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摸胸

上一章:第46章要沙城 下一章:第48章猜测

努力加载中...

唐七低头看看……

唐七喝酒,于是萨尔也喝酒。

她想喷出去……

“哎呀,好睏,睡吧。”

萨尔想了想,老实道:“我现在希望你夺回一切了。”

“大辕朝总是说自己礼仪之邦,但郝仁说过你们的宴会,一人一张桌子,看中间慢腾腾的舞蹈,多无聊。”

唐七换了地方,她现在住在将军府里,原先方翰奇的房间,虽然有卫兵把守,但似乎郝仁他们不担心她逃跑,并没有过多限制,当然她也没兴趣出去。

“为什么?”

“都是男人怕什么,睡呗。”

萨尔王子觉得她是辕朝前太子,想拿她换沙城,首先翼王爷此战节节胜利,就是以这个前太子的名义,那么如果她死了,一切都成了浮云,所以翼王爷不会让她死,或者说,不会让太子死。

唐七看看那酒桶,上面还有个原始的开关,显然转一下就能获得酒,不过……唐七没喝过酒。

“……你醉了了呢?”唐七谨慎的看着他。

“傻子都摸得出来!”萨尔手都抖了。

“我们的宴会,换了,国王王后和臣子坐在一处,食物和酒像流水一样的上来,大家手拉着手跳舞,还会有喝多的少女故意用她们柔软的胸部蹭我,哈哈!”

那天萨尔没再说什么,让唐七一人茫茫然被送到新房间,她考虑了许久,还是决定理清一下现在地球人到底在干什么。

(唐青宣在远方吶喊:谁知道你发育的这么好啊!谁让你给人家摸了啊!)

“……翼王。”

萨尔眯起眼睛:“你可是俘虏啊太子,你在选择什么吗?”

唐七镇定的指出:“你也有。”

“反正我懒得回去了……你也出不去。”

“我无聊,够格和我喝酒的也就你了,来不?”

“哦诸神在上!”萨尔却不管唐七的装傻,径直跳下床盯着唐七,表情很危险,“验身!”

唐七看着桌上的酒桶许久,才慢慢闭上眼。

“什么?”

“有你这样的人当国王,手掌大辕朝指日可待啊哈哈!”

“哦,你相信翼王府是为了你啊?”

如果女的喝醉是这种状态……

唐七终于用了点精神力,分析了一下,确认此人的神经被一些奇怪的物质麻痺了,显然,就是酒精的作用。

萨尔忽然就想到了郝仁口中唐七的武力值,这货要是发起狠把所有将领包括自己的头给XX了……他喝酒。

“……”唐七居然机灵了一回,闻言起身叫道,“外面的,你们主子要睡了。”

“……”对视。

“……”

唐七耸肩:“没想过。”

“……不会的。”

“这是单人床。”唐七不乐意。

“……”萨尔全身都抖了。

看吧,天又不热,开始脱衣服了,喝酒会热吗?

这东西成分更像是麻醉物品吧,什么饮品啊,简直就是大杀器!她又喝了一杯,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着这个自称千杯不醉的异族王子明显不正常的精神状态,唐七很有危机感,她脑中自学成才了一个很小言的词彙,装醉,可观察了一会后绝望的发现这个状态太难学了,如此没有规律的举止和语言,怎么可能做出来?!

“我不要喝。”

“?”

“……我裹了。”唐七很委屈,自从设定的发育路线开始以后,她已经明白了验身的威力,她可以打落牙齿,但却不可以缩胸,所以只好承认。

没一会,萨尔就睡着了,安安静静的。

唐七看了看萨尔,萨尔还闭着眼,她挥开了他的手,却见萨尔忽然皱起眉,然后猛地睁开眼,直直的盯着唐七。

唐七自己摸了摸,那样子仿佛胸前的不是自己的咪咪,然后在萨尔惊悚的表情中无辜的抬眼:“我以为很隐蔽。”

“诶!你还要我大老远跑回去?”萨尔不爽,起身摇摇晃晃往唐七的床上走。

萨尔深呼吸,又深呼吸,忽然很愤恨的问:“前几天我玩弄薛少英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早就笑翻了!?”

唐七认真道:“你真的要和我为敌么?”

