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刺杀

上一章:第44章成交 下一章:第46章要沙城

努力加载中...

“天生的易装刺客。”

这一次参加这个任务已经有些过,要是再出手……除非她不想回去了。

“绑起来,带走。”有人命令道。

“哦,你这是在提前祝我胜利?”

“你说的那个大辕朝刺客杀手?”

几声风声飞过,死士们的手纷纷被神秘飞行物打开,阻止了他们服毒的行为,紧接着有几个黑衣人扑上来,几招就放倒了死士。

“死又如何!”死士扑了过去。

“……没酬劳。”有时候唐七天杀的老实。

将军挑眉:“你就这么确定?你见过?”

甚至,似乎还有高于普通人的大脑开发度。

“他们给你多少酬劳?跟我干吧,两倍!那群穷兵蛋子绝对不会比我有钱。”

“没人给我药丸。”

“不会暴露。”

人家早有準备,到底谁蠢……

“我建议撤!”唐七溜到死士头头身边,低声道。

当然,剩下那个就是唐七。

紧接着周围忽然火光大亮,一大圈士兵和黑衣人举着火把沉默的围在那里,盯着圈中人的眼睛灼灼生辉。

“嗯,你说。”还是不出来。

对于被派往出来进行烧粮草活动,唐七心里表示小小的不满。

唐七嗯了一声:“你好,郝仁。”

“还没有表情。”

“什么药丸!”

唐七呢?

上吧!被俘虏,也是正常的进程。

那样是作弊,是违规的!她不断提醒自己。

“哦,第一次见到,以前只是听说是吗?”

“……”郝仁呆住了,“你免费?你何必!他们这么对你……”

“有埋伏。”唐七忍不住了,再跟下去,说不定她也要陷在里面,除非动点非人的力量。

这确实值得恭喜。

唐七还是看着,老实道:“第一次见到而已。”

将军随意的挥挥手:“那随便你吧,这些人本也没什么价值,要是给你送个人才那也不错。”说罢,他忽然再次弯腰看着唐七,眯起眼:“看我作甚?我知道我很好看,不过也不用看那么久吧。”

“没事,绑住的我还治得了。”郝仁拉着唐七掀开帘子,竟然直接把唐七带进了主帐,里面极为宽敞,装饰奢华,地上铺着厚厚的动物皮毛,一个巨大的幔帐从顶上垂下来,包围住了里面的床,一个声音从那幔帐中传来,“让我猜猜,只有十多个人吧。”

“是。”郝仁拉着唐七往外走。

她有感觉,死士们并没有感觉,十来个人纷纷隐蔽在了主帐附近,里面有隐约的灯光透出,暖暖的,还有静坐的人影……俩。

并非没有在某些任务文明中呼风唤雨的地勤人员,可那些人全都是按着规章勤勤恳恳的乾,从不敢一丝逾越和侥倖,才慢慢的以自然方式获得了极高的地位。

恭喜你,相同信息链的结合竟然没有成为一个残缺的人。

她不想参加这种让她感觉很不好的偷袭,诚然他们来时蛮子也确实在调兵遣将準备偷袭,他们只是先下手为强而已,但是如果在击杀敌方统领这件事上她出了力,一旦控制不好,很有可能就成为不可收拾的事件。

“……算是。”唐七走了。

“等等。”有个人叫道,声音很耳熟,仿佛刚才那个叫叔的人。

在飞船上飘过一眼,在打马关听人说起过,亲眼见着,还真是第一次,点头:“嗯。”

那人走到唐七面前,惊讶道:“是你!”

十六个人分散在四周,等火势起来,四周的蛮子开始叫着救火时,其中有十五个人竟然都趁乱从不同方向向主帐扑去。

“这话我喜欢!”没等郝仁回话,床上的男人插嘴了,“郝仁,你莫名其妙带个人进我的帐子又不通报,很没有安全感耶。”

但这不代表他们就喜欢这样的战斗方式,他们渴望热血和肉搏,冲锋和对撞都让他们激动。

天蝎星人有得天独厚的暗杀体质,因为他们生存的地方野兽太过强大,导致他们的进化路线很像地球上的变色龙,而很多次战斗不得不依靠暗杀进行。

“他没经过训练。”一旁被俘的死士头头垂头丧气的被绑着,说了句公道话,他看了看唐七,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垂下头,不再多言。

“傻乎乎的。”

可是样子总要做到,跟着其他死士一同往主帐扑去的时候,唐七感觉到,周围有不少更加隐蔽的高手正呈包围状赶来。

比如,求个小小的军职以便在战场上而不是在学堂里混便行了,倏然间成为一个击杀敌方将领的英雄……对人类历史进程的影响,就有点略大了。

唐七身边的死士忽然一抬手,听得旁边一声大喝:“叔!”

