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虫菜

上一章:第65章行刺 下一章:第67章挨打

努力加载中...

舞剑舞成武林高手,这样的转变很少能有人承受,一想到这姑娘面无表情的舞剑,舞着舞着,手里的剑钉死了个人……大家回头看她时,她的表情跟舞剑时没啥差别。

她一脸失望,看着盘子里的蚂蚁炒松子,忽然产生一种舍不得吃的感觉。

唐七起身,很郑重的回礼,似乎心情很好:“嗯,又见面了……请你吃。”她指着盘子。

唐大老爷不愧是文化人,写来一首小诗。

说罢,她身后的宫女连忙上前要端盘子,被唐七一下按住:“谁说噁心的?”

“我也觉得挺好吃的。”一个突兀的声音插进来,光线一暗,一个人靠着门笑眯眯的望过来。

萨尔吃得很慢 ,更多的是看着唐七吃,然后把松子里的蚂蚁挑出来堆给唐七。

萨尔慢条斯理的起身,关上了门,然后懒懒地走到唐七床边,piaji躺下,嘟哝:“我就睡一会儿……”

秀女联白绿交叠,有昏厥前兆。

“哎,你们会拿虫族做别的菜不?我见过蚕蛹,我觉得烤一烤会很好吃,不过一直不知道怎么操作,还有蝎子和蜈蚣……”唐七眯眯眼,“我对那两个虫族战士的味道很感兴趣。”她瞪大眼睛朝秀女很希冀的看着,问:“有人会做嘛?”

唐七救驾有功,那一剑的风情,是个人都会记忆犹新,然后第二天就有闲的蛋疼的官员上,大致的意思就是,这样的秀女,太可怕了,不适合做妃子。

“我不是他亲姐怎么算好事?”唐七道,“要不是名义上有血缘关係,我哎懒得搭理他。”

这样的姑娘和皇帝同床共枕,只有刺才会如此希望。

恆星一顿,见唐七也两眼放光的望着萨尔,像小孩儿似的问道:“生吃?味道怎么样?”

唐七瞅了他一眼,嚼着蚂蚁问:“等会要午睡。”

“酒!”萨尔感叹一般的说,“我的侍从们把抓来的蚕蛹洗乾净泡在最好的酒里,三天三夜,然后拿出来放在香料中用文火慢慢的熏烤,烤一会儿,混合着酒香和香料的烤蚕蛹就出来了,我有一阵子甚至上瘾了一般,那真是极品美味!”

再看唐七,无动于衷的样子,只能叹口气什么都不说了。

又有不少秀女注意到了唐七,这几日上门拜访寒暄的络绎不绝,聪明的女孩们都抓住了唐七的弱点,一个两个送来了自家烹饪的绝活,各种肉类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个秀女让手下的侍女炒了一盘蚂蚁炒松子给唐七送来。

然后唐七看着黑黄结合冒着香气的菜,抬头看看旁边白着脸的恆星,又看看面前白着脸强笑的秀女,拿手撑住了头,另一手拿着筷子拨动那蚂蚁,低叹:“哎……”

“小姐,您用不着,张小姐已经走了。”

“想。”唐七斩钉截铁。

“咳,老爷的意思是,现在数小姐和皇上牵绊最深,您不嫁皇帝嫁谁?抓住皇上的心,一辈子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到底是送秀女重要还是通报外国使臣重要啊!恆星心里骂娘,那个轻重不分的二货!

萨尔不以为意,懒洋洋的看了看恆星,然后微笑着吃起蚂蚁炒松子,脆香的蚂蚁被慢慢的咀嚼着,本来很诱惑的声音,却因为被咀嚼的东西而让恆星一阵阵範围。

恆星下意识的左右看看,就担心唐七的话被人听了去。

“啊,是萨尔伯爵。”恆星很惊讶,往外看看,没见守门的小太监荷福。

她不敢听下去,逃也似的离开了。

此时见萨尔是真的同样觉得虫菜是美味,不由得高兴,本来挺舍不得难得的虫菜被人分享,但这样吃心情却好不少。

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嚼得欢快,吃完才满足的说:“我忍很久了,怎么没人吃虫族呢,明明能量更高,营养更好,恆星,尝尝不?”

秀女像吓到一样跳起来,连声道:“唐,唐家妹妹若是不喜欢,拿拿下去吧,哎,姐姐就说,说这也太,太噁心了,偏偏他,他们说别出心裁,爱,爱吃的都会觉得新鲜。”

“……其实,能。”恆星忽然道。

唐七自然也意识到吃虫子对于这些地球人来说似乎是件很难以忍受的事情,她来那么久,无论里还是生活中一直没接触这个话题的机会,而既然给她吃的人从来没做虫菜,她偶尔也只是想想,并不敢出格。

“如果是为了吃我的东西……你可以走了。”

虽然她送来时,手都是抖的。

“没事,看不懂又不是没文化。”唐七放下信纸,“那他到底要我怎么样?嫁不嫁他我能决定吗?”

