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嫁娶

上一章:第51章新世 下一章:第53章情报

努力加载中...

青琪要弄出来自然是方便的,老鸨也不愿意养着吃白饭的闲人,但弄出来后何去何从让人头疼。

花氏闻言,表情冷了下来:“没享福,却吃苦了吗?不想想青叶和青宣过的什么日子?官妓本就强过娼妓,虽身不由己,但三餐周全衣食不缺,天家顾着面子,好歹还会照应着,到了边关,不献身子,谁管你是男是女。”

“这是你们自己选的。”花氏冷声道,“当初没给你们选择的机会吗?青叶那般冷淡的性子,都反覆询问了,你们就是不跟着走,老太太如此要强的人,都舍下老脸求人别拆我们一家子,你们还是要青琪青菲留下来,如今这样两难,怨得了谁?”

唐七一头雾水的看着现场情况,又望向花氏,却见花氏并没有看那两个闹腾得厉害的人,而是望着自己,眼里有液体在氤氲:“青叶啊,你相信娘吗?”

“怎么样那不都得接回来,否则两个当娘的该怎么办。”

“那你出……哦不,我都快忘了……青叶,你都快及笄了,有想过,嫁个什么样的人家吗?”

“要是青琪那时候订了亲事,唐家出事的时候还能有个去处!”吴姨娘大喊,“你那时候这么急着嫁女儿,是不是已经想到有那一天了,却只管着自己女儿,别的都不管!”

又着重询问了两位唐家小姐的情况,。

“但,但一接回来就嫁出去……”

“老爷,你说,直接先给找个人家如何?”花氏犹疑道,“两个未嫁的姑娘,却,却已经……你让她们在府中如何自处,让别人怎么说?”

唐七看着花氏,问:“我还要出去吗?”

几天以后,花氏把两位姨娘包括唐七都叫到房中,让唐七自己找地方坐,然后指着桌上的一叠纸道:“这些是我找来的合适的人家,你们看看有没有中意的,把两位姑娘接回来后,就直接嫁过去吧。”

“卖吧!卖!让我们娘俩一块儿抱头哭去,我信你会给青琪一个好姻缘,才没有在当时找老爷纠缠,我悔啊,我怎么就信了你这么个蛇蝎妇人?!”吴姨娘嚎啕大哭,丁姨娘泪如雨下,拉着吴姨娘呜咽着,“姐姐,你别再说了。”

花氏在桌边坐了一会儿,轻声笑起来,却很嘲讽,低声道:“那两个是你女儿,青叶就不是了么……果然利用过头了,就成了工具了吗?”

“那你若说要青菲留下,谁会不让?”花氏面露不耐,“青叶只说如果青琪跟去,她保护青琪,难道那时候的你就以为,没有唐七的保护,青菲必定死在路上?当我们其他人都是死的?都是做娘的,大家心里明白,你们当初不就想着,与其到边关洗衣种菜做个无知粗妇,不如留下来,说不定还能嫁给个富商小官,即使为妾甚至外室,那也是锦衣玉食,不是吗?”

花氏派人略微打听了一下,得知现在唐四青琪和唐六青菲都在京城同一家青楼,藏秀楼,并非首屈一指的青楼,但却有不少罪臣之女在其中,显然其主人与官家有不菲的关係。

“有什么不可说的,嫁了大女儿,大儿子没受太子重用,二儿子又是个长不大的,现在看青叶有点身价了,才当亲女儿宠,你也不看看这傻货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你以为她会跟你一条心?做梦!”吴姨娘一副疯狂的样子,她一把拉住唐七,叫道,“有什么不可说的?大家心知肚明,青叶,你别忘了夫人以前怎么对你娘的,你看着,我们就是任凭她摆布的下场!”

“自然是接回来了。”唐大老爷斩钉截铁。

“那是要留多久再嫁?”花氏很疲倦的道,“青琪不小了,青菲也到了嫁人的年龄,你们是要把一个老姑娘熬成姑婆,把一个小姑娘熬成老姑娘才甘心吗?”

唐七道:“信不信有什么用,她已经死了。”

花氏表情蓦地冷了下来,上前一掌掴在吴姨娘脸上,叫道:“来人!吴姨娘疯了!关到柴房去,等清醒了再说!”

“你这么一说,妾身倒想起来了,青叶也该及笄了啊。”花氏忽然道,“老爷有什么打算么?”

“工部的岳侍郎家,”吴姨娘的表情有点奇怪,“但是当时你忙着给青虹挑女婿,硬是压下没提,撺掇老爷说什么长幼有序,害的青琪亲都没的订,全家都忙青虹的婚事去了。”

而且因为有极为正规的卖身契,就算动用些手段,恐怕也于事无补。

唐七手拿糕点,表情茫然:“去哪?”

