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决定

上一章:第60章争论 下一章:第62章K.O.

努力加载中...

花氏微笑:“是啊,大姑娘了。”回头看看唐七,“瞧那小模样长得,可招人疼。”

过了一会儿,恆心走出来对碧澜道:“小姐没睡,她说,任凭长辈做主。”

“那是什么东西?”

唐五和花氏脸色都差了起来。

饭毕,众人离席各自回屋,唐大老爷留在花氏的房中,看着,喝着茶,很是悠閑。

花氏手一抖,手中的针一下子扎进手指中,她都没感觉到疼,任凭指尖的血液染上了白纱:“老爷,您是说……”

恆星更郁卒了。

众人又唠了一会儿,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花氏便传了饭,等唐大老爷来了,大家围坐在一起,虽然唐六缺席,唐大外放,唐二在院,但不影响唐四回来的喜悦。

“所以,我没听到。”唐七顿了顿道,“我只是不喜欢有人替我做决定而已。”

那么远,要不是为了做戏做全套,恆星都懒得多走那一趟,可是唐七她什么意思?她听到了?她明明一直坐在房中啊……

恆星笑眯眯的:“屋子里热得慌,出来透透气……碧澜姐姐可是有什么事?”

花氏笑了笑,低下头,叹气道:“老爷,您当真要把青叶送进宫中?青叶那样的性子,在宫中该如何生存?”

“京里最精锐的武装部队,守护皇城和负责仪仗。”

饭间,唐大老爷一反常态,时不时的给唐七夹菜,还不断的夸奖,什么吾家有女,什么女大当嫁。

唐四的嫁妆全是吴姨娘操办的,嫁衣也是吴姨娘缝製的,母女情深,本以为出嫁的那天会哭的肝肠寸断,却没想到能够一起到江南去,这本不合规矩,可花氏经历那么多,也已经麻木了,一时间,母女俩对花氏感激涕零,吴姨娘更是懊悔当初那般不敬。

几人在旁边围观了一会儿,那娘俩才渐渐没了哭声,唐四很不好意思的扶着吴姨娘起身,朝四周看看,对花氏道:“多谢母亲。”

唐七不说话,端坐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唐五忙道:“四姐你千万别这么想,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你先嫁过去好好过日子,等大哥二哥和我出息了,就是你的靠山。”

她听到了?

唐七想了想,颇为纠结,最后还是忍不住道:“从院门和房门的直线距离上看,按理一个普通人是什么都听不到的。”

恆星站在院中,任凭冷风吹拂,她看着窗户里透出的暖光印出唐七坐着的身影,就像刚才假装来传话时的所看到的景象一样……

“竟然真不肯回来了。”唐五握握拳,望向唐七,“七妹,我们去看看四姐吧。”

“那您……”到底是听还是没听到啊,恆星纠结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唐七这般反应,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先训练三个月,每个月轮休三天。”唐五回道,“这三个月都不回来,训练后被派去何处,就不知道了。”

恆星微笑着迎上去:“小姐,怎么还没睡?”

“这你们就不懂了,宫中的女子,再大的背景再聪明的头脑,最后靠的还不都是皇上的宠爱,青叶这般与皇上同甘共苦过的,后宫三千再无第二,皇上看着冷情,其实还是个孩子,没了娘亲,心中最缺依靠,现在最能给他安全感的,就只有青叶了,这叫笨鸟先飞!”

“呵呵,是啊。”唐大老爷翘起腿,似乎终于等到花氏问了出来,答道,“咱们唐家,也要出个贵妃娘娘啦。”

碧澜也没多想,点头道:“你说的也对,夫人没说必须当面讲,夫人就问小姐一句话,亲事这事儿上,如果小姐再不给夫人一个决定,那就帮不了小姐了。”

“是啊,好日子。”唐四喃喃道,“不知道刘妹妹,能不能也有这样的好日子。”

“那你工作怎么安排的?”唐五随口问了一句。

碧澜叹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回了夫人了,妹妹你早些歇息。”

走出房门,花氏想了想,还是喊来了贴身丫鬟:“碧澜,去给七小姐带个话,如果她再不给我个决定,那我就帮不了她了。”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吴姨娘又有些伤感了,“今天是好日子,应该开开心心的。”

唐四沉默了一会,轻声道:“虽说过去几年,我们相处不好,但是母亲……六妹妹也是苦命的人,她那是被糟践怕了,才想尽办法想嫁给一个能让她安心的人,就像,就像当初的我一样,我懂她的想法。“

“你放心吧。”花氏板正唐四的头,一下一下的梳,轻声道,“有我在,唐家的姑娘,一个都不能少。”

唐七的天宇苑,她自己改的名字,也确实是唐府中最大的院子……不一定最美最华丽,但确实最大,进苑后,小竹林,小池塘,小假山,小径,然后小凉亭,小空地,小长廊,最后才到唐七住的地方。

“礼部拟的单子昨天筛选了送回来,除了正宫人选外,秀女名单也齐全了,咱家小七就在其中,听净宝公公的意思,皇上对青叶颇为注意啊,还特地问了她将被安排在何处。”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恆星走了进来,微微行礼后道:“五少爷,小姐,夫人传话来,四小姐回来了,让你们去看看。”

碧澜一路小跑到了唐七的院子外,正看到恆星站在院子,在灯笼下静静的站着。她走上前问道:“恆星妹妹,怎的独自站在外面?这天寒地冻的。”

然后转身,安排起唐四的婚事。

“嗯,姐姐等着。”

恆星便闭上嘴,帮唐七梳妆完毕,去传早饭,一如往常一般,直到快中午了,她才忍不住对唐七道:“奴婢,奴婢始终是为您好的,小姐。”

“四姐回来了?”唐五站起来很是高兴的道,“那六妹呢?”

