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亲亲

上一章:第68章咬人 下一章:第70章来了

努力加载中...

“小笨蛋,还不明白你漏掉了什么吗?”萨尔无奈了,“郝仁告诉我,你很在乎你的五哥?”

萨尔酒喝多了,眼神有点迷离:“想让我帮忙……嗯……亲一下我就帮你。”

“那就出去有伤风化一趟吧。”唐七果断站了起来。

“可他们有本事利用你办成事。”“废”人萨尔不服反驳。

“嗯,我还是太弱了。”

“噗,你弱?”萨尔瞟她,“怎么了,我能帮忙吗?”

“戍卫队包围着,翼王府要出去,翼王爷又不是什么温和秀美的性子,你说会不会打起来?”

“我肯定漏掉了什么,戍卫队……”唐七看看四周,想不起来,便继续吃东西,“你大半夜就是来找我吃东西吗?”

“啾!”

“但是很有趣。”萨尔叹道,“如果早点发现这点,我的人生会多开心很长时间。”

“在辕朝承认自己是文盲没什么可耻的。”萨尔耸肩,“至少你们到我们那可连基本交流都不行。”

“你精神很亢奋。”唐七严肃的指出,“有酒精作用成分,但不完全,你的激素分泌过多了。”

萨尔呻吟一声,也不管满桌酒水就趴在桌子上,苦笑:“我果然太久没碰女人了么……”

“你果然上套了。”萨尔摇头,“小姑娘,你不能老是被牵着鼻子走,羽林卫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戍卫队去,而且京城也有守军,为什么偏偏是羽林卫去,皇帝陛下如此爱惜自己的羽毛,怎么可能自己的队伍刚建立就派出去跟别人身经百战的队伍对峙?你就不想想吗?”

“可如果战争呢,这可没法靠自己,那些高位者没有军队,没有士兵,什么都办不成,你的意思是,每一场战争,都只能达到期望的八成吗?我可不这么觉得。”

“那么……”萨尔喝酒,“唐青叶小姐,您愿意成为朱煜文先生的打手吗?”

“你,你还真……”萨尔捂住额头,“哦不不不,我不该这么震惊的,不,不是我震惊,等等,听着,我不是没被亲过,我不会被一个姑娘亲了就手忙脚乱,关键是这个人是你,啊,不是以为你很特殊……不,你确实很特殊,但不是我说的意思……等等,我到底是醉着还是醒着?”

“温和还好,秀美……”唐七再一次觉得自己的地球话水平还不错,她手指敲了两下桌子,“嗯,你说……打手。”

唐七坐在敬过堂中看完了信,没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被匆匆赶来的朱煜文放了出去,然后派人送回储华宫。

“呵呵,嫁给他当打手,你融合的可真好,不过亲爱的,女孩儿嫁给男孩儿,是去做被宠爱的明珠的,而不是被榨乾身上的所有价值的。”萨尔看着唐七,“你很强大,小青叶,但你更应该被宠爱,而不是被依靠。”

“什么?”

“只要我想。”唐七耸肩,“但那又怎么样呢,我做到了我要做的,不就行了?”

“……”唐七低头,想了想道,“我爹的意思,我进入宫中,有更大的用处,莫非,就是嫁给朱煜文当打手?”

“京城戍卫队,包围翼王府?”唐七拿筷子戳着盘子里的菜,“等等,我是不是有什么漏掉的?”

唐五进了京城卫戍队,算是羽林卫中最不好的编製,他身手一般,又没什么后台,自然干起了最累的活,他在信中没有表示不满,只是说训练很累,站岗巡逻很累,很像那五年的生活,但是却让他觉得很充实,而不像是小时候那样没心没肺,或者那五年那样无所适从,至少他活出了自己。

“原来你知道。”

唐七却不再搭理他了,自顾自闭上眼,许久,才皱眉睁开眼,很苦恼似的沉默不语。

萨尔彻底无言,他拢拢头髮,很无奈的坐直,叹气:“你们的事情,我是不能插手的,但是如果萨尔伯爵带一个小秀女有伤风化的出宫玩一趟,那还是可以的……反正我也是被软禁的命。”

萨尔笑嘻嘻的喝酒。

“我做自己想做的,完成率百分之百,可利用别人办事,顶多达到期望的百分之八十,依赖于利用别人的人,人生有百分之二十是荒废的,人类本就命短,还要如此荒废,你觉得能利用人是好事吗?你想过靠自己吗?”

唐七低下头,她的精神力看不到唐五那儿,虽然能感觉到他现在没事,但既然远到出了自己的精神力範围,那如果出了什么事,还真不好救。

萨尔杯子掉桌上了,红酒流了一桌子,他瞪大眼,看着灯光中唐七严肃的脸,她那表情仿佛不是刚刚轻薄了一个美男,而是刚刚行凶归来!