唐七严肃的摇头:“没有,我挺佩服你的。”

唐七在桌子边正襟危坐。

“不喝。”唐七老实的回答,小小抿了一口。

“……啊?”

两天后的晚上,萨尔来了,后面跟着个侍从,拿着一桶酒,嘭的放在桌子上,手一挥就挥退了两个侍从,关上门,坐在桌边。

虽然不是很明白,可唐七也明白他现在确实处于强势地位,即使没想过其实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伤到自己,她还是老实遵循了一个俘虏的职责……听话。

……靠!

她是冒牌货。

“你是我俘虏。”萨尔笑眯眯的,“我知道你死心眼,不会对我动手的。”

唐大老爷一手促成现在的局面,翼王爷肯定知道,方侯爷不知道。

“你瘦得跟没有一样,还抽挤不下?”

“我们是敌人。”

究竟那些人得知萨尔的要求会是什么反应?唐七很疑惑,也很期待。

萨尔姓拜恩,那应该就是拜恩的王子了。

唐七没参加过,不说话,但她参加过诗会,很蛋疼是真的,于是赞同的点点头。

早上,敲门声叫醒了萨尔,唐七才如释重负的睁开眼,心想这一晚终于过去了,萨尔不耐的翻了个身,手臂直直的压下来,唐七条件反射的一挡,却不想他的手往下弯,在胸上碰了一下。

不,这动作太危险了!蹭的时候被捅个透心凉怎么办?!

唐七又默默的喝了口酒,她不知道如何反驳,除了说不,她也无法婉拒。

“……”唐七站在床边揪衣服。

喝酒。

至少唐青宣给她布条的时候就叮嘱有人时就紧紧裹着这样很安全。

可问题来了。

“太子对太子,嗯?”

唐七抿起嘴,她是不懂什么激将法什么的,可是事实证明她挺不经激的,反正她上床了,背对着萨尔缩在最外面,心想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萨尔忽的坐了起来,举起左手看了一下,又看了看唐七……的胸。

这人身材高大,可细节处又恨精细,遗传数据相当不错啊。

他到底请不清醒?唐七眯起眼。

唐七有神经吗?木有……这是个BUG。

“哎呀,扭扭捏捏的跟女人一样,你不要这么女气好不好?!”

萨尔王子又知道方侯爷的为人,一生讲究正统公道,自皇帝登基后就与现在的朝廷若即若离,此番出于无奈前去勤王,探子回报表示依然希望能够匡扶正统,那么,方侯爷也不会让前太子死。

“那可糟糕了,没事,醉了就睡嘛,反正在你的房间里。”

等等,眼前的人类才最需要担忧吧。

“那些人设下的圈套你一个不落全掉全了,也挺厉害的。”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可欢,萨尔出去了一下后,回来继续喝,根据唐七判断,这酒桶似乎空了大半,她考虑自己的胃袋承受力,也跑出去排泄了一下,回来看萨尔脸颊通红的说着:“窝在家里总想出来……出来了又想回去,想回去参加各种聚会,哈哈!”他解开了领口,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胸膛,还有精緻的锁骨。

“你是女的?!”

“你一直在打马关,就没想过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吗?”

“……你有胸!”

所以,前太子是一张王牌。

“不放心?”萨尔拧开龙头开始倒酒,黄铜的杯子倒满了红色的酒液,一杯给唐七,一杯放在自己面前,“我可是千杯不醉,永远支撑到宴会最后一个,你呢?”

“……我不要和你睡。”

她确实没机会喝,反正唐五管的挺严的,此时看着那一大桶酒,她觉得光喝的话……不知道自己胃袋的弹性够不够。

“我有个师傅,专门教我你们的语言文化,太繁琐了,而且没有很实际的意义,但又很庆幸,这样一个文化,武力应该很弱吧……啊那是什么?这瓶子挺好看的……#¥%@#……”他开始低声唱歌。

“你怎么不喝了?不过,你这样,越看越像女的,要是让那些有特殊嗜好的男人看到的话可有你受的。”他轻笑,“你知道吗,他们会把你@#¥%!&*……哎呀,这些用你们的语言怎么说,我还没学。”

萨尔开始慰问:“听说你的太子生活并不那么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