唐五很纠结,坚持不懈的转到唐七面前:“保卫京城百姓,还能得到很好的训练,不是很好么?”

“女儿明白。”唐四流着泪,“让家人这般为青琪操心,是青琪不好,钻了牛角尖,连累妹妹和弟弟这般奔波。”

唐七感觉自己被点名了,只是抬头看看她,又低下头去。

唐大老爷没了心情:“随便吧。”

“那算什么部队。”唐七鄙夷的转过头去。

临走前,按习俗,家中未出嫁的姑娘都要到唐四房中陪着,看唐四穿上嫁衣,花氏给唐四梳头,唐四在镜中看到了后面坐着的唐七,忽然笑道:“七妹妹也是大姑娘了。”

唐七无所谓的起身跟了出去,在花氏房中,吴姨娘和唐四青琪正在抱头痛哭,花氏在一旁抹泪,丁姨娘不在。

“不负责打仗?”唐七立刻抓住重点。

唐七问:“你觉得在房里听到院门的声音,正常吗?”

“京城卫戍部队而已,离边疆战事很远啊。”唐五很老实。

“是啊,妹妹小小年纪就有先苦后甜的魄力了……”唐四叹气,“我还当七妹妹是个小傻瓜,没想到却已经躲在她的守护下了。”

恆星沉默,还是不死心问:“小姐,你昨晚,听到了?”

那不成神仙了,恆星摇头。

而前一天晚上,得知“七小姐决定”的花氏,只能长叹一声,便不再多管,早上看着唐大老爷乐呵呵的将唐七的生辰八字以及其他资料交给了前来拿取秀女文档的官员。

“所以,我什么都没听到。”唐七微微转身,撩起身后挡风的布,想了想还是转头道,“但我觉得,你不该替我做决定,你似乎并没这权利。”说罢,她走进屋里。

“是有点事,夫人让我带个话给小姐。”碧澜有点迟疑,“姑娘睡了没?”

唐四的婚事本不欲大办,新郎远在江南来不及赶过来,只好派新姑爷在京城铺子的管事代为迎亲,一路送到江南,吴姨娘千求万求,总算徵得同意,随着女儿一同前往江南,在拜堂的时候便代唐大老爷和花氏坐父母位,也算给唐四一个安慰。

“妾身哪能反对。”花氏收起绣绷微微福身,“老爷,您有大事要做,哪会明白后宅女子生活如何,妾身承蒙您信任,才能一直保持家宅平安,但是老爷,妾身这么多年治理后宅,靠得可不仅仅是您的信任。”花氏走到门口,转头朝唐大老爷微笑,“妾身着人跟您準备沐浴,您可有什么特别需要的?”

恆心认真道:“我晓得了,姐姐你等等,我这就去看看。”

唐七看看恆星,点头:“按照你的想法做吧,那是你的选择,是你的人生,我无权干涉。”

恆星一顿,强笑道:“小姐,您在说什么啊?”

“她刚说要睡了……要不我进去看看,姐姐必须当面说吗?我怕打扰到姑娘,要不你告诉我,我进去看看,姑娘没睡,我就告诉她,若是睡了,我便明儿一早说,也省的姐姐你多跑。”

梳着唐七的头,她迟疑道:“小姐,昨晚……”

花氏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只希望你接下来,切莫怪我才好。”花氏恳切道,“嫁妆都已备好,只等你休息两天,便要出阁了,那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也是你娘亲与我百般考察打听的人选,与你三姐夫是远亲,在江南有点小生意,人品端正,也可保你衣食无忧,虽然因为幼年生病,有点跛微,但你三姐说了,此人极是向上,待人真诚,也不自卑,也愿意娶你为妻,只盼你知足常乐,两人能安心过日子,便是最好的了。”

“嗯嗯。”唐七漫不经心的,“也对,不会走太远。”

恆星犹疑道:“夫人没提到六小姐。”

“嗯,这就去睡了。”

唐大老爷不高兴了:“你又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

“别让她嫁进岑家,母亲。”唐四忽然转身,抓住花氏的手臂,求道,“女儿不敢说以前那些个腌臜事儿,污了你们耳朵,但女儿见过不少姐妹,想尽办法以为嫁给了良人,最后不是被里面的正房妻妾欺压,就是乾脆门都进不去做外室,有得宠的,一个个都变得贪得无厌,没几个能安心过日子的,女儿,女儿不希望六妹妹变成那样子啊……”

“不知羞,还没出嫁就开始打趣你妹妹。”吴姨娘在一边笑道,“你妹妹以后可比你出息多了!”

“是啊。”唐四打趣唐七,“七妹妹心里可有人了?”

看着碧澜提着灯笼走远,恆星轻轻舒口气,关上院门走到房前,正看到唐七站在门前,穿着白天的衣服,静静的看着她。

花氏手一顿,继续梳头:“青菲今天身体不舒服,就不过来了。”

恆星一直在空地上站到大半夜,才僵硬着回到房中,第二天起来,肿着眼睛来伺候唐七。

花氏迟疑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老爷今天很高兴?”

“是啊……”唐五有些惆怅,“谁不想在沙场杀敌,只是,我们已经吃了那么多苦,我实在不想离娘太远了,平白让她担心。”

傻七说完那句话的结果就是,几天以后,唐五兴奋的来找唐七,说他成功加入了京城羽林卫。

“我们也明白,只是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