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晕架

上一章:第54章镇宅 下一章:第56章偷窥

努力加载中...

“就死这句?”恆星手一抖,咬咬牙还是没写下去,“奴婢斗胆,小姐是不是还要加些什么,比如望四小姐放开,切莫悲伤之类的。”

他想起小时候还在娘亲怀里时,她就时常逗自己,要找个什么样的媳妇,最后不管是怎样的条件,她都会总结一句:“关键啊,还是要我们家宏儿喜欢才行。”

过了将近一个半时辰,才到达了郊外一座庄园,“学铭茶庄”。

镇宅小萌物一个月后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去吧去吧,明天就解决!”

新帝登基,百废待兴,由于前皇后已经不在人世,前方太后和皇帝被贬为庶民永禁沙城方家,后宫现在真是空荡蕩的。

“有规定闺阁小姐不能打晕了人送到姐姐面前去?”

“差不多吧。”

恆星点点头,对常腾道:“常老爷,请问您还记得藏秀楼的唐青琪吗?”

“已经娶妻生子?”唐七皱眉,“啊,那我姐这么等着……”

“在下常腾,字飞鹤,这是贱内张氏,不知王小姐亲自来看茶,是有何见教?”

冬天都来了,春天也差不多了。

恆星浑浑噩噩的下去安排了。

“你哪来的人?”唐七问道,“哎,太麻烦了,总是要隔着好几层办事,我去吧。”

“怎么会……”

……您老这空子钻的……“那奴婢去安排一下?秘密的?”

“藉着这次开科,我们得以查到前几次考生的资料,终于找到了常腾。”

“是。”净宝放下了东西,躬身退到一边候着。

“不就打晕了送去嘛,这还要找人做?”唐七不满,“到时候我也不知道见了面什么情况,四姐要是再来点什么别的要求……算了,我一次性解决吧,书信什么的,烦死了。”

朱煜文继续批奏摺,心却已经飞到了手边的那堆画卷,他自然记得是自己下旨让礼部拟定适合的皇后人选给自己,但是事到临头,却又紧张起来。

“什么?”

恆星老实的闭嘴了,藉着微微亮起来的天光往目的地赶去。

恆星想了想,小心建议道:“奴婢觉得,还是告诉四小姐,别再找了,就说谁都找不到……或者可以告诉她,常腾已经死了,我们可以伪造尸体,坟墓,和见证人,一定稳妥。”

“……岑府,翼王府,似乎都有意于小姐。”

“您,您好歹是个闺阁小姐,怎么亲自……”恆星张口结舌。

“你要安慰你自己另外写一封吧,我需要给的只是她问我要的,伤不伤心是她自己的事。”

两个姑娘家自然不需要太多人陪,夫妇俩带着她们在小径上往茶山走了两步,唐七感应了一下四周,看了看恆星。

“咳,确切说,是岑府三少爷,和翼王世子。”

常腾的夫人一直跟在他身后不说话,只是偶尔抬眼看唐七时,略带点警惕。

“小姐……您不会轻功吗?”恆星赶着车往城外,城门刚开,守城的卫兵看了看文书就放行了。

“地理位置呢?”

“所以我要是能一次弄好,就万事大吉啦。”唐七兴高采烈的。

唐七不说话,半晌道:“告诉她。”

虽然现在依然内忧外患。

结果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唐七就大摇大摆的避开所有唐家人,上了后门的马车,恆星一身黑色劲装坐在车夫的位置上,她出去找马车后就没回府,唐七表示在订好的时间她自会出现,本以为会是想象中一身夜行服身手高超的侠女,没想到这个小姐祖宗一身华衣毫不优雅的翻墻出来了,坐到马车上时,还满不在乎的拍着裙子上站到的墻灰。

“飞檐……走壁,”唐七想象了一下,“那样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吗?”

这就是常腾。

此时,已近深冬。

“……请小姐吩咐。”

“那是什么东西?”

内忧有以翼王为首的军功贵族大臣嗷嗷待哺,要求分得胜利的一杯羹,而自己手下可用的人寥寥无几,就连独属于皇帝的武装力量,羽林卫都还没有建立,看着兵变后空荡蕩的皇宫,他就感到极不安全。

“哦。”没什么门第之见的唐七优哉游哉,“如果到了年龄必须嫁,哪家近一点?”

这段时间唐七也被恆星好好的整理了一下,处理了下髮髻和衣服,恆星已经在路上换了丫鬟的装束,在男主人躬身问候中,一主一僕优哉游哉的走下马车。

没等一会,就见一对年轻夫妇快步走来,他们衣着齐整,显然是经过精心打理,虽不华贵,但也绝不怠慢了客人。

“常腾娶妻生子了。”

服侍太监净宝又递进来一堆画卷和一本书,低声道:“启稟皇上,这是礼部拟的适龄女子,皆考察了家室人品技艺,乃统领后宫的上佳人选,请皇上过目。”

“小姐只要一句吩咐,自会有人把那常腾绑到四小姐面前去!”恆星说这话时带着股狠劲和自信。

“……也是岑府比较近。”

“麻烦你说点有关我的。”

作为曾经的鬼头军师,朱煜文处理政务上智商是够用的,脑力却不够用了,每日挑灯夜战,他自己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奏摺,但是每当清晨迎着照样接受百官朝拜时,却又深深的感到大权在握的快感。