“好好吃的样子……”唐七无限嚮往。

“不用,给我个勺子就行。”萨尔两眼放光的看着盘子,很不优雅的搓搓手,“以前只是生吃过,倒没想过配菜炒,辕朝人果然懂得享受!”

五言绝句,在纸上就那么一小点,唐七瞅了就一眼,就知道自己绝对看不懂,她无助的望向恆星。

“什么?”唐七难得的语气里那么多起伏。

风暴边缘一个小漩涡中的唐七浑然不觉,开开心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唐大老爷是礼部官员,身份敏感,不能前来看望唐七,就託人带进来一封信,恆星看了看,表情怪异的交给唐七。

萨尔拍拍身边,翻了个身,声音极低,似乎累的下一秒就要睡过去:“又不是没睡过。”

“小姐!”恆星听不下去了,冲进去把勺子给萨尔,大着胆子瞪了他一下,然后气哼哼的站在一边。

“……哦。”唐七点点头,面不改色。

这也让秀女之间的关係诡异起来,茶会不常见了,狭路相逢倒不少。

于是菜全往她堆。

“呕!”恆星出去了。

皇帝大婚遇刺,谁都知道,这将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你来干嘛?”唐七头也不抬。

“不要。”唐七终于有了不被理解的伤心,鼓起嘴,“放着,我吃。”

恆星顿时抽搐了,借花献佛也不是这样的!她连忙笑着上前道:“呵呵,伯爵大人您误会了,奴婢这就去準备点心,皇上刚赐了新茶,请稍等。”

萨尔叹口气,望了眼恆星,恆星屹立不动,他耸耸肩,忽然道:“记得有一次在沙漠行军,缺少盐分,差点死了,我的侍从给我準备了一盘子蝎子,洗也没洗,我就拿起吃了,先啃的头……里面有很多黄白黏液,味道……”

萨尔朝唐七微微鞠躬:“又见面了,战士。”

恆星终究还是没法明白唐七的心里的,至少她永远不会懂一个唐七为什么能面不改色的吃虫子,她觉得手上发麻,但还是硬撑着上前,强笑道:“小,小姐,这盘子看着磕碜,奴婢这就拿出去扔了。”

唐七卡壳,满脸茫然:“啊?”

唐七虽然早就知道诗词什么的都短小精悍但内容丰富,闻言却瞪大眼又看了一遍唐大老爷的诗,惊讶道:“他真这个意思?”

“想尝尝吗?和你们的菜相比,别有一番风味哦,我带了不少香料过来,够你吃的了。”萨尔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像诱惑。

拿着勺子回来的时候,就听萨尔用略带口音的辕朝话滔滔不绝:“生吃一般都是一时兴起,吃一两个还好,多吃还是会噁心,后来有人想出了办法,调和味道,我顿时觉得是极品美味,你猜是什么?”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

“只要您跟皇上说,您想嫁给他,皇上会很高兴的,他无论如何都会娶了您,宠您一辈子的。”恆星笃定道,“小姐,其实奴婢也伺候了皇上几年,那时候他住在翼王府,亲母和养母都去世了,心情很不好,难受的时候,就常跟我提起您,说您虽然不喜欢他,对他也不亲热,但却是唯一会护着他帮着他的,还说,如果对他来说还有什么好事,那肯定不是他有太子的身份,而是……您不是他亲姐。”

迎接拜恩使臣的事情和皇帝遇刺的事情让选秀的事情再次搁置下来,秀女们一个个开始骚动不安,她们尚青春,却依然等不起,再加上这诡谲的形式,指不定哪天自己的父亲就成了罪臣。

“其实,内容,挺浅显……”恆星尽量委婉。

“啊,诶,什么?”唐七一头雾水,看着秀女在宫女的搀扶下逃也似的离开。

“你在找那位热情的小朋友吗?”萨尔对恆星道,“我来的时候,他正要送一位看起来很伤心的姑娘离开,我就自己进来了。”

秀女仿佛要哭出来:“姐姐,姐姐误听小人言,给妹妹乱送这些吃食,是姐姐的错,万望妹妹原谅,姐姐,姐姐不大舒服,就,就先回屋休息了。”

看着一勺子黑黄结合的神秘物体在唐七嘴里消失,恆星就差跑出去吐了,她抿着嘴连连摇头,看那秀女和周围的人,表情都不怎么好,虽然秀女有些鬆了口气的样子,但是当面看人吃虫子,心理冲击还是巨大。

“呵,呵呵……妹妹不喜欢,可以说,别,别这样埋汰姐姐。”

“哦?”

“关她什么事,我爱吃!”

“松子也很有能量。”唐七随口道。

那声音十足十的讨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