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要沙城

上一章:第45章刺杀 下一章:第47章摸胸

努力加载中...

近乎白金的长髮全部披散开来在阳光下反射的光线还是有种範围攻击的嫌疑啊,唐七乾脆的挡了挡眼睛以示不满,铁镣哗啦啦的声音吸引了某人的注意。

“还好你们女人都撤了……你说什么?很不错了?”郝仁以为听错了。

到了主帐前,两个卫兵都不阻拦,郝仁直接掀开帘子走进去,让唐七在外面和两个卫兵大眼瞪小眼。

郝仁失笑:“你省省吧。”

“将军说,不管你到底傻不傻,既然你会遵守一个犯人的职责,一个炮灰的职责和一个士兵的职责,那肯定也会遵守一个俘虏的职责。”郝仁笑了一声,“换句话说你就是一根筋的人,死心眼,这种人上位者最喜欢了。”

唐七不说话。

薛少英显然不知道这些,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低吼:“你说这些干嘛?!要打便打,谁怕了你了?!”

“你出去了,你没回来,我们以为……”

“怎么了?闪到眼了?”笑眯眯的。

薛少英犹豫了一会,问:“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想跑?”

薛少英咬紧牙关:“王,八,蛋!”

唐七被放在一边,郝仁坐在她边上喝着奇怪的饮料,薛少英则站在最中心,迎接所有敌方高低将领的围观。

而唐七就这么被关在一个营帐中,听着外面纷纷扰扰,安稳的度过了三天。

唐七忽然有点危机感:“你为什么这么清楚?”知道她能跑,也知道她不会跑。

她只能不回答。

薛少英脸色发青:“我爹绝对不会因为我就叛国的!”

萨尔不以为意,继续一脸讲故事的表情:“你觉得很好笑?我不觉得,现在沙城也没多少主力,除了你们小侯爷带去的残兵,满城老弱妇孺,城墻还没打马关的高,而我们基本没损失多少兵力,你以为我打不进?”

唐七看着四周,感叹着冷兵器战场的杀伤力。

他咬牙,低下头。

“谢谢。”

“你!”薛少英还待再骂,又看了看唐七,硬是闭上嘴。

“不知道。”唐七回忆起郝仁少数几次透露,迟疑道,“听说有好多想跑,下场估计不咋地。”

“跟你说当然也没用,不过考虑到跟不跟你说你迟早会知道,不如把你提溜来看看你的表情,也好证实下我的猜想……顺便调剂一下我无聊的生活,哎,唐八少留下,薛小将军就带下去吧,”萨尔喝了口红酒,回头朝一旁打呵欠的郝仁招招手,“好弟弟,来,写两封信,一封到沙城,告诉方小侯爷,不给沙城,我们杀太子,问问他,他爹那精忠报国的一世英名要不要了;还有一封给翼王,问他,他的『正统』要不要了……总的一句话,要沙城。”

“回去啊……”

“混蛋!”

“顺便提一下,我刚发现一件事。”萨尔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张纸,“你们辕朝内乱很严重嘛,方太后主张削藩,皇帝是个没断奶的汉子,方侯爷盲目正直,翼王爷打着匡扶正统的名号高歌猛进,却至今没透露真正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身在何方……”

薛少英的表情很奇怪,他毕竟涉世不深,还无法隐藏,在几个人精的面前表露无遗。

薛少英一脸疑惑。

“将军已经尽力阻止了。”郝仁以为唐七不忍看现场惨不忍睹的样子,说道,“打秋风惯了,下面人又穷,总是习惯性的想多捞一点,就算我们说了这次不止打马关,也没用。”

“你到底想说什么?!”

薛少英不说话。

“一个是被俘虏了就傻乎乎蹲在敌方不动的,一种是被俘虏了还会想尽办法逃回来的。”唐七掰着手指头,“一次性的和可以循环利用的,你喜欢哪种下属?”

拜恩人破城的时候,城中只剩下一群断后的士兵拼死阻拦,残余的主力全都在主将的带领下逃往沙城,拜恩人的将军并没有派人追击,而是在城中俘虏了那群断后的士兵,让他们清理关内的残破之处。

“少年,你真不懂事。”萨尔摇头,“你不知道内忧的伙伴,是外患吗?”他在薛少英吃人的眼神中摸着下巴考量状:“这么乱的恰到好处真让我不好意思。”

“……不能回去。”

薛少英不着痕迹的看看唐七,唐七几天不洗澡自然算不上乾净,凄凄惨惨瘦瘦小小,睁着大眼睛迷迷茫茫看着的样子,果然悲凉无比。

“谁说我死了?”

