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立场

上一章:第49章离开 下一章:第51章新世

努力加载中...

翼王世子朱麒玉今年已经十九,剑眉星目器宇轩昂,红袍轻甲,抿着嘴站在另一个人身后,那个稍矮一点的,凤眼长鼻薄脣,身材修长偏瘦,那样子让唐七想起以前朱麒玉送的话本中,一个红娘拉线失败,讽刺那个不肯给劳务费的书生曰:白脸细眼,瞧那奸邪败德的兔儿爷样!

“……”朱煜文的身影像是瞬间漏了气,完全不知如何回答,而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是朱麒玉,“启稟太子,唐家老小前来谢恩。”

唐七觉得体内生物电流一阵乱窜,她谨慎的看着他,不说话。

“鞋子。”

唐靖宏穿着一身白袍,负手站在那儿,微微眯眼看着唐七,忽然笑道:“七姐姐。”

唐七摇头:“你是不是我弟弟都不关我的事,改变我身份帮助你的不是我,我做的唯一一件有利于你的事就不去否认。”

“说不定太子登基后,还能把唐七送进宫中?”花氏冷笑着道,“老爷啊老爷,你可真是下了一局好棋。”她慢慢起身,用帕子优雅的擦了擦眼角,“妾身一个妇道人家,又不是青叶的亲娘,着实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她顿了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慢慢的,一字一顿道,“这孩子小小年纪被称作傻儿,却在十岁的时候就知道在匪乱中跑来挡在我们身前,而那时候,不仅是丈夫,妾身连儿子的身影都没看到……那时候妾身就想,以前若是每天记得多关照她一点,这孩子也不至于瘦成这样,后来她变成了唐八,妾身很少见她,一是她不愿来见我们,还有就是因为妾身也没脸见她,老爷……”

她回头,城墻上萨尔和郝仁的身影越来越小。

朱煜文忽然跨前一步,灼灼的盯着唐七:“结盟,与我合作,我保你一世荣华!”

“什么?为什么?!”

花氏僵硬片刻,这话说得颇为伤人,这些年她对唐七也是颇为照顾,当成女儿般疼爱,自以为已经做足了功夫,却不想,这女孩儿虽然不能说铁石心肠,却也油盐不进,竟是半点没有感动,还说出这般话来。

朱煜文完全没被打击:“因为我的关係,你受到很多次刺杀。”

“认得,只是不知道你是谁。”

与他们擦肩而过。

“嗯。”唐七应了一声,“我去休息。”

“面具。”

说罢,她行了个标準的闺秀礼,悠悠的出去了。

这么矛盾的话,唐靖宏也明白了:“我是太子,是朱煜文,也是你弟弟。”

“随便。”唐七已经对换身份这种事情麻木了,但她吃着肉片,想了想,还是认真的补充道,“但不是亲生,就不是亲娘,你我没血缘关係。”

“青叶啊,你爹和我商量了一下,你娘去了,你就过继到我名下,从此你就是大房嫡出的女儿,我就是你的亲娘,你觉得如何。”花氏坐在唐七身边。

“我也要走吗?”朱麒玉问。

“权柄,控制!”朱煜文感觉要炸毛了,“等我登基,那些人肯定要架空我,我不能容忍。”

唐七无辜的眨巴眼:“你刚才直说不就行了。”

朱煜文失笑:“你意思我完全不欠你的情。”

“于是你今日谈话的主题已经表达了?”唐七端起装着肉片的盘子起身,她很不耐烦,“类似谈话我听了很多了,不想再多听,我最后宣布一次,对你们的所作所为我没有任何意见,只要我不死你们可以随意分派,如果真的触及我底线了,你们看到我的反应的。”

唐七瞠目结舌,许久才道:“你,等等……”她又默想了一遍朱煜文的话,这才隐约从那得到不得到想得到中理出一条线来:“你意思,我能给你你想得到的?”

“不,妾身在求您。”花氏微微一福,“对青叶好点吧,有这样的女儿,是种福气。”

“怨恨又能如何,身体髮肤受之父母,我……”唐大老爷握着拳,咬牙道,“我有选择吗?你也看出太子是如何一个人,季氏又悬梁了,若不做点什么,他登基后,不报复唐家就很好了,可会记住我们一星半点的好?”

兵临城下,朝廷一片混乱,朝廷兵再无一战之力。

他们看到队伍到来,便走下城墻,唐七跟着唐靖宇进了沙城方府的书房,那两人等在里面,两人一高一矮,虽然略有改变,但不妨碍唐七从他们身上的气息辨认出他们的身份。

“好的。”唐七推开眼前的房门,回头对朱麒玉道,“你可以走了。”

“那就说说以后吧。”朱麒玉快走两步挡在唐七面前,“以后我们可经常要在一起,让我知道你的立场,鬼头军师。”

“那为何会是唐青……”

胜利在即,太子带着众位将领商量如何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时,唐家人也正围着唐七评估着她的价值。

“唐青叶,我不是非得欠你人情!”朱煜文忽的冷下脸,“你清高又有何用,你以为等我登基,唐家就能高枕无忧甚至平上青云吗?错了!这么多的老臣自持功高,唐家就凭你一个,论功行赏不知道要排到何年何月去,我与唐家并无多少情分,一直到十岁,和我相处最多的除了我娘就剩下你了,你知道我朱煜文是什么样的人,今日若你拒绝,那就再没有下次机会!”

