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镇宅

上一章:第53章情报 下一章:第55章晕架

努力加载中...

“只是护着。”

“你们家七妹,可有人提亲?”

“护着……”花氏重複,“只是护着?”

“什么?”

若是岑三只是看着幼时玩伴的情面护一护,凭着他的为人,倒有八成可能,怕就怕青菲不懂事,给当了真,死心塌地等着有一天岑三把她赎出去,那可真是孽缘了。

唐五嗯了一声,又问道:“你……碰过我六妹吗?”

“青琪小姐的……那位,小的刚传书给江南那边的铺子,让那儿的管事去查了,应该很快有结果。”

“嗯,找人,找到后干嘛?”

“带过来。”

“我知道了,还有呢?”

“这,若小姐您真打算帮忙,那奴婢可以一尽绵薄之力。”恆星低调的,不无得瑟的说,“这点小事,奴婢还是办得好的。”

“这……应该是找人吧。”

“正是,据说青菲小姐的第一个恩客,就是岑三少。”

“那你也不是没见过我七妹,怎么还敢……”

“那行,人怎么找?”唐七道,“信里只说他叫常腾,江南人士,範围有点略大吧。”

“这种时候就该找兄弟知道吗?”岑三拍唐五的肩膀,“我办事你放心。”

“我爷爷也这么说。”岑三意味深长的看着唐五,“但是……”他的脸忽然红了红,“但是唐五,问你个问题。”

唐六咋看着麻烦点,老鸨不愿放人,凭着唐家现有的权势自然不能强来,但若是要和她那些最来钱的恩客说通了,还是可以试试的。

唐五低声:“这些,你还是别知道好。”

等到唐家差不多进入正轨了,一群幼年的玩伴便又聚在了一起,五年过去,年龄渐长,物是人非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你,娶……青叶。”唐五僵硬了,凌乱了,狂舞了,“啊,我需要设想一下……”

“那怎么听说你总是去……”

“什么?还有不肯回去这种事?”岑三惊讶了,“这是好事啊,怎么会这样。”

就在唐五此时的饭局上。

岑三僵硬的装作无所谓:“我爷爷想让我娶你家七妹,我就来,探探口风。”

花氏苦笑:“老爷,您以为青叶会听吗?”

“这可如何是好……”花氏又一次叹气,愁白了头。

“有。”唐五道,“我娘很急,但现在局势还不稳,太子尚未登基,不敢随意来。”

“你什么意思,谁都知道有内幕,鬼头军师是谁还有的考量,你真以为我岑三少是坐茶馆听书的?”

“平……安……”唐五的眼神空灵了。

还有劫后余生归来的,在场却只有唐五一个。

“我体谅她,谁体谅我!一个当爹的这般去求,她都宁愿在妓院里等那失蹤了快四年的人,这简直是……”唐大老爷表情快吐血了,“竟然还托青叶去找那男人,简直是要弄髒全家的名声!对了!惜词你派人叮嘱青叶,青琪的什么要求都别答应!女儿家顾及点自己的名声才是最重要的!”

“样子总要做吧!我在那有个隔间的。”岑三气鼓鼓的,“唐五,你太让我失望了,唐青菲可是你妹妹,你唐五落难,我做兄弟的这种时候还去那啥你姐妹,我还算什么东西?”

“什么,你要去羽林卫?”岑三上下看着唐五,“行啊,去了趟边关,回来变成功夫小子了?”

“哈哈,那你有什么打算,说给我听听,我好给你谋划谋划。”

“你还瞒着我?我爷爷知道的可不比你们少。”

“好吧,你赢了。”岑三泄气,“那我打听别的吧,唐五,你们家人有没跟你提亲事的事?”

“我听说,你和我六妹……”唐五终于没忍住,问出口来。

“那找到以后怎么办?”

也有一直潇洒度日,身价水涨船高的,如今炙手可热,被各种追捧,就如岑三。

花氏摇摇头:“既然您这么说,那我便叮嘱一下。”

唐四的事情好办,找到了常腾,让她死了心,自然会乖乖的回来嫁人。

“没有!”岑三斩钉截铁,很气愤的看唐五,“我能放出话已经是老祖宗开恩了,再真去嫖,绝对会被阉了送进宫的!”

据说后来唐老爷亲自出马了,几天后,替唐四青琪转交给唐七一封信,然后脸色青黑的离开了。

“设想什么。”

真相在哪里?

唐五跟炸毛的猫一样就竖起来了:“哈?你想干嘛。”

“就这样?”唐七皱眉,“一个解释,抵我一个人情?”