曾经繁华的集市和军营都已经被毁的没了原型,街面似乎已经经历了清理,但是效果不佳,地上血迹尚未被清理乾净,很多被剥下铠甲的辕朝人神色萎靡的忙碌着,旁边蛮人虎视眈眈。

“不一定。”唐七挺郁闷的反驳,“我觉得你们的上位者不会喜欢我。”

薛少英冷笑:“那你打呗。”

“直觉。”郝仁眨眨眼,“还有,将军说的。”

这儿的环境可远比不上城外,老鼠吱吱乱叫,四面飞奔,地上的稻草发霉腐臭,还有很多奇怪的痕迹,唐七坐在黑暗中,盯着旁边牢房靠着铁栏桿坐着的人。

“……劝你别。”郝仁瞪唐七,“闭嘴吧你,太阴险了。”

“跑去哪?”

“……郝仁你的哪个情报显示她是傻子的?”将军回头问郝仁,“太聪明了,我怎么没想到呢,以后上战场就不戴头盔了,让头髮飞扬吧。”

“回哪?”

“呵,怕不怕我不知道,只是不知道两天前被打的跟狗一样逃窜出去的是谁。”

唐七沉默了,半晌,见薛少英还殷切的看着她,只好道:“你确定我逃回来,还有下次立功的机会?”

“其他人呢?其他死士呢?”

“我为什么说这些?因为我舍不得我的士兵无谓的牺牲,我发现了一条更便捷的路。”萨尔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远房表弟某天突然很开心的告诉我,他发现打马关有个不得了的人物,而不久以后,这个不得了的人物就茫茫然的被夹在敢死队中送到了我的手上。”

唐七耸肩:“做俘虏。”

只是关了一个晚上,薛少英和唐七就一起被提了出去,提到主帐。

蛮人自称拜恩人,他们虽说游牧为主,但也有自己的王城,据说就叫拜恩王庭,地方很远,大辕朝人估计也只有少数商人见过。

“这并非一定要做!”

路上很多拜恩士兵在拔营,人数并没有刚来时那么多,唐七双手被铁镣铐着,跟在郝仁身后向主帐走去。

“嗯,保存很完好。”唐七踢开一快木板,里面一只小虫子嗖嗖的溜走。

“但你逃回来,还有下次机会继续立功啊!”

“这个不得了的人,就是唐家八少。”萨尔看向唐七,“是时候坦白了吧,小子,你就是前太子。”

“那既然在哪都是受惩罚,我何必千辛万苦逃回来?”

“哦。”唐七道,“那你看到了,我没死。”

唐七无辜的眨巴眼睛。

连薛少英都震惊了,他可能更多只是怀疑,却因为唐八这小朋友地位太低太微不足道而从未关注过,现在被这样串联起来,不由得也如此相信了,忍不住望向唐七,然后忽的反应过来,转过头强硬道:“你跟我说这些有何用!”

薛少英一脸看二货的表情看着萨尔。

他完全没了意气奋发的少年将军样,满身污泥,颓丧的坐在地上,闻言抬头,看到唐七,惊讶道:“阿,阿唐?你没死?!”

“但你怎么知道翰奇会善待呢?他说不定会惩罚一下,以儆效尤。”

真可谓,保存完好……

“不过我觉得,你不会跑。”郝仁忽然道。

“很不错了。”比起曾经家乡那帮坚持种族灭绝的货,这样已经很仁慈了。

“但是被俘虏就是失败。”唐七很无奈,她本来不用被俘虏,控制武力值真不是很容易的事,束手就擒说的就是她,“被俘虏,遭受敌方任何形式的迫害都是一种应有的惩罚,但若是我回来,你们不判我的罪,继续善待我,那以后我进行任务,还有什么紧迫感可言,反正无论怎么样,只要逃回来,都不会受到惩罚。”

“可一个小死心眼跟着一群大死心眼,怎么可能不去做。”

好在郝仁也没急切需要她的答案,等了一会没等到就放弃了,被一个士兵请去商讨事情,而她从城外的营帐被移入了城中的牢房内。

唐七看着他。

还没出门的薛少英闻声气急攻心,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什么失败,你们不是烧了粮草吗,至于主将,又不是非得你们杀。”

“方侯爷勤王失败,全部主力都已经龟缩在京城,现在沙城附近全是翼王爷的兵,已经成了一座孤城,你说我要是去打,翼王会不会来救援?”