唐七站在门边,想了许久,表情非常严肃,最后问道:“隔壁行不行?”

两个姨娘低头不说话。

花氏人都抖了,她看向唐七:“青叶,出去。”

唐七坐在角落里,看吴姨娘和丁姨娘朝着花氏哭诉:“夫人,怎可如此草率,青琪和青菲都是逼不得已的,现在这般,她们福还没享到,就要被嫁出去,而且,肯定是做妾,这,这……”

唐大老爷顿时无语了,背着手在房中来回的走:“这,你就安排吧,反正唐家的女儿,不能亏待了。”

立刻有两个粗壮的僕妇上前一左一右抓住狂笑的吴姨娘往外拖去,丁姨娘紧紧抓着那两叠纸,跟了出去。

花氏凝视唐七半晌,用手绢擦擦眼睛,疲倦的叹口气,坐下来,抿了口茶道:“吴姨娘说的,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无所谓,至于你当不当我是你娘,我也无所谓,但是青叶啊,以后别人让你干什么,如果你不明白,又从别人那里要不到答案,来问问我,好吗?”

“哈!”吴姨娘冷笑一声,丁姨娘拉拉吴姨娘的袖子,“姐姐你别在说了。”

“……”

而青菲,刚进去时才十一岁,还小,被调教了四年,去年才正式挂牌,此时正式炙手可热之时。

“可我到外面也听得到啊。”

这话已经很不客气了,一向低眉顺眼的吴姨娘如此咄咄逼人,让花氏瞪大了眼,她端坐在那里,咬牙道:“你是说我害了青琪吗?”

“就外面!一会再叫你!”

唐大老爷沉默了一会,道:“你看着办吧。”便离开了。

“妾身没说不接,都是唐家的女儿,怎能不管。”花氏给唐大老爷倒茶,“妾身只是愁,以后如何安排,五年了,不知道现在成了什么样。”

“我考察的都是品性和家中情况,你若在意功名,便自己去找,看你们能不能找到有功名又愿意娶的人家。找到了,便是你们本事,嫁妆我一力包办,但记住,这些都是好人家,多少人盯着,迟一天就少一个,说不说的成都不知道,若是犹疑,以后要再找,可就难了。”

“你们也不是没看到青宣在边关过的什么日期,没见过她娘亲偷偷掉眼泪吗?好好一个大小姐,还是嫡出的,几年下来了,手粗了,皮肤黑了,性子也变了,哪来以前二房大小姐的样子?现在名正言顺的带着个清白身回来过好日子了,青琪和青菲呢,京城呆着,还有各家老朋友照应着,怎么可能吃太大的苦头?”花氏喝了口茶,叹气道,“我也想她们能够风光大嫁,可现在的情况是,当年全家流放,多大的事,京城谁人不知,你以为别处清白的好人家,谁愿意娶一个当过官妓的小姐做正房夫人?”

“吴敏,你闭嘴!”花氏狠狠的拍了下桌子,茶杯都跳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想被发卖出去吗!?”

唐家遗传不错,几个母亲都是貌美如花,出来的唐青琪和唐青菲自然不丑,但也绝非倾国倾城,再加上唐青琪进去的时候已经十四岁,五年后都已经十九,在这个行业上已经不再吃香,除了刚进去的时候受了一段时间的追捧,这两年已经每况日下,要不是几个固定的恩客,否则就没了来源。

吴姨娘几乎哭昏过去,丁姨娘也泣不成声。

青菲要弄出来却极为困难,正是摇钱树最茂盛的时候,是个脑子正常的商人都不会放手。

“可出来嫖的男人哪来一个好东西,这五年遭的都是什么罪,女人家不都清楚吗?”吴姨娘反驳道。

“哈哈哈哈你看!她根本没把你当娘!她心里都是她亲娘,你算什么?!你算什么!”

两位姨娘对视一眼,上前翻看了几下,脸色都变了:“这,夫人,这些人家,门第也太低了吧……还有这个,还是白身啊!”

“哦。”唐七咽下了糕点,起身往外走,忽然恍然道,“你是不想让我听到?”

花氏看着不胜心烦,摆摆手道:“你们下去想想吧,我看着能好的人家就这么几户,你们自己琢磨吧,别说我心狠,这都是命。”

花氏想了好几天,每一天两位姨娘都去她屋中各种询问哭泣,她烦不胜烦,到后来看吴姨娘脸色都有些不对了,听说每晚都在自己房中打砸咒骂,束手无策之下,截住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唐大老爷。

“……嗯。”

“七小姐可没问我们家青菲!”丁姨娘不甘道。

吴姨娘和丁姨娘各自拿了一叠纸,吴姨娘忽然道:“我记得当初有人家看上我们青琪的。”

“什么?”花氏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一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