那是个中年人,穿着很普通,他低眉道:“照夫人吩咐,小的已经查明,青琪小姐主要的几个恩客,分别是裴家的二老爷,丁家的大少爷,……还有,岑家的三少爷。”

“你又不是没听说过我七妹的传闻,怎么还敢。”

花氏坐起来,惊讶道:“什么?岑三少?岑沛吉?”

“是。”花氏退下去,回到自己院中,厅里已经有个人等着了,她坐在主位上,问道,“如何?”

那人下去了,丫鬟上前给花氏揉肩,花氏揉着眉头:“这可如何是好。”

“等呗,说是要等那书生给她个说法。”

“可就是发生了。”

“我懂,关心则乱。”岑三叹气,“对了,你爹给你找的差使,你怎么不去?”

“我知道她要我帮忙,但她写了那么多,是要我干嘛?”

“那你姐……”

“那你去办吧,找到跟我说。”唐七刺溜的就上床了。

“不去,那种闲职是老头子干的,我还没到养老的年纪。”

有几个安稳度日,现已成家立业,喝了两杯酒还得回去办公。

“……是。”

唐七看完信,叫来恆星:“翻译一下。”

“据小人所知,岑三少曾经当众说过,唐家小姐是他护着的人,别的,便不知了。”

“还有,青琪和青菲这两个丫头,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快弄回来,我现在发现,事情越来越难控制了。”

“哪有这种事情,跟话本似的!”

“见过啊,虽然木木的,但挺可爱。”无知少年岑三,“虽说野蛮了点,但好歹不对人动粗,有这样的夫人镇宅,多平安啊。”

“四姐就别提了,刚进馆子的时候就被挂牌,后来认识了个落魄书生,一来二去的就好上了,书生江南人,路上生病,没赶上科考,刚準备走,又听说来年开恩科,就乾脆不走了,你说一个书生,又没大家书法,又特长,哪来的生活来源,我姐便养着他,两人如此一年,恩科开了,书生去考试了,就再没声息了。”

“可是要去找那书生?你姐我见了两次,她可死心眼。”

“我给信的时候不说,是因为觉得她没这能耐到江南找人,但现在发现,难保她那死心眼为了还个人情托别人办事,这种事情,没得商量!”

问题就出在,现在查出的那些恩客其他都好办,唯有岑家,因为站队一直稳妥,地位只高不低,和现在刚刚回来的唐家相比,那真是需要仰望的存在了。

“哎,别提了。”岑三吃着小菜,“当初我倒是想护着你四姐,可那时候太小,根本没理由,那点儿年纪就招妓,还不得被我爷爷打死……长大点了,你四姐却没什么动静了,倒是你六妹风口浪尖的,我实在没办法,请示了爷爷,他就同意我放出话去,怎么?出问题了?”

“别瞎说。”唐五面色潮红,“好歹现在打两个你没问题,这几年一直在武器库打杂,这个学点那个学点,读书没长进,好歹身板练出来了。”

喝着喝着一直到夜深,只剩下唐五和岑三两人,酒过几巡,该说的也都说了,两人都归于沉默。

花氏喃喃道:“难怪啊……他可有说过什么?”

“好,你下去吧,继续查,最好能查清楚,岑三和青菲到底什么关係。”

“四小姐应该是余情难了,想要个解释吧。”

唐五听着有点感动,又越心烦,喝了口闷酒:“反正你迟早要知道,我四姐和六妹,她们不肯回唐府。”

花氏在一旁劝:“老爷,您也歇歇气,那时候青琪刚进去就被挂牌,最是难受孤苦的时候,心里怎么想的,谁知道呢,您也不体谅体谅。”

“但显然,我知道的比你多。”

唐五有些犹豫:“听说,最近,羽林卫要选人?”

“啊?”恆星一头雾水的看了信,更疑惑了,“何为,翻译……”

有几个跟着家里一直站错队,现在行蹤不明或是乾脆阴阳两隔。

另一边书房中,唐大老爷正在发脾气:“好好一个官家小姐,被一个白身迷了眼,那书生功名功名考不上,钱,钱没有,文采……也顶多在藏秀楼那种地方骗不骗没见识的女子,怎的能把青琪的魂给勾去,笑话,天大的笑话!”

“那怎么你们家就出了你家老七一个有军功的。”岑三飞快的冒出一句话来,把他自己都说愣了,见唐五脸色不好,又急忙赔罪,“对不住对不住,我实在是好奇很久了。”

这么一说恆星都觉得唐青琪亏了,但又不好说什么,便点头:“可能这对四小姐来说极为重要吧。”

唐五面露愧疚:“对不起,我真是糊涂了,实在最近的事情太……”

“我怎么知道,我们家的铺子都还没开,人手都没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