“你是薛老将军的独子吧。”金髮将军还是穿着他华贵的长袍,一手玩着一个精緻的熏炉,一手拿着原型的高脚杯。

“新帝登基后五年来以各种手段几乎屠尽前朝重臣家中与前太子年龄相若的幼子,唯独远在打马关的唐家八少经历五年层出不穷的暗杀屹立不倒,而此时翼王打响了匡扶正统的旗帜,这个关头,小侯爷还莫名其妙的把一个忠诚度都不确定的小子送到我这儿来送死,我不得不说,马脚多的我装没看到都不行,薛小将军,你也不傻,跟我分析分析,这阿唐,到底什么身份?”

“来找我们啊?!去找翰奇!”

“喔,你很有把握。”萨尔点点头,“不知道你的父亲年事已高,还能不能再生一个儿子。”

唐七望着郝仁:“你一定要我做什么麻烦你们的事情,我也可以。”

“显然你对此事也是有怀疑的吧。”萨尔道,“为什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罪犯会被夹在敢死队中送过来,为什么明明知道你们几个和他是好友还会把他送过来……你没问过你的小侯爷吗?薛小将军。”

“就做俘虏?”

“不客气。”

“关你屁事!”

“薛少英,你没撤?”

萨尔摸着自己金色的髮尾:“你的战士几天前晚上烧了粮草不够还奋勇击杀我,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扰,我敬他是勇士才没有对他动手,我想你也不希望因为你一时管不住嘴而伤害一个为你们奋勇卖命的战士吧。”

建筑都还在,甚至连草棚都有,有些门上的布帘还挂在那里,这让曾亲眼看到用射线瞬间夷平一个星球的天蝎小兵很惆怅。

三天后,郝仁把唐七带了出去。

唐七挑眉,她望向郝仁,郝仁微笑:“打马关易主了,小阿唐,你会怎么样?”

“为什么?”

唐七瞪大眼:“逃跑?去哪?”

薛少英不再说话,唐七自然也不说,过了一会她想,是不是说多了?

郝仁骑马,唐七被拴在绳子上跟在马后面走,随着浩浩蕩蕩的军队,众人从残破的城门进入了打马关。

“……我还是喜欢你。”

郝仁也无意向唐七介绍什么,因为总的来讲,唐七就是囚犯,只是恰好让人有点看中而已,而唐七的表现显示,她并不是什么能商量事情的人。

却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薛将军之子,薛少英。

“阿唐身手极好,被派往做这个任务无可厚非!”薛少英道,“小侯爷也是为了保证任务完成。”

“好了。”将军还是整了整身上华丽的绣金长袍往前走,“去接收我们的胜利果实吧。”

其实所有有关蛮人的说法,也都是那些少数商人传出来的。

“然后还暗示他们来杀我?”

“为什么?”唐七反问,“我是被俘虏的,失败者,还有什么权利回去?”

唐七眯了眯眼。

“打马关,大辕朝。”

“我还以为你会逃跑的。”郝仁忽然道。

“为什么?好多和你一同来的都想方设法的跑,虽然没有一个成功,但我觉得,你要是跑,肯定会成功的。”

期间除了水和食物,一直没有人来找她,周围几乎是中空,她可以保证她说话是没人听得到的,可见拜恩人还是防着她的。

“自我介绍一下,简单点说我叫萨尔·拜恩,我知道你叫薛少英,你不想说话的话,那我就自己说了,打马关我不想要,我要沙城。”

“……你太高看我们的破坏力了。”郝仁看着四面一片狼藉,忍不住问道,“你以为应该怎么样?屠城?”

“的确不会,我也只是让他心痛一下而已,丧子的将军伤不起,丧独子的老将军更伤不起,哎,你还是个好少年,连个孙子都没留下,可怜打马关薛家三代忠良,就葬送在你身上了。”

唐七喝了口水,是乾净的,相比薛少英那散髮着味道的好很多:“我不认为方翰奇让我跟着死士们出去烧粮草纯粹只是为了让我立功。“

“……”

不一会,两人走了出来。

“你会是个很好的战士。”唐七嘟哝,“你的头髮是天生的盔甲,自带反光攻击。”

唐七无法回答,两人的想法不在一个次元里,让她怎么跟人形容夷为平地和屠城的差别?让这个冷兵器时代的兄弟怎么明白夷为平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