萨尔睁大眼。

该怎么办呢?出宫是不合规矩的,但救人是任务要求。

女人最恨的事情是什么?是自己拼力想征服的男人,在她尚未行动时,已经被人暗暗征服。

即使这样的退让,依然无法让皇帝放心,命途多舛的年轻皇帝很早就表露了强烈的防备心理,他似乎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他自己,任何一个大臣都摸不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他听任何劝谏,可又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你以为他听进去了,第二天他做的和你劝的完全相反。

唐七自然不理会,可恆星却暗暗留了心,总担心有秀女头脑发热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皇帝遇刺半个月后,一大批官员被牵连进去,翼王府虽然保持静默,不动也不发言,可依然躺着中枪,被纳入了监视範围,翼王不满,上要求回到封地,皇帝一直压着不动。

“因为士兵也是为自己而战,他们无所谓会不会被利用,他们每一次挥刀,都是在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东西。”唐七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了很多,我很累。”

“我担心五哥。”她试探着说,看着萨尔。

母子俩的信让唐七看得一头雾水,什么漩涡不漩涡的,日子不是照过吗?

唐七也乐得清静,偶尔看看花氏和唐五寄来的信。

“……不懂。”

“唐五在戍卫队,戍卫队要和翼王府开打。”唐七思忖着,“会有危险吗?”

于是京城戍卫队包围了翼王府。

“虽然我也不大会说话。”唐七嘟哝,“但是,稚嫩的,娇柔的……为什么我觉得你说得话这么奇怪?”

“喂喂,这不是等价交换,你要我帮的忙,别说亲了,你把我睡了都没法偿还……等等我好像说反了。”

进入屋子前,周围若有似无的窥探视线让恆星很是不满和纠结。

她想得简单,但很快就明白什么叫漩涡了。

“你也有心事了?”

“我总觉的有很多人提醒我不要被利用,可是,那些人觉得利用了我很快乐很开心,但是我做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也很快乐很开心啊。”唐七说得很认真,但少女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却平白有了种委屈的感觉,“我做了很多事情,可能每一件都会间接或直接的帮到或害到另一人,难道我要每做一件事前都去想,我会不会被人利用了或者还有谁从中获利了?累不累?蠢不蠢?为了不被利用,连自己要做的事都不做吗?”

“不明白吗?”萨尔点点头,“虽然不明白也不错,不过我问你一个问题,唐青叶小姐,您愿意嫁给朱煜文先生为妻吗?”

“……”

萨尔沉默了,他晃着酒杯,许久才道:“我知道了。”

乓!

“漏掉什么?”萨尔拿夜光杯喝着红酒,一脸只是说说八卦的表情,“我只是奇怪,皇帝陛下这么谨慎的人,为什么会让那个新建立的,稚嫩的,娇柔的京城卫戍队去包围翼王府……就连我都知道,翼王府即使是家丁都是身经百战的退伍老兵啊,他想干嘛?”

“你想说朱煜文让唐五和翼王对峙,而我为了保护唐五肯定会去帮他和翼王打架,对吧?”唐七说得很顺溜。

唐七沉默不语,被地球人宠爱吗?她倒不是不稀罕,只是没想过而已。

就算不是征服,就算没人能征服皇帝,还是会让人不爽。

“你亲我还是我亲你?”

几天后,翼王决定交出兵权,带着一家子人回到封地。

“那你的意思还不是要我考虑会不会被人利用?我说了,我懒得想,我无所谓,那群靠自己就办不成事的废人,连想起他们都浪费脑力。”

“那还能干嘛,我的府邸整理好了,明天就要搬出去了,再想找你玩可不容易了。”萨尔微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唐七,“更何况,说不定下次见你,就要朝你下跪了,我可得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我亲你了,等价交换!”

而花氏的信中则提到,唐五本身并不会安排到羽林卫最差的编製去,有一股力量似乎在把他往皇宫推,可她一定不能让唐五也卷进这个漩涡,四面筹措才让唐五得以进入京城卫戍队,唐五并不知道这回事,也幸好他很满足。

“……”

唐七面无表情的看他,过了一会儿道:“我睡过你了。”

“嗯……我是绅士,但你不是淑女,应该你亲我……”萨尔没当真,笑嘻嘻的。

但是事实上,这么多天,没有秀女有丝毫动静,显然,脑残女配并不是哪儿都有。

终究还是暴露了,以后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最默不作声的,和隐士高人一样的唐七小姐,原来才是抓皇上的心抓的最稳的人。

“跟你聊天很累。”

“蠢”人萨尔盯着酒杯,有种被洗脑的感觉,好在他的思维反应还算快,立刻道:“你没明白啊,你可以考虑换一种方法,不要那儿轻易让人预测到你下一步会做什么,这样……”你就不会被人利用了,不知怎么的,萨尔说不出来,他忽然发现,其实对方压根无所谓,他何必帮她这样筹划。

“戍卫队!”唐七终于明白过来了,想想唐五那一拳能打死三回的战斗力,这个消息简直吓死外星人了!“他们打起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