未出阁的少女这般贸然上门是很出格的,奈何唐七是完全不以为意,而恆星是不得不以为意,只好打起精神道:“我家小姐要办吟雪诗会,奈何别人送来的茶都不行,听闻你们的冬茶照顾的不错,特来看看。”

左手上,唐青琪直接果断表明常腾不可能死了,绝对是唐七知道了下落却不告诉她,跪求见常腾。右手上,则是翼王府赏梅的邀请函,翼王府在京城的宅子有一片大梅园是众所周知的,每一次梅园盛会后,春天都能诞生一堆亲事。

拜恩并非完全劣势,让他们白白退兵自然是不可能的,通商协定,自然远比一个小小的沙城所能给予的多的多。

“能飞檐走壁啊。”恆星嚮往的道。

“府对我有意向?”唐七纠结,“那我嫁过去算谁的。”

外患则是拜恩人前两天送来的国书,庆祝新帝登基,他们将派大使前来送礼祝贺,顺便探讨一下前阵子打马关退兵的后续事情,比如某些通商协定,或是赔偿之类的。

自己现在孤家寡人,没有外戚,近亲也颇有威慑,就连妻子,别说喜欢了,就算想找个可靠的自己能信任的……她恐怕也不够身份上这本名册。

……还真没这规定。

“有路不走,非得走房檐?能翻墻,还花时间学走壁?”唐七很疑惑,“有这点时间,不如研究研究怎么更快的躲避别人的视线……难道那些卫队巡逻的时候都没抬头的习惯?”

唐七左右手各一封邀请函,苦恼:“这么麻烦。”

“……”恆星流汗,腹诽,您犯得法还少吗……“那小姐,您说怎么办?”

唐七也快昏了:“以后你只需要告诉我能决定的事情,成不?”

茶庄并不大,依靠着一座不高的山,隐约可见山上一片片的茶田。

“现在后宫空置,礼部已经发了榜文,广徵秀女……各家也都开始筹备,有很多适龄男女都準备尽快订亲,因为战乱的缘故,京中很多贵族子弟早已经过了订亲的年龄,家中都很急……”

“就写这句。”

“四小姐知道肯定很伤心……”

唐七终于有了点精神,她从桌上抬起了头。

“是的。”恆星站起来,铺开纸头磨墨,低眉顺眼的等着。

这样一想,就连看那堆画卷的兴趣也没了,朱煜文握着笔,对着眼前的奏摺发起呆来。

“怎么给她亲眼看。”唐七郁闷,“人又不让带出来,男的又不肯进去。”

“我说你写?”

“绑?”唐七皱眉,“绑架?”

“关係上,自然是岑府比较近。”

唐七都懒得打量,照着恆星吩咐的话道:“哦,去看看你们茶园的茶,够不够格上我诗会的檯面。”

“原来他并没回到老家,而是一直在京郊。”恆星顿了顿,表情有些不忿,“他已经娶妻生子,现在是京郊一个茶庄的老闆,当年是入赘的。”

要是娘还活着,他还真想问问,她那时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婚姻,终究会身不由己。

唐七伸个懒腰:“不绑不就行了,打晕了送过去。”

短短半个月,小皇帝就愁白了几根头髮。

“你写吧。”

恆星低头:“是,小姐是否要修书一封,现在奴婢就可派人送去。”

恆星愣了下:“这,奴婢知道啊。”

“不!”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天光大亮,有家丁在门口打扫,看到马车停在门口,便上前询问,恆星简单的说了两句话,就见家丁急急忙忙跑进去了,另一个则极为恭敬的请他们到门房小坐,恆星拒绝了。

朱煜文愣了愣,脸上有点泛红,当然,没人敢看他的脸,他轻咳一声道:“放着吧,朕一会儿看。”

这时候唐七正无语的听着实用小萌物恆星同学一丝不苟的各种汇报:“皇上登基了,朝中很多空缺需要填补,皇上决定开科取士,上一次科考晋身的官员全都被调到了比较不重要的位置观察……”

虽说没有带着侍卫,但是一眼就可以看出,眼前的小姐身份极是高贵,且不论那华丽的衣服和头上低调华贵的装饰,就是那高人一等的表情和气派,也让眼前只是做做小生意的夫妇极为拘束。

“那样犯法。”

唐七奇怪的看看她:“为什么要加?”

“那我该怎么做?”

“为何?”

“不管他当初怎么想的,但是在入赘后,就再没去过风月场所,一直帮家中打理生意,然后潜心读书。”

恆星快昏了:“这……小姐您无法决定吧。”

唐七已经被恆星的锲而不捨折服了,没精打采的说:“讲吧。”

“唔,那就岑府吧。”

“……是。”恆星服了,果然只写了那一句,给唐七过目后,封上,过了会又道:“奴婢还有一事未说。”

恆星快昏倒了,她可不敢说那不是一样嘛神马,好不容易有点转机:“对……打晕,奴婢这就着人去办。”

恆星给唐七烧着炉子:“小姐,奴婢就知道四小姐不会信,她不亲眼看到,是不会死心的。”

常腾一听,自然极为激动,便带上夫人把唐七往茶园引,一边道:“在下不说假话,我们学铭的冬茶虽然数量不多,但品质一直上乘,小姐若再来几天,天气太冷,那冬茶可也吃不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