫唐大老爷这般不识抬举,到了这般境地还如此愚忠,乱出招扰人视线!

“这几年战乱不止,朝廷军节节败退,每一次要求父亲勤王,他都拒绝,不仅是为了打马关,或是你们认为的保存方家军实力,而是……父亲他自己都认为,当今圣上即位,名不正言不顺……”

正挠心挠肝的懊悔,却忽听外面骚动越甚,这漫长的一晚即将开始。

每一笔账,她都门儿清。

她的经验和直觉都告诉她,今晚有奇袭。

是时候该考虑离了打马关去沙城时该如何把唐五掌控在手心里了,毕竟任务信号在他身上。

唐七杀不爽,其他人比她更不爽,几个昨天没见到唐七英姿的守将都纳闷了。

“你若尽力,我保证你的家人以后都在沙城过普通老百姓的日子,”方翰奇忽然从帐外走进来,对唐七道,“实话说,我无法给他们消去奴籍,但我可以给他们老百姓的日子……没有徭役,没有苦活,在侯府中做些零碎活,每月月前与他人一样,够你们全家安稳生活。”

唐七简单的计算中,早在护送过来时已经还清了花氏的人情,就差唐五和京城的唐三了。

“时间不多了,做或不做,你选,”方翰奇有些着急,忽然道,“若你凯旋,我许你军职!”

“他们今日这番作为就是为了迷惑我们,以为他们要打持久战,现在肯定暗中集结布兵,粮草反而空虚,至于主帐……能杀则杀,派出去的,必是死士。”薛将军道,“好好安顿他们的家属,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但是小侯爷,侯爷这般做,自家人知自家事也罢,若是让翼王爷成功,他们会放过方家吗?”

“怎么了?”正在安排应对夜袭的薛将军问道。

“小侯爷您的意思是……”薛将军表情凝重,“侯爷这次出去,是帮翼王?”

薛将军等老将们顿时无言,他们都是跟着方侯爷一路过来的,自然也知道那个不苟言笑的威严男子是怎样的气节和心性,只好感叹一番,筹划起来:“既如此,除了快马求援以外,只剩两条路,一死守,二先下手为强。”

方翰奇问:“你要军职还是要唐家的百姓生活?”

那些精壮汉子本就是死士,皆一脸凝重的点头,唯独唐七如梦初醒状:“敢死队?我?”

“怎么会,毕竟太后是我姑姑,一家人怎可这么做,我爷爷也不会同意……只是我父亲太过正直,他当初夺嫡之争时带我离开就已经表明了态度,方家不会做为虎作伥的外戚,外戚都没有好下场,我爷爷也赞同这一点,所以太后姑姑数次求援,父亲都没有出兵,只是爷爷偶尔出点钱粮充作军资。”

走一步算一步吧。

“弃,或是守,这是个问题。”一个中年将领问道。

这般噁心人的游击战术,唐七除非不要隐蔽了,换个身子满城墻飞才能抢到人头,一天下来,所有人都比昨天还要吃力,蛮子全部退下后,撤下城墻的战斗人员纷纷补充体力,唯独唐七望向城外的统帅营帐,表情凝重。

今天是杀不爽了。

“没,没什么……”方翰奇暗自咬牙,他一直没忘唐七是个女子,所以即使她武力高强,但许以军职,麻烦颇多,必然不愿,却不想她竟然一口答应,而他一时激动,竟然完全没给自己转圜的余地。

她挺烦自己无欲无求的,搞得别人都拿唐家人跟她做生意,好吧,虽然那个家庭现在已经是唯一可以牵绊住她的因素了,但是如果她愿意……她只管唐五就行,还有远在京城的唐三。

“他们……会去沙城?”方翰奇声音有些犹疑,他毕竟只是个少年。

“我会罢工。”唐七道。

唐七继续道:“我的身份,是苦役,苦役是用来凑人数和炮灰的,这两天我所做的已经超过了一个苦役该做的,宇宙万物都是均等的,你们给了我什么,要为你们做这些?”

今天蛮子的攻势如昨天一般激烈,但是更多人开始扎堆作战,在城墻上一**的来去,有些甚至上来杀两个人就滑下梯子,伤亡大减,而守城士兵虽然压力陡轻,却无处可退,只能硬抗,伤亡与昨日一般大。

“此番人数劣势,敌军指挥奸诈狡猾,打马关本就岌岌可危,若是保存兵力,退守沙城,与沙城驻军一起,好歹能撑到侯爷回援,要是硬撑下去,两败俱伤都还是好的,怕的就是,人都死了,敌人没挡住,留着他们士气大振冲向沙城,后果谁来承担?!”中年将领提高了声音。

“小侯爷您说。”

“先下手为强?”方翰奇反问,“这也太……怎么可能?外面那么多人,我们才这么点。”

等到唐七和众死士踩着夜色消失在帐外,方翰奇忽然一拍桌子焦急道:“糟了!”

中年将领霍的站起来大声道:“怎么会?!那翼王什么来头,能让侯爷这般丧气?!”

薛将军语塞。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唐七耸肩,“如果说这两天是处于自保或是一时兴起……谁给你们的权利命令我做这些?这很……危险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