她一把抓住了神秘飞行物,正望着手里的小石子发呆,又躲过了扑上来抓她的人,再和同样在发呆的抓捕者对视两秒后,乖乖的举起了手,交出了手里的石子儿:“给。”

那人神色一紧,大叫:“有人服下了!”

“……”

“犯人的职责,炮灰的职责,一直到参战者的职责。”唐七列数得很悲伤,“我只是遵守而已,我也没有办法。”

“就是他。”

“听说蛮人王族,金髮碧眼。”

“你都说了像女孩儿。”

“你怎么知道?”

“恭喜你。”走前,唐七朝将军认真的说。

“没有威胁。”

“哈哈,那可不完全準确。”将军指着郝仁,“他也有王族血统,看起来可与你们有任何不同?这也要看纯正与否的。”

“听说什么?”

“莫非这就是你的答案?”郝仁笑嘻嘻的,“你打算乾我们这一行了?”

死士头头却理都不理,眼睛紧紧盯着主帐,然后手挥了几次,死士们包抄了过去,準备干掉营外的守卫。

唐七耸肩:“哦。”

“我郝仁活到现在,直觉可已经成了看人的一部分了。”

郝仁笑而不语。

“公子……”飞石打手的二叔从一旁窜出来,警惕的看着唐七。

其实不一定需要唐七,至少目前为止,从城旁的吊篮下去,潜入敌营,一直到第一把火扔进粮草堆和牲畜栏,基本都是有惊无险而且没唐七什么事。

“是……”郝仁带着笑意拉着唐七离开,两人仿佛不曾经历一场暗杀,轻鬆无比。

唐七在很多次殖民战争时,一般都是正面冲锋型。

“……没有。”

没错,这正是郝仁,他还穿着一套极为路人的衣服,清秀的面目在火光中晦暗不明,他表情极为古怪的看了唐七许久,挥挥手道:“其他人带下去吧。”

唐七耸耸肩,她没什么可回答的。

“你说的我基本赞同。”郝仁让唐七站在边上,笑道,“但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出现某些特殊情况。”

“没服毒那药丸在哪?”

“那我通报个?”

“身板太小了。”

那人往前走,弯腰观察唐七,忽然笑了:“像个女孩儿。”

“……他不想杀你。”

“来刺杀你的人,大部分都像你所说,用不着我们,来一波杀一波,但是除了这孩子之外。”郝仁看看唐七,“将军,你还记得我前几天去打马关所为何事吧。”

“……总之你是要保他是吧。”

“哎,真无趣,带出去吧,我要休息了,等会还要打,真麻烦。”

“药丸呢?!”

所以虽然天蝎文明有让全宇宙都闻风丧胆的暗杀军团,可所有人嚮往的都是正面冲锋部队。

唐七低叹一声,来不及了,她若此刻转身就跑还行,但是在别人不明白的情况下,这肯定会被当做胆怯懦弱,她可以在任何情况面对任何指责,唯独不愿意在战场上背上逃兵的名声。

声调有些古怪,但不妨碍唐七听出里面的轻蔑:“也就你们这么紧张,那些货色,来一群都伤不到我。”

“你指什么?”帐子动了动,有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出来,把一旁小几上的杯子拿了进去。

郝仁没有回答,他直接问唐七:“唐八少,没想到在这见到你。”

“等等,看他那样子,很久没吃好的了吧,给他弄大块的肉,作为他『没对我动手』的奖励。”

她跟进了两步,前面的守卫被杀,终于有人发现了偷袭,混乱间,两个穿着卫兵衣服的死士斜刺里冲出来混进了营帐,然后再没有出来。

帐子中沉默了一会,终于有人慢慢的挪了出来,然后系着衣服站起来,懒洋洋的看着唐七,皱眉:“这么个瘦小子?”

主张中还是一点声响也没有,唐七很想用精神力探探里面是什么情况,但她忍住了。

“那药丸呢?!”

立刻有两个人冲上来企图抓住唐七,唐七一躲:“我没服毒!”

郝仁斩钉截铁:“他要真要杀你,就算我贴身保护,你估计也已经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