唐七一番表白,却让在场两个弯弯肠子的人类听出了另一番滋味,花氏极为担忧的望向唐大老爷:“老爷,你看这……”

似乎并没有什么人感觉到,太子回来后,鬼头军师已经很少出阴毒点子了,他只是偶尔在一些需要出席的场合露个脸,然后平时就无声无息。

后来那本书被唐五收了,但她总是过目不忘,并且很恰当的安在了太子爷身上。

“怎么了?不认得我了?”他上前一步。

花氏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看着外面,回眸一笑,笑容却凄凉:“我花惜词十五岁嫁于您,从未一丝逾矩,虽不算心胸开阔,但好歹没弄得家宅不宁,现如今,却要逾矩一回了,花家虽非大族,但也算根基深厚,父亲只得妾身一个女儿,今日既然您把青叶过继到妾身的名下,那便是花家族长嫡亲的外孙女儿了,若是青叶出了什么事,或受了什么委屈,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所有人都下去了,房中就只剩下唐七和朱麒玉。

“是的,明天庆功宴,你就要以鬼头军师的身份出场了。”

“……也去吧,把唐家人叫来。”

“告诉我你的立场。”朱麒玉挡在门口,“唐家,太子,还是翼王府?”

“就算你欠我人情,你也还不上。”唐七很笃定,“所以还是别欠了,该干嘛干嘛吧。”

“叙什么,我又没见过你几次。”

“一切?你指的一切是什么?”唐七问,“等你执掌一切,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但他老了!一切结束后我只能给他他该得到的,可是,等我登基后,他就没法给我我想得到的了。”

“你们可真露骨。”唐七都不得不惊讶了,“我的立场是,你们玩吧,我光看着,不说话。”

而一天后,沙城上两个人影越来越大。

唐七转身,正对上进门的唐家众人,都已经穿上了光鲜的衣服,虽然表情疲惫憔悴,但难掩精神奕奕,见到唐七,表情各异,唐五最为激动:“青叶!”

“拒绝什么?”

“我是为了你被俘的?”

“你可以!”朱煜文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最强,但我知道你足够强!留在我身边,直到我执掌了一切!”

朱煜文沉默,他回头看看朱麒玉,朱麒玉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唐靖宇见状上前一步正要说话,却被朱煜文挥退:“你先下去,我跟我姐姐说几句话。”

“我送你去厢房。”朱麒玉跟着唐七,“很久不见了啊,不叙叙旧吗?”

“……”唐七知道自己犯傻了,可她对一个古代封建社会帝王的统治并不熟悉,恐怕朱煜文想要的那些也不容易,她何必,“不行。”

“我自保关你什么事?”

“为什么!?”

“你意思只和我结盟?”唐七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说了,想帮你的不是我,替换我身份的是爹,他最忠心。”

她以为这是唐七在表达对唐家的不满,不由得暗暗瞪了一眼旁边的唐大老爷,唐大老爷在一旁坐着,手里握着茶杯,看着唐七表情很複杂。

“身高?”

“就这样?”不是星空,不是大海,不是矿藏和资源,更不是大联盟……

“刚才唐靖宇在!”

“我懒。”

“……你还被俘了。”

翼王军真正有了太子坐镇,士气大增,纷纷请战。

“你在威胁我?”唐大老爷声音低沉,隐忍着怒气。

“哦,我这就成了鬼头军师了?”

“那还能有什么!”

唐七随着唐靖宇上了前往沙城的马车,护送的是翼王的军队,姿容齐整,表情不怒而威,确实有气魄。

“长相问题怎么解决。”

“不行!”唐七果断拒绝。

“进来。”朱煜文朝唐七挥挥手,“你就回去吧,这几天也累了,好好休息。”

但是现在的情况也不需要鬼头军师了,因为翼王军已经打败了方侯爷带领的方家军,包围了京城。

“青叶啊。”花氏试图劝劝,“你爹也是不得已,毕竟你是他亲生的,怎么可能把置你于不顾……”

“难道是靖风吗?青叶是最符合的,她以前不受重视,年龄一般,又是那般假小子的样子,不是她,是谁?季氏自杀就是为了不泄露太子的小七,我又恰巧知道方太后正派杀手循着一切蛛丝马迹追杀,老天给了我一个表忠心的机会,我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样一来,太子不想记也得记住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